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xh1优美都市言情 無限諜影討論-第兩百二十四節 街頭政治鑒賞-o4q49

無限諜影
小說推薦無限諜影
三人躲在人群的边缘听着这位前政治家慷慨激昂的演讲,号召大家一起反对劣质遗传因子排除法。
王妃真給力
任羽有意识的向旁边的人搭讪,之前冷漠的人们,这时候可能是因为被演讲激起了血性,看王动他们也在听,以为也是反对劣质遗传因子排除法的人,便回答了一些问题,直到被任羽问得有点不耐烦了,才扭过头去不理他了,举起右臂,跟着人群呐喊起来。
王动忽然神色一动,低声道:“有人来了。”
任羽以眼色示意离开,王动却摇了摇头,这次在小队频道中道:“不用,应该是社会秩序维持局,正好见识一下,如果能和政治犯关在一起,正好顺便多了解一下关于那位陛下。我们只有在充份了解高登巴姆的心态后才能去和他见面,否则一旦大家条件谈不拢,就会很被动,在这种科技文明,星际战场上得罪了银河帝国皇帝,会很难过的。”
任羽缓缓点头,这种带有科技文明的空间战场,大型战争是爆发在星系与星系间,即使是王动现在达到四阶,都仍然需要借助星际战舰才能自由移动。如果被困在一颗行星上,不要说是四阶生命,就算是五阶超凡生命体,也要被科技文明消灭。
科技文明相较其他文明,在个体超凡生命上总的来说是稍逊一筹的,但优势在于他们手上威胁到更高阶生命体的武器,能利用工业化的优势大量生产。
所以即使是巫师文明,如果想征服一个像银河帝国一样的庞大科技文明,也是需要出动大量部队的,否则就算是超凡巫师动手,一颗星球一颗星球的杀过来,也不知道要杀多久,再说没有和可以在星际间飞行的同级飞行物,超凡巫师想在星际间移动也不是件容易的事,那仅次于在分隔诸天万界的虚空中探索。
不过王动还有后手,至少能保证自己三人就算要被迫从德奥里亚离开也无恙。
街头的人们都沉学好在演讲激起的情绪中,王动低声的那句有人来了并没有理会。
很快哨声在这一片街区各处响起,一大群黑衣人拿着奇特的金属棒和喷筒出现。
“是社会秩序维持局!快跑。”有人叫道。
也有人热血澎湃,“和他们干,这些该死的黑衣狗!”
有胆大的冲上去迎上社会秩序维持局的黑衣人,举拳就打,黑衣人们冷笑一声,一扬手中的金属棒,上面放射出电流,顿时击倒一片。
“不好,黑衣狗有电击棒,快走。”冲在前头但侥幸没事的几个人连忙向回跑,其他人顿时不敢冲了,也退回去,就这样,各个街道的出口都被黑衣人逼了回来,王动三人也跟着人流退到了那位前共和派政治家赛德的周围。
星耀韓娛 墨y離
“一群乌合之众,怎么可能对付得了这种国家暴力机构。”任羽悄悄的道。
黑衣人继续进逼,赤手空拳的人们开始从街道两边的店铺中拿取各种东西进行抵抗,也有少数机灵的人,从这些店铺中强行打通了可以通向街道背面的通道,企图逃走。
但首先倒楣的就是这些人,因为整个街区外围都已经被更多的军人包围了,而出现在军人视线范围内的人全部都遭到了射杀,顿时血流成河。
反倒是被迫挤向街道中心的人流,黑衣人们倒没有下死手,而是不断的用金属棒击倒在人群外围边缘的人,然后从他们身后窜出军警,将被击倒者拖走,带上管制自由的束腕和束足,像扔口袋一样扔到早就准备好的囚车上。
黑衣人的动作让人群再一次惊慌起来,其中那位赛德先生曾经试图约束已经混乱的人群,但以失败告终。
被逼在一处的混乱人群随手抓起身边能够拿到的一切东西向黑衣人及军警投掷。
不良少年
黑衣人们猝不及防,有几个被掷伤,顿时失去了耐心,原本他们计划能威逼诱使这些聚会的街头反抗者,尽可能不使他们受伤的拿下最好,毕竟法斯特隆大人吩咐过,如果能多留几个通过基因调制,就送上战场去,现在正与另一个银河帝国交战的边境战场正需要大量军人。
黑衣人们用了他们的第二个工具,手中的喷筒,每个喷筒中都喷出银光闪闪的液体,但迎风便迅速凝结成丝状的金属线,构成一张张严密的金属大网。
这些金属网不但把反抗者的投掷物挡住并兜了回去,而且金属大网将人群也分开隔离了,被网包住的人,越是反抗用力想挣脱,却被这张金属网越网越紧,顿时变成很多大肉包在那里蠕动。
最強紅包皇帝 俠扯蛋
然后黑衣人们走上前去,再以电击棒向网里乱戳,把能动的人全都击晕过去了。
王动三人混在里面,要脱身本来是不难的,但王动的意思,其他两人已经明白,那就是想从银河皇帝的反对者那里再多了解一下情况,顺便看看有没有可以利用的组织势力,因为第二个预案就是如果只能和高登巴姆翻脸,那就寻找下一个可以合作的原住民势力。
所以黑衣人们过来挨个击晕时,他们也装作抵不住晕了过去,想看看混在这些人中,会被送到哪里去,如果能和银河帝国的政治犯在一起,到时候不论是第一个目的还是第二个目的都有机会。
黑衣人们将所有人都弄晕过去后,从各个街道入口处开进来大型装甲囚车,派来协助黑衣人的军警也小跑着过来,松开金属网,将一个个反抗者向囚车中扔去。
一辆辆囚车装满后退出,每装满五辆,便会沿着规划好的路线向城外驶去,并且在半路上,在一头一尾各有一辆全地形战斗车加入作为护卫。
位面永生之路
王动他们因为被挤到赛德的旁边,几乎是最后一批被扔到囚车中的,其中也有那位赛德先生,就躺在他们三人旁边晕睡。
装甲囚车开始行驶后,任羽便不装睡了,从一堆躯体中抽出自己的胳膊,低声骂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