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xz2i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特戰之王 線上看-第三百零七章:最強的王聖宵讀書-k15jt

特戰之王
小說推薦特戰之王
重新回到帝兵山的时候,不久前的战场已经恢复了安静。
说帝兵山并不恰当。
因为曾经的帝兵山已经完全消失,曾经这座北海圣山存在的地方,只剩下一个大的有些不可思议的深坑。
数十米深度的深坑一片潮湿,此处靠海,水汽极重,丝丝缕缕的水光正在从坑底一点点的冒出来,越来越多,如果不处理的话,这片深坑很快就会变成一座无比巨大的湖。
王圣宵从直升飞机上走下来,站在深坑的边缘,抬头看着枭雄台。
帝兵山已经消失,枭雄台却毫发无损,没有了山的阻挡,此时的枭雄台看上去极高,就像是一片建立在悬崖峭壁上的圣地。
此景此景,或许没有任何一代北海王氏的族长看到过。
不在帝兵山上的枭雄台…
王圣宵默默的看着,看了很长时间。
他的心情极为混乱,北海赢得了决战,帝兵山消失无踪,北海王氏依旧存在,沧澜的血战还在继续。
不同的事情,不同的结果,正在发生的,已经结束的,乱七八糟,他的内心也乱七八糟。
有如释重负,有自嘲悲哀,有愤怒,有庆幸,有不甘,有失落。
北海赢下了决战,但粗略的看结果的话,王圣宵几乎认为自己是一败涂地。
这一战只有一夜,但北海的损失不可估量,可是收获…
除了收获了生存的权力之外,王圣宵竟然看不到任何收获。
生存的权力当然重要,但谁会认为这是所谓的收获?
深坑边缘是忙碌的北海王氏精锐。
帝兵山虽然已经消失,但方圆百里的山脉终究不可能被完全斩碎,所有人都忙着在周围打扫战场,只不过王圣宵留在这里的人手实在没多少,因此看上去极为清冷。
穿越之盛世紅妝
“族长…”
有些疲惫憔悴的声音在王圣宵背后响了起来。
一名看上去四十岁左右风韵十足的中年女子走了过来,似乎是因为天气太冷的原因,下意识的裹紧了身上的白色羽绒服。
王圣宵看了她一眼,点点头,声音温和平静:“辛苦了。”
刘雨微微摇了摇头。
她是帝兵山的后勤主管,负责帝兵山上所有人的日常用品,饮食,各实验室的意料器械维护,人员出入记录,武器消耗报备等一系列的工作,并不是战斗人员,但也能算得上是帝兵山的核心管理层之一,战斗结束之后,她需要第一时间统计出战损并且汇报给王圣宵。
刘雨很清楚自己现在在王圣宵眼里一定很讨厌,她要说出来的消息肯定不是王圣宵愿意听的,但却是她必须要说的。
“说吧。”
王圣宵点了点头,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刘雨迟疑了一下,轻声道:“具体损失暂时还无法统计,短时间内也很难统计出来,人员损失方面,诛天部队的候补力量战死一百三十七人,二十人重伤,今后也失去了作战能力。”
王圣宵轻轻咬了咬牙。
诛天部队的后补力量几乎可以看成是诛天二队,一队损失一人,就从这里补充一人,除了北海王氏的高端战斗力之外,这就是北海王氏最强大的战斗力,一共只有两百人的二队,如今损失了大半,别的不说,只是这一项,就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他深深呼吸一口,平静道:“继续。”
“另外就是帝兵山方面的,山上的建筑损失正在进一步统计,主要是山腹内的实验室,2-5号实验室完全损坏,将近三十位科研人员牺牲,助手,保洁,资料整理人员牺牲超过两百人,所有仪器全部报废,研究材料也全部报废,2-6号实验室在两天之前进行了最后一次数据更新,并且进行了备份,这两天的研究数据已经全部消失。另外,7,8,9号实验室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坏,各种仪器大概损坏了五分之一,没有人员伤亡。”
重生候府之農家藥女 夜幕來臨
王圣宵的身体轻轻颤抖着。
无情与李天澜之间的碰撞毁掉了帝兵山,这个结果已经是预料之中的事情,可真的亲耳听到刘雨说起这些,王圣宵的心脏还是忍不住的抽搐起来。
2号,3号,4号,5号。
四个实验室,数十名科员人员的牺牲。
仅此一点,北海王氏的损失就不下数百亿。
钱还是其次。
仪器也可以再买。
但那些科研人员的损失才是最致命的,那些尖端人才,不要说在北海王氏,即便是在中洲这种霸主国家的眼里都极为珍贵,损失一个就要少一个,想要补充不知道要花费多少资源去培养。
这一下损失了数十个,这也就意味着北海王氏至少几个实验室的研究进度会在很长时间内停滞下来。
王圣宵面无表情,他的声音仿佛是从牙缝里一点点的挤出来一般:“继续。”
“这次决战的爆发实在是太突然了。”
刘雨有些无奈的苦笑起来:“从秋水开始,一直到圣州,北海所有城市都遭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冲击,秋水,通天,沧澜,皇后四个城市更是其中的重灾区,族长,我们现在根本没有办法统计全局的损失,尤其是在沧澜的战斗还没有结束的时候,但保守估计,最乐观的结果,我们一夜之间,至少损失了数千亿,更糟糕的是,从今日起,重建北海的事情会更加的麻烦。”
王圣宵抬起头看着立在悬崖上的枭雄台,沉默了很长时间。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点了点头,声音低沉道:“我知道了。”
刘雨安静的等了一会,确认王圣宵没有了其他吩咐之后,轻手轻脚的退了下去。
王圣宵的身影腾空而起,越过深坑,落在了剑气缭绕的枭雄台上。
茫茫剑气在枭雄台上不断回荡着。
王天纵的剑气分身已经彻底变成了实质,浓烈剑气汇聚的分身似乎彻底变成了一尊雕像。
枭雄台上方,更为浩瀚的剑气不断流转。
阳光之下,那轮明月依旧高悬在天际,清光四溢。
“我们损失的一切…”
王圣宵的手掌落在了剑气雕像的胸前:“我都会拿回来。”
剑气雕像似乎微微动了动,清光流转,无声无息。
剑气分身随着王天纵主意识的沉寂而变得有些僵硬呆滞,现在的它只有最本能的反应,而且还是结合了无忧的能量之后的本能反应。
空有力量,而没有理智。
洪主 烽仙
邪夫總裁霸上身
但王圣宵很清醒。
他非常理智,缺少的只是力量。
一抹透明的剑光从王圣宵的手中绽放出来。
剑气奔涌。
王圣宵的气息一瞬间提升到了极致。
所有的剑气以一种近乎疯狂的速度从他身上生生抽离出来涌入了剑气雕像。
王圣宵脸色惨白,身体剧烈颤抖着,谁都能够看出来他此时承受着的巨大痛苦。
剑气雕像对王圣宵的剑气来者不拒,疯狂吸收。
短短几秒钟的时间里,王圣宵体内的剑气已经被吸收一空。
一受遮天 閆十二
随后便是剑气雕像的反馈。
明月在日光中高悬。
漫天的清光陡然变得明显。
剑气雕像伸出手掌,按在了王圣宵肩头。
磅礴的剑气瞬间笼罩了王圣宵的身影。
短时间内虚弱到了极致的王圣宵气息开始迅速回升,转瞬间恢复到了巅峰状态。
磅礴的剑气依旧在他身边盘旋。
两者完全同源的剑气在无忧能量的波动中开始共振。
王圣宵整个人的身体都在发光,丝丝缕缕的剑气在他身边变得越来越多,犹如实质。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王圣宵的身影已经在剑气雕像面前消失。
洪荒之祖龍 浮雲浪子
他曾经站立的位置只剩下一道淡淡的影子。
仿佛无穷无尽的剑气将王圣宵完全包裹起来,隔绝了所有人的视线,这一刻的王圣宵就像是穿上了一件剑气外衣,又像是走进了一座剑气囚笼。
模模糊糊的剑气之中,王圣宵双眼赤红,浑身上下到处都是鲜血。
没人能够看到他的表情。
站在枭雄台上,他看着自己脚下的深坑,笑的有些狰狞,又极为舒畅。
来自于无情的能量和王天纵的剑气彻底灌入他的身体,几乎要撑爆他的身体。
难以想象的狂暴剑气一瞬间将他的身体撑到了极限,并且在极限之上又加了一点点。
这种状态下的王天纵身体等于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可他的身体强度和剑气却又是实实在在的进步了一点点。
而作为代价,王圣宵仅仅是受了一些并不算重的伤势而已。
剑气遍布在他全身,他的身体容纳不了的剑气则在他周围形成了一道模糊的剑气外衣。
无忧没有所谓的实体,想要发挥出威力,正常情况下只能是与人体融合。
只是现在,王天纵的剑气分身凝实的已经彻底成了实质,王圣宵跟王天纵借剑,同源的剑气共振之下,王圣宵也等于有了可以利用无忧的能量的资格。
这道剑气分身很难离开枭雄台,但王天纵带着无忧这一部分能量却可以随意走动。
他的剑意可以勉强驾驭身边属于王天纵的剑气,而王天纵的剑气则可以驾驭无情。
这种状态下的王圣宵不擅长持久战,因为身边的剑气再强,总量始终有限。
可这种状态下他的每次出手,都堪称是真正的石破天惊!
王圣宵不在乎所谓的持久战。
整个北海王氏都不在乎。
他们的武道,本就是爆发。
眼下这种状态,是最适合王圣宵的状态。
而这种状态下的王圣宵,也是最强的王圣宵。
身影变得无比模糊的王圣宵向前一步。
无声无息,他离开了枭雄台,再次出现在了深坑边缘。
深坑附近的人还在忙碌着。
王圣宵沉默了下,掏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准备一架直升机。”
他的声音平静:“我马上要用。”
“好的。”
电话中平稳的声音响了起来,犹豫了下,电话那头小心翼翼的问道:“族长要去哪?”
王圣宵平淡一笑道:“去沧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