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izs熱門都市小說 劉備的日常 薰香如風-第2070章 1.259 七海在望展示-po46b

劉備的日常
小說推薦劉備的日常
三军未动,粮草先行。
自河海冰封,断绝交通。蓟人经千里蓟国渠,往来国中四百城港。然官道之上,信使、斥候,不绝于道。便是江表十港,亦有船舶往来金州港。而后换成机关橇车,顺下碣石道。绕行辽东走廊,经临渝入关。一路畅通无阻。只不过比起四海船商齐聚,舳舻相接,帆樯如林。隆冬时节,要稀疏太多。多是公务往来,亦或是十万火急。这才顶风冒雪,日夜兼程。
總裁追妻:嬌妻拒婚大作戰
破晓前,蓟王自出观天阁。经十字飞阁,只身重返合欢殿。由殿外戍守御姬,开启殿门。
无需登二重寝宫,直入一重浴室。浴室内,玉砌雕阑,琉璃画壁。暖意升腾,雾气氤氲。函园贵妃希雷娅,领函园美人,已恭候多时。暖泉游泳不计。蓟王就寝前后,一日二浴。暮浴,多在晚膳前,晨浴多在早膳前。凡蓟王就藩,便不常闻函园姬侍寝。然与王共晨浴,却日日不缀。楼上寝宫,昨夜侍寝诸妃,仍在七重华盖,鸳鸯榻上酣睡。一夜承欢,河涸海干,声嘶力竭。日中前后,方能悠悠转醒。沐浴亦含洗漱更衣。函园姬侍奉蓟王多年,早已熟络。除去守备宫闱,伴浴侍寝。
闲暇时,函园姬亦经南宫少府,习得诸多蓟国先进技艺。冶炼、锻造、机织、烧造、土木机关术,不一而足。三百函园姬,本就出身亚马逊部落。除去代代相传,战斗属性。诸如狩猎、编织、烧造、制器等,诸多生活技能,亦皆有沿袭。经南宫少府,分门别类,悉数强化。
为此,南宫披香殿,专为三百函园姬,量身打造了一整套,与之相关的机关诸器。并分门别类,载入机关马车,组成“御卫营”。乃是一座功能齐备,五脏俱全的兵车营地。
蓟王见之甚喜。遂命三百云霞卫,亦循此例。由南宫少府,亦为其量身打造兵车营地。取名“云霞营”。与之相匹配。函园姬所属兵车营地,遂改名“瑶光营”。二营同属“御卫营”。另有“灵辉营”,乃为观天阁女仙,量身打造。合称“天光三御营”。兵车营地,需与各项技艺,相匹配。除函园姬率先成营,余下二营,尚需时日。此时,言之尚早。
沐浴洗漱更衣。刘备自去无极殿用膳。紧邻浴室,盥洗室中,温香软玉,伴浴诸姬。自有侍医,妥善料理。
早睡早起,蓟王十年如一。更加灵和真我,容成术大成。神光内敛,气和神莹。灵台通明,神清气爽。
北宫瑞麟阁。
待蓟王抵达。诸贵妃已恭候多时。
“贵霜使节何在?”
“已入楼桑蕃邸。”士贵妃答曰。
“命门下署礼遇,不得怠慢。”蓟王言道。
“夫君何时召见。”士贵妃又问。
“不急。”蓟王答曰:“待演武决赛之日,请其入场一观。战罢,于殿中相见。”天朝上邦,不疾不徐。虽“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便是灭国大事,待观演武决胜,再说不迟。
“喏。”士贵妃心领神会。
“机关兵车,制备如何?”蓟王又问。
花心錯
“皆已改毕。”马贵妃答曰。幕府兵车大营,四海知名。自蓟王远征西域,历经数代。为南征身毒,又另行修改。参考蓟王南征林邑时,虫蛇毒瘴,酷热多雨。因地制宜,专攻湿热气候。试想,营房马车四壁坚木包铁,密不透风。扎根北疆,自当防寒保暖。然于身毒列国,与蒸笼无异。另有人马具装,皆需相应修改。更有南越之地,善治毒虫蛇咬,解毒瘴气之巫医,入选大营。林林总总,不一而足。总之,为远征身毒,蓟王不惜工本。无所不用其极。
正应那句,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北匈奴使者何在?”蓟王三问。
“三日前,已入长安五十五国邸。”宋贵妃答曰。
“演武决胜,亦请入场中。”蓟王这便定计。
“喏。”
北匈奴,于此次南征,干系重大。需举族之力,牢牢牵制住安息。如此,贵霜大军,方能倾巢而出。攻略身毒。
“横海先艂舰队,何在。”蓟王追问。
“驻军象林港。”安贵妃答曰。
代號香格裏拉
“待河海解冻,命楼船校尉先行,运送犀甲勇士,并倭岛蛇兵,前往象林港。”
天價寶貝:101次枕邊書
逐芳記
“夫君水陆并进,三面合围。身毒列国,断难与敌。”士贵妃言道。
“先艂舰队,需震慑扶南等,南域大国。不可轻动。”蓟王言道:”此次南征,当由楼船校尉部,转运兵卒。殑伽、稽罗、西顿、东逊,四港皆已筑毕,可泊楼船。今季,象林苑三登谷大熟,尤其兰沧苑,十万新野迁户,颇有积粮。经兰沧苑,输送粮草辎重。省万里水路。此,皆是利好。”
“无怪夫君立江表十港。”安贵妃,这便醒悟。港口如珠链串联。凭借蓟国铁壁铧嘴,坚船利炮。横行七海,所向披靡。可保港津,万无一失。孤军深入,最怕被断粮道。港口悬于国外,孤立无援。尤其野外荒洲,不毛之地。路上通连,几无可能。然万里水路,却畅通无阻。蓟国造船术,冠绝宇内,无可匹敌。运送辎重粮草,兵卒客商,千帆竞渡,无人能挡。海运大动脉,与四渎八流,紧密相连。内外大循环水路,将蓟国一切之便利,放之四海而皆准。
正如蓟王所言。若将渤海视作内湖。蓟国东境,又岂会孤悬。
“攻灭身毒,七海可望。”蓟王一语中的。
“夫君而立之年,日之方中,春秋鼎盛。实无需急。”马贵妃柔声言道。
“贵妃所言极是。”蓟王笑答:“然距嫡子及冠,只剩十载之期。王子公主,并土封国。亦需家资足备。”言下之意,先囤足四方沃土,再分封子嗣时,必然游刃有余,不必捉襟见肘。
蓟王行事,未雨绸缪,以备不虞。
断不可学先祖。为人乐酒好内,有子百二十余人。然封国却有限。封第五子时,已不足分。百二十余子,只得一城之地。无从自养。更无余力奉献宗室。乃至因故夺爵。累及子孙后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