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ns5b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txt-第608章 找你老爸什麼事?讀書-73s8n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风见裕也一头黑线,降谷先生以为自己笑得好看又能找到理由,他就会……
再見了,我終將逝去的青春
算了,笑就笑吧。
“金源先生现在担心的是,七月会不会误会他,之后就不愿意接受警察厅的赏金了。”
“放心吧,”安室透低头翻台历,依旧在乐,“他把宅急便留下,只是留了画,说明没有真的生气。”
雲氏傳奇
“那这画……会不会有什么内意?”风见裕也猜测,他看过这些画,没有金源升那么明显,只是一个小人拿着药丸丢另一个小人,比起金源升那些画,好像没那么强的戾气,“是在表达不满吗?”
“当然了,”安室透笑得差不多了,有些奇怪地看了看风见裕也,肯定是表达不满,这还用问吗,“至于意思……应该是说金源先生:你该吃药了。”
他们一起打游戏,魔法美少女偶尔提出某个极其夸张又不靠谱的想法,顾问就说过:
你该吃药了。
乖,张嘴把药吃了。
具体什么意思,池非迟还解释过,看到简笔画里,一人将药丸怼另一个人嘴里,一人丢药丸砸另一个小人,他就立刻想起来了。
“吃药?”风见裕也没反应过来,“金源先生生病了?”
安室透又详细解释,“七月就是说,你这个神经病,病得不轻,该吃药了。”
这么狠?
风见裕也看了看台历上的画,也就是那张怼药进嘴的话,感觉还真是那么个意思,“七月还真是……含蓄,也就您能看明白,金源先生今天上午研究了一上午,让我带台历出来,也是想问问您能不能看出什么来。”
網遊之召喚天下2
这么含蓄的嘲讽,降谷先生居然看过就明白了,厉害!
这就是他们的差距吧……这样下去可不行,他以后要更努力一点了。
安室透没法说自己就认识七月那货,这话他还是从本尊那里听过、才想到的。
他也觉得金源升该吃药了,不是因为简笔画诅咒七月的事,他是觉得金源升对宅急便过度执着了,很需要调整一下心理状态。
“风见,你备份的时候,记得多复制一份,送到我办公室里,放进办公桌右手边第一个抽屉里就可以了。”
“好的,降谷先生!”
“辛苦了。”
安室透继续吃饭。
怼得太好了,必须收藏一下。
……
下午两点。
池非迟睡醒的时候,发现非赤还窝在旁边枕头上睡得正香,坐起身拿过手机,查账。
到账总计870万,给灰原哀转了100万。
就算是日元,昨晚的收获也不算小了,如果没有非墨的情报网,他还真没法短时间锁定那些罪犯。
之后就是上午接到的电话,是矶贝渚打的,他那个时候犯困,接起来说了一声就挂断了,还得回个电话。
电话响了一会儿,才被接听。
矶贝渚一接电话就开始调侃,“老爹,你睡醒了啊,以后还是要节制一点哦,对身体不好~”
池非迟没被‘老爹’的称呼刺激到,也没接那句语气玩味的‘节制’,“我知道了,孩子,你找你老爸什么事?”
这一下轮到矶贝渚哑口无言,郁闷了片刻,才道,“我喊你就应啊?”
“我又不吃亏。”池非迟道。
矶贝渚更郁闷了,听那平静语调,真的让人分分钟没有一点开玩笑的乐趣,“我说,你就不会开玩笑吗?”
池非迟想了想,“大概是会的。”
矶贝渚很想表示‘不信’,不过还是先说了正事,“好啦,我只是想跟你说,我辞职了。”
“为什么?”池非迟有些意外。
日本职场有一个特点,如果两个人能力差不多的话,晋升大多会按年资排序。
也就是说,在企业中待的时间越长,越容易得到晋升。
而在一个企业里,‘前辈’就能少受气,‘后辈’过得就要辛苦一点,很多杂活都是刚入职的新人去做。
所以一般来说,员工跳槽离职的几率很低,很多人在一个企业就会待上一辈子。
矶贝渚在之前工作的地方也待了将近十年,在公司里多少算是前辈了,辞职之后到了一个新企业,未必过得如愿。
“本来我可以晋升的主管了,结果就因为是三十多岁的未婚女性,公司担心我接下来会结婚、生孩子而耽误工作,把晋升机会就给了另外一个男职员,我很生气,所以就辞职了啊,”矶贝渚语气无奈,却没有多少生气的感觉,“我家里有一些积蓄,我这几年也攒了一些钱,就准备到东京来,自己开一家店,我昨天晚上就到了,今天早上刚搬进新公寓……”
“接下来打算去找合适的店铺吗?”池非迟主动问道。
矶贝渚说的这种不公平情况确实存在,既然是自家‘闺女’,他能帮的肯定要帮一下。
“不用,不用,”矶贝渚笑了起来,“我妈妈的一个朋友前段时间打算卖掉在杯户町的鲜花店,在辞职之前,我就已经买下来了,也有联系了装修公司,他们过两天就开始动工,我可不是那种会鲁莽辞职的人哦,之所以打电话给你,是想请你到我的新公寓做客。”
“你母亲也来东京了吗?”
“没有,只有我,她想老家待几年,等她需要照顾的时候,我们再商量是接她到东京来,还是我回去……那现在要不要过来我这边?”
“好……”
记下了矶贝渚说的地址,池非迟挂断了电话,起床洗漱完,回房间打开上了锁的柜子。
柜子里放了两排拇指大小的小玻璃瓶,足足有二十多个,里面装满了晶莹剔透的液体。
小瓶子旁,还放了一个装空瓶子的塑料袋,一个喝水杯大小的玻璃杯。
非赤迷迷糊糊睡醒,钻被窝到床尾,“主人,你又取毒液啊?”
池非迟‘嗯’了一声,看了看抽屉,又转身出房间。
非赤懒得动弹,依旧趴在床尾,好奇看着房间门。
我們正在交往
超級強醫
片刻后,池非迟拿着一个有盖子的大号玻璃罐进门,把装小玻璃瓶的塑料袋换到下面抽屉。
非赤:“……”
寂寞吸血姬 暗
貪歡小妻慢點跑 菲安小姐
主人是觉得用小瓶子装太麻烦了,打算换个大一点的容器?
池非迟还真就这么想的。
毒腺满了就不会诞生新毒液,不把毒液收集起来太可惜了。
而且,把毒液定期取掉大部分,磕到牙齿或者情绪波动大的时候,毒液渗出来的可能性就会小得多。
不过他最多就是用毒液给牌淬毒,消耗速度比储存速度慢太多了。
神上
就算在波士顿那时候没取毒液、平时忘了或者忙的时候也没取,但小瓶子还是一个个增加,目前都20多瓶了。
異界冥君
他觉得有必要换个大一点的容器,省事。
这个玻璃罐是他买绿豆时的包装罐,跟他前世见过泡酒的瓶子有点像,放进去刚好到隔层顶部。
能放得下,就它了。
非赤看着池非迟拿起玻璃杯、把牙齿磕上去取毒液,“主人,你觉得我的毒液要不要也定期取一点?不取也不会诞生新毒液,感觉好浪费。”
池非迟让毒液都排进玻璃杯里,顺手给非赤递了个小瓶子,提醒道,“你是后勾牙毒蛇。”
他不是看不起非赤的毒液。
麻痹效果的毒液有时候比他这剧毒毒液更有用途,不过非赤的毒牙在咽喉处,比前勾牙毒蛇取毒麻烦。
非赤呆住,它想取毒液,可不是像池非迟那样牙齿往杯子上一磕就完事了,貌似要把瓶口吞下大半才碰得到毒牙。
这……
“呃,不用了,主人……”
池非迟把瓶子拿起来,又转身把毒液倒进玻璃罐,只有浅浅一层,“一会儿要不要跟我去找矶贝?”
非赤想也不想地答应,“去!”
要是没有它,主人又遇到日期问题可怎么处理?
它得跟紧主人,以免某个不时就从手机里冒出来的网络生命体抢它工作。
“那等我一会儿。”
池非迟又去洗手间,把有乌鸦图案、RAKI图案的两张黑牌清洗了一下,丢进玻璃缸里泡着,重新锁好柜子,带着非赤出门。
矶贝渚新找的公寓也在杯户町,离他这里不算远,走路十多分钟就能到。
……
米花町,阿笠博士家。
灰原哀也睡醒了,揉了揉眼睛,拿出手机查转账信息。
100万……
一晚上轻松跟着跑跑就有这么多,也不奇怪,他们做的可是违法又危险的事,要承担相应的风险。
而且她跟着打过几次赏金,对那些通缉犯的价格心里有数,大概也就六百多万日元,昨晚赏金的大头恐怕还是池非迟去那家公司窃取的项目信息。
她只是帮忙封装一下,池非迟就分她100万,绝对是多给了。
灰原哀打了个哈欠,一边神游,一边起床出门,准备去洗漱。
她也不用跟池非迟矫情,矫情反而显得疏离,给多少她就拿多少,就当是零花钱了。
其实就算她什么都不做,单纯去问池非迟要零花钱,池非迟也会给的,不过她不想像小孩子一样要零花钱,开不了那个口……
“什么?警视厅里毛利先生和非迟处理过的案子的档案被偷走了?!高木警官真的这么说吗?”
客厅里传来阿笠博士的惊呼。
灰原哀一怔,停下脚步,闪身躲到转角后的阴影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