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liz2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狩獵好萊塢-第1078章 噗通讀書-xeu0h

狩獵好萊塢
小說推薦狩獵好萊塢
“我爸妈刚开始没有看到,还是邻居先觉得《新闻联播》上那是我的镜头,跑过去提醒,然后我姥爷、姑姑一大堆亲戚都往我家打电话,像提前过年一样,我爸说第二天他单位领导都特意找他谈话,夸奖我为国争光,呵呵。”
东汉普顿。
拿下驾照后很喜欢亲自开车的魏参差小心握着方向盘,一边对副驾驶上今天一起出来购物的云采苓说道。
花火青春裏的愛 闕南妮
两人平日里不是太熟悉,刚刚魏参差出门要去买些日用,恰好和同样要外出的云采苓碰上,便开了一辆车,而贴身跟随的一对女侍卫反而被打发到了后座。
此时讨论的自然是最近引起轰动的《诗经》主题演出。
中国那边的央视表示关注后,还在前天的周三又一场表演进行了现场采访和一些影像录制,其中恰好剪切了魏参差的《蒹葭》独舞镜头。
云采苓感受着魏参差语气里的兴奋,嘴角同样带着笑,却是问道:“你和家里说我们新年回去的事情了吗?”
“当然啊,我查过,我们最后一场在1月11日,那天是初三,然后我们肯定能在腊八之前回国。”
“我是说……”云采苓顿了顿,追问道:“你很想回国啊?”
魏参差眨了眨眼睛:“为什么不想?”
云采苓道:“反正我就不想回国,虽然我没能在《新闻联播》上露脸,但我家里也知道这边的事情了,然后,都是问我新年能不能回去,可不可以带些东西,烦死了。”
魏参差疑惑:“只是买些礼物而已,这没什么吧?”
云采苓反问道:“你有兄弟姐妹吗?”
魏参差点头:“我有两个哥哥。”
“怪不得,”云采苓小小感叹,虽说接触不多,但魏参差明显就是那种从小到大被保护得很好的姑娘:“我和你不一样啊,我是家里的老大,还有一对弟妹,我爸自从我到美国之后,就一直念叨希望我把弟弟接过来留学,我哪有那个本事?反正我是不打算回去,而且我们很多姐妹也都不打算回去,太麻烦。”
魏参差除了有点路痴,其他方面其实都很聪明,听云采苓这么说,顿时明白过来,问道:“那你今后都不打算回去啊?”
強寵新妻,總裁好粗魯 暗漠玫瑰
“看情况吧,我爸妈一直偏心我弟,他们是当父母的,随便偏心,我可没这义务。”云采苓说着看向魏参差:“所以羡慕你啊,作为老么,还有两个哥哥,你在家肯定很受宠。”
“没有啊,我妈妈当初送我去学跳舞,我才六岁,那叫一个狠心,刚开始每天都是哭着进舞蹈班的。”
“谁不是呢,不过,要不然我们也不能来美国。”
“也是。”
这么聊着,魏参差打着方向盘拐入国风艺术团驻地所在甬道,两人立刻都被不远处大门口的动静吸引。
隐隐是一个姑娘跪在那里,身边还有庄园的女卫以及其他一些女孩。
车子转眼来到近前。
魏参差和云采苓一起下车,才认出跪在地上的女孩是前段时间被赶出艺术团的冯采蘩,嗯,名字和玉佩都被收走,女孩现在应该叫原名,冯绰。两位庄园女卫正尝试着把女孩拉起来,只是女孩一边哭着一边坚持不起身,女卫也没用强,只能僵持着。
对于冯绰的遭遇,艺术团这边的女孩基本上都已经知晓。
认识了一个据说很有钱的男朋友,两人发展很快,甚至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于是当初可谓信心满满地离开了艺术团,可惜转眼就被甩掉。
那男的好像还骗了她的钱,虽说没多少,更像是恶作剧,毕竟对方并不是骗子,倒是真正的富家子弟,只是,没了工作,又没了积蓄,甚至都没了住处,今天突然这么跑回来,倒也不让人意外。
看着地上姑娘狼狈的模样,云采苓暗自警醒了一下自己,就拉了拉身边的魏参差:“参差,我们进去吧。”
魏参差略微犹豫,上前一步,问其中一个女卫道:“你们通知戴维斯女士了吗?”
留着一头短金发的高挑女卫点头:“已经打过电话了。”说着又转向眼前女孩:“冯,不要这样好吗,你可以跟我们先进去?”
女孩只是不动。
魏参差继续站了片刻,发现自己也没办法做什么,正要默默转身重新上车,就看到一架黑色直升机降落在庄园内的草坪上。
大概是戴维斯女士过来,魏参差想了想,再次停住脚步,想着……等下多少能为冯绰说几句话。只是,女孩很快就有些后悔,因为她看到从庄园内出来的不是女管家安格瑞,而是陈晴。
穿着一套黑色风衣的陈晴带着几个爪牙风风火火地来到这边,第一时间没有理会地上的冯绰,而是先扫向围观的魏参差等女孩:“咱大门前开的这朵花好看吗,把你们都吸引出来了?”
陈晴冷嘲热讽的语气让魏参差微微缩了缩脖子,再次感受到云采苓拉自己,顺势跟着女伴一起走向大门,连旁边的车子都不敢再理会。
其他女孩也很快鸟兽散。
陈晴一句话清场,又打发走旁边负责守门的女卫,才看向地上女孩:“你不是找到自己幸福了吗,又回来做什么?”
冯绰眼泪顿时又流下来:“陈姐,我错了,你能不能和维斯特洛先生说说,让我重新回来。”
陈晴眯眼打量着她:“你都长这么漂亮了,还想美事,不怕被雷劈啊?”
冯绰闻言,垂着头只是哀求:“陈姐,求求你,我知道错了。”
“求我可没用,我可没老板那么心软,”陈晴说着,见女孩希冀的抬头看向自己,冷笑道:“可惜,我是不会给你机会再见到老板了。”
于是哭声再起。
陈晴皱了皱眉,很勉强道:“别丢人现眼了,起来吧,跟我走。”
女孩身子僵了僵,却是没动。
陈晴不耐烦道:“或者我报警让警察把你带走,随便丢什么地方。你要知道,这里已经是私人领地,美国可不是国内可以随便撒泼闹事的地方,走不走?”
陈晴最后加重了语气,女孩身子颤了下,注意到陈晴转身就要离开,连忙站起跟上。
并没有在庄园内停留,陈晴带着冯绰直接上了直升机。
等直升机起飞后,安安分分地坐在旁边冯绰才低声问过道对面的陈晴道:“陈姐,我们……要去哪?”
病毒
陈晴手里已经多了一份文件,闻言头也不抬道:“送你回国。”
“啊?”
極限武主 愛你之前
大漢昭烈帝
陈晴余光瞄见女孩下意识站起身,一副无措的模样,说道:“算你幸运,这边通知的时候我恰好和老板在一起,他说让我送你回国,哪来回哪去,要不然我管你死活,还敢跑回艺术团门口闹事,你找死啊。”
冯绰扑通一下又在过道里跪下来:“陈姐,我错了,求求你让我见见维斯特洛先生。”
陈晴见女孩要蹭过来,嫌弃地躲了下:“别碰我,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把我衣服弄脏了你整个都赔不起。还有,别想老板了,你要见美国总统我还能帮你安排一下,要见老板,呵,你以为随便谁都能见到老板吗?”
冯绰顿时又痛哭起来。
陈晴厌烦地加重语气:“闭嘴,给我安静一点。”
“陈姐,我错了,求求你。”
陈晴微微挑眉,看向旁边女孩:“知道那个什么克里斯为何把你甩了吗,还骗你花光了自己的钱?”
见女孩止住了哭声,忍不住抬头,陈晴才幽幽继续道:“老板不在意这些,但我在意啊,所以我就随便打了几个电话,让一家银行通知那个家伙的家族长辈,或者把你甩了,或者让他们家族提前偿还一笔贷款。然后,对方一点都没有犹豫,还主动打电话给我道了歉。看看,你以为的好归宿,连我一个电话都抵不住。”
冯绰顿时呆住,脸上依旧带着泪痕,看向陈晴的目光里又隐隐多出几分恨意。
陈晴注意到冯绰的表情变化,勾了勾嘴角:“恨我对不对,呐,你现在有个机会,当场和我拼命,看看能不能掐死我?”
冯绰一怔,下意识畏缩地避开陈晴目光。
陈晴微微耸肩:“这可是你唯一的机会,错过了,你以后什么都做不了。还有,等下要不要归国,也随你,大不了我不听话被老板骂一顿,你可以试试在美国做一番事业,来一个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嗯,我们来设想一下,你能做什么,对了,除了跳舞,你一个只是初中毕业的女孩,大概连英语都说不好,能在美国做什么呢?”
冯绰沉默。
这个问题简直一针见血。
如果不是走投无路,她今天也不会出现在国风艺术团门口。
陈晴等待片刻,接着道:“要不我发发善心,帮你安排一份工作吧,刷盘子这种太低级的就算了,按照你的能力,可以去一些俱乐部跳舞,就是那种俱乐部,你要不要去,收入还是挺丰厚的?”
冯绰连忙摇头:“我不要。”
“那你说……”陈晴语气里又带了几分嘲讽:“你能做什么?”
超級全能電腦 跳動的硬幣
冯绰咬着嘴唇又是片刻沉默,终于又道:“陈姐,我……我并没有和他上床,他,那个,要过,我没答应,我说要等结婚的时候才可以。”
陈晴只是嗤笑了一声。
冯绰等待片刻,见陈晴毫无反应,终于忍不住,再次抽泣起来。
愛你,以友之名 愛吃土豆絲
陈晴也始终不再理会。
十多分钟后,直升机降落在伊斯特河畔的停机坪上。
陈晴耳边夹着手机走下直升机舷梯,一边和对面说话一边看了下腕表,心中更是恼怒,她是在参加维斯特洛公司的中国投资会议时被打发来处理这种破事,晚上还有一个招待中国电信路演团队的酒会需要筹备。
总之忙到飞起。
看到冯绰跟着下了直升机,陈晴挥手示意随从带她先去车上,自己暂时踱到停机坪临河栏杆旁继续和旧金山那边的艾曼纽尔·布兰特讨论步步高设立DVD生产线的事情。
只不过,正聊着,余光就看到一个身影飘飘忽忽地晃到身旁不远处,然后一头栽下。
醫道官途 石章魚
噗通——
落水声传来。
“……”
一个多小时后。
时间已是傍晚,第五大道的公寓内,再次见到自家老板,陈晴立刻露出泫然欲泣的表情,可怜小猫一样扑到沙发上的男人怀中,一番磨磨蹭蹭求抱抱。
京華風 自由的老
“老板,呜呜,你差点就见不到我了,呜呜。”
西蒙伸手环住怀中胡乱扭动的娇软身子拍了拍,无奈道:“你都把别人逼到河里了,装可怜就过分了吧?”
“老板,人家是真的可怜。”
“好了好了,这件事你就别管了,让阿素去处理。”
本来正在撒娇的陈晴立刻又不干了:“不要,那妮子敢这么吓我,我一定要狠狠收拾她。”
“看来我也管不了,只能告诉你爸了,如果出人命,就算你这次穿套120万的衣服,你爸估计也不会放过你。”
“啊?”陈晴一脸惊讶,随即扭过脑袋左右打量,落在恰好拎着一套西服和女管家安格瑞以及卡门·凯丝一起走进客厅的林素身上:“你出卖我?”
林素只是白了她一眼:“是莫姐告诉我的,还叮嘱我一定要告诉老板。”
“太狠了,”陈晴又是一番扭着身子撒娇:“老板,外面的女人都好坏,都欺负我。”
醉擁江山美男
西蒙抬手给了陈晴一记五毛:“你不欺负别人就谢天谢地了。起来吧,去换一套衣服,等下去参加酒会。”
陈晴假装吃疼的啊了一声,却只是坐起身,搂住西蒙脖子:“老板,这种酒会,你完全没必要亲自出席啊,瑟曦资本几位高管露一下面就很给面子了。”
这么说着,陈晴与西蒙对视,目光里还带着隐隐的好奇。
西蒙知道这姑娘很精明,想了想,也没有隐瞒,凑到她耳边低声说了一个名字:“以后可以多注意一下,只有好处。”
陈晴很清楚男人在中国方面肯定不止自己一方渠道,闻言丝毫没有多问,郑重地点了点头,还得意地看向林素:“老板刚刚和我说悄悄话了哦。”
林素心中好奇,只是身边安格瑞和卡门在,并没有多问。
今天已经是12月13日,周五。
中国电信团队一路从欧洲到北美,结束了持续两周的全球路演,由于维斯特洛体系的深度参与将中国电信打上了‘维斯特洛概念股’的标签,这次路演非常成功,目前已经获得了超过融资额三倍多的认购,相较原时空中因为亚洲金融危机差点导致上市失败,可谓天壤之别。
随着路演完美收官,中国电信也基本敲定了12月19日的正式挂牌日期。
说起来,今天还是圣诞节档期正式开启的日子,西蒙并返回西海岸参加《勇敢者的游戏》的首映礼,主要就是为了今晚的招待酒会。如果只是纯粹的中国电信路演团队,当然不需要他亲自出席。之所以这么做,还是出于长远考量。
简单来说,中国的国有经济体系,其实脉络分明。
今后二三十年,有人起高楼,有人宴宾客,有人楼塌了,而西蒙恰恰能够看清楚其中的某些趋势,既然有着这种优势,当然不能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