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v0l火熱玄幻小說 巡靈見聞錄 ptt-第1378章 意外之外相伴-b1bsw

巡靈見聞錄
小說推薦巡靈見聞錄
具备独一无二的解封能力才是我最大的依仗。
在魔头面前也能提条件的依仗。
但事关传承和隐秘,没法对人讲。
衾路
想着这些,我划破了手指,在金苑惊讶的眼神中,将血滴甩在藏经阁的大门上。
随着血滴被大门吸收,吱呀一声响,藏经阁大门对我打开了。
金苑眼睛霎间瞪大,看了看大门又看看我,好像我脸上有花一般。
“度哥,你的血就是钥匙啊,那你说,我的血好使不?”
没发现门后藏着孤畔子等人,金苑胆大起来,还有心思琢磨这个。
“应该没用吧,找机会试试,现在没空折腾这个。”我无奈的看向她。
金苑连连点头,不再多话,跟在我身后,缓缓走进藏经阁之中。
身后传来关门声,和我第一次进入此地的节奏一样,区别是,前方空荡荡的,只能看到四周墙壁上的佛宗壁画,但大日如来屏风消失不见了。
对此我早有预料,那屏风应该藏在手心中吧,那可不是简单的大日如来,必然包罗万象。
不知为何,我对此很是笃定,就好像自家对这等事的经验多丰富似的,但其实心底门清,我就是个小白好不?
冷婚之情惑前夫 搗花剪
三个门洞静静的出现在眼前,其中之一是上次我去往书架区域的甬道之门,另外两个通往哪里就不得而知了。
“度哥,没有人啊这里面,你说,咱们是不是判断错了,要是飘飘他们被孤畔子带出锁山法阵了,那咱们岂不是做了无用功?而且,还将自己打包送进藏经阁了?”
金苑在我身后低声说着。
我被她说的就是一愣,这种几率确实有,只是很低罢了。
如果我们真的判断失误了,得,那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跑到藏经阁来岂不是嫌命长?
“此时后悔可是晚了,跟着我,咱们去书架那里,会遇到老僧的,记住,不要表现出异样来,赵飘飘和孤畔子他们是否进来了,一问便知。”
我想了一下,如此回答。
势成骑虎,不是退缩能解决问题的。
“我怕自己露马脚。”金苑有些不自信。
“那你就装着惊讶的样子好了,反正,任谁遇到个阴魂老和尚都会惊讶和害怕,这种情绪能掩盖你的真实想法。”
網遊之星際執政官
我给她出主意。
“那我试试吧,要是演砸了,你可别怪我。”
金苑同学会打预防针了,我哭笑不得的应着‘绝不怪你’,心底感叹:“小姑娘开始长心眼了。”
極品至尊系統 三更燈火
指了一指侧方的门洞,示意从那里走,然后踏步向前,金苑紧跟着我,深恐落后。
熟悉的甬道出现在眼前,蜿蜒延伸,感觉没有尽头似的,但我知这条甬道的尽头就是林立的书架,好几丈高的书架上塞满了经文,天知道正常人得用多久时间才能将所有藏书通读一遍?
美女的貼身高手 燕飛
路再长终有尽时。
某刻,豁然开朗,林立的书架再度映入眼帘,但我心头却咯蹬一下,因为书架前摆放了一张长条桌案,十几根白蜡烛燃着,烛火照亮了一众吃饭之人的脸。
王牌殺手
他们听到声响,惊讶的扭头看来,然后……。
“度哥,金苑,你们怎么找来了?”
赵飘飘一下子站起来,几步奔跑过来,一把抱住金苑,脸上都是惊喜。
我却感到惊吓。
桌案前用着素斋的正是我的伙伴们。
刘绕,邱铜锤,白庆坛,隆渺,谢大晖和赵飘飘,一个不少,但没有看到孤畔子和欧阳昀他们。
“度大哥,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杀回来的,果然是条汉子。”
邱铜锤走来,给我一拳,满脸兴奋。
“孤畔子那恶道,还想软禁我们,幸亏邱铜锤大哥机灵,乘着他们不注意,带着我们跑到藏经阁来了,别说,这地方真的适合躲藏呢,我听着孤畔子他们喊叫着追进来,但转头去看就发现他们消失不见了,你说神奇不神奇?”
赵飘飘挽着同样眼神迷茫的金苑,嘴巴叭叭叭的一通说。
天價甜妻
我听明白了大概,眼前忽然闪现出那三个门洞来。
要是没猜错,孤畔子四法师应该是追到其他门洞内去了,这才让赵飘飘他们逃过一劫的。
孤畔子何许人也?那可是道德灵观中身居高位的实权人物之一,道行绝对高明,是否通天境不晓得,但观则巅峰是没跑的,这等人物如何会看错?竟然追错路了?
所以说,只有一种可能了。
我苦笑着看向走过来的刘绕,轻声问:“可是遇到一守护藏经阁老僧,他说施法保护住了你们,包括这些吃食,也是他弄来招待你们的吧?”
“咦,度哥,你啥时候会未卜先知了?”
赵飘飘喊叫起来。
刘绕却眉头一蹙,她到我面前,凝声说:“小度你说的不错,我们遇到了古镜大师,他虽是阴魂,但慈悲为怀,施展幻术,让孤畔子他们追错了方向,深陷藏经阁幻阵之中去了,一时片刻的出不来,古镜法师可怜我们的遭遇,这才准备了素斋。”
说到这里,刘绕停住话头,眼神询问五个字:“有什么问题?”
“问题大了去。”
我用眼神回应,刘妈神态就是一震,随即恢复正常。
她看我不能明说,就知道有些事只能暗中交流,不亏是老江湖。
“哈哈,大家安全就好啊,来来,我和金苑也饿了,和你们一道吃。”
我装着惊喜的样子,招呼所有人落座。
和金苑这一顿奔波的,也真是饿了,如是我俩将肚子中塞满了青菜和豆腐。
别说,素斋做的不赖啊,味道鲜美至极,不愧是数千年的老魔头,厨艺没的说。
填饱了肚皮,我才对好奇的赵飘飘说及自己早就和古镜大师见过面,当然,不会提及金属黑书的事儿。
众人这才释然,然后刘绕问及孤畔子因何要软禁他们?
我捡着能说的给说了一通,众人面上都是后怕神情。
“该死,他竟然暗杀了孤环子道长?道德灵观乃是名门正派,如何会出此等恶贼?”
邱铜锤气愤填膺。
我惊异的看了他一眼。
这厮是不是忘了自家利用藏经阁窗口禁制布置陷阱暗算匪首的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