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8pg9火熱言情小說 史上第一強控笔趣-320、情報者,袁北分享-9g8jz

史上第一強控
小說推薦史上第一強控
情报工作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随着个体伟力的发展,国家之间的斗争也早已经不再是热武器当道,而是各国个体伟力之间的碰撞,同时也是次元空间资源之间的比拼。
科技的发展最终还是回到了本质上——为人类服务。
世界发展到现在这一步,所比拼的,其实便是情报。
我对你知之甚多,你对我知之甚少。
在相互间层面相差不大的情况下,情报便会起到决定性作用。
所以与情报相关的基因核,其价格不必多说,其根本也不加入外贸行列之中。
“说说吧。”
某间屋内,恶人王坐到椅子上,沉静问道。
而儒生这会也出现在此,饶有兴趣的看着袁北,他虽然未露面,但之前袁北所说的话他却是听得一清二楚。
你存在於我的世界 空靈.
袁北点点头,直接开口道:“权刚伟的判断是错误的。”
“三国之间既然达成协定,在这个关口,欧洲国与天鹰国没有道理要撕毁它。”
“袭击权刚伟与李小康的,的确是三个人,实力应该是大师阶,两个战士,一个法师。”
“所展露出的基因技,包括【钢铁肌肤】【力神】【蛮王力击】【狂袭】【德鲁伊】【海王叉】…”
“而毫无例外的,他们所展现出的基因技,都是欧洲那边的专属基因技…”
“等等。”
恶人王这会又忍不住打断袁北,面带疑惑之色:“他们喊出来了?”
甜心伊人
袁北一愣:“什么?”
“基因技名称啊?”
護界仙王 天上峽谷
袁北面色古怪道:“我14岁的弟弟都不干这事了,你觉得呢?”
恶人王:“…那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你要说袁北看出来三四个基因技,他倒是觉得正常,但问题是袁北一股脑的说出来了十来个,都不带打磕绊的,这就有点离谱了。
愛情的開關
袁北看了恶人王一眼:“根据技能形态,起手,表现方式瞬间得到技能并与之对应,这是辅助的基本功吧?”
恶人王:……
老祖宗在天有靈 臺式電腦
你对基本功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这种能力,发生在老牌辅助上他也不奇怪,问题是发生在袁北这个还未吸收基因核的三阶辅助身上…那也太离谱了吧?
袁北倒是没觉得有什么,经验值带来的融会贯通不是开玩笑的,他这半年以来看了多少本书,就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了。
叫一声基因技百科全书,一点也不过分!
儒生道:“既然都是欧洲国的,你为何说他们是鬣狗?”
“好问题!”
儒生这会突然觉得自己就不该问…
“虽然他们使用的都是欧洲国的基因技,但是技能相互之间,并未形成联动。”
袁北沉静道:“能够突破至大师阶的强者,对于技能之间的相互增益及配合,不说是炉火纯青,但起码不会有生涩现象。”
“就像是天赋【钢铁肌肤】,其最佳配置技能,除却摒弃防护的爆发技能【玉碎】之外,【铁骨嘶鸣】便是它的最佳伴侣基因技。”
“这样不但【钢铁肌肤】的防护能力会增长,【铁骨嘶鸣】的伤害也会有着巨大的提升。”
“而【铁骨嘶鸣】……却是天鹰国次元空间中才会产出的基因核。”
袁北看了二人一眼,见两人都有些神思的模样,才是接着道:
“【铁骨嘶鸣】本身并不珍贵,虽然不在外贸商品行列,但是总有渠道能够弄到,吸收者本身,并不违法。”
“……”
“这些天生一对的基因技,他却是只取其一,难道不奇怪吗?”
“无非是想要坐实他是欧洲国之人罢了。”
“只是太过刻意,这让他的技能搭配显得有些不伦不类,大师阶,应该不会犯这种错误才是。”
“全世界范围内,会去做这种事的,除了臭名昭著的鬣狗以及唯恐天下不乱的兽化人组织之外,应该没有几个了。”
“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也不乏会有其他国家想要搞事,但我目前没有想到有什么利益在其中。”
“而且最为重要的是,三个大师阶,没道理会让权刚伟跑回来。”
这不是他瞧不起权刚伟,只是实力相差在此,权刚伟也没有什么逃跑类基因技,十死无生的局面。
就算是袁北自己,他自认到了五阶时,也不见得能逃回来。
更何况。
是逃了三天!
你要说不是故意的,打死袁北他都不相信。
而且事实上,李小康也已经死了两天,死亡感知上的恶臭味,已经变得相当淡雅。
恶人王和儒生对视一眼,都在各自的目光中看到了一丝不可置信。
虽然不知道袁北到底看到了什么,但是仅仅是凭借着一些画面,便能够读取到这么多的信息,就算是他们,也不得不为之惊讶。
尤其是这种情报获取能力,他们是在一个二阶辅助身上见到的!
甚至于,袁北所说的一些基因技配比,就算是他们,也是第一次听到!
天才啊!
这和袁北吸收了什么基因核没有关系,能打的天才十个里面有八个,但是适合搞情报的天才,那是真的难找!
这种脑子上的天赋,可比身体上的天赋要难找的多。
恶人王顿时起了爱才之心,就袁北现在展露出来的天赋,那等他毕业不得被抢疯了?先下手为强啊!
“袁北,你毕业之后有没有去处?”
“要不要来我军部?”
袁北轻轻摇摇头:“我已经有去处了。”
“哪?”
“审判庭,轰炸队。”
恶人王一愣,丝毫没有怀疑,反倒是上下的打量了一番袁北:“给莽夫安个脑袋?”
袁北:“……”
贾志这个队到底是干过什么事?
怎么连王者都这么说?
“你先回去吧。”
既然袁北已经有了去处,恶人王也就不再说什么,摆摆手示意袁北回去。
袁北点点头,应声而走。
待到他走之后,恶人王面色倏然间严肃了起来,看了一眼儒生道:“如何,你怎么看。”
儒生道:“十有八九。”
恶人王点头:“等到侦察队来时,叫他们按照袁北说的反向推演便可以得知真相了。”
混沌焚天訣 龍蒼
儒生淡定道:“只是是谁指使的呢?”
“欧洲国向来胆怯,若不是此次有天鹰撑腰,断然不敢挑衅我国,撕破了脸对谁都没有好处。”
“兽化人唯恐天下不乱尚可以解释。”
“鬣狗却是唯利是图,这样做,对他们来说没有任何好处,届时展开清扫,这枯萎之地中的鬣狗,能逃出几个?”
“不过这袁北真是大才,放在审判庭,真是可惜了……”
……
在他们说话期间。
一道道身影自门外进来,在密林之中穿梭。
一场华国领地内的清扫,就此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