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hjuw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妖魔哪裏走 全金屬彈殼-452.血戰大河(愛大家)相伴-fzcmy

妖魔哪裏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裏走
血水猴被斩成两截竟然还能存活,还能号令水浪发起猛攻,所有人都惊呆了。
王七麟忍不住叫道:“竟然这么强?”
他以为自己已经可以正确认识血水猴的实力了,哪知道依然是小看了它!
见多识广的谢蛤蟆也很震惊:“不可能!”
淦徐大却毫不吃惊,这半截血水猴杀了众人一个措手不及,唯独水中的他依然在戒备。
血水猴穿过水浪冲他扑来,他在水中翻身而起,浑身金光大盛,手中偃月刀如风火轮猛转一圈,锋利的刀刃带着一袭火焰斩向血水猴。
血水猴正面迎击!
燃木神刀斩落,这半截血水猴的身躯顿时居中化作两半。
淦徐大的反应真是迅疾又冷酷,王七麟看呆了,他再吃一惊:这还是那个他熟悉的耂渋赑吗?
吃惊如同水浪一般后浪拍前浪。
淦徐大一刀劈开了袭来的血水猴,在他身后溅起的浪花中,一只鳞片繁杂且细致的鬼爪突兀冒出,悄无声息而阴狠毒辣的刺向他的后心!
鬼爪离水伸出,四周鳞片逆转,如同爪上镶嵌了一片片惨白锋利的倒刺!
一击必中,鬼爪奋力撕扯,有鳞片崩裂迸射,灿烂的金光瞬间黯然。
玄衣劲装在鬼爪面前如汤沃雪,瞬间碎裂。
下面还有一身绿装……
鬼爪撕扯在金缕玉衣上,崩掉鳞片的地方顿时冒起黑烟。
金缕玉衣上碧光流淌。
水中又窜出一只水猴子,这水猴子个头与先前那只血水猴个头相仿,可是身上的鳞片更加密集。
它在徐大身上吃了苦头,立马谨慎的钻入水中。
王七麟看到徐大身上金光消散,第一时间御剑飞过去,抓起徐大将他扔了起来:“起来!”
此时徐大危险,他用神打小金豆请来的神灵应当被那水猴子一击给打没了!
無限之惡人
水猴子紧接着又飞出,挥爪依然攻击徐大,这次它想要掐徐大脖子。
还好王七麟这一招空中飞人来的及时,水猴子一爪捏空,顺势向他撕扯。
鬼爪劈落,呼啸的风声几乎断成两截,快刀般的手指瞬间切入王七麟胸膛。
好快的速度!
王七麟骇然!
他的衣服也被撕碎了,但他已经发动太岳不摧神功,衣衫之下是青石般的肌肤。
鬼爪抓在上面,发出铁椎凿击深山的声音。
青石肌肤上顿时出现几个爪印,但并未被破防。
这是王七麟修炼了太岳不摧神功之后第一次身上留下痕迹,他倒吸一口凉气御五把飞剑围攻水猴子,自身踏着听雷神剑往船上狂退。
此猴彪悍!
水战他怕是并非敌手!
他能驾驭飞剑,水猴子能驾驭河水浪花!
禽天紀
只见它踩着浪花左右横挡,金翅鸟飞剑刺向它眼睛,转瞬之间它成功闭眼,飞剑刺在了它的眼皮上竟然未能深入其中。
反而水猴子一挥手捏住了这飞剑,挥爪拍在上面一巴断剑!
王七麟一看不妙,捏剑诀御使飞剑归来。
超級讀者系統
水猴子踏浪而行,抓住飞在最后的大蟒神之剑的剑柄,竟然反手将剑塞进嘴里,张开大嘴露出钢锯也似的利齿,咔嚓咔嚓将飞剑给嚼碎吞了下去!
小阿修罗愤怒,御剑回归拉起大蟒神尾巴往肩膀上一扛,拖拽着它飞奔而去。
水猴子还要追剑,香雾弥漫、音律靡靡,这水猴子的精神恍惚了一下,但它没有给众人留下反击的机会,双脚分开水浪钻了下去,身躯消失的无影无踪!
大威排帮众人面色凝重:“水屠子!”
王七麟问道:“这就是水屠子?竟然如此厉害?”
孙元气说道:“按照中原武林的评估方法,我二太爷当年修为有六品境,而我太爷爷还要比他高出一筹,可是最终却是以我二太爷爷战死、我爷爷受伤为代价才斩杀那水屠子,你说它厉害不厉害?”
“那你们后来斩杀过水屠子吗?”王七麟又问。
孙元气面色难看的摇摇头。
当年他爷爷斩杀了一个水屠子,以此创建了大威排帮,各地排帮对此心服口服。
那是大威排帮一直到今天所碰到的唯一一个水屠子。
由此可见水屠子的罕见和难缠。
当然他们有排队覆灭过,或许凶手就是水屠子,但这些排队没有幸存者,他们并没有查到凶手的身份,所以也只能是猜测。
孙元气和徐毅都没有想到今晚会碰到水屠子,否则他们会来给王七麟做帮手。
一个铜尉的面子,不值他们这么多条性命:
水屠子凶残强悍,他们很清楚其危险性,今夜他们能活着上岸就不错了,并不奢求能斩杀水屠子。
两艘船并在了一起,大威排帮的船都是统一设计的,船舷相接就能成为双体船。
之所以有这个设计就是为了走水路时候碰到什么难办的妖魔鬼怪时候可以并出一片陆地,对于人来说,终究是在岸上比在水里更稳妥。
徐毅惊骇的说道:“渭河之中怎么会有水屠子?从来没有过消息呀。”
谢蛤蟆道:“兵无常势,水无常形,天上万里是晴空,水下三尺不见神,谁知道它里面都躲着什么?”
一个排头惊恐的说道:“这下子糟糕了,东爷,咱们还是快点撑船靠岸吧,就凭咱这些人在水里对付个水屠子,那不是痴人说梦么?”
孙元气反手甩了他一个巴掌,厉喝道:“大敌当头,休要扰乱人心!咱不能靠岸,只是一个水屠子而已,我太爷爷当年能斩杀它,今天我也能!”
一边说着,他一边躲了起来。
徐毅麾下的排头有些躁动,心眼活泛的也跟着躲藏。
这可是水屠子!
王七麟沉声道:“孙头的话没错,咱们不能靠岸,这水屠子明显是有灵智的,现在它在暗我们在明,我们得小心,它肯定没有放过我们,而是躲在暗处准备偷袭。”
“那它会躲在哪里?以它的狡猾,一定能猜到咱们想要靠岸,所以本官敢说,它现在躲在咱们必经之路上,等着咱们开船经过,它好发难!”
谢蛤蟆声援他,道:“无量天尊,我家七爷所言甚是,这水屠子极为狡猾聪明,你们发现没有?它刚才其实是设置了一个陷阱,那血水猴是诱饵,它本来想上船吸引咱们追杀它,而它设计的路线是打碎船底逃往水中。”
“如果咱们中计,那此时至少要损失一半人手,水屠子便一直躲在水中,咱们一旦下水,肯定会有人瞬间被它狙杀!”
“幸亏徐大人修为深厚、勇猛善战,竟然等候在船舱中堵住了它并以闪电之势将之击杀,否则咱们就要面对两只水猴子,而且还是组成了陷阱的两只水猴子,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众人以钦佩的目光看向徐大,谢蛤蟆没有夸张,这点他们清楚。
血水猴和水屠子都很厉害,但是更厉害的是二者的联手,他们现在面对的是个被打破计划而恼羞成怒的水屠子,远远比面对血水猴和水屠子联手组成的陷阱更好办。
徐大享受着众人敬仰的目光,摆摆手说道:“本官也只是做了一点该做的事,这是小事,你们无须仰慕本官,事实上本官也只是个寻常人。”
王七麟钦佩的对他说道:“徐爷你可以啊,今夜立了大功,结果还这么谦逊,哎呀,士别三刻当刮目相看,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转性了。”
徐大哼了一声没说话。
大家伙都在小心翼翼的防备水中,这时候徐大悄悄走到王七麟跟前与他咬耳朵问道:“刚才大爷真宰了一个水猴子?还是个血水猴?”
王七麟惊愕的看向他。
徐大目光游移的说道:“这个请神小金豆,有点神奇。大爷含住它后,突然之间失去了意识,然后再恢复意识,就是被你给扔到了天上去。”
王七麟明白了,难怪这货刚才不装赑,原来是不知道该怎么装,他怕露馅!
官路 盡歡歲月
九六将耳朵贴在船上仔细听,狗脸上表情很狐疑。
刚才它竟然没有发现血水猴杀上来,这真是很不应该。
王七麟防备的问道:“孙头,咱们老是这么待在这船上也不是个办法,万一那水屠子凿船怎么办?”
孙元气冒出个头来说道:“它不会这么做的,这东西奸诈残忍,最喜欢玩弄猎物,如果直接凿船,那它就不能看到我们被一步步逼进绝境的样子,它就无法满足。”
徐毅低声道:“可是,水屠子也要保命,如果它意识到自己不能在船上杀死咱们,那它还是会破坏船只,在水下猎杀我们。”
“所以它下一次再露面,咱们必须缠住它,做了它!这是咱们今夜活命的唯一机会!”
水流涓涓,大河向东流。
今晚月色很好,可惜夜间大河上总是多多少少有些迷雾,导致皎洁的月光不能尽情放纵的照下来。
此时夜深,大河上的货船客船早就停下了,还是依然只有画舫在远处水面上飘荡。
这些画舫挂的都是红灯笼,古怪的江流并没有出现,朱颜在画舫也没有出现。
九六忽然冲着两船相接处的缝隙发出吼叫声,王七麟迅疾的打眼看过去,却看到缝隙处只有一片水渍和一些水草,并没有其他东西。
这样他扔掉听雷神剑使了个眼色,走过去抱住九六的脖子安抚它,说道:“六不要叫了,那里什么都——剑出!”
八喵的身影凭空出现在船舷阴影中,听雷神剑就在那滩水的旁边。
王七麟御使剑诀,神剑对着旁边的水渍和水草轰炸了上去:“咣隆!”
雷声爆响,水渍腾空而起,水屠子凶悍的从中冒了出来,冲着听雷神剑便一爪劈出。
王七麟瞬间明白,难怪以天狗之听力都没能发现血水猴害死老毛这件事,原来这东西可以藏身在水渍之中,而当时老毛就在船尾,有水渍从河中浸润到船尾,血水猴应当就是顺着这条路线杀上来的。
如今水屠子现身,众人立马拿出看家本领围攻它。
谢蛤蟆双手甩出一张符箓,这符箓一化三、三化九、九九无穷,迅速衔接起来将船给包裹住了,就像是形成了一道围墙。
徐大放出两个阴兵,他一挥偃月刀咆哮一声:“英魂不朽!弟兄们给大爷杀!”
王七麟喝道:“与这种外道妖魔谈什么江湖道义?大家伙并肩子上,弄死它!”
但只有他和徐大往前冲,大威排帮的人畏惧水屠子的威名,竟然纷纷往后退。
这样水屠子立马知道该去攻击谁。
柿子捏软的吃。
它身影极快,船上出现一连串残影,它先扑向徐毅,徐毅稳住心神甩动双袖,又是毒水又是毒砂又是毒箭,各种暗器和毒物接连往水屠子身上招呼。
水屠子却是虚晃一枪,它半途转身杀向旁边一个排头,身影一闪便出现在他身后。
这排头的双臂有龙鳞纹一闪而过,他眼神凄迷的低下头,看到半边身子被撕开了。
水屠子在他身后伸出毒蛇似的舌头舔了舔爪子上的鲜血,在船上开始四处飞窜,专门对着躲藏起来的排头们下手,出手狠辣无情!
一连好几个排头被杀,王七麟等人竟然追不上它!
水屠子似乎杀够了,它扭头讥讽凶残的看了众人一眼作势要扑击,但突然又转身往船下冲。
符箓光影好像虚幻,符纸飘荡好像随时能被风吹散。
可是水屠子撞上去却没能跳入水中,而是身影摇曳出现在了对面船舷上。
水屠子懵了,它看到旁边就是河水,下意识窜了过去,接着又出现在它先前落脚的船舷边上。
王七麟更早的反应过来,已经在等着它了。
它再次现身,三柄利剑从左右正前方三面刺来。
水屠子想要通过符箓光阵传送到对面,可是徐大挥舞燃木神刀在对面直接开劈:未雨绸缪!
它要是传送过去,估计正好撞在刀锋上。
所以它唯一选择是跳起来。
老狐狸总是斗不过老猎手。
女皇陛下的現代後宮 風兮兮
听雷神剑竖直着混在符箓光阵之后,王七麟赌它不会注意光阵具体情形!
当水屠子跳起来,听雷神剑打横着展开轰击——它没有撞上刀锋,但撞上了剑尖。
十方天士
又是一道天雷滚过。
水屠子被正中轰在了一只眼睛上,这次它依然闭眼及时,可这次袭来的不是速度快却杀伤力不足的金翅鸟飞剑,而是杀伤力最强的听雷!
雷鸣之后,水屠子嚎叫一声。
它的一只眼睛被炸焦了。
孙元气等人心里暗道不妙纷纷找地方后退躲避,水屠子狂性大发继续捏软柿子。
它迅速出现在一人身后撕扯碎这人的后心,并且很精明的来了个投石问路:
它将此人尸首扔下了船。
尸首穿过金光阵,见此它再次往船下冲去,可是一个黑毛锤呼啸而来。
这样它只能先挥爪劈开,结果黑毛锤后头还有个黑毛锤!
水屠子带着婴孩啼哭般的叫声在人群中穿梭,王七麟御使飞剑紧追在后,两个英魂组成队列,当水屠子从身边经过时候一人阻击一人出击。
配合默契。
水屠子张开嘴喷出一口黄水,两个英魂被喷的后退几步,但随即又硬顶回来。
旁边有躲闪的人被黄水溅在手臂上,突然生根发芽长出水草……
谢蛤蟆闪身掠过去,拉起他的右臂一挥手,他的右臂从肩膀齐根而断!
断掉的手臂被扔在了船上,血肉被腐蚀很快枯萎,而附着在上面的水草却很快长大。
小阿修罗逮到机会御剑上前,剑芒重重扫过水屠子肩胛,扫的鳞片上一道黑色痕迹。
防御力强悍至极!
小香神放出魅惑香气、乐神御剑并奏出靡靡之音,转身要拍断阿修罗之剑的水屠子又有一瞬间的愣神。
王七麟杀到,双手捏火焰印重重拍在了它额头上。
火焰焚烧,水屠子哀嚎一声在船上翻滚,王七麟一脚踢出御气而行,一道至阳至刚的太阳真气喷出,踢在水屠子身上将它给踢飞到了符箓光阵中。
他接着转身御使听雷等候在对面位置。
水屠子瞬间出现,恰好与听雷面对面。
听雷又是一声轰鸣,水屠子及时甩头躲避,这一剑没有轰到它剩下的眼睛而是轰在了它鼻梁位置,几乎将它的脸给炸塌!
头部连续两次遭受雷击,强悍如水屠子也扛不住了,它顾不上再戏弄猎物将他们逼入绝境以满足自己的变态心理,赶紧抬脚跺开船板准备逃跑。
徐大见此立马往船舱里钻,凡有阻挡东西全被他偃月刀劈飞。
水屠子跺开船板落入船舱,一个满身红衣、面色惨白的女鬼立马从后面搂住了它的脖子。
徐大一早放出了鱼汕汕,但将它安置在了船舱中当做了后手。
关键时候,后手立功。
鱼汕汕并没有与水屠子大战,而是缠住它后将它往上扔了一下。
这一下便足够了。
王七麟正要御剑去底舱堵住水屠子,徐毅抢先一步拼命的往缺口中扔出暗器和各种毒物。
仙人渡:帝尊紅顏劫 一茗
水屠子身上伤口顿时出现水泡,鱼汕汕也发出凄厉刺耳的哀嚎,浑身像是着火一样冒着红光和白烟。
徐大大怒,赶紧将鱼汕汕收回死玉扳指。
王七麟狠厉的扫了徐毅一眼跳入船舱中,水屠子看到他御使听雷神剑跟来,赶紧冲破船舱飞了出去。
九六飞奔而来张开嘴在它脚上啃了一口,甩头将它甩翻在地,脚腕上鳞片脱落,有紫红色液体从伤口往外流淌。
八喵上去一套喵喵拳安排在它头顶。
听雷神剑又从舱底轰然冒出,第三次打中了它,将它轰的在船上犯了个跟头。
穷途末路。
水屠子并不是一味的穷凶极恶,它也会害怕,此时就害怕了,张开嘴并嘴巴突兀变大,一具腐烂的尸体从它嘴里被吐了出来。
王七麟怀疑吞口跟它有亲戚。
一具尸体后是第二具尸体,接连有尸体吐出来,最终一共是五具尸体!
见此孙元气长笑道:“这水屠子怕了,它服软了,它把吃掉的人给吐出来了!”
王七麟扫了一眼摇头道:“这不是我们要找的百姓,这是它在水路吃掉的商旅。”
几具尸体衣衫犹在,都是打着绑腿、带着褡裢,这绝不是周围城邑乡村丢失在河里的人。
徐毅喝道:“这水屠子是个祸害,王大人且容在下为民除害……”
他一步上前从袖子中甩出一把小铁伞,伞面打开,如孔雀开屏,一道道机关启动,一支支色彩斑斓的断箭上了机括要飞出——
就在一瞬间,看起来失去抵抗信念已经投降的水屠子以比离弦之箭更快的速度飞扑向他。
徐毅本想抢功,结果水屠子是假投降,它的服软也是陷阱!
鬼爪拍开小铁伞刺到了徐毅胸口,一把飞剑瞬移到了水屠子头顶。
金翅鸟再次御剑!
水屠子被打怕了,它不知道这把剑攻击力差,下意识抬爪先去拍开到头的利剑。
王七麟这时候抓住机会冲上前去,一把将听雷神剑灌入它口中:“剑出!”
听雷神剑轰鸣,硬生生掀掉了它半张脸!
小阿修罗和小香神御剑在后,刺入水屠子身上伤口将它刺穿,给钉在了船上。
水屠子的尸首跟触电似的摇晃,它还没有死掉,但也没有反手之力了。
王七麟赶忙扶住徐毅,叫道:“徐兄,你挺住、你不要睡,挺住啊!”
无人看到的地方,他的手掌狠狠拍在徐毅后脑勺上。
徐毅眼珠子一翻,当场脑袋落下了。
我的手機連接遊戲倉庫
王七麟发出悲愤的大叫:“徐排头死了!孙排头你还不杀了那水屠子给他报仇?”
孙元气兴奋的身躯颤抖,双喜临门啊!
他咬牙切齿的将水屠子给砸成了碎块,一边出手一边咆哮:“毅哥你且去,小弟给你报仇啦!”
徐毅的手下悲愤欲绝:“怎么会这样?”
王七麟看向河面,他想找个东西吸引这些排头的注意力,好将徐毅藏起来。
徐毅对他来说有大用!
结果他的目光穿破淡薄的雾气,看到不远处有一艘乌篷船逆流而来……
这艘船通体乌黑,不见有人在上面划船,也没有张开船帆,却能在渭河中逆流行驶。
王七麟将徐毅扔给谢蛤蟆,指向乌篷船叫道:“这是什么鬼船?”
乌篷船在河上自如的行驶着,乌黑的身形在雾气中时隐时现,颇为古怪。
谁都知道这船有问题,于是孙元气对那手持九节鞭的排头说道:“老腰,你去船上看看怎么回事!”
老腰迟疑,孙元气脸色一沉道:“忤逆排头指令,你应当知道家法!”
旁边的汉子给老腰使了个眼色,道:“咱们两个一起去看看。”
大威排帮的排头自然是浪里白条,两人游泳靠近乌篷船,互相鼓气之后翻身上船。
一阵雾恰好被河风吹的摇晃,王七麟没有看清当时乌篷船的情况,等他视野再清晰的时候,乌篷船依旧平静的逆流行驶,船上依旧没有人影。
见此孙元气面色凝重起来,道:“坏了,王大人,咱们这是碰到大暑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