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qhf7精华都市小說 重啓全盛時代 起點-第2154章 兩個人的自我拉扯閲讀-lqqkz

重啓全盛時代
小說推薦重啓全盛時代
到了住所,第一天就是休整休息。
整个拍摄团队人不多,但是也不少,十几个人,都听王太卡的指挥。
勾心女人香:邪性總裁乖乖愛 柒夜
王太卡说了点注意事项,队伍里有两个人翻译,一男一女,加上王太卡也会点日语,基本够用。
不过泰妍却不在,只是助理来了。王太卡想起刚刚车上的话,问助理:“泰妍是不舒服吗?”
助理点点头:“是的。”
寰宇強 我打出租車
王太卡问道:“是哪个吗?”
助理:“什么?”
女王駕到
王太卡挠挠头:“额,我想想韩语里这个词怎么说……生理期?”
“哦,这……”助理没想到王太卡问这么私密的问题,问一个女偶像生理期,还真的挺不礼貌的,即使是为了拍摄。
王太卡也察觉到了,改口:“我的意思是,还能拍摄吗?”
“可以的。”助理点点头:“主要还是最近太忙,可能饮食不太规律,胃不舒服。”
“我知道了。”
王太卡想了想,最后还是去找泰妍。不管是于公于私,王太卡都有必要知道一下泰妍的情况。
到了泰妍的房门,王太卡敲敲门,隔了好一会泰妍才开门。
神話位面
看到是王太卡,泰妍看了看王太卡,微微皱眉:“什么事?”
王太卡:“嗯,问你晚上吃什么,看你这样,应该要忌口了。”
泰妍说道:“没什么胃口,嗯……你什么时候准备?”
“准备什么?”王太卡问道。
泰妍抿抿嘴:“车上你不是说了,意思是逗我?”
王太卡错愕,才明白为什么刚刚开门,泰妍盯着自己看了看,说道:“鸡蛋羹?害!我以为你不想吃呢?”
“你!”泰妍居然有些不悦:“这就是你的缺点,你以为,你以为,每一件事都是你以为,从来不会想别人,总是靠着你以为。”
王太卡没有反驳,他知道泰妍说的不是鸡蛋羹的事情,说的是很多很多的事情。王太卡的偏执和霸道,确实总是能忽视很多,哪怕是很重要的人。
“现在也不晚,要吃吗?”王太卡问道。
泰妍撇撇嘴:“不吃了。”
王太卡知道泰妍的脾气,于是给个台阶:“额,那我求着你吃呢?”
“那我勉为其难吧。”泰妍果然下台阶了。
讲道理,这可不是王太卡用了什么手段,或者心理学的推测,这完全是两个人太熟悉了,知道都是什么情况,所以遇见了小僵局,能互相给个台阶。
全能之天才學生 可喜的草莓味.QD
只是可惜,这样的默契和容忍,居然是一定要等到整理关系之后,两个人才能做到。不过想想也是,如果是一个亲近的人,就算是没有道理的时候都要纠缠一会。所以又何谈什么退让呢?
祭族三少杠上血族三公主 魅影靈痕
人们总是这样,把好脾气给了别人,把坏脾气留给了自己最重要的人。
又或许,是因为从错综复杂的关系中脱离,恢复到了最单纯的同事关系,半陌生人关系,所以那以往因为太靠近所以看到的缺点,居然一下子都消失了,又变成了距离的美感。
人的感情,还真的是有够好笑的。
这是公寓式的酒店,说是酒店,其实更像是那种度假屋。现在不是旅游的旺季,所以很宽松。也有配套的厨房。
酒店里可以点餐,但泰妍吃不惯,王太卡只要从酒店里单独买了食材,做鸡蛋羹。
韩国的鸡蛋羹和国内的还真不一样,国内的是把鸡蛋打碎搅匀,然后加水加盐加葱花,上锅蒸。这样的鸡蛋羹口感顺滑又软嫩,味道是极好的。
而韩国的鸡蛋羹就简单粗暴了,石锅里放水、香菇、大葱、盐和鸡精,煮一会,把搅拌好的鸡蛋倒进锅里,用勺子搅拌,最后搅拌成一团糊糊的样子,然后盖上锅盖,焖一会就可以吃了。
听起来好像是中式的更简单,但实际上鸡蛋羹主要的工序是在搅拌和蒸的环节上。
中式的鸡蛋羹对搅拌的要求很高,要搅拌的很好,最后做出来才完美。否则蒸出来之后,因为鸡蛋没有搅拌好,但是蛋清都沉积在下面,连带着盐也在下面,所以锅底是厚厚一层很咸很硬的蛋清,就浪费了。
除此之外还有蒸,煎炒烹炸蒸,最难的就是蒸。别的办法是可见的熟,只有蒸真的很靠技术,新手没有学蒸的,因为对火候和时间的要求很高。鸡蛋蒸的久了,会老,味道变差。蒸的短了,就是汤汤水水,完全不能吃。
而韩式的鸡蛋羹看起来好像工序麻烦了点,但是最后做出来的东西就是糊糊,然后再焖,并不是蒸出来的,所以不会产生沉积那样的情况,省下了搅拌的力气,也不用判断蒸的火候。
仙侶塵劫 公子鴿
所以说韩式鸡蛋羹是手残党的福音。
王太卡不给泰妍做中式的鸡蛋羹,也完全是因为……他真的不能保证,自己蒸出来的东西能不能吃。这泰妍万一给吃的上吐下泻,那回去就算S.M公司不说啥,充儿都会撕了王太卡的。
唉!忽然想到这,王太卡意识到了一个被自己忽略的问题。
王太卡问道:“你和充儿是姐妹吧?”
泰妍不知道王太卡想干什么,答道:“当然了!”
“那么以我和充儿的关系,我是不是得叫你……”王太卡咧咧嘴:“大姨子?那蠢卡就是二姨子?徐烦烦就是我小姨子?”
“我看你是大傻子!”泰妍有点崩溃:“你敢那么叫我,我真的会翻脸的。”
王太卡见泰妍不像是开玩笑,撇撇嘴:“随便聊聊咯,不叫就不叫。那我叫什么?”
“像之前一样,叫努娜呀……”泰妍马上反应过来:“你诈我!”
“没有,逗你玩。”王太卡笑了笑:“放心,我不越界。泰妍xi,这样很好。或者金女士,也可以。努娜,不是我能叫的了。”
泰妍没有开口,不知道是默认还是怎么样,但态度也是明显的。
都是成年人,也是整理过关系的。扯扯淡没问题,但真要再往后,那确实没必要重蹈覆辙了。
朱雀劫
王太卡也没说话,场面一时间安静下来,只剩下石锅里闷着的鸡蛋羹,发出一点点的声音。
泰妍忽然笑了,她以为王太卡会按照惯例,稍微矫情一下,但是没有。明明这是她想要的结果,但竟然有些遗憾。
可残酷的现实和美好的爱情总是结伴而行,总不能阻止你奔向比我更好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