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ykqz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我能提取熟練度-第1100章 終南山、帝踏峯!展示-a38tq

我能提取熟練度
小說推薦我能提取熟練度
乔装改扮,悄悄离开洛阳的主意,是夜未明临时想出来的一个办法。
之所以没有提前设计好,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刀妹不在身边,乔装易容这件事情并不具备可操作性。
但这个难点对于现在的夜未明来说,已经完全不是问题了。
因为……
他的可爱宠物尉迟嫣红小狐狸,也是一个易容高手!
所以,这一次不光是夜未明在尉迟嫣红的易容手艺之下变成了一个年轻的货郎,就连莜莜也被化妆成了一个年轻俊俏的少妇,怯生生的跟在夜未明身后,在城门开启之后,堂而皇之的双双推着小货车离城而去。
楚王妃 寧兒
總裁的逃跑妻
由于两人都在之前的洛阳之行当中收获满满,此番离开时的心情也要格外的畅快许多,就连原本随处可见的普通景色,此刻看来也是异常的明艳动人。
真可谓是树上的鸟儿成双对,绿水青山带笑颜……
两人就这样相依相偎的走出了十余里,直到来之一处四下无人的山谷之中,夜未明方才停下脚步,平静的转对莜莜说道:“时间宝贵,咱们便在这里分开,各自行动吧。”
莜莜也是一个雷厉风行的奇女子,闻言立刻扯掉身上的伪装,恢复之前那身干净利落的女侠打扮,而后主动上前将货车上的货物全部扔至一旁,再将其中隐藏的暗格打开。
一个美艳动人的白衣“睡美人”,立刻出现在两人面前,正是傅君瑜。
大手一挥,已经将白雕小白召唤出来,然后一个公主抱抱起傅君瑜,一跃跳上鸟背,这才转对夜未明说道:“慈航静斋对于你来说不是什么善地,此去千万小心。”
夜未明平静的点了点头:“料也无妨。”
简单的道别了一句之后,莜莜立刻驾驭着小白腾空而起。随着飞行高度的不断攀升,其身上附着铠甲的颜色也逐渐生出变化,变成与上空的蓝天白云相似的色泽,从下面远远看去,即便是夜未明这样眼力过人之辈,不特别注意也很难发现不同之处。
一直目送着小白的身影消失在视野之外,夜未明却是猛地大手一挥,由《炎阳圣气》催发出来的真焰瞬间便将木质的小货车烧成灰烬,跟着立刻展开身法,径直朝着终南山的方向急奔而去。
夜未明专挑那些人迹罕至的荒山野岭行进,路上自然不会遇到任何人,即便偶有野兽发现他的存在,也在一转眼的功夫便被他彻底甩开。
就这样,凭借着超绝的轻功,沿直线狂奔出五十里,这才在一株造型扭曲奇特,好像盆栽一样的松树树冠之上借力,“嗖”的跃起十余丈高。
侍婢奪寵:傾國帝王妃
而后大手一挥,熟练的召唤出阿红与他单人飞椅,然后便这样躺在飞椅之上,径直朝着慈航静斋的方向飞去。
飞着飞着,不禁有些想念许久未见的阿黄了,于是又将这只常年被关在宠物空间中的可爱狗狗召唤出来,一边撸狗,一边迎着微风御鸟飞行,好不惬意!
一路无话,大概过了一天一夜的时间,夜未明终于来到了他此行的目的地,终南山、帝踏峰!
终南山并不单单指一座山头,而是一片幅员辽阔的连绵山脉。在以金系武侠为背景的主世界中,这终南山便以一山之地,容纳了全真、古墓两大门派。
纵观整个主世界,大概唯一能够与之相提并论的,也就只有包含少林、嵩山两派于一身的嵩山而已。
如果从位置上来判断,帝踏峰大概介于全真教与古墓派之间偏北的位置,只不过在“双龙秘境”之中并没有全真、古墓的存在,之所以提到这两个名字,只是进行一个更为直观的比喻而已。
隱居在娛樂圈
眼看着时间还很是充裕,夜未明直接在帝踏峰的山脚处按下鸟头,将阿红、阿黄、单人飞椅先后收起之后,便怀着游山玩水的心情,沿山路朝着山顶方向行去。
入目之处,却见周围群山环绕,峰峦叠嶂,山间林木郁盛,奇花异草数不胜数。加上如同丝带一般缠绕在山间的片片云霭,更给人一种置身仙境般的不真实感。
行不多时,却见前方立有一块石碑,上面刻着“家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十个铁画银钩的大字,且用红漆刷过,显得额外惹眼。
萌寶100億:總統爹地心太急
越过石碑,夜未明顿时便感觉到周围的空气要比之前更加清新几分,甚至就连真气的运行,都要比外面更加畅快几分。
末世之如影隨形 遠古林子
还真是一个适合修炼的仙家福地啊!
怀着略显兴奋的心情,夜未明继续朝着山上走去,一边走,却已经禁不住尝试运转内力,在体内运行周天。
一试之下,竟发现内功熟练度的增长效率,竟比神捕司的门派练功室,还要快出三成左右!
难怪师妃暄小小年纪,便能够拥有那么强的实力,看来除了自身资质、武学渊源与《慈航剑典》的功劳之外,此地得天独厚的外在环境,也绝对有着不可磨灭的功劳!
来到山顶之上,却见眼前被一团云雾所遮挡,根本看不清后面的事物,只一条延绵曲折的青石小径一直延伸至云雾深处。足踏云雾之中,又觉得周遭十丈之内的一切事物尽皆清晰可辨,只有超出这一范围之外的地方,才会在云雾的遮挡下若隐若现。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在这座帝踏峰上,已经展现得淋漓尽致!
又行了约三里左右的距离,夜未明终于穿过迷雾,眼前一片豁然开朗。却见在错落有致的山林树木之间,有着一间看起来并不十分特别壮丽的庙宇,红漆涂刷的围墙已经有些褪色,虽然远没有静念禅院的庄严奢华,却有一种古朴自然的别样美感。
在庙宇正门的匾额之上,用金字写着“慈航静斋”四个大字!字体苍劲古朴,少了一些锋芒毕露的霸气,却多出一些“上尚若水,利万物而不争”的别样韵味。
庙门是敞开着的,可以看到门内广场之上,有年轻貌美的女弟子正在舞剑,透过庙门的角度,只能看到居中的七八个人,却都是风采各异,环肥燕瘦,美得各具特色。
而她们所演练的剑法,竟全部都是《慈航剑典》中的招式。
“贵客光临,令静斋上下蓬荜生辉,梵清惠出迎来迟,还望夜少侠不要见怪。”
随着一个熟悉的声音入耳,广场上演练剑法的女弟子立刻向左右分开,现出一个风韵尤纯的美妇人,脸上含笑,迈步朝着庙门方向迎了出来。
来着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在挑战副本之中,被夜未明用“玉石俱焚”和祝玉研一起炸死的慈航静斋之主,梵清惠。
故人见面,夜未明的脸上也同样露出了一丝久别重逢的微笑,顿时便给人一种如沐春风般的感觉,堪称演技炸裂。
眼见到梵清惠已经来到门前,夜未明手腕一翻,已经将师妃暄之前留下的“字据”取了出来。
可还不等他开口,便听梵清惠道:“少侠之事,妃暄已经飞鸽传书通知于我,加上在任务成立的那一刻,自有天道进行提示,有无此信,其实都是一样的。”
“既然如此,那我就将它留下来,作为一个纪念好了。”说话间,夜未明已经重新将“字据”收入包袱,跟着立刻飞鸽传书莜莜:
【你在完成‘护送傅君瑜’的任务之后,如果还需要返回中原,麻烦帮我散播一个消息出去。
就说在不久之后,我将会当众拍卖一封武林第一美女师妃暄的亲笔信函。
绝对真迹,原味信纸;
首冲极品,独一无二;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夜未明
叮!由于你处于特殊地图之中,无法使用飞鸽传书功能,请在离开特殊地图之后,再尝试发送。
慈航静斋竟然属于特殊地图?
貌似还真是!
夜未明摇了摇头,只是将这个赚外快的计划默默记下,同时随梵清惠一起进入静斋之中。
进入其中,却见慈航静斋看起来了并不甚雄伟,但布景却是别具一格,百年长青之松柏与青砖搭建的房舍交相呼应,不时更有飞鸟、虫儿在树冠之中穿梭,更给这座不知建立了多少年的庙宇,平添了无尽的生机。
中央广场之上,二十余名女弟子分列两旁,身材相貌无一不是上上之选。一个个好奇的看向夜未明,都仿佛见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特殊生物。
而在这些女弟子的头顶之上,同时也浮现出一个个堪称惊人的等级数据。
其中最为年轻的一个,约有十四五岁的小女孩等级最低,也有足足73级。而其中等级最高的一个,竟然足有145级,其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与师妃暄颇为类似,想来实力方面也相差不大,只是在相貌方面,就要差上不止一个档次了。
这些女弟子一个个脸上含笑,十分谦逊有礼,从头到尾都没有对夜未明表现出一丝一毫的敌意。
但按理来说,一个没有敌意的NPC,是不会轻易在玩家面前显露其BOSS属性的,可是她们却偏偏全部都显露了出来。
这就有些不合常理了。
如果说这些人女弟子全部都是暗藏杀机,但表面上却不会显露出一丝一毫,却是打死夜未明也不会相信的。
毕竟,以他现在的实力,一旦对方当真对他怀有敌意,就算是梵清惠都未必能够瞒过他的眼睛,更何况是这些实力参差不齐的女弟子?
如果不是这些人全部能够神通广大,将杀意藏匿于无形,那就只剩下一种解释了。
这些女弟子是在梵清惠的授意之下,刻意将自身的等级属性暴露出来,向夜未明展现慈航静斋的真正实力,同时也是一种示威!
就在夜未明不动声色的对众女回以微笑时,却听一旁的梵清惠悠然说道:“夜少侠看到的这些,都是我慈航静斋之中的普通弟子,如果天下不逢大事,他们也将永远留在山上清修。而妃暄,只是她们之中最为出色的一个而已,却因为天下苍生的福祉,不得不涉足红尘之中去进行另一番历练。”
夜未明闻言却是有些疑惑道:“在我看来,光是在这些弟子之中,便有一人实力不在师妃暄之下。”
桃緣漫
梵清惠轻轻摇头:“她虽然武功修为不亚于妃暄,但却不擅长与人交流,无法肩负起拯救苍生的任务”
神特么不善交流。你不如直接说她的颜值不如师妃暄,不够勾魂得了。
沉默了两秒,夜未明最后做出总结道:“所以说,师妃暄才是慈航静斋这一届的花魁吗?”
梵清惠:……
原本融洽的交谈到此结束。
梵清惠一言不发的将夜未明引入一间静室之中,随之从书架上取出一册书卷,将其送到夜未明的面前说道:“这是之前妃暄答应夜少侠的《风水释卷》,现在它是夜少侠你的东西了。”
“那怎么好意思呢。”嘴上这么说着,夜未明已经将其接入手中。
风水试卷:慈航静斋结合佛道两门高人,联合著作的风水学作品,集佛道两门的学说精华于一身,是不可多得的风水宝典。
满意的将《风水试卷》收入包袱,夜未明再次开口说道:“按照我和师妃暄之前的约定,除了这份《风水试卷》之外,还可以借阅静斋之中包括《慈航剑典》在内的所有书籍,不知……”
梵清惠脸上含笑:“妃暄的话,自然可以代表我慈航静斋。早在少侠到此之前,我已经吩咐下去,少侠可以随意出入静斋的藏经阁,而包括《剑典》在内所有书籍,在藏经阁内均有正本。而我这件静室中的藏书,也只不过是其中一少部分的复本而已。”
夜未明闻言不由略感诧异:“《剑典》的位置很明显?”
“夜少侠只需要去一趟藏经阁,自然可以找到。如果找不到,也可以随意找哪个弟子帮忙指引。”
在一句话打消了夜未明最后的疑虑之后,梵清惠继续说道:“除此之外,我还命人给夜少侠准备了单独的房间可以休息。但有一件事,还望夜少侠能够帮我解惑。”
听对方居然将自己安排得如此周到,夜未明也不好意思不回答她的问题,于是十分爽快的说道:“梵斋主有话尽管问,能回答的,我一定尽量回答。”
梵清惠点了点头,而后忽然问道:“按照我之前的记忆,在追查和氏璧被盗的事情中,我曾经降临分身参与对夜少侠的考验。”
“不过在那之后,却并没有任何的记忆传回,能否请夜少侠告诉我,在考验的试炼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是要兴师问罪吗?
好处已经拿在了手里,夜未明自然不担心对方翻脸,于是直言不讳的答道:“梵斋主亲自出手考验在下,您老人家精湛的剑道修为,的确让我大开眼界。”
“不过战斗正酣之时,祝玉研却是突然出现偷袭斋主……”
说到这里,夜未明轻轻的摇了摇头,跟着继续说道:“不过已经将祝玉研当场斩杀,算是给了她一些教训。”
说完,目光直视梵清惠道:“如果梵斋主不信,可以考虑付出一些代价,来让我发下天道誓言,证明自己所说,绝无一字虚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