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ujek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劍仙在此 愛下-第八百一十四章 手語天才和睿智長老熱推-2r6e6

劍仙在此
小說推薦劍仙在此
白山岳的脑海之中,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声音。
他的目光,死死地盯着自己的孙女。
千万不能出事啊。
就算是抛却亲情,白小小也是白月部落这一代最优秀的少女,完全有资格进入墟族圣地,为日渐凋零的墟族延续荣光。
但是,来不及了。
看似近在眼前,却已经咫尺天涯。
就算是他当初全盛之时,在这样的局面下,也无法抢在【硬毛巨鼠】之前救下,何况他现在独眼独腿独臂?
【硬毛巨鼠】狂奔时卷起的尘土如龙卷,瞬间就到了小草和白小小面前……
“不……”
白山岳发出撕心裂肺的悲鸣。
眼看着两个少女就要被眸光猩红的鼠群淹没,就在这时,意外的变化出现了。
靈武逆天 玄戈
咻!
一道剑光,从斜侧里斩出,后发先至。
砰砰砰砰!
冲在最前面的数十只【硬毛巨鼠】突然炸裂开来,直接化作了虚无的血雾齑粉。
嗯?
白山岳脚步一顿。
却见一道白色身影,仿佛是从天而降的神明一样,速度快到了极点,如一道白色闪电一般,疾掠而至,将拥抱在一起的白小小和白小草两个少女,拽着头发.抡了一圈,就丢了过来……
“哇啊啊啊……”
两个少女哇哇大叫。
她们都完全没有想到,也没有反应过来,竟然会有人扯着头发将自己丢出去,只觉得眼前景物飞速旋转,等到反应过来,已经一个‘屁股朝后平沙落雁式’噗通噗通摔在了白山岳的面前……
白山岳第一时间回过神来,立刻扶起白小小和白小草,转身就朝着石墙方向奔逃而去。
远处。
那白色身影已经去狂冲而来的【硬毛巨鼠】群战斗在了一起。
爆笑婚約:極品小萌貨
網遊之遠古神話
剑光生灭,寒气闪烁。
一头头【硬毛巨鼠】如割草一样倒下。
出手的人,当然是林北辰了。
“快退回到石墙后面去。”
他开始飙演技,一副奋不顾身的样子,头也不回地大吼。
無上道火 戲水金魚
“不要过来……”
月影傳說(昆侖傳說)
“这里危险。”
春閨記事
“我不需要帮忙……你们安全第一。”
林北辰不断地大吼,一人一剑,与鼠群战斗,表现的无比慷慨悲壮。
甚至为了烘托气氛,他还控制着自己的实力,没有一下子就将几百头【硬毛巨鼠】全部都杀光,而是小心地与它们周旋,营造出岌岌可危的画面……
但身后并未传来任何的回应。
想象中的援手并未到来。
林北辰抽空回头一看。
我靠。
將門鳳華
他气得想骂人。
白山岳已经带着两个少女躲在了石墙上,所有部落战士都在作壁上观,那个独眼龙老头子还在叽里呱啦地大叫着什么,一副吃瓜群众的样子,丝毫没做出手相助的打算……
尼玛。
这些人有没有道德?
有没有同情心?
懂不懂知恩图报?
我救了你们两个小姑娘,现在竟然不出手帮忙?
那我辛辛苦苦把这群【硬毛巨鼠】驱赶引到这里的苦心,不是白费了吗?
你们这样不上道,我还怎么打入你们内部?
咻咻咻!
空气里响起尖锐刺耳的呼啸声。
却见数十头【硬毛巨鼠】们发出尖锐的嘶吼,背上的骨刺竟然如箭矢一般飞射出来,劲气比堪比极光帝国神射手朴步成射出的神箭,威力惊人。
这才是它们的杀招吗?
“面对疾风吧。”
林北辰直接施展剑十七,一道剑之风墙出现在身前。
所有的骨刺撞在风墙上,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那数十头发射了骨刺的【硬毛巨鼠】,在同一时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了下去,化作了老鼠干。
显然发射骨刺是一种玉石俱焚的手段。
就如蜜蜂用蜂尾针刺人一样。
咦?
“射一次就死?萎的真快。”
林北辰挥剑再上。
远处的石墙上,白月部落的人依旧在叽里呱啦地大喊着什么,声音嘈杂而又兴奋,就好像是在看马戏一样……
没良心啊。
林北辰在心里破口大骂。
这一切,和他想的不一样啊。
又斩杀了几头【硬毛巨鼠】之后,这群畜生终于察觉到眼前这个人类不好对付,其中一头体格超巨的鼠王吱吱吱尖叫几声,鼠群竟然是转身逃走了……
“呼呼呼……”
林北辰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身上沾染了鼠血,看起来好像是受伤很严重的样子。
这时,脚步声传来。
之前那个独眼独腿独臂的老头子,带着几个胆大的年轻战士,缓缓地靠近过来。
林北辰抬手捋了捋头发,露出一个温暖纯真的笑容。
“咖喱,瓦砾啦,挂拉呱啦……”
傲嬌小甜心:邪少寵妻無度 飛雨花
白山岳开口了。
林北辰:“???”
Σ(☉▽☉“a?
我真的是日了狗啊。
千算万算,算漏了最重要的一点——
牽起你的小爪子 怫然半生
我不会外语啊。
显而易见这是语言不通啊。
他掀了掀额角垂下的一颗巨大汗珠,犹豫着道:“你在说什么?”
这声音落在白山岳等人的耳中,就是一段叽里咕噜的嘈杂声,难以理解其中的意思。
白山岳:“挂啦,呱啦啦哈拉……”
林北辰:“咕噜吗叽里……”
以上对话,分别是两人听到对方的声音之后脑海里回荡着的音符。
一时之间,两人双眼瞪独眼,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进行了。
到最后,只能靠手势交流。
“我是北海帝国第一美男子,尊贵的封号天人,我来参加考核,无意中闯入此地……”
林北辰努力地打出手势。
作为白月部落年纪最长也最有智慧的长老之一,白山岳看了一会儿,独眼中突然闪过一丝睿智的光芒。
他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转身朝着石墙上大喊道:“大家放心,他说他是一个低贱的奴隶,从白月界外面的虚空中沦落至此的……”
石墙上的白月族人们都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有人还一脸怜悯地向林北辰挥手打招呼。
毕竟域外世界中,不同的陆地碎片上,经常发生这样的事情,逃亡的奴隶以前偶尔也出现过,只是白月界毕竟太小太荒芜,所以外界来的人很少……
咦?
好像是听懂了。
林北辰心中大喜。
我果然是个手语天才。
“我是来交朋友的……”
他继续打手语尝试沟通。
白山岳看了看,道:“他说,他饿了……”
林北辰继续手语:“我能到你们的城里参观一下吗?”
白山岳理解了片刻,道:“他说他今年三十五岁了……”
林北辰:“我是一个好人,你们完全可以放心,我是带着善意来的……”
三眼艷情咒
白山岳:“他说他姓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