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n05m精品都市言情 芝加哥1990-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機會不是人人都有熱推-iq2zp

芝加哥1990
小說推薦芝加哥1990
安舒兹和斯台普斯的行为给宋亚提了个醒,就算没有巴恩案,自己的血统以及和那边生意上的多年合作,这边的明眼人……
否则基辛博士那种老怪物怎么可能和自己初次见面就饶有兴致地提起相关话题呢?
權少追妻,盛婚秘愛 墨子白
九十年代初阿三也开放后,打进去的西方跨国企业都狠狠体验了把另一种脑回路的玩法,比如可口可乐,七七年遭驱逐,九三年屁颠颠高调重返,然后就是无穷无尽的麻烦,什么传言杀虫剂含量超标啦,会降低身体抵抗力啦,滥采地下水啦,被当地政客勒索啦……
政客勒索不成甚至直接放话煽动民众不要买不要喝,让农村妇女去堵门抗议,理由是可口可乐的现代化流水线工厂导致当地企业破产,工人失业,影响国家利益人民身体健康云云。
于是各家企业摸着满头包又回头亲近华国市场,政冷经热非常明显,去那边投资是潮流,沾边的不沾边的企业,都会在未来经营方针里起码提一嘴相关计划。
其实米国这边的某些公司或个人比自己走得远得多,和那边关系亲近得多的也大有人在。默多克八五年刚刚拿下福克斯就精心挑选了福克斯影业的五十部影片当赠礼,送给了华国电视台免费播放,其中不乏音乐之声、巴顿等经典,十年间各种示好。
股市里的华国概念也很受追捧,没像默多克一样早早烧过冷灶的安舒兹和斯台普斯,如果真能在随团访问时拿到默多克当初的接待规格,百分百,他们旗下公司股价会应声大涨。
然后自己这个掌握血缘和语言先手优势,近水楼台的资本家却偏偏无动于衷?
不能再反向压抑了,太不合理,再拖甚至会起到反效果,被别人怀疑心里有鬼。
聖獄 空神
就按宋则成建议的,以后索性大大方方正常往来,为了互惠互利赚钱嘛,没什么好怕,也不需要怕,安舒兹和斯台普斯想拥有自己在那边的人脉还求之不得呢,更不必表现出异样、刻意的疏远。
“你帮忙安排上吧。”
“好的,老板。”
他把两位大亨的请托甩给宋则成(以后与华国相关交涉事务都不细写了,默认交由宋则成搞定)。
在暑期档最火热的独立日周,威尔史密斯的黑衣人票房大爆,六千五百万,其次是香江大导约翰吴的变脸,迪士尼的合家欢动画片海力克斯,刀锋战士终究是爆米花片,观众观影热情消退很快,票房惨遭腰斩排第四,北米票房三周过亿。
“接下来的主要任务是要钱,A+唱片和我个人去年的唱片收入结算,足球尤物分成……”
古德曼、哈姆林、迪莱那些难要的钱就算了,起码先把好要的钱要回来,他对琳达和叶列莫夫说:“你们配合PGE律所吧。”
起码和索尼哥伦比亚唱片的官司必须开打了,年初就该给的钱,足球尤物由哥伦比亚影业发行,也在搞小动作,不行就一道送上被告席,“刀锋战士暂时不急,仍在上映,我们和发行方环球的关系也最好。”
“好的。”
琳达和叶列莫夫乐呵呵地答应,对他俩来说,老板一醒简直就像天降圣光,所有迷雾和麻烦都瞬间被涤清了,旗下艺人纷纷放弃了炸刺造反,外部的威逼利诱也全部偃旗息鼓。
“琳达,死死盯住埃斯特芬,我需要他的拉丁语歌曲,最好的,他答应过我还签过白纸黑字的对赌合同。”宋亚又吩咐。
“呃……好吧。”琳达答应,但好像想说什么又没说。
“怎么了?有困难吗?你可以找夏奇拉多问问埃斯特芬最近的异动,她应该会偷偷帮我的。”宋亚问。
“没有,没有困难。”琳达神色复杂的摆手。
“因为出国禁令吧?”
PGE的律师误会了,接过话头,“巴恩案不搞定你拿不到世界杯主题曲的演唱资格APLUS,我们不能总找借口去保释庭申请临时许可,而且现在解决巴恩案的各方面时机很好,你懂的。”
是的,现在无论是政治环境还是民众倾向,都不会乐于见到自己被定罪,以前需要官司慢慢拖慢慢打,现在却越快解决越好,否则舆论风向说不定又会因为什么事产生变化。
“那么无论是巴恩案,还是向索尼哥伦比亚唱片要钱,我们都需要和古德曼接触了。”斯隆说。
古德曼和哈姆林卷走了这些案子的原始资料。
足足吊了一个月,离八月九号阿美利加音乐网站原定上市的日期已不到一个月,到和叛徒小偷们接触的时候了。
吉米的女友,也许已经是前女友了,几乎每天都会打电话、求见的金韦克斯勒经过南非女保镖的严密搜身后,第一次被获准重返高地公园。
说起来这些所谓的南非志愿者保镖虽然没表明身份,但宋亚实际上心知肚明是些什么人,纪律严明、素养专业,甚至内部还有轮换休假制度,比如负责搜身的女黑人保镖,就是后来才出现‘接班’的。
同样,宋亚默契地从来不问,南非人这次帮了自己大忙,他醒来后已经给曼德拉打过电话道谢,回头解除禁令,自己第一场出国访问还是要去那边,有所实际回报并好好重述一番‘祖孙情’的。
“这是在羞辱我吗?无论你信不信,APLUS,我和吉米都没有参与过这件事。”
我的古代男神 瀟瀟
金发职业女性金韦克斯勒被刚才的脱衣搜身弄得很不爽,感觉受到了人格创伤。
“抱歉,我现在不信任你们,一个也不信。”
被偷了那么多钱,宋亚自认已经很克制了,“我不想听任何废话,韦克斯勒小姐,他们准备怎么把我的钱还上?”
“我的两位代理人认为他们有权留下应得的一部分。”金韦克斯勒回应。
“没有什么是他们应得的,他们这些年已经从我这拿了不少薪水和佣金了,没有我,古德曼只是个在唐人街跑单帮的小角色。”
王妃重生:腹黑狂神醫 唐蔚
宋亚冷冷看着她,“而现在,他们把我的账户里的钱偷个精光,只留下那些一文不值该死的垃圾股票和债券,M-FXXK甚至连带清年间的债券都有。”
“这与我无关,我只负责传话。”金韦克斯勒看着哪怕坐在轮椅上仍压迫力十足的男人说:“我也不会承认我们现在的交谈对象涉及古德曼或者其他人。”
怕录音,律师们总是很小心,“好吧,他们让你传什么话?”
“首先,我的两位代理人会交给你部分现金,某些案件的原始资料,同时他们让我请你放心,他们会继续为以前的事保守秘密。”
金韦克斯勒报出条件:“当然你得保证他们的人身安全。”
“具体数额?”
“大约一千五百万。”
“哈!他们光现金就偷了近六千万,还插手伙同我旗下企业高管大捞特捞,光和迪莱合谋阿美利加音乐网站分拆就让我损失以亿计!”宋亚被气笑了。
“再重申一遍,我只负责传话。你可以还价,APLUS先生。”金韦克斯勒说。
“六千万,其他损失我就不和他们计较了,除了把所有案件原始资料还回来,他们还得做阿美利加音乐网站IPO相关案件的污点证人。”
宋亚说:“他们应该知道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对吗?他们不出卖别人,别人也会出卖他们,比如迪莱。”
“好的,我会把你的意见带回给我的委托人。”
“嗯,转告古德曼,获得我宽恕的机会不是人人能有的。”宋亚点头,“现在我还愿意给他一条路走,但我耐心有限。”
“对了,如果被我的委托人发现你试图对他们进行人身安全方面的谋害,交易终止,他们会立刻向媒体或者其他机构爆出那些你不会乐于公之于众的秘密。如果他们遇害,也会有朋友帮忙将那些秘密传播出来。”
金韦克斯勒临走的时候说。
“呵呵,他们现在应该更担心来自同谋们的杀人灭口吧?”宋亚冷笑,突然眉头一皱,“也就是说,那俩家伙目前还在国内?”
豪門掠情,首席的陷阱 斕溪
这年轻男人太聪明太敏锐了,金韦克斯勒不敢再多说什么,告辞离开。
宋亚猜对了一半,哈姆林跑了,古德曼确实还留在国内,他躲在老家新墨西哥州一座偏远小镇不起眼的独栋民居里,所有门窗统统关死,里面连灯都不敢开。
他一个人黑灯瞎火地缩在房里,正对外面的风吹草动疑神疑鬼,突然电话铃刺耳的响了。
万万没想到APLUS竟然醒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只可惜买不到后悔药吃,在巨大压力和悔恨下,他精神已经出了问题,小心翼翼用铝箔纸包住话筒,似乎在害怕有人会通过电话线用某种高科技手段将他谋杀。
“我知道了。”
听完哈姆林传回的最新消息后,他瞬间好像苍老了十岁。
“我们拿不出六千万!查克,为了合法洗出那些钱,我们被帮忙过手的卡尔伊坎狠狠敲了一笔,剩下的还通过他的专门基金投回了阿美利加音乐网站!按照迪莱的说法,再无法IPO年底之前大家投进去的钱都会被烧光!”
哈姆林心急火燎地说道:“我们都了解APLUS,他现在摆明了要和我们两败俱伤,他不会让我们好过!他现在只是担心你爆出他的黑料才愿意虚伪的妥协,以后总有一天他还是会报复我们的!别再抱有幻想了查克!你比我更了解那小子是多么的记仇多么的阴险毒辣!”
帶著超市去末世 三舍堂
“我为他累死累活服务了七年……”
古德曼突然又情绪崩溃了,“都怪你,是你怂恿我的……否则我们现在还是芝加哥律政界的头面人物,全完了,全完了,我什么都没有了呜呜呜……我好惨。”
“别这样查克,你得快点做决定,卡尔伊坎还好说,迪莱随时都可能出卖我们,他和APLUS以前的关系不比你差!”
哈姆林继续劝,“我还打听到,由于陷入了阿美利加音乐网站的官司导致公司声誉受损,德明信还有迪莱找来的硅谷当地律所都在打退堂鼓……”
聶相思戰廷深 煙十一
“那你说怎么办?”古德曼擦干老泪问道。
如何開好團會隊會
“我不知道,真该死!你弟弟吉米到底有没有认真帮我们干活,那瓶药……”
“他说他进不去APLUS的病房……现在又不知道跑哪去了。”古德曼回答。
“现在要么想办法让APLUS再出点什么事,要么和他妥协,但不能犹豫拖延下去了。”
哈姆林说:“我们现在和迪莱、卡尔伊坎陷入了囚徒困境,谁先出卖其他人谁获益最大,当然那是在APLUS真心愿意妥协的前提下。”
“还有我和你对吗?”古德曼试探盟友。
“哈!”哈姆林听到这话很生气,“我手边可没那些案件的原始资料,你又不肯告诉我到底掌握了哪些有利于保命的,APLUS的秘密。”
“但你把我的钱卷去了国外!把我的钱还给我!”古德曼对话筒崩溃大喊。
“得了吧,这点钱求个APLUS的怜悯都不一定够呢!我马上就会和你一样一无所有!”
两个人精分开跑路前互相都捏好了把柄,“面对现实吧查克,我们总不能一直这么躲着吧?”哈姆林说。
“其实他是个很念旧情的孩子,他某些时候甚至有点烂好人,愿意自己吃点亏给对方很好的回报,比如他的前女友、前妻、还有那个断腿保镖、马沃塔的家人、CNA保险昂昂昂……”
古德曼脑子里又回忆起了当初西装革履站在APLUS身边,作为梦幻律师团一员风光出现在法院门口的往事,那些记者们的闪光灯……
“啊!”他突然痛苦地捂住眼睛大叫。
“查克!?查克!?你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