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xrpr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道長去哪了 起點-第一百三十七章 鄰居(爲郭植煒盟主加更)鑒賞-4qsi6

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
韦见素带着家人终于抵达了南吴州,只用了七天,为了尽快走完让人提心吊胆的官道,他来来回回,不停往返,将家人一站站往前送,抵达南吴州的时候,精疲力竭。
好在是到了,望着眼前出现的河东轻骑,韦见素好想大哭一场。
出示了请柬,被骑兵巡卒们带进了南吴州,他毕竟是进过政事堂的兵部尚书,这个名字并不陌生,骑兵队正亲自引他进了北口,介绍:“陛下如今驻跸此处,这里已经改成行宫,政事堂和各部大臣都住在此间,你们也同样如此,只是住所紧张,要委屈尚书了。”
韦见素忙道:“应当的,不委屈,多谢!”
超級學神 鬼谷仙師
網遊之短刀行
那队正道:“东边二里外的庄子是唐门的,太师说了,唐门女眷较多,请诸君尽量不要去搅扰……”
韦见素道:“这是自然。”
队正继续道:“当然,比起旁人来说,太师对当朝诸公还是优荣有加的,九层高楼,旁人一层住十二户,韦尚书你们是一层六户,五室两厅双卫一厨的大套房,还带两个大露台。”
韦见素听不太懂,稀里糊涂跟着那队正去南主峰的户司跑了一趟,把入籍手续办完。
他两次提出见一见顾太师,却都被推了,顾太师正忙,哪有工夫见他?只得领了钥匙,又返回北口,先住下再说。
池塘林木间散落着五栋九层高楼,有小路穿插环绕于其中,小路边上,还时不时可见堆积的泥土,显见是还没有彻底完工。
但住的高楼是确确实实完工了的,韦见素带着一家人登上四层(楼上的都被早来的选走了),打量着陌生的过道。六户人家环绕共用一个过道,并不是很习惯,但能够住进来就已经不错了,谁还有资格挑挑拣拣呢?
龍之咒 瀟湘魚人
倒是开门进去后,观感上强了不少,比起在长安的韦府,这里的每间房光亮都极为充足,待在里面心情极为舒畅。
简单思索之后,韦见素拍板,他们夫妻住那间最大的,外面带露台;三个儿子挤一间;剩下三间,一间作为自己的书房,另一间给三个儿子读书用,还剩一间供奉道祖,也兼炼丹。
决定之后,李氏取出储物袋,一件件掏出那些珍贵的檀木家什,将会客厅、饭厅、卧室、书房、丹房都填充起来,韦见素则指挥长子和次子在墙上钉挂书画。
忙碌了半个时辰,便整理齐备了,走上一圈,只觉屋子虽小,却也别有一番温馨之意。尤其是那些几乎透明的水晶琉璃门窗令人惊叹,由此可见顾太师的关爱之情,也表明南吴州的房舍炼制水平颇有独到之处。
至尊武神 火龍汐
死宅飛行員的日常
推开会客厅的琉璃水晶门,走上宽大的露台,站在四层高处,可俯瞰周边园林,微风拂面,令人心旷神怡。
韦见素抬头看了看对面高楼九层的几个露台,心中忍不住一阵艳羡,暗道自己来晚了,若是能分到最上端,又是怎生一番风景?
正遐想间,忽见同层左侧那户人家的水晶琉璃门开启,一个矮瘦之人也上了露台,此人在露台上撑着懒腰,手指间还夹着根冒烟的细纸卷,也不知是什么玩意儿。
这是同层隔壁,没有比这更叫邻居的了,邻居之间当然要打好关系,韦见素正要隔空招呼,见此人转过身来,鹰钩鼻子上是对眯缝着的小眼睛,不由勃然大怒,咬牙切齿道:“吉——温!”
此人正是御史中丞吉温,见到韦见素,吉温也是一愣,摸着鼻子冷笑。
两人的仇隙发生于至德元年,当时顾佐兵进长安,召集重臣,共谋拥立今上,由于对杨国忠继续主持政事堂有异见,韦见素被顾佐斥退。
失去故相李林甫关照的吉温日子非常难过,立即抓住这个机会,对韦见素开始查劾,罗织了十多条罪名,欲图治以重罪,向顾佐投效。韦见素一时岌岌可危,甚至有性命之忧。
可接下来发生了一系列大变,叛军兵围长安、崇玄署带山飞升、顾太师回转南吴州、天下灾害频发,再加上韦见素曾为今天子潜邸旧臣,此案不了了之,韦见素只是去了“同平章事”的职衔,其他照旧。
虎豹
追尾豪車,女神步步逼婚!
这下子,吉温就尴尬了,和一部尚书成了死仇,当真是有苦说不出。好在这两年朝廷没有精力内斗,疲于应付各地灾害,否则韦见素反手过来就能把没有了后台的吉温整死。
这样的两户人家做了邻居,情况还能好得了?隔着露台,两人就爆发了口舌冲突,一开始还只是讽刺挖苦,但话说多了,言辞就越来越激烈、狠话越撂越多,一发而不可收拾。
k今天也很溫暖人心 景年逝
如果是换作以前,哪怕是一两个月前,绝不可能爆发如此冲突。大臣的争斗,很少当面锣对面鼓的撸起袖子赤膊上阵,讲究的是谈笑之间,政敌灰飞烟灭。可两人都是一路惊险,狼狈逃亡南吴州,眼看着天下将崩,朝堂散架,各自心里都郁积着一股邪火,此刻再也忍耐不住,直接就打了起来。
整个过程类似于如下状况:
“真是冤家路窄啊,我当时就应该弄死你!”
“来啊来啊,你牛逼现在就弄!”
機械之征戰諸天
“你真以为我不敢吗?嘿,我这暴脾气的!”
“试试!别特么光说不练!”
“我特么说练就练!”
“来啊来啊!”
于是韦见素纵身扑了过去,在吉温的露台上,两人大打出手。好在入籍之时,就现场背诵过“不得在南吴州斗法,违者驱离”之类的八项规矩,这两位虽然是盛怒出手,却谨记着这条规矩,倒也算是相当不易。
斗法是没有的,但相互抱以老拳是必须的,顿时撕扯起来。
吉温一家占了地利之便,属于内线作战,儿子吉祥正当盛年,以二打一,韦见素立时吃了大亏。
但也就是片刻光景,韦倜、韦谔两个半大小子闻讯赶到,跃入吉温家的露台,很快便将战局扳了回来。
对面两栋楼上的各户露台处,不断冒出人影,还有本栋楼的上面几层,都有人探着头往下看,各种鼓掌喝彩之声不绝,热闹非常。
两家头破血流,不分胜负,终于还是被楼上攀爬下来的户部尚书刘晏和广文馆博士郑虔给拉住,在一片“扫兴”、“无趣”的吵嚷声中,两位大臣分别劝止住双方,各自口苦婆心了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