nm3nu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資本狂人 線上看-第0737章 鬥不過老子,也鬥不過兒子閲讀-aw5nf

重生資本狂人
小說推薦重生資本狂人
高弦密会骆嘉锐的时候,随手吩咐球场这边可以散了,而没有尽兴的平安,则还想在这里继续玩一会,于是便开始呼朋唤友起来。
一品君侯
圈子无处不在,平安自然有不少小伙伴,加上他虽然年纪不大,但在同龄人里属于老成一类,能和年龄还没大到足以去海外留学的富家子弟玩到一起,进而一通电话打过之后,在假期里根本闲不住的少年们,欣然赴约的数量相当可观。
相比于绝大多数平民小伙伴们对这里不冷不热的环境和堪称考究的设施啧啧赞叹,全心玩耍,家境优越、颇有见识的世家子弟们,便更重视社交的机会了。
和平安关系很铁的曾家老三曾之名到的时间比较晚,见面后直接开玩笑道:“我怎么感觉,有一种告别派对的味道啊。”
平安不无得意地回答道:“我爸特意弄的考场,我通关后,不再继续使用一下,那多浪费啊。”
曾之名收回目光,“你的意思是,你爸同意你去打职业比赛了?”
平安苦笑一声,“只能说暂时同意了,我一旦达不到他的条件,就会被抓回来,老老实实地读书。”
“我也很快就要按照家里的安排留学了。”曾之名失笑地摇了摇头,“没想到,你比我出去的时间还快,这也太早了吧,你那里的毛长齐了没有,就惦记着独立生活。”
平安抬手给了曾之名一拳,“光比毛什么意思,要不要再比比大小。”
我的僵屍老婆大人 張萌萌站起來
他们正打闹着,贺定果带着女伴走了过来,有些不悦地询问工作人员,这里是会所,怎么会如此嘈杂不堪。
工作人员有些漫不经心地回答,高爵士要的场地,搞完了活动后,高家子弟便继续在这里玩。
一听和高弦有关,贺定果心里更加来气,哥哥贺祝果仗着和高弦私交好,在贺氏集团里的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已经搬回了家族产业接班人竞争上的劣势,贺定果一直都记恨着呢。
可话说回来,贺定果还真不敢乱生事端,他悻悻地吩咐道:“给我安排个场地。”
工作人员面露难色道:“高爵士包了全场,而且这些人正玩得高兴,安排不出来空场啊。”
贺定果见穿着网球裙、正等着让自己赏心悦目的女伴撅起了嘴,终于按耐不住,发火道:“这帮小屁孩是会员,还是我是会员?你马上给我安排!”
两边都是爷,工作人员也为难啊,于是颇有经验地出主意道:“何少,要不,您亲自去和他们协调一下,我这种小人物,哪里插得上话啊。”
工作人员耍起滑头来,贺定果还真没办法,只好亲自上阵交涉。
平安这边,曾之名努努嘴道:“报纸没说错,贺定果又换女朋友了,看到他旁边那个穿着粉色网球裙的靓女没,好像是今年香江小姐决赛里的一个,叫什么名字来着……真人很靓嘛,可惜,没得到名次。”
还记着之前那个茬儿的平安打趣道:“三哥,你虽然比我大,但也还没到十八岁呢,这色心,是不是起得太,早,了!”
曾之名无奈地翻了一个白眼,“说你小还不服气,这么无感,还美其名曰专注。”
“你们谁是当头的。”走到近前、四处打量着的贺定果,大马金刀地问道。
千金校花遇到愛
随手把玩着球拍的平安,淡淡地反问道:“怎么,你有事吗?”
贺定果仔细端详着平安,本能地产生一种这小子欠揍的感觉,开口教训道:“你们一帮野小子,闹烘烘地占着球场,不像话啊,赶紧收敛一下,让出地方,别干扰了其他会员的活动。”
“你就是其他会员吧。”平安乐了,“我也是会员啊,大家平等,先到先得,今天你来得不巧,那就另找地方嘛,何必这么唬人呢。”
见没有镇住平安,贺定果有些恼羞成怒,“你就是高弦那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子吧,还敢在这里大言不惭地说平等,赶紧滚蛋,免得知道的人越来越多,丢了高爵士的金面。”
兵王王兵
“你再说一遍!”平安怒气冲冲地往前逼近一步。
曾之名赶紧拉住平安,转头对贺定果说道:“何二叔,你不就是也想在这里玩嘛,何必把话说得那么难听呢。这样,按照球场的规矩,大家比试一下,谁赢了,谁就留下来,继续在这里玩。”
腹黑寶寶賊媽咪 啞幾
见平安失态,贺定果心里莫名地舒坦,你个小崽子,我受你老子的闷气,无可奈何,那就从你这里找回来。
重生之超級戰神
带着这种阴暗的情绪,贺定果的目光在平安的脸上打着转,激将道:“行啊,你们谁上场呢?”
“你们两个发生争执,当然你们两个上场了。”曾之名不易察觉地朝着平安挤了挤眼睛,示意他,别生气嘛,咱们还玩扮猪吃老虎的游戏,把场子找回来。
平安一副气呼呼的样子,“比就比,谁怕谁。”
曾之名行云流水地掏出一叠钞票,熟练地甩得啪啪作响道:“那就这么定了,我添个彩头,五千,压我们这边赢。”
“小土包子。”贺定果不屑地哼了一声,吩咐女伴道:“宝贝,拿张一万的支票,压我们赢。”
其他人等见有热闹可看,便纷纷地聚了过来围观。
受英国的影响,现在这个阶段,网球运动在香江还是挺时髦的,比如在过去的一九七零年代,很多华人富豪都采用打网球的方式锻炼身体,甚至像霍应东这样喜欢体育的知名人士,还专门找了搭档,去国际赛事当中享受更为激烈的竞技乐趣。
最近这几年,香江电影也不断把球场上网球裙裙角飞扬,做为一个吸引眼球的娱乐元素,加入进来,变相地让更多社会阶层了解网球。
当然了,随着娱乐方式的进一步丰富,以及精英阶层未必再喜欢这样的体育强度,网球在香江估计也就热乎这几年,论波伊格肯定不及高尔夫球了。
贺定果凭借正当壮年的身体优势和多年磨练的尚可球技,似乎一上来就占据了优势,不但赢下了自己的两个发球局,还破发了平安一局,喜得女伴接连发嗲欢呼。
神清气爽的贺定果,哈哈大笑地摸了两把女伴的大长腿,甚至还当场情不自禁地表演了一次热吻,震得不少小伙伴目瞪口呆。
“平安,别演过头了啊,我压了五千呢。”曾之名借着捡球的机会,低声提醒道。
弒神魔師
“他现在像发了情的野牛,那就让他先嚣张着,等萎了,就可以随便宰割了。”平安不紧不慢地回答道。
曾之名也很快看出了玄机,在平安有意藏拙之下,贺定果肆无忌惮地满场飞,可慢慢地就显出“虚”来了,第一盘不知不觉地被平安打成了六比八的持久战,乐极生悲地输了。
“何二叔,你那一万块,要归我了。”曾之名笑嘻嘻地刺激了贺定果一句。
贺定果恼火地推开正讨好地给自己擦汗的女伴,“三盘两胜,言之尚早。”
末日紅顏賦
接下来,贺定果就沉稳多了,证明他还没有蠢到家,但玩得再好,业余终归是业余,和专业有着本质的差距,第二盘以六比二的分数,被平安干净利索地横扫倒地。
见曾之名一脸贼笑地收走了那一万的支票,并送上一句“谢谢何二叔”,贺定果这才回过味来,感情他被自己口中的小崽子,扮猪吃老虎了。
錦繡田園:山裏漢寵妻成癮 音若笛
这下贺定果可窝火了,斗不过高弦,也就认了,可竟然在他儿子这里又吃了亏,要是被圈子里其他人知道,岂不笑掉了大牙。
妖魔啟示錄 自在逍遙
这时候,贺家的司机突然急匆匆地走了过来,低声汇报道:“二少爷,老太太突然旧疾复发,被紧急送进了医院。”
贺定果当场被吓得眼冒金星,要知道,他之所以能在家族继承权竞争上,压了哥哥贺祝果一头,主要是靠长辈的宠爱,而奶奶就是那张一号王牌。
事关家族继承权之争,眼前这点争端算个屁啊,立刻从贺二少心里溜得一干二净。
贺定果连半句场面话都顾不上交代,甚至连疼爱有加的女伴都撇下了,火急火燎地直奔医院而去。
听到周成昌当成趣事地汇报过后,高弦哼了一声,“贺定果那点聪明,都粘在表面上了,和孩子斗气,什么出息。对了,记得这几天让平安向我报道,看他还怎么惹是生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