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5h1q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逃命吧作者君笔趣-第210章 閨蜜心思分享-i90qw

逃命吧作者君
小說推薦逃命吧作者君
秦路明让左左和菜菜上车,然后给廖团子打了电话,廖团子让他到学校去接她。
秦路明上次和廖团子在学校附近的店里吃饭,但是没有去过她学校,秦路明开了导航,让左左和菜菜系上安全带,然后出发了。
“姐姐能力真强,所有人都听她的话。”左左佩服地说道,左左说话就没有人听,都是左左听别人的话。
当然,很多时候左左也不听别人的话,例如姜仙子。
“她是老板啊,谁不听她的话,就没有打工的机会,要自己去当老板了,当老板很辛苦的。”菜菜很能够理解地说道,以表示自己具备和秦沁差不多的能力。
“这倒也是,当老板如果自己不认真工作的话,公司就会破产,但是打工的话,可以在上班的时候玩游戏看小说,如果被开除了,可以像我们一样天天在家里玩。”左左不喜欢上学,当然也不喜欢打工,对当老板也没有兴趣,但是道理都懂吧。
秦路明摇了摇头,还好她们确实也不需要去工作,也不需要去当老板。
两个小女孩坐在后面,因为系了安全带,不方便打架,所以聊着聊着吵起来了也没有动手动脚,秦路明偶尔看看她们,总觉得赏心悦目。
从昨天晚上到今天,心中一些淡淡的燥闷就消散了,就算自己没有办法和摄政王修成正果,难过之余总还有左左菜菜陪伴着自己,生活中还是有许许多多的温馨和愉悦。
人生又不是只有女人,他的人生缺少一个完美的女朋友,求之不得,但并非没有就过不下去。
别想那么多了,顺其自然吧,秦路明不再纠结。
“你们就是两个长得特别好看的傻子。”秦路明笑着说道。
“我们是傻子,那你也是。”菜菜不甘示弱地说道。
“你骂你自己好了,我才不是,我们三个人里,我是比较聪明的那个。”左左想了想,很确定地说道,“因为左手是控制右脑的,右脑一般都比左脑聪明。”
“胡说八道!是右脑控制左手,也就是我控制你。”
“你是右手不是右脑!”
大阻擊
听着她们逻辑混乱的吵吵闹闹,秦路明开车来到学校,车子停在访客临时停车场,然后到门卫室登记,门卫再打了电话联系廖团子,秦路明才被允许放行进入学校,而且被叮嘱只能走哪条路去办公楼,其他区域禁止进入。
学校管理严格是好事,秦路明自家学校还更严格一些,他也习惯了,因为带着两个活泼可爱的小女孩,门卫脸上的表情也温和许多,来学校为非作歹的混蛋,总不会还带着两个这样的小女孩。
谁家里有这样可爱的小女孩,心里还会存着恶念呢?
“谢谢叔叔放我们进来!”左左对门卫鞠了一躬。
“祝你身体健康,万事如意!”菜菜也积极表现。
门卫笑呵呵的,都长这么大了,还是这副天真模样,想来不止是家教素质的问题,而是从小到大就没有接触过什么阴暗面,心中只有善良美好的那些东西,显得非常幼稚乖巧。
这样的孩子将来成长过程中遭遇的心路历程,一定非常难受吧,毕竟社会的复杂和阴暗,总是会把人心中所有的美好和天真撕碎。
门卫喟叹了一声,打开手机,继续翻看着一本以门卫为主角的都市小说,这本书十分深奥,讲了许多人生哲理,而且很有代入感。
秦路明走进学校打量了一番,在办公室里见到了廖团子。
豪門暗欲:冷梟的掌上明珠 憶江
办公室里还有几个老师,在打量着秦路明,秦路明微笑着点了点头,廖团子已经结束了工作,手头上没什么事,站起来提着包就和秦路明离开了。
“你直接下来不就好了,我们还登记打电话什么的,费事。”秦路明对廖团子说道。
今天廖团子的穿着打扮和秦沁出人意料的相似,只是廖团子的身材更夸张,衣领不适合扣上所有的扣子,里面搭配的是白色棉衫而不是像秦沁那样的衬衫。
獨愛迷糊甜妻
这样的打扮让秦路明有眼前一亮的感觉,穿在姐姐身上倒是没有注意,果然在弟弟眼里,姐姐这种身份基本上就不怎么属于“女人”。
劣雲頭 舊弦
相比较安茶茶走女神风格的那种穿衣,廖团子要看着舒服自然的多,有了符合她个性,职业和气质的感觉,不像安茶茶给秦路明的感觉就是装模作样,扭捏作态,沐猴而冠……有点过了吧,总之就是这么个意思,降低下贬义程度就差不多了。
“这是绅士的风度。”左左想了想表示理解,“你请女孩子吃饭,当然要去接她啊,让她自己过来,就显得没有诚意。”
“啊?”秦路明有些吃惊,不过吃惊的不是这层意思,而是左左居然正儿八经地解释了,思维很正常。
其实也还好,她们也不是什么时候都用奇怪的思维看待问题。
“还可以让学校里的男人,有自知之明。”菜菜赶紧从自己看的言情小说里调出来相关的信息资料,得到了答案,而且更有深度一些,菜菜成功地超过了左左。
秦路明看了一眼廖团子,廖团子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既然菜菜都看出来了,廖团子便解释道:“学校是一个特别喜欢八卦的地方。等我吃完饭回来,今天有个开豪车的帅哥来接我的事情,就会传播开去,以后学校里约我的老师应该会少一些了。”
“原来我成了挡箭牌,非常荣幸。”秦路明并不介意。
现在很多男人,在追求女孩子的时候,都会掂量掂量自己,遇到更优秀的竞争者,而女孩子对自己又没有特别青睐的时候,往往就会自觉退出。
那种尽管一无所有,但依然深信可以用诚意和爱打动对方,坚持不放弃,勇敢面对强大竞争者的男人,当然还是有的,但其中大部分成功了以后就变成了凤凰男,少部分不会变,一如既往。
“其实你在我们学校已经有一定知名度了,上次我们吃夜宵不是遇到两个同事了吗?他们已经八卦一阵子了,这才你正主出现,便可以让这些八卦坐实,不然总有人半信半疑,时不时地来试探或者不死心。”廖团子松了一口气,轻轻地拍了拍胸口,以表示重点只是让自己少点麻烦,并非安着别的什么心思。
秦路明当然不会多想,廖团子又不是安茶茶,没那么多心眼,安茶茶才会在各种各样的事情里想法设法地算计秦路明。
“对了,早上我遇见安茶茶了,聊了一会儿。”秦路明顺嘴一说,“你也真是八卦。”
意思就是安茶茶告诉了他,廖团子的八卦心思。
“哦……你遇见她的时候,她是去图书馆,还是从图书馆里出来。”廖团子抿了抿嘴唇问道。
“出来啊。”
“知道了。”廖团子点了点头,要是去图书馆遇到了,不能够排除安茶茶是等在那里的可能,但是偶遇的可能性也是有的,但是从图书馆里出来遇到的秦路明,那百分之百是在等着秦路明制造偶遇的。
九重闕-by 孟姜
这种小手段,还真是用的有趣。
最高通 老螃
“问这个干吗?”秦路明倒是有些好奇了。
“没什么,我就想知道她考研的心思有几分,估计在图书馆没呆多久吧。”廖团子笑了笑,当然不会和秦路明讲安茶茶到底在干什么,那毕竟是闺蜜之间的小手段,上不得台面,更不能让涉及的男主角知道。
重生之商業帝國 Fabregas
那太破坏形象和人设了,会让他产生原来你们是这样的……重新认识,这是一件风险很大的事情,有可能会让他觉得可爱,有趣或者产生更新的认识,觉得她们更有魅力,也有可能会厌烦。
有风险,那还是藏着吧。
也没有必要让秦路明对安茶茶有更多的关注和好奇,对异性过多的关注和好奇,往往是喜欢的开始,安茶茶和秦路明都说讨厌彼此啊,且不管事实如何,既然他们这么说,那廖团子就姑且信之,并且以此为标准在一些事情上做出选择决定怎样怎样。
“走吧,去哪吃,你有推荐的地方吗?”上车后,秦路明对坐在副驾驶座的廖团子说道。
左左和菜菜坐在后面,廖团子也只好坐在副驾驶座上,女孩子坐在和自己关系有点亲近和特殊的男孩子副驾驶座上,心情总是有点愉悦和轻快的。
廖团子整理了一下衣服,扯了扯下摆,让肩膀往后靠了靠,这才拉过安全带,双手握在一起轻轻放在小腹上,仔细想了想才说道:“我中午时间不多,稍微迟到一会儿也没事,但还是不能去太远的地方,附近有家柴火饭庄还不错。”
“行,你指路。”
“柴火饭庄是可以一边烧火玩,一边吃饭的地方吗?”左左期待地问道。
“当然可以啊,不然它为什么叫柴火饭庄,难道是让我们带柴火去换饭吃的地方吗?”菜菜也理所当然地期待。
“不是啦,就是以前我们在青山镇,农家办酒席时炒菜用的大铁锅啦。真要烧柴火,饭店里烟太重了,让顾客烧火玩,也太危险了。”廖团子笑着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哦,还好我是乖巧的小女孩,没有火烧也会认真吃饭。”左左连忙说道。
“我也是!”菜菜赶紧说道,然后横了一眼左左,左左以为别人不记得过年的时候,她烧火把裙子都烧了个洞吗?
秦路明没有用导航了,廖团子指路,开了三百米左右就到地方,倒是找停车位花的时间还多一些,饭庄似乎远近闻名,旁边豪车诸多。
这饭庄非常大,上中下有三层,修建的像影视剧里的古代酒楼,廖团子在路上预约了三层的位置,运气不错还有一个弃约的位置靠窗分给了他们。
坐下以后,看着嵌入饭庄中央的巨大铁锅,就知道这不是一个适合单人来打卡的地方,最便宜的套餐都要三百六十八,包括三斤土鸡的柴火鸡套餐。
要是真正的土鸡,三百六十八真不算贵,只是现在城市里的很多所谓土鸡,往往就是鸡肉没有那么浓的腥味,比较鲜嫩而已,不是炸鸡店的那种鸡,也不是超市里冷冻的材料。
秦路明和廖团子,左左菜菜,都吃过真正的土鸡,是那种最好的品种了,在青山镇的山野田地里奔跑,啄着虫子青菜健康成长起来的。
那味道,是生活在城市里,可能一二十年都没有吃过这正土鸡的人难以想象的,吃过那样的鸡才会懂为什么以前的人们把“吃鸡”当做大餐和待客的高规格菜。
现在在菜市场买一只鸡回去做菜,不能算大菜,也不算隆中的招待,它就是个普通的菜。
以前来客人了,杀一只鸡,那真是热情待客的体现,并不只是物资没有现在充裕的原因。
我的長孫皇後 素馨小花
“我们吃柴火鸡,还是柴火鹅,还是柴火鱼?嗯……这个鱼是可以搭配羊肉的。”廖团子扫码看了看菜单。
“吃鹅吧……鸡,太看原料了,三百六十八三斤鸡,六百八十八六斤鸡,还有配菜,扣掉运营成本和预留利润,它这鸡有些太便宜了,不可能是我们乡下的纯正土鸡。”秦路明分析了一番,这鹅只要不是取鹅肝后剩下的料,一般味道都还行。
“乡下的?”
秦路明说完,旁边桌上一个中年男子回头看了一眼秦路明,说了一句话。
秦路明点了点头,他生活在A市挺好的,但是对这个城市没有太多的归属感,根深蒂固地认为自己是青山镇人。
“我也是,我就说我们乡下的纯正土鸡,这些地方根本吃不到,能吃到也不算这个价。”中年男子找到知音似的笑容,颇有些证明了自己观点的愉悦。
天使不微笑
“是啊,不够你们点的好像是鸡啊?”秦路明看到他们桌子上等候牌是一只鸡的造型。
其他桌子上的等候牌有些是鱼造型,有些是鹅造型,都是根据点的主菜给的。
“没办法,他们不信我的。”中年男子说完,笑着转过头去,和家里人说起了别人也不点鸡的观点。
廖团子看着那边笑,然后目光落在秦路明脸上,“好久没有一大家子这么吃饭了。”
“这倒是。每年都为了婶婶们过年怎么安排,怎么住,怎么走动,怎么吃饭,桌次怎么安排,怎么坐,祭祖去哪些人,诸如此类的算计焦头烂额。”秦路明按了按太阳穴,再次想起了安茶茶的桃花气运说。
珺主兇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政治,就有明争暗斗,更何况是一堆女人?秦路明有很多婶婶,有些婶婶是结过婚又离了的,但是秦家没有人不承认她们依然是秦家媳妇的身份。
有些婶婶是从来没有公开的,某年会突然公开。
有些是平常不会来苘山镇过年的,有时候就会突然心血来潮过来,便会打乱原来的所有安排。
有些婶婶之间关系好,有些见面就没有好脸色,彼此看不顺眼,最好不要安排她们在同一个场合。
桃花运真不是这么好享受的,尤其是现在的女人们并不像古代的妻妾那样,在各种正式场合都得听家里主人的安排,比较自觉地顺从。
秦路明从小到大耳濡目染,叫了许多个女人婶婶,尽管有时候也会羡慕下齐人之乐,但是他更清楚,找许多个老婆,那真不是人类适合的事情,“人力有时而穷”这句话指的是体力,也指的是脑力。
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倒是超越了“人力有时而穷”中的体力,想来以自己的超级体魄,长时间的体力劳动例如在自家地里浇水,灌溉,犁地,耕田,松土都没有问题,但是脑力就未必够了。
一个女人的心思,普通男人可能穷究一生都未必都懂,更何况两只手堪堪数得过来的那么多女人?
啧啧,秦路明暗叹摇头。
“一大家子吃饭,我记得小时候去桃源县你外公家里,非常的热闹。你妈带着我和你,还有我小叔,我叔公一起去的,虽然吃的不是大锅饭,但那个鸡可是炒了一大锅,用了三个驴胶盆盆装着!”秦路明回忆着,不由得有些口齿生津的感觉。
廖团子外公是在桃源县,那里就是古代武陵源,有一条桃花溪,桃花溪水格外养人,廖团子的妈妈从小在那里长大,便是桃源县美人的代表。
廖团子尽管没有在桃源县生活很长时间,但是继承了妈妈廖瑜的美貌,身材容貌都不遑多让,她外公的乡邻亲朋老友,看到廖团子,都说和廖瑜是一个模子。
那时候驴胶补血冲剂是比较流行的平价补品,很多人走亲戚送礼也拿的这个,基本家家户户都有人吃过这种补品,留下的一个搪瓷碗便被勤俭精明的人家用来当汤碗,菜碗十分方便。
至于这种搪瓷碗有没有什么致癌或者有毒物质会渗入汤菜里,这个碗用来生活日用是否会损害身体健康,那时候的人基本不会考虑这些问题,没这个概念。
“那我们今天到底是吃鸡还是吃鹅啊?”左左听秦路明说的有些流口水了。
“当然是吃鹅啊,你要吃鸡就去肯德基吃吧。”菜菜看他们一直在说话,自己拿出手机点单了,不但点了一个大鹅的套餐,还点了一些辅菜。
“有自取的水果,还有自取面条,粉条,麦片,酸奶。”左左东张西望发现了。
菜菜便拉着左左的手一起去拿吃的了,她们未必有多爱吃这些东西,但是觉得好玩,小孩子都是这样精力旺盛喜欢找一些事情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