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4icf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扶明錄笔趣-第1455章 大吃一驚讀書-ack22

扶明錄
小說推薦扶明錄
半个时辰后,常宇出京。
乘龍引鳳
常弁赶车,左右有蒋发陈氏兄弟以及王征南,宋洛玉随扈。车前后则有数十亲卫悍卒随行,这种组合不管是应对江湖杀手还是山贼土匪都绰绰有余。
“常宇,常宇……”刚从安定门出城,便闻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常宇掀开车帘望去,便见在城门外官道路边有数十骑,当先一人挥手高呼,正是太子朱慈烺,当然已乔了装的,除了他一般人也没那么大胆直呼其名。
嘿,常宇钻出车厢站在车头对他挥手:“好家伙,竟真出来了”。
“幸亏昨儿没信你,还说帮我说情呢,结果呢还不是悄悄的要溜走了,而我还得靠自己……”朱慈烺嘿嘿笑着,骑马迎到常宇的马车跟前:“你不是爱纵马狂奔么,怎么还坐车了?”
妖孽神棍
哎,常宇叹口气:“年纪大了……”看到太子翻了白眼,便哈哈笑了:“又不赶急,没必要风尘仆仆的,有车至少路上能睡个好觉”说着抬手一指不远处:“当你在外也野惯了呢,不也弄了辆车”。
“我那辆车啊……”太子似笑非笑,说话间已至那马车旁边,常宇看到几个熟人,都是太子府的侍卫,也是当初和他比武打过架的,比如程重刀,宋仁峰等。
太子出宫事关重大,自是少不得随扈的,少则数百,多则上千,但这次出宫竟然仅仅二十余人,按理说实在太过不足。
其实不然,一来太子是乔装化名,二来跟着常宇走根本就不用担心安保的问题。
太子府的侍卫都在拱手同常宇问好,突然那辆车帘掀起一个俊美少年启齿轻笑:“常公公好啊”。
“好,好”常宇随口应了句,随后目瞪口呆:“你,你……”
那俊美少年竟然是坤兴公主朱媺娖!
崇祯帝竟真的允了她出宫!
閃婚有毒:顧少撩妻無度 情迷日落
这在往年是决然无法想象的事!也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逍遙狂少
一个公主出宫的机会都微乎其微,更不用说出城远去关口溜达了,这不是电视剧,绝对不可能的!
这现在却切切实实的发生了!
崇祯因为神仙托梦之事,经历恍然如梦再世为人的感觉,也曾孤注一掷的疯狂过,他的心态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其实随着常宇的穿越而来,很多人和事的轨迹都发生了改变。
崇祯帝的心态和性格也多多少少发生了变化,但唯一不变的是他对坤兴公主深厚的父爱。
坤兴公主进来郁郁寡欢,崇祯一直觉得是受驸马事件影响,这个女儿本就性格清冷若在想不开……会不会就同田贵妃那般……(田贵妃就是性格内向,导致产后抑郁症病亡)
父爱是伟大的,在这个时代局限性下,崇祯帝能放公主出来透透气,真的可以说让了很大一步。
大魔
“你,上车!”父爱是伟大了,可是常宇的担子可就太重了,自己可是出门公干去了,可眼下成啥了,给你哄俩孩子呢?
常宇要将太子兄妹两人叫上车,朱慈烺机灵知道要被训话,便耸耸肩:“此事和我没有干系,对了,闻你手下有个神箭手,我去同他一起狩猎了哦”说着打马离去找况韧玩去了。
而坤兴公主很乖巧的从太子的马车转移到常宇的车上,全程带着微笑,一上车就捏着鼻子:“好大的酒味,你还没醒酒啊!”
车厢里两人对坐,车外随扈远远离开,他们知道有些对话听不得,只有常弁专注的赶着马车,他无所谓,他是哑巴。
“殿下,您这是干嘛?”常宇愁眉苦脸,不过内心还是有些小雀跃的,能和坤兴公主呆着一起他自然开心,不过此时他还以为坤兴公主是偷偷溜出来的。
“你和太子哥哥说话那么随意,为何同本宫说话却这么多规矩!”朱媺娖下巴一抬娇哼一声。
“那是为掩人耳目,不暴露太子身份”常宇话没说完就被朱媺娖抢断:“那你就不怕暴露本宫身份?”
“殿下这身份还需要臣暴露么,您这一口一个本宫的,谁不知道您是宫里出来的”常宇直摇头:“您出宫也就得了,溜达一圈皇上很难发现,您倒好,都敢跑出城,若是被皇上发现那还得了……”
“父皇出京体察民情去了没个三五天甚至更多不会回宫的,母后那边本……我已经得到应允了的”朱媺娖故意逗他。
常宇微微松口气:“皇后也太惯着你了”说着依是皱眉:“三五天最多只能到山海关,若是皇上提前回京……你怕是瞒不住了……”
正说着就见朱媺娖掩口轻笑:“你倒真的会想着怎么为本宫遮掩呢,是不是心里也想着带本宫玩呢?”
常宇一怔:“殿下还笑的出来,臣是去公干可不是去玩啊,还有,殿下都已经溜出来,臣自当想着怎么为你遮掩了”。
“好了,不逗你了,是父皇允本……我出来的,否则我哪有那么大胆子”。朱媺娖收起笑意一本正经说道,常宇啊的一声,又目瞪口呆了,崇祯这是怎么了,放飞自我了么?
看他模样朱媺娖又忍不住笑了:“意外吧,我也非常意外”说着伸了伸懒腰:“昨晚开心的一夜没睡,又在城外等了你大半天有些乏了,本宫先睡会”说着就要躺下,常宇赶紧哎了一声:“殿下,您还是回您那香车里去睡吧,臣这车子太埋汰了”。
“我都不嫌弃脏,难不成你嫌我?”朱媺娖哼了一声,常宇只得坦白了:“臣,一夜宿醉现在难受的很,也想睡会”。
且,朱媺娖听他这么说也不好赖着了,临下车之际装作恶狠狠的样子:“我都不说本宫了,你也不要在叫我殿下!”
本就因宿醉头疼欲裂的常宇如今脑袋都两个大了,不过调整心态好,他决定……先好好睡上一觉。
两辆马车一前一后缓缓而行,车前车后随扈紧随,最前头朱慈烺和况韧几人纵马狂奔时而窜入道旁田野里狩猎野味,他虽贵为太子但因受常宇影响太大,在这儿也不端架子很快便和亲卫们融在一起。
朱媺娖不会骑马,但也没像常宇那样蒙头大睡,她的确一夜没睡好有些困乏,可此时太过激动也睡不着,掀开窗帘欣赏沿途风景瞧见朱慈烺和亲卫们纵马欢快的样子也会忍不住嘴角上翘。
而对亲卫们来说,只知太子乔装在队伍里,却不知道还有个公主,毕竟都没见过她,当然了太子身边的亲侍是知道朱媺娖的身份,但绝对没人敢声张。
常宇在车中呼呼大睡时,数十里外的通州地界有几个人却激动的难以自抑。
郑成功终于面圣了。
只是他做梦都没想到面圣不是在巍峨庄重的紫禁城,而是在田间地头,但又有什么区别呢。
崇祯帝得知他是郑芝龙之子,为抗饥荒做了那么大的贡献后也是不吝赞赏之词,令郑成功受宠若惊。
而问及方八身份时,这个黑老大哆哆嗦嗦的说了句:“草民是八达通掌柜的”。
崇祯就笑了,这一笑尽在不言中。
当然最引崇祯帝关注的却是宋应星,这个此时看起来和难民无二的小老头竟然田间地头奋笔疾书,实在太引人注目,便向前问其何人?
光明紀元 血紅
宋应星不识的眼前这人是皇帝,仅以为或许是户部某位大官,随口应了,崇祯帝听着耳熟啊,突的想起常宇曾提起这人还说要让他当皇家学堂的祭酒。
有点意思,崇祯帝立刻就来了兴趣,他倒想看看眼前这个糟老头子有怎样的学识能入得常宇法眼而让无视其他名士大儒。
此时那些流连在京城的茶楼酒肆里吐沫横飞激扬文字指点江山的文人墨客们怎么也想不到当今圣上正在田间地头做调研甚至亲自插秧播种。
更想不到太子和公主也微服出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