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d8p4精品都市小說 仙宮 ptt-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 暗中敵人相伴-q3rj1

仙宮
小說推薦仙宮
只是,叶天有点想不出到底何时得罪过这么可怕的敌人,这样的人想灭他还不是轻而易举,为什么非要等到今天才出手。
他想不明白,干脆就不去想了。
他知道想要活下去,除了按照无念说的去请那个法号古怪的什么无头师兄,真的没有其他的办法,更何况这是救人性命的善举,他是肯定要去做的。
本来他心中还有些不安,不过感受体内那汩汩流动的柔和灵力,就安心了许多,至于那什么大光明王咒,他倒是没什么感觉,想来是在他有危险的时候才会发挥作用。
这个南山按照无念所说距离这个兰舍寺是很近的,一个时辰就能到,走了大半的时候还是风平浪静,就当他以为就此平安度过时,一阵冷风吹过。
立刻他的眉心一疼,好久没这种感觉。
马上他发现不知道何时起,眼前多了一个身着青色衣衫的男子,这人阻挡住他的去路后,就静静地看着远处的天空,像是那里有无限的美景一样。
那男子将一个头颅扔到地上,就默不作声。
叶天一看正是那个急急逃离兰舍寺的道人,看来他果然选了条死路。
他微微一笑道:“若是你以为叶某是贪生怕死之徒,那么你就不会在这见到我了。”
说完,没有犹豫,叶天马上用超级感知探查了一下周围,没有埋伏,敌人只有一个他略略地安心了
然后他脸色淡然地看着那个好像凭空出现的青衣怪人,说他怪不是因为他脸上那道长长的伤疤,而是整体给他的感觉都是一股不同于其他修士的妖邪之气。
马上,他就确定这个人可能不是人身,八成是什么妖物之属。
接着,他皱起了眉头,总觉得他好像见过这个男子,但是到底是在那里,他始终想不起来,突然一幕已经遗忘的情景在他脑海中浮现出来。
荒山小村的坟茔中,那具青色的大蛇之兑,他不由得惊呼出声道:“原来是你,你和那山中村的蛇妖是什么关系?”
青衣男子诧异地看了他一眼道:“你竟然能够认出我。本来还想让你做个糊涂鬼。用你们人类的说法,我和她是夫妻,可惜的是她资质不够,炼化不了横骨,只能呆在那个村子。没想到,死在了你手中。”
神級聖騎 一枕孤夢
叶天神色动了动,平静地说道:“我明白你单独留下我的原因。但是兰舍寺又是为什么呢?”
青衣人眼中寒光一闪,一股凶狠的杀机自他身上散发出来,然后看着岿然不动的叶天道:“既然你快死了,我就多说点。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空禅除掉的大妖,正是我的亲生母亲。再说,我们妖族从来把你们当口粮,想要杀掉你们需要理由吗?”
叶天抬起头,深深地看了青衣人一眼,然后拔出宝剑,做好了迎敌的准备。
正如对方所说,双方实乃天生死敌,没什么好说的,他已经做好鱼死网破的准备,只见青衣人身形突然模糊起来,等到他反应过来,身体已经重重挨了一下,然后跌落到树上。
他无力地从地上爬起来,心中骂道:“无念这老和尚在做什么?想害死我吗?那什么大光明王咒呢?”
豪門嫁娶:新娘來自娛樂圈 阿鴆
窮途末戀
这时,他耳边听到一阵咳嗽声,抬起头来看时,却见那青衣妖人嘴角流出鲜血,用愤恨的目光看着他道:“是我小瞧了无念那老和尚。你,我动不了。但是寺中的那些人都得给你陪葬。”
几乎在对方话音刚落,他就向前冲去,而那青衣人反应真的是相当快捷,一下子向后急速无比地逃了开去,他只能望而兴叹看着对方消失在他的视线中。
他知道就算他全力出手也未必能拖延住对方一时三刻,还不如留着灵力赶路。
两柱香后,他已经来到了南山镇。
看着岩石上写得大大的“南山镇”三个字,他心中不由得有点疑惑地想道:“怎么这个叫无头的僧人在这地方修行吗?这个小镇上这么多人,我找谁问路呢。”
不过,很快他就知道答案了,在岩壁旁边两块石碑正傲然竖立着,上树两联:“拳打南山众鬼神,脚踢北海金龙王。”,中间还有一个横批:“南山一霸于头于霸天。”
叶天无语地看着这个对联心想道:“难道这个于头就是所谓的无头大师,姓于名头字霸天吗?当真是——”
時光轉身.
想了一会,他也没能想出合适的形容词,只好向一个行人客气地问起这位南山一霸的住处。
看着银子的面子上,对方给他指路道:“看见那边房子最高,周围没有邻居的宅子,那就是于霸天的住处。你还是不要惹他,他是我们这有名的恶霸,欺男霸女之事那是数不胜数。”
叶天一听,马上就懵了,开口问道:“这人不是和尚吗?怎么还——”
那路人道:“是,怎么不是和尚。就是和尚才这么坏,这么横,据说他在寺里学了了不得的武艺,什么人都不敢惹他。”
叶天听得是满腹不解,有点疑惑地向着于霸天的宅子走去,只见一片宅院,占地甚广,犹若官方豪门,真的是广夏豪宅。
少將 莫紮不特
这下子他更加疑惑起来,只是现在看来这个于霸天应该就是那位无头大师,怎么住在这种地方,还打出这种旗号,不像是出家人的所作所为了。
来到宅子门口,他更是吃了一惊,连忙运起灵力凝聚到双目,只见两个老头正无精打采地守在大宅门前,就像是看门的石像。
这两个老人个个都鹤发童颜,并无半点凡间生灵气息,因为他们是真正的神灵,乃是本地的土地和山神。
这下,他不能不吃惊怀疑了,开口道:“两位仙人,怎么落得这个下场?”
那土地和山神抬头看了他一眼,立即哭诉道:“还不是那个名为佛宗弟子,实为山贼强盗的恶霸于头于霸天。我们两个本来在此地好好地享受供奉,香火,那于霸天来到之后就使法把我们拘了过来,让我们打更看门,视为奴仆,动辄打骂。”
这下子叶天都有点听不下去,无论这两位怎么得罪了这个于霸天,都不需要这样吧,不过,他马上想到一事,顿觉有些蹊跷,开口道:“两位乃是天庭册封的正仙,你们二位为什么不上报天庭呢。那于霸天岂能一手遮天?”
两人支吾了一会,那个土地道:“怎么没上报?我还请得北海的龙王来主持公道,可是这贼秃手段通天,将龙王生生打得不敢上门。我们两个不过是小神,哪还有人为我们出头。”
这下子,叶天倒是冷静下来,知道这事肯定有他不知道的玄虚,否则,这两位天庭正经册封的阳神岂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他一拱手道:“如此,我就和这南山一霸于霸天理论一番,看看其中是非曲直。”
他话一说完,一个粗豪的声音响起:“谁要跟老子理论?阿弥陀佛啊,我度他成佛。”
话音刚落,一个身穿血红色袈裟,手中也持有一串血红色佛珠的大和尚走了出来。
叶天一见此人,就确定这人确实就是那个敢打出那样名号的无头大师,不然天下那个佛宗弟子还有他这一身的血腥气和彪悍的恶霸样的气息。
他知道人命关天,连忙说道:“小辈乃燃火观记名弟子叶天,有幸参加贵寺罗汉盛宴。谁知妖族恶毒,在今天的茶水中下了丹毒,除了无念大师和几位长老,其余人等都是昏迷不醒,还请大师速速回山,救人水火。”
本来,他以为无头听了这话一定会脸色大变,然后急不可耐地和他回兰舍寺救人,谁知道这不似佛门弟子的无头却是哈哈大笑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当日还说我不敬佛祖,不守寺规,将我打出山门,现在有难了,还想请我回去,当我于头是什么人了。”
“这。”叶天傻眼了,这才明白看来这个无头现今还俗了,用的俗姓于,也懒得想别的名字,直接把法号拿来用了,所以才有于头这个怪名字,看他这种匪夷所思的行事风格,他就知道这种人拿大道理是说不通的。
没想到事情竟然发展到这一步,他也只能劝解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还请大师三思啊。再说,见死不救实在有违大师向佛的初衷吧。”
虽然,他觉得这位大师的言行举止乃至穿着都没有一处向佛的,但是他既然这身打扮,想必还没有抛去出家人的身份。
修士多古怪,像这种身在佛门,却将清规戒律破了个遍的佛门弟子也是有的,但是像这位这么出格的就真不多了。
天才寵妃 蘇淺
那无头听了这话,摸了摸下巴道:“佛爷我在这好吃好喝,镇上的寡妇们我也很喜欢,还真是不想离开。不过,你说的也对,阿弥陀佛,出家人心善是该救人,算这妖物倒霉吧。佛爷今天我就活动活动筋骨,跟你走这一遭吧。”
说完,这个无头竟头也不回地向外走去。
庶女有毒:王爺,請接招 大九
叶天告别了两个可怜巴巴看着他的阳神,然后急忙向那无头追了过去。
很快,叶天就追上了无头。
这个浑身散发着慑人气息的大和尚不满地看了他一眼,似乎嫌他行的太慢,然后将他的右手一下子搭在了叶天的肩膀上,顿时一股充沛但是柔和的灵力将他包裹住,两人的前进速度立马风驰电掣起来。
这一下子,叶天就知道了眼前这个大和尚的修为实乃高的离谱,已经到了那种返璞归真的境地,难怪一遇到劫难,无念就想着找他回来。
因为刚刚那一下,在他看来是很慢的,但是他没有一点信心能够躲过,这已经不是技巧方面的原因了,而是境界,似乎在短短时间的接触,他全身上下都被这无头看透了。
无头并没有闷头赶路,而是看了一眼叶天,哈哈一笑道:“大光明王咒,想不到他七十年苦苦修持这个,就是为了今天,真是很有先见之明。”
叶天这时才发觉两人虽然急速地赶路,可是开口说话一点都不受影响,他没有接无头的话,而是突然说道:“不知道无头大师为什么囚禁那两位阳神呢?”
妃逃不可 so絮絮叨叨
他倒不是想打抱不平,修士间很多时候没有道理可将,也不能说对错,就比如仙人和妖,正派和邪派。
一段时间的接触,他已经适应了这种生活,也接受了这些约定俗成的规则,只要不是把人杀掉,其实其他的后果修士可以接受的。
因此,他之所以这样问,完全是因为好奇,毕竟无头虽然做事我行我素,不计后果,但是也不会疯狂到主动招惹天庭,想找不自在还是自杀来得干脆。
听了他的话,无头脸色一变,“哼”了一声道:“你这个小辈倒是有几分胆气。告诉你也无妨,你也知道那两个狗屁神仙。佛爷我被赶出山门,就回到了这出生之地,眼见一所大宅子因为闹鬼无人居住我就搬了过去。碰到那个山神和土地,也不知道在我的宅子鼓捣些什么。阿弥陀佛,我就出手教训了他们一顿,谁知道他们不知道怎么搬来了北海龙王。那龙王还想跟佛爷摆谱,被打得满地找牙,就老实了。”
说到这,他顿了顿,然后愤愤地说道:“本来这事这样算了,佛爷也不会再理会他们几个跳梁小丑。谁知道这两个狗屁神仙竟然真当佛爷好欺负,鼓噪一群无知村民败坏佛爷名声。阿弥陀佛啊,既然他们说我无头是恶魔,我要是不干点恶霸的事情,他们死了岂不是要下那拔舌地狱。佛爷我为他们好,就打出这恶魔的旗号,把那那两个狗屁神仙押了过来,天天给我看门。”
听到这里,叶天已经明白了事情的大概经过。
这两个眼神大概看中了那宅子的风水,打算在那开个山神,土地庙什么的,可惜的是无头也看中了那块地,他们不是善神,无头却是比鬼神更凶蛮,只能吃这个闷亏。
只有风水宝地才能立起能够承载香火气运的神庙,好的风水效果建起的祭祀之所效果也更好。
叶天也知道那些没栖身之所的山神,土地,是享受不到阳间香火的,也难怪他们对那风水宝地那么上心。
无论龙王或者山神,土地这些阳神,一辈子图的就是香火繁盛,那宅子的风水必然是千年不遇,就如同修士见了仙人洞府,他们岂有不动心的道理。
天庭做事还是有几分公正的,所谓祸福无门,为人自招,既然他们自己惹出的事,当然要自己承担的后果,若是因为公事被无头这样拘押了去打骂不休,天庭的人早就不干了。
两个小神也知道是他们有错在先,图谋人家的风水宝地,也不敢上报,不知道怎么得请了龙王,也是大败而逃,最后只能是吃这个哑巴亏。
如此看来,这个无头也不是蛮不讲理之人,这两个小神招惹他,他也只是略施惩戒而已,这要是落到别的修士,恐怕不死也脱层皮。
而且,这无头嘴上说不去兰舍寺救援,现在看他心急火燎赶路的样子,也不是对那无念等人全无感情。
又行了一会,无头降下速度对叶天说道:“已经临近寺庙了,得小心这些妖人埋伏。”
叶天也知道有护山大阵,那青衣蛇妖一时间还是奈何不了那些中毒的人。
很快,来到寺庙门口,无头看着庙门,难得地叹了一口气回忆道:“元空老和尚对我真不错,当年我拜入此地,说要守这些清规戒律,除非砍了老子的头。元空老和尚就笑着给我取了无头这个怪法号,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就是那个无念秃驴性子太差,又是见我不顺眼,把我打出了寺庙。一转眼,我却是又回来了。”
说完,他大喝一声道:“南山一霸无头在此,妖孽速速出来受死!”
九陽籃球
叶天有点不明白,为什么这无头不进去,不过,很快他就明白了,因为里面的大阵也会限制无头,反正他往着一站,一切都尽在他掌握,也不怕那妖人继续伤人。
東方不敗之為你鐘情
在无头喊出这句话后,寺庙中,脸色惨白的无念重重地吐出一口气。
而一直和他对峙的青衣人则是脸色一变,用无限怨毒和愤恨的眼神看着无念说道:“老和尚,你运气当真好,就差一点,就差一点啊。”
一句话中蕴藏着无穷的不甘和痛苦,无念用最后的意志支撑着油枯灯尽的身体。
这个青衣蛇妖不惜修为用内丹下的剧毒,药力超出想象,就连无念这等修为的修士也难以一下子祛除,再加上他又消耗大量的灵力给叶天加持了一个守护法咒,能够坚持到现在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当然,这一段时间,那个青衣蛇妖也没闲着,一直在对付寺中的护山大阵,眼见就要有结果了,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他算漏了还有一个藏在兰舍寺不远处的无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