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31rz熱門玄幻小說 左道傾天 風凌天下-第三百三十八章 心病還須心藥醫相伴-uhs4b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众人正在奇怪。
叶长青话锋一转,却说起来另一件事:“说起来,有件事……我一直觉得奇怪。就是当初……谁还记得当初一代传奇的白发天仙?”
文行天霍然动容,道:“是当初东军之中,大帅手下女将之中职位最高的女将军,白发天仙善小茹?”
“不错,就是她。”
叶长青道:“这其中有很多事情,你们并不知道。此际贸贸然说起来善将军,却是有些不敬……但是,她的事迹却也值得一说。”
戎愛:軍統的女人
秦方阳皱紧眉头,道:“愿闻其详。”
“当初白发天仙乃是军中一朵花,花容月貌国色天香。其时尚未白发,与当初东军第一先锋,千锋剑迟长生乃是一对情侣。两人约好,等那一次击退风帝大巫之后,就成亲,缔一世连理。”
“那一战打的当真是天崩地裂,石破天惊;左右两路兵马同时进发,左路中了巫盟埋伏,岌岌可危。迟长生立即率兵增援,却正面遇上风帝大巫。迟长生身先士卒,正面鏖战风帝,被风帝打得肉身崩碎,神魂飘荡;若非副将卫中原豁命将他抢了回来;交给大军带走撤退,只怕当场就要神魂俱灭,万劫不复了,只是之后,卫中原带着他的三十个亲卫兄弟,阻击风帝大巫,尽皆自爆身死!”
“迟长生归来之后,虽然得东方大帅竭力救治,却仍告不治身亡;也正是那一战;东方大帅冲天大怒,誓要报仇。布下灭杀风帝大巫的重重布局,以三万大军做饵,两军大帅合谋,四十万精锐埋伏;左路天王压阵,势要一举灭杀风帝!”
“这一番筹谋,终于以大阵将风帝困住!大军开始攻杀!”
和女神在一起的日子
“也正是那一次,我等行军途中遭遇了从数万里之外接连撕裂空间ꓹ 驰援风帝的洪水大巫……一锤将我们送回到了潜龙……直到今时今日……”
叶长青幽幽叹息一声:“当日的那一击,乃是洪水大巫急着救援风帝大巫ꓹ 并未有丝毫停留的随手而为,否则那一次……你我早已经化作齑粉,何来苟活这许多时日!”
“那一战ꓹ 终究功亏一篑,风帝被洪水救走ꓹ 但是兵器风刀却被打落。”
“迟长生身死之后,善小茹心丧若死ꓹ 一夜白头。东方大帅与左路天王感其真情ꓹ 便联手在迟长生下葬的时候,前往巫盟,以归还风帝大巫兵器为代价,从丹空大巫手中换取了一株万年彼岸花;取其精魄灵种陪葬;并请道盟高手出面,设下三生轮回阵,以安其心。”
说到这里,众人突然想到了什么ꓹ 激灵一下,猛地打起了精神。
连秦方阳也是目光灼灼ꓹ 他隐隐猜到了叶长青说起这段掌故的因由ꓹ 却又不敢置信。
叶长青苦笑:“当时说的是安其心ꓹ 因为此事ꓹ 左天王与东方大帅也没有任何把握可言,只是没有办法的办法ꓹ 留下一个希望念想而已。”
“从那之后ꓹ 善小茹以一头白发ꓹ 战阵纵横偌久;才博得了白发天仙的称号。因为那白发满头容如天仙的倩影,几乎成了东军的一个招牌!”
“此事之后ꓹ 十八年后……一个少年,当时不过丹元境修为,却自不顾一切,远渡万里关山,一路寻到了日月关东方大营!”
“这少年自称是千锋剑迟长生,而且对于军中上下的一干老兄弟,每个人都认识,都能道出名姓,甚至其中很多不为外人得知的隐私,他都知道,都能信口拈来……在经过东方大帅以及左天王的确认,更经过白发天仙善小茹反复考察之后……确定此人,当真就是千锋剑迟长生转世。”
“我擦!”
这句话不是校长们说的,而是站在一边端盘子的项冲,震惊之下脱口而出!
项狂人大为光火,认为这重孙丢了脸面,居然爆粗口!
但是面前有贵客又不好发作,只得眼神如刀子一般,将自己重孙子用眼刀一遍遍的凌迟!
你奶奶的!敢爆粗口!
真是丢了老子的脸,你奶奶的!没教养!
项冲噤若寒蝉,寒风中的鹌鹑一般瑟瑟发抖。
秦方阳深深吸了一口气,两眼骤然间绽放空前光彩。
这件事,他是真的不知道。
血族
此事委实是发生在太久之前,秦方阳虽然也曾入伍参军多年,却并不知道这段掌故!
但不知道不是重点,秦方阳此刻听说之余,心头陡然升起一股希望、
哈利波特之罪惡之書 弗洛伯伯
与伊人隔世再会的希望。
若是能再相会,等来的伊人不再是何圆月,而是吕芊芊!
“而这个少年,也正在渐次成长,修为一日千里的突飞猛进,因为他拥有迟长生完整的修行记忆……”
“时至今日,他早已经与白发天仙善小茹完婚,圆了昔日未诺之约,夫妻二人共同在东方军中效力;而说起他的名字,相信你们亦是耳熟能详。”
“东军中,第一天才。”叶长青微笑着看着众人。
冷血公主的天使王子 小帆
项狂人,文行天,还有秦方阳,都是猛然身体一震,脱口而出:“绝刀公子铁梦如??”
项狂人文行天说的是:“绝刀公子铁梦如?”
絕戀腹黑女王 柳月寒冰
而秦方阳说的却是:“绝刀将军铁梦如?”
公子無極 卿承
但毫无疑问的是,这说的乃是同一个人!
叶长青微微一笑,道:“不错,正是此君。因为此事异常隐秘,更涉及到与巫盟高层交易之举,可谓知之甚少,东方大帅当年更为此下过封口令……但白发天仙善小茹与绝刀公子铁梦如已经成亲的这件事,却是板上钉钉毋庸置疑之事!”
秦方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张脸,蓦然间涨得通红,一时间,甚至有些头晕目眩。
吃吃的说道:“叶……叶校长……您这话的意思是……”
叶长青微笑道:“秦老师,我听闻当初何老校长去后,曾有高手布置……至少在我认为……贤伉俪重逢之日……绝非是无望。”
秦方阳一把抓住了叶长青的手,呼吸更兼急促,眼眶通红,喉结上下滚动。
良久良久后,他突然站起来,端起一杯酒,轻声的,却是感激到了极点的说道:“叶校长,我……敬您一杯!”
叶长青这一番话,其中真意,自然是在劝慰秦方阳。
但也从侧面显露:叶长青对于当初凤凰城种种,已经了解到了每一个细微环节!
叶长青站起来,将酒杯一碰,一饮而尽,轻声道:“我们都盼望着此事成真……但这种事虽然有实例在前,不过没有真正出现的时候,我们也不能确定,但是……这个希望,是真的很大。”
皇上的弟妹
秦方阳深吸一口气:“我明白,我不会放弃的。”
说着,深深看了左小多一眼,眼神中全是感激。
而左小多正在看叶长青,眼中也有浓浓的感激之意。
今日见面,秦方阳虽然是打扮了一番,但身上的气质却是骗不了人,那是一种沉静,沉静到了一片死寂的感觉。
死意坚决。
生无可恋!
但叶长青这番话之后,却令到秦方阳的气势生出了明显的改变。
所谓的心病还须心药医,从来都不是说说而已。
若是只有左小多当时说的那些个准备,秦方阳信不信还在两说;就算是有希望,也是渺茫到了极点。
但是今天,叶长青却抛出来了一个现实中的活生生例子!
看得见,摸得着,真实存在的鲜明实例!
那两个当事人还活着,就在东方军中!
能找到!
这对于秦方阳的鼓舞,真真是无与伦比!
他第一次从心底升起“我不能死,我要等芊芊来找我!在她来找我之前,说什么我也不能死!”这种思想!
这种主动的求生意志,与之前浑浑噩噩的过日子,完全不是同一个概念!
整个人瞬间就鲜活了起来,说句到家的话,就是……生机盎然!
自老校长去世之后,左小多最担心的就是秦方阳的这种心态,而今看到这种可惜变化,怎么能够不欢欣鼓舞,不欣喜若狂!?
餐桌的气氛,在这一席话之后,又再改变了许多,融洽了多多。
文行天乘机开口,指着左小多呵呵一笑:“秦老师,你这个学生啊……不错是真不错,资质够好,各方面也都甚佳,但我还是想要请教您一事,他这个皮劲……当初您是怎么调教的?”
听闻此问,秦方阳登时忍不住笑起来。
左小多猛然间感觉毛骨悚然,心头警钟长鸣!
刹那间感觉到了浓浓的恶意。
于是,抢在秦方阳开口之前,左小多在一边急忙插嘴:“说起当年秦老师的教导,哎,真是铭感五内,无一日或忘……”
他声情并茂的叹口气,无限感激的说道:“秦老师当初对我,那是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从不打骂体罚,慈祥和蔼,以理服人,真是师德典范,为人师表,足可以成为别的老师的榜样。所以我才能成长得这么优秀,人中隽才,一时之选……”
一边说,一边对秦方阳挤眼睛。秦老师,您千万要配合……
“呕……”
李成龙没忍住,转过身吐了。
众位校长也是一脸怪异,满场落针可闻,静寂无言。
一时间居然冷场了。
fgo玩家的二次元之旅
秦方阳哈哈一笑道:“这孩子吧,聪明,善良,敦厚,资质不错,能吃苦,肯冒险,够义气……不过身上毛病也不少,对于他的皮怎么调教这件事……”
文行天目光灼灼:“如何?”
秦方阳咳嗽一声忍俊不止:“我的经验就只有一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