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7n3e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紅樓發家致富史 愛下-第七百六十五章 爲誰辛苦鑒賞-s0fj1

紅樓發家致富史
小說推薦紅樓發家致富史
王夫人这些个日子终于精神旺盛了些,那边儿王熙凤却一直病病怏怏的,且她也决意不再启用凤姐儿,只留着位子给宝钗呢。
因此,这位二太太说不得也只能强打精神,叫几个丫头扶着她子荣国府西院儿到处细细巡视了一番。
这一番巡视不要紧,可把她吓了一大跳。原来府中各处竟然还藏着那许多妖精!
别的不用多说,就她身边儿有一个叫彩霞的丫头如今竟然也十分拿大了,且打扮行动都与众人不一样,更听说这丫头胆大包天,居然敢和贾环有些首尾……
这还了得?
她日日防微杜渐,谁知在她眼皮子底下竟然也有这种妖精!
二太太大怒,当即扒光了彩霞满身的好衣裳,把人就给撵了出去,一并连所有的首饰银两都不许拿走一星半点儿的。
听说这个丫头出去没几天就寻短见死了,她听说了只是冷笑:
就这样的货色竟然还懂得廉耻?
早就该死的。
如今连自己屋里都有这样儿的,那整座荣国府必然更是乌烟瘴气!
依夢緣 喬玥
宣傳部長升遷之路:官運
二太太当即雷霆之火大动,再也顾不得头昏眼花,身体虚亏,当下把整个西院儿细细过了一遍箩,果然就又搜出许多暗藏的妖精似的美人儿来,还以怡红院为最多!
二太太又惊又怒,当下一个不留全部都撵了出去,她这才好容易心静了些,少不得又把袭人叫过来细细嘱咐几句。
可怜袭人哪里知道她的心意,一路上胡思乱想,把自己倒吓了个半死。
偏偏二人在半路上又见大观园荒芜寂寥,处处都是野鸡野鸭,不时“扑拉拉”被二人自草丛中惊起,几乎不曾把她和玉钏儿唬死。
好容易出了大观园,玉钏儿这才终于长出了一口气,又走了半晌,眼见不远处就是王夫人的住处了,她这才小声儿说道:“你可听说了么,彩霞死了,是跳河死的,似乎就是在大观园里沁芳闸那一片……”
袭人听了登时吓了一大跳,忙就问道:“当真么,她好端端地为什么要寻死?”
玉钏儿听了便撇嘴道:“她哪里好好的了,在太太房里伺候了那么久,兢兢业业的,谁知就被撵了出去,出去的时候就一身贴身的旧衣裳,连攒了好些年的体己银子都不许带出去,她气也气死了。”
袭人听了也忍不住又问道:“可真?连自己的钱都不许带出去?”
玉钏儿冷笑道:“可不是,太太说了,若不是穷疯了,也不至于来贾府当奴才!你哪里就来的银子?还不都是贾府的钱?在府里这些年,衣食不缺的,还想着要赚贾府的钱,世上再也没这个道理……”
魔天之天地
玉钏儿越说越是悲愤,声音不由自主也尖锐起来,袭人听了忙就推了她一把,她这才醒悟过来,忙闭嘴不语了,空自把牙齿咬得格格乱响。
袭人这里便又叹息道:“那钱毕竟是身外之物,没了就没了,大不了再赚就是,也不至于就要寻死的……”
玉钏儿也不等她说完,当即便又恨声道:“你眼里心里只有个宝玉,两耳不闻窗外事,可知道什么?!你不知道,彩霞出去了,那赵姨娘来求太太,说是想把彩霞配给贾环少爷做屋里人。太太不肯,胡乱要把他配给外头那个最不成器的什么兰儿……彩霞这下更没了指望,跳河就死了……”
玉钏儿悲愤不已,偏偏王夫人院子又到了,她又不敢高声,当下也只能饮恨低声呜咽。
初愛過境 碧雨心萱
我的神級女友 文人正
袭人这里越发听得惊心动魄,一颗心不知乱成了什么样子。她还从不知道,一向慈悲的王夫人一旦狠心起来竟然能如此不可理喻。
突地,她不由得又想到了自己身上:
如今太太给她脸面,不过是瞧在宝玉的面子上,也是为了叫她能更死心塌地照料宝玉。若是自己当真不给宝玉当房里人,那自己的下场又会是如何呢?
一想到这些,袭人更是忍不住心惊。
三界趣談
猛然抬头却见王夫人所住的屋子就在眼前。若是以往,她巴不得一天能来八趟也不嫌多,可如今两条腿就像是灌了铅似的,一颗心吓得乱蹦,说死也不想在踏进房门去了。
玉钏儿这里无声叹息了一阵,见了袭人的模样不由得心中冷笑,当下便推了她一把,低声催促道:“姐姐,到了,你还不快进去,这里瞎想什么呢?”
袭人冷不防被这一推好悬就摔倒在地上,等她趔趄着好容易站稳了,一抬头却见王夫人正冷眼瞧着她,吓了她一身冷汗。
沙雕魂師的萬界之旅
她还未开口就听王夫人先便冷声说道:“如今怎么连你也这么不稳当了?”
袭人闻言心中一惊,忙就回道:“我急着想见太太,这才不留心绊了一下子。”
王夫人听了这才微微一笑,随即又问道:“那也不用急成这样儿的。我问你,宝玉如今怎么样了?”
袭人忙就回道:“宝二爷如今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每日每夜只是瞧书呢,叫他歇歇眼也只是不听。”
王夫人听了更是喜欢,不由得便笑道:“阿弥陀佛,如今咱们家出了这么些事儿,我的宝玉可是终于也懂事儿了,他每天瞧的都是什么书?”
霸秦
袭人见王夫人脸上有了笑意这才偷偷松了一口气,忙又回道:“太太,我不认得字,也不知二爷念的都是什么书,只是听他嘴里念念叨叨的,我却一句话也听不懂的。”
王夫人听了更是喜欢,当下更是笑道:“可怜的孩子,你哪里能懂他念的书,莫说是你,就连我也听不懂呢。”
袭人听了忙就点头道:“是,想来二爷念的都是世间最深奥的道理,我们自然是不懂的。”
王夫人听了便笑着点点头,随即又问了几句宝玉平日的饮食起居。这些事儿袭人却是熟悉,忙就一一回了。
王夫人听了更是满意,当下便叹息道:“阿弥陀佛,好孩子,宝玉身边儿有个你我就能放心了。好好孩子,你只管好好照料宝玉,日后自然有你的好处。你如今可不单单的帮我照顾他,也是为了你自己呢,你可明白吗?”
袭人听了心里登时打了个突,忙就点头恭恭敬敬回答道:“是,太太,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