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8zc熱門都市小說 李朝萬古一逆賊笔趣-13.想宮中如何應對熱推-214j7

李朝萬古一逆賊
小說推薦李朝萬古一逆賊
和议政府公事房内一样,熙政殿的耳房里也在进行着一场对谈。李盘腿坐在席上,李尚宪、李书九、李相璜等一众保王党分子也盘腿坐在下手。
侍从们送了茶水点心之后,就被李命令离开,耳房内几人等内侍合上木门,这才开始谈话。谈话的内容当然是殿上洪景来所提议的每年直接由户曹支付给王室一百二十万两白银的事情,眼下这就是最大的事了。
“殿上洪五峯所言有何不妥?”李到底二十出头,还不是真正成熟的大王。
“主上觉得呢?”李书九一把年纪了,往六张去奔,这要是他死了,以后这老李家可咋整,他必须教导李一些。
“一时不甚通透……”李在自家人面前到是挺诚实的,多少卸去了伪装。
心中暗叹一口气,李书九复又看向李尚宪和李相璜,意思是你们两个有没有瞧明白这其中为包含的内情。
“想来洪院君此番提议,着力当在宫庄田上。”李尚宪这时候也已经想明白了,说出了自己的见解。
两个小年轻恍然大悟,到底是没有在官场来回倾轧过得。不像洪景来那是三起三落,经历过的党争好几回,陷入的权谋更是不知凡几。
黑字傳奇 泰夢
撒旦總裁:前妻來襲 沐染染
“左相说的是,一旦主上接受了户曹支应,则户曹必定要求主上将宫庄田等项一概交托户曹或宣惠厅监管。”李书九摸着自己的胡须,解释起来。
吾道仙綱 仙枝
诚然,历代的大王都希望能获得足够稳定,且价值足够巨大的收入。但是早些年朝鲜国商业极度不发达,国内的矿业什么的也没发展起来。以至于到了倭乱时,大明的天兵前来助战,居然发现绝大部分朝鲜百姓还是在过以物易物的生活。
对于铜钱他们居然根本不认识,所谓的现金交易活动,基本只局限在少少的几个大城镇中,且大多用在相对较大规模的贸易之中,和老百姓没啥关系。
连李王自己要用啥,也是通过宣惠厅,把米发包给贡商们,让贡商们去承办各项物品。电视剧《大长今》中也有中宗大王赏赐长今的剧情,赏赐的内容也是米、豆和棉布,根本不是什么钱不钱的。
到现在文武百官的俸禄还是以各种实物和兑换券的形式发放,几乎没有折变现金的情况。李王就是想发现金,他手里也没有现金可发。
所以洪景来开口说出给李一百二十万两白银的时候,李内心其实真的是非常雀跃。说句实话,洪景来可以保证,整个朝鲜李氏王朝,没有任何一个大王见过一百二十万两白银的现款出现在自己眼前过!
妙木山的塔姆仙人 河流之汪
“宫庄田丰歉不定,往昔每年收入尚不抵白银一百万两,只是以数目相对,确实百二十万现款更加诱人。”李诚实说道。
“话虽如此,若是户曹每年一百二十万解到,则主上诸般用处皆可应付,采办赏赐也方便不少。可主上有没有想过,失了宫庄田,一切便都操于户曹,若是这月不解来,下月不解来,主上为之奈何?”
你是继续捱这个入不敷出,但是钱都抓在自己手上的穷日子。还是过可能存在很大风险,且受制于人,但是钱财很宽松的富日子?
李书九的话让李沉吟起来,钱这种东西当然是抓在自己手里最好。宫庄田的收入虽然每年都有波动,且时多时少,但是总归会按时在秋后解到汉阳。可一旦改为户曹支款,哪天解到,可就由洪景来说了算了。
他拖你个十天半个月的,你这么大一个宫廷要养活,拖都能把你拖个半死。到时候你向不向他低头?怎么低头?哭着去求他?
现在我李书九还活着,可以在台面上帮你摇旗呐喊,还有一大票子人可以制衡洪景来,李尚宪和金平淳手里还有大几千兵马支持你,虽然比不过洪景来那一万多新军,但好歹算个依仗。等我们这些老头死了,你咋办?
真去朝洪景来哭穷?
“洪院君既然提了此事,那么此议就不会搁置,他连身负重罪的话都说了,不议出个结果来,想来不会罢休。”李尚宪和洪景来共事过挺长时间,算是比较了解洪景来的。
他知道洪景来既然已经提出了此议,那么洪景来就会全力以赴的去把这事情给办成。若是在以前,可能金祖淳、闵廷爀之类的大佬还能劝住洪景来,现在洪景来兵权在握,那肯定就没人能够阻止了。
“若是寡人不许呢?”李看两人说的严重,似乎放下了对一百二十万两银子的执念。
“那说明主上内用不匮,便不需要甲山铜坑每年那数十万贯制钱的出息了!”今天堂上那真是一环套一环,洪景来果真有些急智。
攝政大明
宫中放弃争夺这大几十万贯的巨额收入,那洪景来一样慢慢掌握巨额的现金,削弱李氏的王权,收买内廷外朝,人心还是会逐渐倒向洪景来。
“小侄有一个不算成熟的想法……”一直不开口的李相璜小声说了一句。
“哦?”两位大佬一致看向李相璜,他们今天让李相璜冲锋在前,未必不是想让年轻人露一露脸,培养一下后辈。
“听闻明朝时,国家的财计,除了户部太仓之外,还有宫中的内库。且内库也可从太仓支取钱粮,以供应宫中。”李相璜得到了鼓励,说话声音大了起来。
“你是说……”李书九已经差不多明白了李相璜的意思。
虽然不是完全仿照明朝那几乎是一团乱麻的财政收支方式,但是李相璜还是提醒了李书九。现在洪景来既然承诺要支付给李每年一百二十万,那么趁着他现在装的义正言辞,且宫庄田还在李的当口。
田園喜事之農家錦蘇
直接把这笔钱先拦下来!
比如今年全罗道解到汉阳的贡米,大概价值六七十万两白银,不再经由户曹和宣惠厅收兑,直接交到内需司。这就是举个例子,总之就是让洪景来先把这笔款子的出处给定下来,不用你洪景来给,我直接从国家的财政盘子里扣一块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