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viqp好看的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討論-第一百七十八章 學醫能救戰國人?相伴-q8iqz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
扁鹊,也就是秦越人。
虽然他已经死了一百多年,可是至今在邯郸也有人谈论他的名字。扁鹊是一位非常杰出的名医,他来到邯郸,听闻邯郸人非常的重视妇女,故而在邯郸做带下医,也就是妇科大夫,也救了很多的生育的妇女,后来赶到洛阳,听闻洛阳人重视老者,他又做了耳目痹医,也就是五官科,精神科大夫,最后赶往咸阳,听闻这里的重视孩子,便做了小儿医。
可以说,这位一位精通多个方面的名医。
重生萬能人生 千書過
可惜,赵括并没有机会与他相见,在赵括看来,如今的天下,最大的疾病是在与战争,战争造成了大量的死伤,甚至是带起了粮灾,疾病的其余的灾害,可是赵括并没有办法结束战争。他的威望就是再高,也不可能号令七国,让他们和睦相处,就算秦王再器重他,也绝对不会因为他而停止战争。
既然没有办法阻止战争,那赵括就必须要从其他方面来救人了,首先,就是疾病,这个时代的医学是非常原始简陋的,除却一些贵者,地方上都是些巫祝,就像平公那样的人,在百姓生病的时候,会围在他们周围跳舞,为他们驱鬼,他们认为,人的疾病是鬼物所造成的,不同的鬼会造成不同的疾病。
故而,他们所救治百姓的办法,就是围在他们周围跳舞,不只是对内科的疾病,就是遇到断手断脚的人,他们也会如此…这就让赵括非常的不能接受。医生的地位并不能说低,赵王也有私人医生,邯郸里的大贵族,基本都是要请私人医生的,只是,因为医生的数量太少,收费又高,水平也不太高,方才造成了如今的局面。
疾病总是总是最大死亡的灾难,如今的百姓,只是一个很普通的感冒,都能要了他们的性命,而妇女生孩子,更是一个巨大的危险,不知道有多少妇女会死在生育之中,每一次生孩子,都是一次死里逃生。而孩子的夭折率也是高的吓人,寻常人家,五个孩子里,能有一个养大,就已经是非常的不容易。
可惜,赵括并不懂得医学,他也不知道如何治病救人。只是,赵括知道,比起那些虚无缥缈的巫术,即使是再简陋的医学,也是有些作用的,尤其是像扁鹊那样的医生…赵括从绝望里走出来之后,就想到要了要推广医学。他想要在邯郸召集天下的名医,重金来收购关于医学的书籍,让名医们编写出来,再让他们教导出更多的弟子们。
只要能让天下人都重视医学,让医学得到推广,应该是可以救下不少人的。
好在,赵括有足够的威望,他说的话,几个诸侯也是要好好思考的,若是他能提出重视医学的言语,能够推动这样的风气,最好是能让各国都成立类似后世的医院,培养医生,为国内的百姓们治病…比起躲在营帐内,哭诉战争所带来的伤害,还是应该做些自己所能够做的。
天價寵妻惹不得
无论有多困难,都要去尝试,尝试了,未必成功,可不去尝试,就一定会失败。
最炫酒仙 琢玉成器
于是乎,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赵括都是在跟自己的弟子们商谈关于医者的事情,其中就包括如何培养医师,国家该如何建立医馆,如何减轻百姓们治病的代价等等。想要让如今的百姓拿着钱财去找医生看病,大概是不现实的,可是若是设立负责治病的官吏,由俸禄来养活他们,让他们来为国内的百姓治病,或许可行。
天才凰後驚天下
毕竟各国都有太医令的位置,就是负责来为君王看病的。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在地方上也设立类似太医令的官职,让有才能的医生来担任,负责救治当地的百姓呢?还可以按着他们治病方向的不同,设立不同科的医官…赵括将自己心里的想法一一说给弟子们,他这并不是要指导弟子,而是,寻求他们的意见,他的弟子来自各国,各国内的情况也是不一样的,他们是可以给出最好的建议的。
最先开口的就是杨端和,杨端和有些得意的说道:“秦国的军队里,有专门的医者,就是如您说的一样,是有俸禄的官吏,他们负责照料伤兵…”,他还没有说完,他身后的楚国弟子屈越便嘲讽的说道:“老师询问的是国内的情况,秦国的医者都在军旅,能够想到在军中设立医官,为什么不在地方上也设立呢?”
“大概是因为秦人不是在意士卒,而是在意战争的缘故吧。”
杨端和愤怒的看着他,说道:“总比楚国带着大巫从军要好得多。”
赵括即刻制止了两人的争吵,随着秦国与楚国的交战,赵括的秦国弟子与楚国弟子,也是逐渐变得有些暴躁,总是争吵。听完杨端和的言语,赵括更是觉得自己的想法是可以实现的,秦国有随军医这样的医官,地方上,当然也可以出现医馆…赵括又继续与众人继续商谈,而他的几个门客,此刻也是先一步离开了。
狄前往邯郸,是要找到明,和他一起,以马服君的名医来购买流传下来的医书,最好是能找到扁鹊所传下的《内经》,《外经》,赵括觉得,依靠狄强大的宣传能力,他只要前往邯郸,那自己对医师的看重,以及自己想要召集医师的想法,就能很快传播开来,这对赵括接下来想要做的事情是有利的。
光明之翼
韩非也是按着赵括的吩咐,写了一篇《问医》,其中就是赵括与弟子们在医学的态度上的对答…就这样,赵括与一大批的弟子们,朝着邯郸赶去,而赵括的想法,也是逐步从一个空虚的念头变成可行的计划。
咸阳,王宫。
秦王眯着双眼,看着最新传来的战报,脸上的愤怒,是几乎藏不住的,范雎就坐在他的面前,范雎也没有想到,楚人的反扑会如此的迅猛,只是在短时间内,就让秦人丧失了一切的优势,甚至,那个唤作景阳的,如今开始了反攻,秦人节节败退。范雎脑海里再次想起了那个总是低着头的怯弱的身影,不由得握紧了双拳。
自己还是小看了那位春申君。
本来只是一次削弱楚国的战争,却逐渐演变成了双方的举国之战,这本就让人愤怒了,而让人更加愤怒的是,秦国居然处于劣势,这如何能让人接受呢?
秦王看着竹简,缓缓看向了面前的范雎,他问道:“您不是说,楚国绝对不敢与秦国交手,只要秦国出兵,楚王就一定会放弃陈都,不再敢插手中原事务了嘛?”,范雎被问的哑口无言,他能怎么说呢?没有料到楚国敢在农忙之时全力出击吗?看到他如此沉默,秦王愤怒的将竹简丢在了他的面前。
“请您想出一个对策!”
范雎犹豫了片刻,方才看向了秦王,说道:“我们可以退兵,我们征召士卒,却并没有太影响今年的农忙,可楚国却是全力的动员,等到明年,他们一定会严重的缺少粮食,到那个时候,秦国就能够…”
“不行!!”,秦王愤怒的站起身来,他将手放在剑柄上,傲然的说道:“寡人若是下令退兵,天下人都会认为秦国惧怕楚国,秦国这些年里得到的威望,都会消散,寡人绝对不会退兵,寡人能够击败楚国三次,就能继续击败他十次!来人啊!将武安君给寡人叫进来!”
范雎还想要说些什么,只是,看到如此激动的秦王,却没有再言语了。秦王登基以来,秦国对外的战争,从没有吃亏,尤其是在面对楚国的时候,武安君甚至连人家的祖坟都给烧了,楚人咬碎了牙,也不敢提复仇的事情,至于其他的国家,更是如此,哪怕是先前在长平,秦人也只是被击退,赵国与魏国付出的代价是高于秦国的。
秦王刚刚开口,就看到了白起被几个武士带进了王宫内,这让秦王有些惊讶,他准备去叫武安君的武士甚至都没有离开王宫,秦王只是一愣,便笑着走了下来,武安君刚刚行礼拜见,就被秦王扶了起来,秦王笑着说道:“寡人正要派人去叫武安君,没有想到您就已经赶来了。”
白起说道:“我有事要见大王,他们就将我带进来了。”
秦王大笑,又让武安君坐了下来,范雎也坐在了一旁,秦王这才说道:“寡人本来是想找您来谈论最近的战事…您前来又是为了什么事情呢?”,武安君抬起头来,认真的对秦王说道:“我是因为楚国的战事而来,请您以我为将,我愿意前往击破楚人。”
秦王瞪大了双眼,一旁的范雎也有些诧异,这还是白起吗?白起从不曾主动要求过将位,他一向高傲,不愿求来出征的机会,秦王看了一眼身边的范雎,又看着白起,忽然,他笑了起来,抚摸着胡须,“好啊,有武安君在,寡人还要担心什么呢?”,秦王看起来非常的开心。
白起一言不发,只是肃穆的盯着秦王。
秦王这才说道:“寡人这就下令,让您来代替蒙骜,讨伐楚国!”,白起摇了摇头,他说道:“这件事,不必太多人知道,我悄悄赶往楚国,接替蒙骜,趁着楚人还不知道这件事,我可以击溃他们。”,秦王自然不会拒绝,他笑着点了点头,又看向范雎,问道:“您觉得怎么样呢?”
范雎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有武安君,就不必再退兵了。”
白起看了他一眼,这才对秦王说道:“大王,我听闻,不同的人有各自的才能,应侯所擅长的,是治理国家的事情,若是您以治国的事情来询问我,我是不能给出一个正确的回答的,而我所擅长的,是讨伐敌人的事情,您像应侯询问如何去击败敌人,他也同样,是不能给出合理的回答的。”
“您在决定讨伐敌人的时候,可以将我叫来回答您的疑问。”
秦王笑着点头,而一旁的范雎,脸色却是瞬间变得无比的难看,死死盯着面前的白起。
……….
赵王再一次踮起脚尖来,站在邯郸之外,等待着马服君的车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群臣也早已习惯了,在看到马服君的车架的时候,赵王忍不住的欢呼了起来。赵王握着赵括的手,将他带上了自己的马车,又向他询问韩国的情况,赵括没有给赵王说自己殴打韩王的事情…他怕,自己会吓到赵王。
大唐農聖 愛吃魚的胖子
两人聊着天,走进了邯郸城,而在邯郸内外,早已聚集了很多的百姓,他们看到安然无恙的马服君的时候,终于是松了一口气,这些天里,赵国还是有很多的流言,说什么马服君投秦之类的话,对于赵国的百姓而言,马服君就是他们可以依赖的一座大山,又或者是,树立在他们心中的一面旗帜。
赵人可以聚集在这旗帜之下,勇敢的守护自己的家乡。
“马服君~~”
百姓们朝着赵括欢呼着,纷纷大拜,赵括笑着回礼,这些人脸上的笑容,不就是自己奋斗的意义吗?赵括如此想着,赵王开心的说道:“寡人看了您写的的《问医》,寡人非常认可您的看法啊,百姓才是国家的根本,若是没有百姓,寡人向谁征税呢?又能以谁来为士卒呢?”
不知为何,听到赵王的这句话,赵括并没有能开心起来。
即使赵王笑着允诺他,一定要召集最好的名医,一定要在各地成立医官,为百姓治病的时候,赵括也没有能开心起来,赵王的那句话,反复回荡在他的脑海。
“医好了百姓,才能征收他们的税…才能征召他们为卒。”
只是片刻之内,赵括就回过神来,一切都会变得,在医官之后,号召各国的君王们合理的进行收税,给与百姓活路,或者提出军队职业化的想法,减少战争对百姓的影响,所有的一切,都有办法可以解决的,自己是绝对不会放弃,也绝对不会动摇,医官只是自己的第一步而已。
赵括如此激励着自己,随后他就被赵王拉进了宴席之内。
而让赵括赶到奇怪的是,魏无忌并不在迎接自己的人群之中。
毒醫狂妃:鬼王的17嬌寵
ps:就算要喷,好歹看完之后再喷,别急着发表见解,因为…我随时可以改写下一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