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aie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萬族之劫 愛下-第702章 觀天悟道(萬更求訂閱)分享-8bux2

萬族之劫
小說推薦萬族之劫
远处,大周王带着定军侯走了。
苏宇没管他,蓝天悄摸摸地跟了过去,那也不是苏宇考虑的事。
此刻的苏宇,正在忙自己的事。
观天!
是的,这两个字,太有含义了,还有韵味了。
苏宇上次去文王府,在后门上看到了两个字——观天。
那时候,苏宇不懂。
现在,他时常会观天,这天,真的不一样。。
死灵界的天,有一条死灵大道。
万界的天,有一条时光长河,外加无数支流。
而上界的天,看不到时光长河,浑浊一片,这里,好像还是一片净土,并无人在此设立规则。
“若是时光长河也是一条大道……那代表,有人在万界开天,开天之后,留下了时光长河,所以,时光长河大道的主人,是开天之人!”
“后来,死灵大道的主人,盗取力量,在死灵界域开天,但是开的天不完整,不强大,所以,有了死灵大道,这道的主人,其实也是开天者!”
“上界,人族原本想打造成自己的地盘,人皇可能也想开天,成为第三个开天者,但是还没成功,就遇到了麻烦,否则ꓹ 此地应该也有一条特殊的长河。”
“三位开天者,时光长河的主人最成功ꓹ 死灵大道的主人借用了时光长河主人的力量,而人皇干脆没成功,或者只是刚开始ꓹ 但是,人皇可能也想盗取时光长河的力量。”
“这里大道之力明显ꓹ 无主的规则之力许多,是不是从时光长河中溢散出来的ꓹ 或者干脆人皇也开了个口子ꓹ 和死灵大道一样,但是后来没有续接上自己的道,出现了大道之力溢散?”
“……”
观天,是一种感悟,一种洞察世界本质的悟道。
今时今日,苏宇愈加觉得,文王当年所写观天ꓹ 不单单是看看天的意思,也许也有坐井观天之意。
这世界ꓹ 强者到底有多少?
时光长河若是有主人ꓹ 那他的主人在哪?
死灵大道的主人ꓹ 真的死了吗?
文王他们又在和谁战斗?
看到的越多ꓹ 知道的越多,越觉得自己渺小。
所谓的规则之主ꓹ 也只是时光长河大道上的一条支流的主人ꓹ 和整个时光长河比起来ꓹ 太过渺小。
时光长河的尽头在哪?
它到底多长,多强?
死灵大道ꓹ 苏宇还看到了一边的尽头,另外一边他没抵达,但是苏宇觉得,此生,他还是有希望达到死灵大道主人这个地步的。
可是,时光长河大道的主人呢?
蓝天虽然在这条大道上,开辟了一条属于他自己的血路,可是……那条血路,占据了整个时光长河的多远?
十分之一长?
百分之一?
还是万分之一?
而且,这条血路,能够蔓延整个时光长河吗?
蓝天的路,也还长,还很远,只是潜力比其他大道更强一些罢了,蓝天想成为规则之主,恐怕没希望了,他这辈子,只能是融道者!
知道有一天,他把时光长河给占据了,否则,他就是一辈子的融道者,他的路,没尽头。
就如人族肉身道的强者,一些人走到了很远,堪比规则之主战力,却不是规则之主,因为这条道,不属于他们。
“人族的肉身道,可能是人祖开辟的,也是一条极其强大的大道,我所见之道,时光长河第一,死灵大道第二,第三就是这人族肉身大道……”
“人祖,太古时期……不,开天时期的存在。”
“太古……文王他们其实都属于太古,只是终结了太古,开辟了上古时代。”
“据说人祖姓周,或者就叫周,人祖那等强者,也死了吗?”
“鸿蒙说,他存在于开天时期,二十多万年,是真是假?开天距今,只有二十多万年吗?”
“一些合道,都能活十多万年,何况是规则之主,人祖他们那个境界,若是真的只过去了二十多万年,不遭遇意外,应该都活着吧?”
“……”
到了上界,苏宇观天,感悟的东西更多了。
上界,有一个好处,苏宇其实感应到了。
在这里,大道之力混杂,不,或者说,大道之力浑浊!
这里,是天地初开的那种状态。
没有太多规矩的地方。
在这里,其实很有意思,开天也许更简单。
开道可能更简单!
甚至是……续接人皇当年想做的事,在这开道,开一条通天之道!
“那为何不可以成为规则之主?”
到了这时候,苏宇就一个疑惑没有解开了。
为何不能成为规则之主?
“难道说,真的是因为监天侯,因为他的存在,所以,上古皇庭气运还在,人皇做的,锁住了所有人成为规则之主?”
“那他又是如何做到的?”
苏宇在想,想人皇。
自己若是人皇,他代入角色,想象着,自己知道人族危机要来了,因为文王、武王这些强者都走了,万族蠢蠢欲动。
此刻,我除了要带走那些规则之主,我应该还做点什么,才可以预防万族翻盘?
传火者是其一,第二,阻挡所有人成为规则之主吗?
可若是没有规则之主,万族合道更多,如何翻盘呢?
“人族的肉身道……是这样吗?”
苏宇想着,因为都无法成为规则之主的话,那人族的肉身道,就是天下第一道,不,还有个死灵大道,不过死灵大道,有四大天王在,不去管死灵大道的话,死灵大道还封印了一群强者,很难出现比肉身道更强的强者。
軍少嬌妻萌萌噠
“若是如此……人皇的算计,可谓是空前绝后了,他算计到了,人族会出百战王这样的强者,盖压诸天!唯独没算到,这个盖压诸天的家伙,是个蠢货!”
苏宇代入人皇的角度去想,真的该做的都做到了。
人族必胜!
艹!
必胜的局面,变成了差点必败的局面,怎么做到的?
服了!
“所以,只要不出规则之主,人族就不可能输!”
“若是人族再次一统诸天,监天侯可能会成为下一个规则之主,和百战王一起双双踏入规则之主境界,再次打破人皇的封锁,让人族再出规则之主,万族也可能会出,但是人族会领先一步,先有两位规则之主。”
“再加上武皇,若是可以镇压收服,也就是说,人族一方,会先出三位规则之主,接下来,倒是可以完成诸天的一统了!”
“……人皇……”
苏宇越想,越发觉得人皇才是这诸天第一强者,第一算计大师。
厉害!
外界,几乎不谈人皇,但是对苏宇而言,了解的越多,知晓的越多,愈发觉得这人皇才是真的厉害。
文王随性的很,想走就走,想留就留。
武王莽撞的很,讲义气,文王走了,他觉得文王有麻烦,马上就追过去了。
明王可能痴情的很,关于明王的传说不多,介绍也不多,明王不知是不是和人皇在一起,有这个可能。
狱王……背叛了!
那狱王现在在哪?
和魔皇在一起?
魔皇和狱王有血脉,显然,这俩有勾搭。
一个个念头升起,到最后,上古人皇,第一次在苏宇脑海中压下了文王,这位,比文王更厉害,这是苏宇自己的推断。
别的不说,起码筹备谋划的更多。
“那这么说,万界不出规则之主,其实是人皇做的。”
“而核心,其实在监天侯那边!”
“灭了监天侯,也许……就能诞生规则之主了,破了人皇的一切算计,是吗?”
“我若是杀了监天侯……那是否代表,万族可能会出规则之主?百战也可能会成……或者不会,因为那代表他的气运之力消散……也不对,他本身实力在这,还是有希望成为规则之主的,只是气运不再强大而已。”
“监天侯,如此重要?”
殺日王牌 濕吻拜淚
苏宇笑了。
不会吧!
人皇也好,文王也好,将这个核心,放在了监天侯这里?
“也是,监天侯其实是最难死的,因为他是气运的代表……”
一条条线索推理,推测到这,苏宇对上古人皇他们离开的脉络,有了一条大体上的梳理了!
不是无用的推测,而是极其重要!
重要到,什么时候去找监天侯一战,这都需要衡量。
要考虑清楚后果!
杀了监天侯之后,上古时代结束,人皇的封印可能会解除,一切都将重新开始,那代表,万族可能会出规则之主了!
苏宇忽然笑了。
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忽然去思考这么长远的事了,自己,不是永远只会思考下一秒如何吗?
上界之行才开始,苏宇便觉得,自己有所感悟了。
自己的道,也好像越来越明朗了。
开道!
开一条,属于自己的道!
苏宇,你的道,只能属于自己。
因为,你的前面,可能有很多失败的案例,人祖、死灵大道主人、人皇,这些人可能都失败了。
“因为他们其实都没断了和时光长河的联系!”
“这不对,应该断开,彻底平行,而非相交!”
苏宇侧头看向天地尽头,他好像看到了一个口子,一个贯穿了时光长河的口子,人皇想在上界,开一条属于他的道吗?
文王抛弃了笔道这些,难道也这么想?
那文王现在情况又如何呢?
……
定军侯以为苏宇是在看自己,带着一些惊惧,因为他听大周王说了一些关于苏宇的事。
此刻,他见苏宇朝这边看,以为苏宇想杀自己,脸色有些沉重和难看,低沉道:“大周王……百战王也好,这位新人主也好,都是人族,无论谁胜谁负,对人族有任何好处吗?不如齐心协力,一起击败万族,何必……如此!”
大周王叹道:“那我问你,谁为主?终归是要有个主次的!哪怕上古也不例外,文王那么出众,但是,别忘了,上古时代,唯有一尊皇!”
定军侯欲言又止。
大周王叹息道:“你觉得呢?”
定军侯好半晌,这才有些挣扎道:“按照你的说法,这位新人主……很厉害!可现在,他实力……实力距离顶级的强者还有差距!”
定军侯深吸一口气道:“我知道,听你说的那些,如今人族有这一切,都是他打下的。可百战王,实力是我们需要的,不如二主并行?”
大周王笑了,比起当初,这些人好像也有了些改变。
若是在当初,或者刚战败的时候,大概没人会提这个,现在,定军侯却是说,二主并行。
这其实是一个很好的开端,可是大周王也知道,这不是苏宇想要听到的结果。
“你的意思是,只要宇皇比百战王更强,那你便觉得,宇皇更合适?”
絕世強者 浮生過半
定军侯沉默一会,微微点头:“我和他接触不多,从你所言,我的确觉得,他若是有百战的实力,一定可以做的更好一些。”
大周王笑了,“我倒是觉得,他很快可以超越百战王!”
定军侯迟疑了一下,“我就担心,前期进步太快,后期……可能会遇到瓶颈,这样的可能性,不是没有!你说他,走的不是常规的肉身大道,没有前路可循……当然,他继承了文王的笔道,笔道也有前路可循,可是……可是文王的笔道,真的比肉身道更容易掌控吗?若是不能的话,他成不了规则之主,可能还是不如百战强。”
定军侯的心思,其实也很明显。
苏宇若是实力比百战王还强,那没说的,苏宇肯定比百战王合适。
哪怕不如百战强,差不多实力,苏宇也更合适当这人主。
关键是,现在双方实力差距还是极大的。
他又道:“我还担心一点,一旦百战王解封,之后……这位我看样子,也不是能屈服的主。而百战,说实话,性格也较为霸道,到时候,必有一方退让才行,否则,自己就会闹腾起来。”
定军侯苦笑,“之前,我们只是希望活着,百战是不二人选!现在,多了一个选择,活下去的希望更大,反而让我迟疑了,你说,这人……是不是不能太满足了?”
他苦涩道:“我更希望,出现上古时代那一幕,人皇为主,四王辅助,可人皇陛下能折服四王,我担心……”
担心苏宇折服不了百战王。
就在他们说着这些的时候,一直看着这边的苏宇,气息微微波动了一下,大周王和定军侯瞬间朝他看去,都有些意外。
此刻,苏宇忽然具现出了一枚神文。
那神文,不断波动。
下一刻,又一枚神文浮现。
“宇宙”
是的,就是这两枚神文。
上下四方为宇,古往今来为宙。
之前,苏宇勾勒了这两枚神文,但是很久都没什么动静了,今日,随着苏宇所思所想,以及处于上界,规则浑浊之地,苏宇忽然有所明悟。
万界的天,不属于自己,而是属于时光长河!
死灵界域的天,不属于自己,而是属于死灵大道。
可上界的天,还没有主人!
“所以,我若开道,当选择在这开道!”
苏宇明悟了!
上界,其实才是自己开道的最佳选择。
但是,前提是,他要准备好足够的力量,规则之力,去开辟填充大道。
“所以,我一定要多窃取一些力量,不和时光长河藕断丝连!”
“但是那样一来,我会少一个原始点,死灵大道这些道,都是从时光长河开辟……原始点……文明志!”
就在这一刻,忽然,“宇宙”二字融入书册。
“宇宙文明!”
苏宇愣了一下,这是自动融入的,因为随着他的感悟,他的文明志,这柄他锻造用来证道的兵器,好像也领悟到了苏宇的心思。
宇宙文明!
这天地,这古往今来,这天下的文明,都该纳入一体!
“那应该有天,有地,有气,有生,有死,有阴阳,有五行,有一切之道……”
一枚枚神文,都迅速融入了文明志。
都随着他的一些感悟,融入了文明志中。
到最后,苏宇恍惚了一下。
他的脑海中,原本的上百神文,忽然消失了,只剩下一枚神文。
“↑”
对,只剩下了笔道!
其他神文,要不破碎了,要不直接融入了文明志中。
文明志的气息,再次壮大了一些。
……
“他……他在做什么?”
定军侯有些震动,他其实看出来了,好像……是在悟道?
我们在这聊天,你在那悟道?
大周王也是眼神异样,苏宇来上界,又有什么感悟了?
最近他发现,苏宇进步其实超级快,不断有自己的感悟,这位,刚刚又在想什么?
大周王隐约有些感觉,苏宇手中那本书,可能……可能到最后可怕的吓人。
而这时候,苏宇收起了自己的书。
他的意志海中,这时候只有一本书,一枚神文,这是他的两条道。
他把万道,都融了。
最终,只留下了两条道。
当“劫”“阴”这些神文,都被他纳入宇宙文明志的一刻,苏宇有了决定,他不会再另开他道了,除了掌握笔道之外,他接下来的一生,可能都会为了这本书去努力。
开辟属于他自己的道!
男兒國歷險記 周四
“宇宙文明志……算了,还是喊文明志吧。”
苏宇笑了一声,宇宙文明志不好听,文明志即可。
文明,也包含一切。
他还在笑着,远处,一个小女孩蓝天忽然喊道:“宇皇哥哥,这个定军侯老头好坏,他说要立二主,让你和百战一起当老大!”
下一刻,大阵内部,所有人看向苏宇,看向定军侯。
從美漫開始毀滅世界
定军侯脸色微变,看了一眼身边的小女孩,刚刚……他都没怎么在意,差点忽略了这位的存在。
而定军侯的麾下,此刻都是紧张万分。
他们其实也大体上知道了点什么,这时候,忽然都紧张起来。
会死吗?
星宏、九月这些人,已经气氛凝重,隐约有动手的意思,苏宇一声令下,他们就会出手斩杀这些人。
定军侯也是脸色越来越沉重了!
因为苏宇只是看着他,没说话,那眼神……他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只是这一刻,他活了十多万年,还曾面见过人皇,居然有些害怕苏宇的心思。
而苏宇,其实很平静,并未在意这些,片刻后,缓缓道:“百战没解封之前,为我效力!”
“百战解封,可以滚蛋,但是,现在,你要为我效力!”
苏宇平静道:“因为我救了你,我不杀了那魔族合道,你已被包围,你很快会死,你麾下全部都要死!我救了你一命,要求不多,效力到上界开启的时候,你有意见吗?”
“……没有!”
定军侯一脸沉重,低着头,想了想,还是沉声道:“老臣并非那种倚老卖老之辈,老臣只是……只是不想看到人族内讧,产生隔阂……”
苏宇平静道:“这些事,不是你该管的!你是人族的老前辈,我可以敬重你,但是,不要对我指手画脚!新朝有新朝的规矩,你若是不习惯,可以在上界开了之后离开!”
“老臣……知晓!”
定军侯心中一声长叹,苏宇也不继续,只是看向他那些下属,很快,指了指白发老人,“你出来,你可以在外行动,准备晋级合道!其他人,全部进入兵器空间。”
“我也想出来战斗……”
忽然,人群中一位少女喊了一声,苏宇眼神一冷,冰寒无比,那日月女性,脸色瞬间惨白!
定军侯心中一惊,急忙道:“宇……宇皇,这是老臣之女,年岁还小,生于明月花谷,从未见识过外界天地,不知天高地厚……”
苏宇神情微微缓和了一些,可悲的一生。
生于明月花谷,从未见识过外界的天地,这不可悲,什么才可悲?
之前觉得此女胆子太大,居然在自己下令的时候出声干扰,现在一想,也不再计较这些,她的天地,只有明月花谷那么大。
苏宇想起了当初白枫和自己说的话,你的天地有多大,你的眼界有多高,取决于你看到了什么,对比与谁。
你若是一辈子留在南元,那你看到的,只有腾空!
是的,南元,你只能看到腾空境!
白枫的这话,对苏宇影响很大。
所以,他一直想见识更高的天地,看到更高的对手,去参与更强的战斗,他的眼界,在不断提升,在不断变化。
直到开了天门,苏宇才真的明白,这天,到底有多高!
若是不开天门,也许苏宇的眼光,到现在还局限于万界。
不开天门,他这辈子的追求,也许就是天古这些人的境界,横扫当世,无敌当世。
心中念头一闪而逝,苏宇平静道:“你和胡显圣他们一起行动,见识见识外界的天,看看这天有多高,地有多厚!所谓的上界,也不过是一群笼中鸟自居!上界也好,下界也罢,死灵界也好,当今的天,在下界,那才是最高的天!”
众人其实没听懂。
包括定军侯,都没听懂。
但是,这一刻,定军侯却是微微变色,忽然道:“这话……老臣曾……听人说过。”
苏宇看向他,定军侯咽了咽口水,“我记得……很多年前,人皇宴群臣,就在星宇府邸九层,曾看向天空,说过一句话。人皇陛下说:这天下,万界的天最高,死灵界的天次之,人族想真正崛起,还要开自己的天,作自己的主……那次大宴群臣之后,人族便全力开发上界,结果还没开发完成,上古便覆灭了!”
苏宇笑了,点头:“因为人皇看到了你们不曾看到的一切,感悟到了你们不曾感悟到的一切,很正常,人族想彻底崛起,的确需要开自己的天,作自己的主,这话,便是大道至理!”
说罢,又笑道:“真正能听懂的,大概也没几人了,希望以后,我身边有人能懂。”
大周王没说话,蓝天吃着棒棒糖,想了想,嘻嘻笑道:“曲高和寡,的确没几人能懂,宇皇哥哥放心,我有些懂了,万界的天是高,但是,再高的天,我也给它扎根针,盖过它的天!”
“……”
苏宇笑了,忽然笑的不知所以,许久,畅笑道:“蓝天道友,才是吾道之人!若是道友正经一点,我想,我可能更愿意和道友畅谈一番!”
道友!
苏宇很少很少用这个词,去称呼一个人,今日,却是喊蓝天为道友。
蓝天嘻嘻笑道:“宇皇哥哥真坏,我很正经的……”
“……”
去你的吧!
苏宇失笑,瞥了一眼大周王,见他若有所思,笑道:“大周王,多多感悟吧,否则,过些时日,蓝天道友必定甩你一大截!包括万府长,也必然会超越你!”
“那是幸事!”
大周王也笑道:“我本愚钝,只是有些机缘,才走到了今日,比起宇皇你们,自然是差之甚远。”
苏宇笑了笑,不再多说什么。
今日的他,没有说太多关于定军侯的事,只是让他随着自己一起行动罢了,若不是现在不好送到下界,干脆送走拉倒,只是没有合适的机会,这才留在了身边。
重生大惡人
随着他眼界提升,什么定军侯,什么百战王,说句难听的,苏宇的追求不在这。
他一再压制大周王他们,只是单纯的希望,在这个时期,不要有人和他作对。
自己,对得起这个人主的位置!
否则,他才懒得管谁来当这个人主。
所谓地位,所谓权力,都是笑话。
若是这天都是我的,什么人皇,什么人主,也是个笑话。
“那便如此吧!”
苏宇很快道:“换个地方当老巢,葬魂山不合适,这地方,人太多,一旦出事,容易被人发现异常,发现这是下界通道所在。”
这地方,不能久留。
说着,看向定军侯道:“定军侯,你是老人了,你觉得,这上界什么地方适合当我们的老巢?越危险越好,最好是天王进来,都有生命危险的那种!”
说着又笑道:“明月花谷那种险地就算了,对一般的合道有些威胁,对我们而言,没太多威胁。”
定军侯苦笑。
这话说的!
那可是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的安身之地,现在被说的一文不值。
尽管如此,他还是很快道:“要说危险……有个地方,的确危险!”
“说!”
“处于上界之西的混沌山!”
定军侯说着,自己都有些讪讪了,“还是算了,这地方太危险了。”
不止他,大周王也是微微变色。
混沌山!
他瞥了一眼定军侯,这次没忍住,低沉道:“信口开河!一把年纪了,你是想把我们葬送在那?”
“混沌山?”
苏宇倒是没在意,想了想,记忆中倒是大体上有些印象,这是陨星侯他们的记忆,苏宇笑了笑道:“传闻,规则之主都不敢入的混沌山?”
定军侯尴尬道:“是这个,我就是这么一说,因为传说,那边有很多宝物,也有很多危险,当然,万族也不敢踏入其中,所以我才说起这个……”
大周王迅速道:“不可!宇皇,混沌山我还真知道一些,这地方,是当年人族清理上界,驱逐一些强大的存在聚集的地方,这些强大的存在,有些就和荒天兽一样,来自开天时期!后来,不知是不是被杀了,反正没什么消息了……”
说着,沉默一会,又道:“此地,是极其危险的地方,当年文王惩罚狱王,就是在这!狱王犯错,文王便罚他去混沌山,看守地狱之门万年!”
苏宇眼神闪烁,这个他没任何印象,显然陨星侯他们不知道这事。
定军侯也是意外:“什么时候的事?”
大周王沉声道:“上古末年!狱王其实没镇守到万年,很快便被人皇调了回来,赦免了狱王的罪过……那时候文王已经离开了,所以也没太大动静,甚至没几人知晓此事,狱王离开了不到千年而已,大家以为狱王在闭关,实际上没有!”
“狱王回来后,我曾远远见过一次……”
大周王深吸一口气,“恐怖,怨愤,恨!狱王背叛人族,大概就和此事有关!”
“狱王背叛人族?”
定军侯再次一怔,“什么背叛?”
大周王不耐烦道:“你什么都不懂,从上古活到现在,白活了!也正常,你地位太低,实力太弱,上古的侯,活到现在还是这么弱,你当然不知道!”
定军侯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
我是上古侯!
而人群中,他女儿也是眼神异样,自己的父亲,一直诉说着上古的辉煌,诉说着他的地位崇高,她也觉得,自己父亲这位上古侯地位很高。
毕竟,什么人皇啊,四极人王啊,上古万族之皇啊,都和父亲打过交道,万族之皇见了他,也要客客气气。
可今日……为何忽然觉得,父亲吹牛了?
听这意思,父亲在上古,地位好像不算太高。
什么都不知道不说,实力……好像也不强大,在场的,一群人都比他强。
伟岸的父亲形象,稍微有那么一点崩塌!
苏宇则是没管这些,大周王这家伙,人皇的文书,知道的东西不少,但是他很少说,可能是觉得没用,或者没必要。
关键时刻,倒是能挖出点东西。
苏宇笑道:“地狱之门?”
大周王点头:“我不知道具体情况,只知道,混沌山中,有一道门,名为地狱之门!在哪,我也不知道,什么样的,我也不清楚。”
“但是,和人皇陛下还有文王有点关系……他们开发上界的时候,可能和一些古老的存在,达成了什么协议,地狱之门,也许是门户,也许……是一个界限!”
“界限?”
苏宇微微皱眉,大周王沉声道:“可能是那些古老的存在,和人族划出来的一条分割线!地狱之门这边,是人族的地盘,那边,是古老存在的地盘!是不是这样,我不清楚,但是狱王在那看守了千年,可能受过伤,可能经历过大战……我不建议去那边!”
他沉重道:“那边的宝物,肯定多!这个不用说,但是危险也会多到可怕的地步!不出意外,那边现在应该也有不少太古时期的巨兽,甚至是开天时期的巨兽蛰伏,沉眠,或者依旧保持浑浊的状态,压根没有清醒过。”
苏宇笑了,“这上界,还有这么多好玩的地方!那没人能进去?”
定军侯想了想道:“也不是,应该还是能进去的,但是只是在外围!哪怕是外围,万族也不敢贸然进去,3000多年前,我人族其实有一尊强者进去了,是安北侯!安北侯当年带着人进去避难,避万族追杀,曾在混沌山生活了上百年,直到他几次出来,袭杀万族,被万族再次围剿……”
说着,他感慨道:“我提及混沌山,便在于这第二次围剿,安北侯在混沌山和万族爆发大战,那一战,安北侯陨落了,但是万族足足陨落了7位合道境!”
定军侯唏嘘,“安北侯其实没那么强的实力杀7位合道,而是战斗中途,混沌山深处,出来了三四头太古巨兽,可能是被打扰到了,结果也参战了,杀的天崩地裂,结果安北侯和万族7位合道都战死,太古巨兽也死了两头……从那以后,那边就成了万族的禁地。”
苏宇意外,还有这事,我又不知道了。
他笑道:“既然能进去,那为何你们不进去,万族大概不敢杀进去了吧?”
“是不敢。”
定军侯点头,接着,有些尴尬道:“不过,1000多年前,人族雷霄侯,也想到那边避难,避开万族追杀,然后……刚进入不到半天,便传来了他陨落的动静,万族都没追杀进去,他就死了。”
“……”
大周王气急败坏道:“那你还怂恿我们进去?你是狱王的人吗?”
“不是,别误会……”
定军侯解释道:“我只是因为宇皇这么说,才提议的!因为雷霄侯实力跟我差不多,而你们几位……实力都很强大,我想着,要说安全,可能就那边安全了,万族反正是不敢进去探索的!”
“若是只在外围活跃……”
他看了看蓝天化身的小女孩,没说话,他觉得,这位在的话,在外围活动危险不大,而且还能避开万族的耳目,避开万族的追踪。
哪怕知道他们在混沌山,万族也不敢闯进去!
而苏宇,眼神闪烁了一会,笑了笑,“行,那就去那边看看!放心,我没找死的兴趣,在外围找个地方,安营扎寨!混沌山……上界别的没什么,原生态保持的很好,在万界,看不到这种原生态的险地了,所谓的险地,也只是后来一些人为制造的险地。”
简单来说,上界太过蛮荒了。
这鬼地方,搁在上古,就是个边缘之地,也就现在,因为下界规矩森严,这才成了大家口中的上界。
原生态的东西,苏宇喜欢。
对自己感悟大道,必然有帮助的。
不见识一下这些开天后留下的蛮荒之地,如何自己重开天地大道?
至于危险……上界处处都是危险。
重生之傾杯天下
“宇皇……”
大周王还想再劝,苏宇笑道:“行了,我知道你的心思,我也不想找死,但是这地方,的确适合我们!去看看,若是太危险了,那就换地方!若是可以应对,就留下!老巢找好了,才好干正事!”
正事?
大周王其实想说,正事是什么,你自己知道吗?
有个屁的正事!
这次上来,就是看看情况,见机行事罢了。
有便宜就占,没便宜就走。
“走了,蓝天,清理此地残留的一切,留下一道分身在这就行!”
“其他人先进兵器空间,蓝天,交给你的分身,别给弄丢了,弄丢了,可就不好找了。”
“大周王,屏蔽我们气息,屏蔽外界感应……”
苏宇下达了一条条命令,很快,一群人清理了葬魂山的一切,迅速朝混沌山那边赶去。
而路上,定军侯其实几次想说,把我解封了……
好吧,大家可能是忘了,或者故意的。
反正没人提及!
定军侯无奈,这些下界来的家伙,都对他很疏离,唯一能聊几句的大周王,因为他建议来混沌山,现在也不搭理他了。
他这位之前的一方之主,现在在这,就是当小弟的命,压根没有任何话语权。
“也好……”
定军侯心中嘀咕,太累了,逃了六千年,战战兢兢,日日夜夜地都不敢入眠,都快坚持不住了。
此刻,在这给人当小弟……好像也不错。
总算不需要再那么担心了!
不需要再考虑,下一刻万族杀来了,我该躲去哪了。
带着一些自嘲之色,见被允许出来行走的女儿,偷偷地看苏宇,顿时头大如牛,看什么看!
别看!
这种人,咱们招惹不起。
没看到这些合道强者,一个个的都被收拾的服服帖帖吗?
尽管对苏宇不算太熟,此刻,定军侯也明白一个道理,能在下界把天古这些人,压的跟孙子似的逆天之人,他是没办法招惹的。
天古、寂无、魔戟这些人,谁不是妖孽,结果,现在一个个封界等救援,这消息传出去,上界都得震动一番。
古犼、食铁、空间、命族也纷纷为他效力,还有那些镇守也是,让定军侯更是多了几分想法。
百战王,好像除了实力强点,手段真的不如这位许多。
定军侯甚至都在担心,这位实力要是强大了起来,百战王会不会被他玩死?
“算了,我就一冲锋之将,不管这些了……”
他不再去想,这些事,交给其他几位人族侯去头疼吧。
PS:好像该出月票了,更新60万字了,大家都投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