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ep8u熱門都市小說 戀戰新夢-第一千二百七十九章 滅口展示-iuqpf

戀戰新夢
小說推薦戀戰新夢
“是啊,怎么样呢?”
颜煌坐在那看着Jennie。
Jennie惊讶,没想到他就承认了。一时有些语塞。
颜煌询问:“你会说出去吗?”
Jennie回过神,看着颜煌:“我要是说出去,你会怕吗?”
“怕不至于。”
颜煌开口:“会很麻烦。”
Jennie开口:“所以现在呢?你会威胁我不要说出去吗?”
把愛踹出來
颜煌笑出来:“用不着。”
看着Jennie:“你们母女俩不是向来如此吗?都不需要人家威胁,主动挑事惹事。”
Jennie瞬间脸色撂下,胸口起伏看着颜煌。嘴唇要咬破的模样。
“随你吧。”
颜煌起身:“你说出去也没人信,或许人家还会问你,你怎么知道的?”
只是突然转头:“啊对了。你怎么知道的?”
新嶽飛傳奇
Jennie弯起嘴角,挑挑眉毛:“你很好奇吗?”
说完转身就走,颜煌想了想,无所谓的回去了。之后继续和托德文森侃剧本。很多细节要完善。因为原本他想找的演员也不是纯粹美国人,是波多黎各人。也是一位好演员。
不过既然他找颜煌有其他考虑,那也就多想想吧。比如里面有个情节,小丑还觉得自己可能是托马斯韦恩的儿子,实际上他是亚裔黄种人。这怎么可能?
湖人另類控衛 輕輕捅一刀
所以第一设定他肯定是领养的,其次他的母亲扮演者也就不能白人了,而同样是亚裔女人。
还有就是颜煌扮演的小丑,为什么获得精神疾病就是病理性狂笑症,除了从小被虐待,被打,长大也有因为工作会被歧视,所以选择小丑这个可以办成小丑脸不会让人看到他亚裔肤色和长相。
这都是当时的年代和现在的年代都存在的问题。
在美国最受歧视的是黑人吗?扯淡。
都知道黑人被歧视所以就不是最被歧视的。真正被歧视的往往诉求都没人知道。
就是亚裔,或者准确说是华人。
当然和之前商量的一样,这个细节改变第一要素是要给颜煌身为忠国人东方人外形做为男一号,更好融入这个剧本和电影。
其次才完美嵌入所谓歧视带来的压力和悲惨遭遇的根源。
随后就是签约,资金到位,建组筹拍。很快,因为这个剧本不是今年才写,改编了好几年了。只是一直无人问津。现在资金到位,一切班底迅速拉起来。
颜煌就被安排开始进入体验生活阶段。托德吓一跳,他发现颜煌还真有个医疗团队就住在他家。他还真有病吗?颜煌笑着承认了,只是不可能告诉他什么病。
文森也是无奈,自己的boss总是那么神秘。
不多说了,颜煌告诉朱团和金仲,至少上半年他估计要扎根在美国拍电影,沉下心来攻克这个角色。至于什么综艺,什么演唱会,什么电视剧电影,全都往后推。
颜煌还打电话给嬴雪白询问她枕上书什么时候拍。
结果嬴雪白一听他接了好莱坞电影,而且是绝对男一号。赶忙表示打扰了打扰了,可不敢和您抢时间。颜煌哭笑不得,不过嬴雪白自己也有许多工作安排。
魚婦 藤萍
修真獵手 七夜之火
不讲了。国内的舆论风声比想象中平复的快。虽然嬴雪白这个标签估计要跟一辈子了,不过既然走了流量,想一直白下去也不容易。反正已经是顶流大咖了,颜煌如今微勃粉丝破1亿,是第一个破亿的艺人。而ins也破1亿5000W。
嬴雪白自己也7000W了,就不说别的了。
她也有那么多商务代言邀约合作活动等等,不提了。
颜煌去研究这个病例,提前让托德找造型师给他把造型弄好,他要开始适应角色。一言一行,还有动作神态。说话的语气,还有表情等等都要设计周到。
“啊啊啊!!!”
就在某一天,Jennie录歌回到酒店,突然就尖叫起来。
屋内很黑,刚开灯沙发坐着一个小丑。
Jennie本来就胆子小易受惊体质,拍着胸口跪坐在地上哭出来。
颜煌本来还只是看着她,许久之后发现Jennie还哭个没完了。不解走上前:“你至于吗?”
Jennie哭得歇斯底里,眼泪不要钱的流,哭湿了胸前的衣衫。
颜煌蹲下看着她:“抱歉抱歉。我在黑暗里感受角色……别哭了别哭了。”
Jennie抬手捶他胸口,还痛哭失声。
“为什么?!”
Jennie捶他胸口:“为什么这么对我?!”
颜煌失笑:“我说了我感受角色……”
Jennie哭叫:“你知道那是我哦妈的决定,不是我的!!为什么还这么怼我?!”
“哈?!”
颜煌看着她,脸上还是小丑的妆:“借题发挥呢你?”
“为什么?!”
Jennie还是捶他胸口:“不理我!无视我!!孤立我!!你明知道不是我的意思,却把错都算在我头上!!为什么?!”
二貨撞上天然呆
“我……”
颜煌皱眉:“你真是你母亲的女儿,总能怪到别人头上?理都被你们家占全了!”
“你不能生育!!”
Jennie叫着:“祸害了她们三个!!你是故意的!!”
颜煌表情凝固,看着Jennie:“你想被我祸害吗?!”
Jennie胸口起伏,哭着看着颜煌。
颜煌也看着她,感觉气氛有点不对劲了。
真武道 東殤
近在咫尺,他最近因为沉溺角色心态也在压抑着。
而Jennie一阵痛哭之后,释放了自己一直压抑着的情绪。
正反对立。
突然不知道谁先,或者是一起?
不计较了。
两人快速甚至激烈的咀纯碰到一起。
随后好像就没了理智似的,用力抱住对方,颜煌主视角的话,就是感觉她比看着还瘦,单手臂就能环绕。另一只手直接托起。
超品小農民
而Jennie也双腿盘着他的腰,揽着他脖颈用力稳着。
慢慢就抱着去了卧室,然后摔在床上。
看着躺在那里的Jennie,喘息也看着他。颜煌脱掉衣服,慢慢伏过去……
“唔~”
之后的事似乎也就没有什么特别需要叙述的了。
至少对颜煌来说,早就经历过了。
但是对Jennie来说还是第一次。
一直有点疼。之后就没什么了,在美国,在总统套房,在异国他乡的两个人。
此刻都通过彼此释放着什么。
就不需要多谈什么了。
絕境
已然如此,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