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6fj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大數據修仙 起點-第兩千三百一十六章 釣魚吧分享-mb4s1

大數據修仙
小說推薦大數據修仙
火柳真仙还真就这么闲得慌,他坐镇元婴祈雨阵,真的没事可干啊。
元婴的感知能力,在这个世界受到了一点压制,但是……基本上跟没有也差不了多少。
所以他就看着别人杀来杀去,异常地痛快,然后,看别人有多痛快,他就有多郁闷。
直到他看到冯君在市区里吃了瘪,心里才舒坦了一点,特地用神念调戏冯君一把。
可是冯君一生气,他也有点慌——真的不吹牛,虽然冯君只是金丹初阶,而他已经是元婴中阶了,可是他还真的不敢得罪冯君。
天琴的修仙者里,讲究的是靠修为说话,但是事实上,有些能力真不是靠修为来衡量的。
冯君所表现出的潜力,已经远远地超出了他的实力——别的不说,两名真尊为了保护他,架设了一个对于天琴修者而言,都非常远的传送阵……那可是两千万里的传送阵。
不说这种传送阵,在规则有些差异的虫族世界,会多消耗多少灵石,只说架设这个传送阵,就相当不容易,撇开技术方面的因素不提,要知道,冯君在止戈山只“休整”了五天。
五天时间,两千万里,就算真尊的出窍真婴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可是这段路程也不近。
而且搭设传送阵,并不是个轻松的活儿,距离越远越难找准位置对接……这无需多说。
五天之内,两名真尊就把事情搞定了,冯君身具挪移之术,对这一点可能没有太直观的感受,但是火柳真仙心里就太清楚了。
他非常肯定,如果冯君宣布,愿意进哪一门做个客卿的话,那一门起码会出现三个真尊给他站台——四五个真尊都很正常,甚至引出分神期的真君来,也不是不可能。
修为差就怎么了?人家能调动的资源实在是太多了。
重生末世江筱
所以他很干脆地表示,“市区那里,你就不要去了,里面各种电子信号,对咱们修神念的人来说,有点不太友好……倒不是不能进,关键是太麻烦了,何必呢?”
脑波检测这种事,他不是第一次遇到了,而对于修者来说——尤其是真仙这种级别的高阶修者,真不是无解的,随便模拟改变一下就好了。
但是……大抵还是来自于修仙位面的傲慢吧,火柳和大多数的真仙感觉一样,麻烦?那我们不进去不就好了?说得好像在城市外,我们就不能做什么了似的。
我是想弄点高科技产品回去啊,冯君心里有委屈,但还不能说,只能问一句,“虫族的奶妈,咱们杀了几个?”
他就是这一点好,也许可以说是不忘初心吧——他始终记得,自己提出祈雨阵的初衷,就是为了方便颐玦斩杀对方的奶妈,既要瞒过人族的监控,也要瞒过虫族的监察。
烽火小兵
“只杀了一个金丹奶妈,”火柳真仙不愧是偷窥狂人——其实这个战绩,行正主星上的修者都知道了,毕竟大家的神念都很强大的。
而冯君陷入了一种报复的状态中,只顾着杀戮了,神念也不比别人强,他就没有体会到。
獨家寵婚:最強腹黑夫妻 絳美人
不息的心跳
不过正是因为如此,他也没有其他人的烦恼,比如现在,火柳真仙就表示,“可是后来就不见虫族的奶妈了,应该是虫族对此有所警惕了。”
冯君听到有点好奇,“按照你们的估算,虫族在下京市应该有几只奶妈?”
代孕甜妻買一送一 我是小書生
“应该还有一只,”火柳真仙虽然不能出动,但是跟其他元婴的沟通,比冯君要频繁得多,“疑似元婴修为。”
冯君听说之后,也没有怠慢,而是直接联系颐玦,“还有一只元婴奶妈找不到吗?”
“那一只比较狡猾,”颐玦的意识回复得也很快,“能对咱们的神念有一定感知能力,应该是元婴级别的吧。”
原来他们已经有两次堪堪追上那只奶妈了,然而,就算他们释放神念的时候比较小心,没敢使用大动作,可那只奶妈两次都迅速地逃脱了。
这家伙的速度非常快,一旦决定逃跑,除非颐玦他们肆无忌惮展示修为,否则真追不上。
参与捕杀的修者并不能确定,这只奶妈是发现了高阶战斗力,还是仅仅是出于谨慎,因为他们还想继续隐藏,所以现在也不敢加大力度搜索。
冯君想一想,沉声发问,“祈雨阵还能使用几天?”
凰圖鳳業
“这要看咱们的需求了,”颐玦毫不迟疑地回答,“只要咱们愿意,灵石供应得上,下个十来八天也正常,下京的城市规划很不错,不存在内涝的问题……又发现一只金丹,回头聊。”
这一次,冯君因为关注着颐玦的方向,所以他又感觉到了极为细微的空间波动,不过这波动也是一闪而过,可见她杀虫族金丹还是很轻松的。
我的導師是腹黑
感觉空间波动结束,冯君又放出了神识,“搞定了?”
“又发现两只,”颐玦回答得干脆利落,“稍等,回头聊。”
连续两句“回头聊”,她倒是没有什么情绪,但是冯君有点受不了,我这……是被嫌弃了?人家在战场上打生打死,我却拽着她煲神识粥?
其实他心里清楚,颐玦不会有这个想法,因为对于天琴的元婴巅峰来说,杀这里的虫族金丹,那是绝对的信手拈来,所以边杀虫子边聊天,也是轻松操作。
然而,就算他心里明白,情绪上依旧有些难以接受——我这是修为太低,拖人后腿了?
其实这是低阶修者的不自信使然,冯君也不想让别人认为自己没用,于是又等两次空间波动过去之后,他再次向颐玦发出神念,“下次的虫族金丹……抓个活的。”
这一次,颐玦等了一等才回答,“开枪杀了两个出尘虫子……抓活的金丹虫族?前一阵我抓过,不过钓叟真尊说了,有一定概率引来神主关注,不建议我这么做。”
这位仙子还真的胆大妄为,冯君可以想象得到,她抓那些虫子,肯定是想带回去做实验——不愧是试验狂人啊。
但是他这么提建议,也是有原因的,“你可以封禁它的神魂,关键是咱们可以钓鱼。”
“钓鱼?”颐玦先是一愣,马上就反应了过来,“钓鱼扌丸法对吧?这个建议值得尝试一下,看看能不能引来虫族的元婴奶妈。”
她的执行力相当强,不但自己在寻找,也同时了其他人,约莫五分钟之后,枯木长老一边有了回信,“捉住了一只隐形马蜂,刺客类型的那种。”
具备一定空间能力的隐形马蜂,绝对是人族战士的噩梦,不过在天琴的真仙眼中,这种生物真的太可爱了,隐身能力不行,皮薄馅大一击就死,真的是行走的材料库。
遗憾的是,隐形马蜂大多都是出尘期,金丹期不多见,就连冯君都在雨夜里诛杀了两只。
有意思的是,天琴的修者似乎都意识到了这种马蜂对于人族战士的危险性,那些真仙发现别的出尘期虫族还可能只是随手击伤,发现这种虫族,则是绝对要杀死。
这次枯木长老的运气不错,竟然发现了一只金丹期的马蜂,于是随手束缚起来,问颐玦打算怎么处理。
颐玦也懒得为这点小事操心,直接把冯君带了过去,“该怎么处理?”
冯君见到这一幕,居然先异想天开的推演了一把。
然后他才指挥枯木长老,用神识攻击重伤了这只马蜂,枯木的神识也相当厉害,要不是这马蜂的身上有点神性,估计就可以当场宣布脑死亡了。
接着冯君找到了一处坍塌的高大建筑,又指挥着枯木把马蜂埋了一半,看起来像是坍塌的建筑压住了马蜂。
在这个过程中,马蜂被弄断了好几条腿,还有一对翅膀,一看就知道是被“砸伤”的。
穿越六十年代之末世女王 小碩鼠5030
颐玦看着他这一番操作,也是哭笑不得地摇摇头,“你玩这种算计,还真有一套。”
枯木无奈地看她一眼,心说这只是小术而已,你何必这么在意?修者最重要的还是修为!
然而,他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是冯君要他拿起动量激光枪射击的时候,枯木还是调整了一下面孔和四肢,让自己看起来更像是“当地土著”。
然后他选了一处坍塌的掩体,还有半个屋顶的那种,躲在里面,冲着马蜂一枪接着一枪。
隐形马蜂的防是真的低,别看是金丹了,防御并不比出尘期的虫族高多少,动量激光枪的每一枪,都能给它造成伤害。
这马蜂的神魂已经接近崩塌了,但是最基本的痛觉感还是有的,它大声呼喊着,神念也生出了奇怪的波动。
这只马蜂嘶号的频率,并不是人耳能听到的,但是七八里外一个小型观察哨发现了异常,忙不迭地呼叫,“疑似有将级虫族被攻击,目前在呼救中。”
虫族的将级,是这方世界的人族定义的,大致对应的就是金丹,元婴虫族是帅级,出尘虫族是校级,反正就是大差不差。
至于说帅级之上?人族社会也知道虫子是有信仰的,以前打得最狠的时候,虫族也确实出现过帅级之上,被称为王级和皇级,其中皇级一旦出动,那真的可以令星球崩毁。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