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79tq人氣玄幻小說 新白蛇問仙-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向善閲讀-sjvfy

新白蛇問仙
小說推薦新白蛇問仙
地狱裂缝消失。
我的絕美老婆
附着在枯树以及房舍上的地狱之火熄灭。
白龙硕大龙首看向干尸,因过于庞大所以低头俯视,其它恶鬼都解决了就剩下这么个玩意,青灵控制飞剑挡在一侧,小石头恶狠狠逼近,蛇妖男孩气喘吁吁拎环首刀堵在另一个方向。
干尸坐蜡了,丑脸更难看。
逼退长脸天王朝前后左右看看,被包围了,一个个面色不善……
老惠贤不紧不慢走近,蛇妖男孩本能站在老和尚身前。
“善哉,施主可愿放下屠刀?”
地面,刚刚露颗脑袋的铁球嘴角抽搐,怜悯看了眼被围困的干尸。
白雨珺四爪落地惬意趴着,俩前爪学猫揣起来瞧热闹。
“贤惠老头,你打算把这玩意弄回去吃肉干么?”
说话声轰隆隆响震得老头耳朵疼。
“白施主说笑了,贫僧惠贤,劝人向善乃是功德,恶鬼若向善可脱离苦海,功德无量。”
某白打个响鼻翻白眼,破干尸灭了得了。
老惠贤笑出招牌式慈眉善目,被围困的干尸看看土沟裂缝,又仰头看看白龙尖牙,锋利利爪没看到,被揣起来了。
某个小光头眼神跃跃欲试,仿佛在说快拒绝快拒绝……
干尸血红色眼球转两圈。
“我愿降。”
瘦高干尸放弃抵抗,地域风格兵器一扔,降了。
老惠贤双手合十笑容如沐春风,铁球觉着他笑得像一朵秋天里的野菊,那糟糕的眉毛和眼袋很般配,除了啰嗦一些其它都还好,摇摇头,默默提起两把弯刀盯住干尸。
“善哉,施主终于悟了,可喜可贺。”
干尸装作惶恐模样点头称是,心底暗笑这人间就是够蠢,在地狱失败者可没有好下场。
“悟了悟了,我佛慈悲,我愿长版青灯古佛忏悔,唉,悔不该当初啊。”
“施主能这般想便是向善。”
尽量装作得道高僧模样,看的某白直撇嘴。
老惠贤笑笑,伸出手。
庶子家有個河東獅 中二少年膚淺
干尸感激涕零,干瘪丑陋怪脸甚至挤出几滴水珠充当眼泪,血红色眼睛闪烁着智慧祥和光辉,也伸出手,仿佛想要抓住那一缕光明。
谁知……
“善哉,将它超度了吧。”
话音刚落,竹泉寺一伙凶猛扑了上去,按住干尸疯狂围殴,相当惨。
蛇妖男孩怒吼。
“弄死它!”
白雨珺愣愣看着一伙暴徒狂殴地狱倒霉蛋,刀捅剑刺拳头砸,碎屑纷飞干肉乱甩,很快打得死气溢散濒死。
看样子手法娴熟,不是第一次干这事了吧?
白雨珺跃起,摇身一变落地化作半龙半人形态,笑眯眯看老惠贤。
“老伙计,这可不像你的风格啊。”
老惠贤难得脸红。
“贫僧也是无奈之举,放走恶鬼只会害死更多生灵,可以慈悲,但不能滥好人,放走恶鬼乃是作孽,理当超度。”
说完,扭头看向小手揣袖子卖呆的某白。
“这些都是向白施主学的。”
“什么?”
某白一听顿时炸鳞,这老头怎的凭空污蔑本龙形象?
不可置信指着自己咆哮。
“我教的?诽谤啊!你诽谤我啊!本龙知书达理与人和善,怎可能忽悠傻子!”
被按地上摩擦的干尸想吐血却没血,堂堂地狱一方强者居然被当面称为傻子,何止打脸,简直把脸打烂了,人类可恶!白龙更是狡诈!言而无信!
暴力行为还在继续,小石头骑干尸脖子挥拳猛砸眼眶,眼珠子挂眼眶外边,每一拳都会打得瘦高干尸全身颤动抽搐,眼看快不行了。
当干尸奄奄一息时白雨珺叫停。
死神之獨行
“停手吧,这干肉交给我。”
竹泉寺团伙散开,露出里面躺地上破破烂烂的干尸,浑身刀口特别惨。
白雨珺走到干尸跟前伸手捏住脖子,将其提起来坐着,没办法,干尸太高没法完全提起来。
眯眯眼微笑,笑容很甜。
双眸显现深邃竖瞳,施展注视过去天赋……
周围镜像倒退,时光倒流,转眼周围变成遍地烈焰的深渊地狱!
白雨珺想知道地狱裂缝下是谁。
“在哪呢……”
左手划拉镜像,倒流速度或快或慢仔细搜索。
清晰看见干尸进入凡间后杀戮作恶罪孽深重,老惠贤说超度它并非空话,如果这等邪物因为一句向善就逃脱制裁,那才是最大讽刺,仁慈并不能带来安宁。
“找到了,有点看不清。”
镜像定格在一处火焰熊熊天色暗红的地方,许多强大鬼物朝某个方向跪拜。
小手用力握紧,龙气燃烧,干尸面孔像燃烧殆尽的炭火,快速塌陷最后落地成灰。
“地狱想造反呐~”
逼婚99天:大叔我們不約
鬼物聚集可不像是为了开演唱会,只有一个可能,争霸。
目前已经这么做了,堵截阴阳两界扰乱秩序,打开地狱裂缝,令凡间变成炼狱。
虽然看不清那双眼睛的面孔,这感觉很熟悉,从地狱反攻仙界,是个狠人。
无论他成功还是失败,对凡间而言都是一场浩劫,例如眼前荒凉……
此处地狱裂缝解决,老惠贤决定回竹泉寺歇息,做好事很辛苦,老胳膊老腿一番折腾累够呛。
大妖尊
当晚。
就近寻了处未被地狱破坏的城池。
找一间酒楼,弄一桌好菜,享受人间烟火。
酒虫绕桌子爬挨个酒杯吐满浓香酒水,老惠贤不喝,小石头在师父面前不敢喝,只能泡一壶粗茶代酒,酒香混合饭菜香味包厢里很暖和。
愛我你就抱緊我
青灵挨着白雨珺,抱紧胳膊不愿放手。
铁球蹲椅子挠头傻笑,长脸天王闷头喝酒吃肉,小石头叽叽喳喳。
猴子在白雨珺世界里睡大觉,种桃树翻地太累,还得防着凤凰,前些日子喝顿大酒没睡醒,不然一起聚聚挺好。
包厢门从外推开,小二和掌柜的战战兢兢进门,腿肚子直哆嗦,牙齿打架咔咔乱颤,端着瓷盘抖得哗哗响,额角出汗,挤出来笑容比哭还难看。
“客客客官慢……慢用……”
这一屋子都是些什么人呐,高大不像人的长脸壮汉,啃带血生肉的小孩,那个最好看女孩也是最可怕的,头顶两根硕大白鹿角,身后长长带鳍尾巴搭窗沿……
强装镇定放下酒肉,拖着同样浑身僵硬的小二一步步挪出屋。
和朋友聚会吃饭很舒适。
白雨珺背靠椅子略微往后仰,前边俩椅子腿离地,脚蹬饭桌一晃一晃。
慕先生的小女仆
拿鱼刺当牙签剔牙,笑眯眯享受难得消遣。
摇头晃脑哼悠闲小调。
“丝纶阁下静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