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vqzt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王者時刻討論-第六十九章 未來勁敵看書-fbgzr

王者時刻
小說推薦王者時刻
大多数的游戏玩家都有一颗想秀的心,哪怕像周沫这样打法稳健老实的,也不是没有尝试过那些花里胡哨的英雄,最终只是因为不能,而绝非不想。
坐在会议桌对面的,5队的这位中路选手看起来就也有这样的心。在听到何遇给出的英雄选择,尤其是司马懿这个操作空间很大的英雄时,他的眼神里立刻有了光,只是很快那光便熄了。显然他跟着就意识到那是已经结束的比赛,瞬间脑补出的那些用武之力终究不可能在场上实现了。
“这两个英雄你熟练度如何?”徐鹤翔这时看着他问道。
“都……还行。”5队中单说得比较含蓄。
“这都不知道你做BP?”何遇却是惊讶起来。
“你有什么意见吗?”徐鹤翔当然知道自己在这一环有些问题,不过直接被青训菜鸟这样质疑,面子上顿时有点挂不住了。
“难怪弄个弈星出来。”结果何遇没完没了,一指头直插他死穴。
“妈的。”徐鹤翔气得脏话都出来了,整个会议室里气氛顿时一凝,但是随即就见他气急败坏地道:“是我的锅。”
“这手弈星,我知道他不熟,不过想着打打功能,应该问题不大,还是有点低估你们了呀。”徐鹤翔接着感慨道。
“我们在场上也没有第一时间意识到他们把弈星和中路作为了重点针对的目标。”杨淇接着说道,“大概打到中期才发现弈星的作用完全被掐死了。”
“我也有一些大意了。”5队中单说道。
“诶,你们好像都知道问题在哪,我们似乎也没什么可说的了。”何遇说着,还看了看他身旁的三位队友,征询他们意见的样子。三位哪有什么话,继续沉默。
“那说说第一局吧。”杨淇说道。
“第一局?”何遇似乎是回忆了一下,“第一局你们的战术意图很明显啊,我们反蹲了一波打成了,节奏不就来了吗。”
“还是怪我们自己不小心喽?”杨淇说。
“你们挺小心的,只是没什么出人意料的地方。”何遇说道。
“那第二局呢?”杨淇说。
“那一局倒是挺让人意外的,多亏了莫羡力挽狂澜。”何遇说。
“我们也很意外,在那种情况下,那位竟然踏踏实实地在一旁把红BUFF先拿了。”杨淇说。
美男,要不要?
“有这样的大优势后,就好打多了。”何遇说。
这是大实话。在研究过6队后,所有人都注意到了他们滚雪球的能力,目前为止进行的所有比赛,他们有在小逆境下扳回局面的,却从来没有在局面领先时被对手反追的。所以复盘同6队的比赛,杨淇忽然发现找到这样一个最初的节奏点似乎就可以了。6队就是有能力把这样一个节奏点最终变成整场比赛的胜负点。这样岂不相当于说,与6队比赛一次纰漏都不能出,否则就会成为整场比赛的胜负手?
这未免太恐怖了吧!杨淇心下这样想着,目光投向了徐鹤翔。
“下一场比赛,要不要我来替你们做一次BP试试?”徐鹤翔这时突然没头没脑地冲着6队这边来了一句。
5队的队友面面相觑,6队的选手们也很惊讶,然后就听何遇开口:“你知道我们下一场的对手是谁吗?”
“看下赛程马上就能知道。”徐鹤翔说。
“那我们就跟徐队学习一下?”何遇看向队友们,征询意见。
“荣幸之至。”周沫不知道是不是又被高歌给掐了,神情看起来明明很激动,但语气却是克制而又礼貌的。
竹馬逆
“听起来还不是很愿意的样子。”徐鹤翔有点气。
“没有的事,是有些意外,没想到能得到徐队的指导。”高歌说道。
“是这样的。”苏格在旁拼命点头。他早就觉得气氛诡异,只是碍于他在6队里略有些特别的身份才一直没说话。这要换是Suger战队,他早跟徐鹤翔谈笑风生起来了。总算高歌在这里说了句正常社交的话,苏格连忙跟上,努力附和。
“那徐队晚上也过来参加我们的训练吗?”高歌跟着问道。
“啊?”徐鹤翔愣了下,“还有训练呢?”
“也不是什么正规训练,就是讨论一下第二天的对手,磨合一下打法。”高歌说。
“哦,那应该的。”徐鹤翔听着都有些不好意思了,顿觉今天冷不丁地跑到5队的比赛室就要给他们做BP实在有些冒失。他不该这样轻视青训赛,以为凭自己的能力和经验可以随便天神下凡逆转乾坤。身为一个职业选手,面对任何比赛都该有专业的态度才对。
穿越之戀上大唐邪惡男
“今天有些草率了。”想着,他看向5队的选手们,一脸歉然。
5队的选手当然也不可能去责怪他,又是连番的客气。不过对于徐鹤翔转脸就要去辅导一下6队,而且是从晚上备战期间就开始辅导,不免还是让他们有几分妒意。
“希望徐队有空也能再指导我们一下。”和徐鹤翔最熟的杨淇没说话,其他几位5队选手却是纷纷表示出了这个意愿。
“好的好的。”徐鹤翔连连答应着。顶尖职业战队的队长,此时只有一颗赎罪的心。
这场复盘小灶随后也就草草结束了。6队四人先一步离开,紧紧攥着手机的周沫努力压抑着兴奋之情——他的微信里终于有一位职业选手好友了,还是超大咖的那种。
奸雄天下 大羅羅
5队这边的选手也都没错过机会,纷纷排队跟徐鹤翔加起了好友,直到杨淇排在最后凑上来时,被徐鹤翔瞪了一眼——他们当然早加过好友。
“队长是在留意何遇吗?”杨淇这时问道。
“呃……”徐鹤翔突然回想起了那天随轻风和令前一起发现他们战队队长特别在意何遇时的场面,当时自己还在一旁看戏,今天终于轮到自己了吗?
流年的愛戀
“是有些在意。”徐鹤翔坦承,不承认也不行呐,自己这要上赶着要去辅导6队,不是对6队选手感兴趣难道是去助人为乐吗?
“可他的位置……”
“位置其实不紧要,以他的大局观和意识,我感觉他可以胜任场上的任何位置。重要的是他的作用其实跟我重叠。所以咱们队并不是特别需要他。”徐鹤翔说。
“那您还在意什么?”杨淇说。
“因为他的能力如果真如现在所见的这么可怕。那么未来五年……无论他去哪里,都将是我,也是我们山鬼的一个劲敌。”徐鹤翔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