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wuyy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臨淵行-第626章 我沒事,我扛得住分享-42rss

臨淵行
小說推薦臨淵行
第四十五重诸天劫中,芳逐志、师蔚然、石应语三人身心俱震,目不转睛看着苏云与邪帝烙印的厮杀!
雷霆所形成的邪帝,宛如真实存在一般,他的太一天都摩轮也极为清晰,邪帝将最强大的自己烙印在天地间,此刻雷池只是将他显化出来而已,虽然是烙印却无比强大!
两人碰撞的一瞬间,芳逐志三人立刻感受到大道规则形成的神通相互碰撞相互碾压,所发出的令人心悸的悸动!
两人的神通道则崩断,元气破灭!
两人的道场,便是由其大道规则组成,大道规则是由最为基础的符文组成。
邪帝烙印的道则形成了他的太一天都摩轮,在甫一碰撞的一瞬间,便由无数个邪帝杀来!
尽管雷池的大道模拟邪帝并不如意,太一摩轮中的邪帝与其真身相比有着天壤之别,但是耐不住人多!
无数邪帝将苏云淹没时,还是极为恐怖!
然而伴随着钟声震响,太一天都摩轮中的一尊尊邪帝在钟声中被轰杀,苏云如同虎兕出柙,迈步向前冲去,一招招神通轰出!
惡魔乖女友 羽非夢
他的头顶,黄钟左右摇摆震荡,当当鸣响,在钟声和苏云的拳脚之中,将这些邪帝轰得粉碎!
更为可怕的是他的第七层环上所烙印的先天一炁神通,先天劫雷!
这道神通伴随着钟声轰出,击中任何一个邪帝,其他邪帝包括烙印本体也会相应受伤,此消彼长之下,更是让苏云如虎添翼!
他的大道规则便是他的黄钟,旋转的环,便是他的道则,道则组成了黄钟的环,环组成了钟!
七重黄钟环,便是七重道场叠加!
在这七重道场的碾压下,邪帝烙印的道场,终于开始破灭!
这幅场面带给芳逐志、仙相碧落等人的震撼可想而知!
突然,师蔚然道:“这或许是我们真正度过天劫的好时机。”
一语惊醒梦中人,其他二人心中微动,顿时醒悟过来,石应语欣喜道:“姓苏的难逢对手,他多半便是第四十九重诸天劫的那个人,我们仔细观察他的神通道法,无论对于我们度过天劫还是对于我们战胜他,都大有益处!”
三人仔细观察苏云的神通,越看越是心惊。
钟环便是苏云道场的道则,而苏云的环构成之复杂,还在他们想象之上!
在此之前,苏云的黄钟便已经经过大幅度修改,而这次蹭天劫,他又将黄钟刻度进行了不小的修改。
修改之后的黄钟包含纪、年、月、天、时、字、秒、忽、微九层刻度,其中时间进制也发生了些许改变。
末日蟑螂 偉岸蟑螂
三千六百微刻度为一忽,三百六十忽刻度为一秒,六十秒为一字,四十字为一时,十二时为一天,三十天为一月,十二月为一年。。。
八百万年为一纪。
当然,纪这个刻度还从未转动过。
其中,微刻度已满,对应仙道符文,忽刻度还差数十个,对应混沌符文,秒、字、时、天、月等刻度分别对应剑道劫运、印法神通、混沌神通、诸帝烙印,以及先天一炁神通!
这些刻度虽然有所空缺,但不像从前,欠缺了那么多!
对于芳逐志、师蔚然和石应语三人来说,苏云的第一层环所形成的道场,他们不难理解。仙道符文三千六百种,他们都学习过。
对于普通灵士来说一辈子辛苦研究,学会一种仙道符文便已经是顶天的成就了,多少能修炼到天象境界。但对于芳逐志、师蔚然和石应语三位绝顶天才来说,短短十多年学会三千六百种仙道符文也不算多。
——人和人的差距,有时候比人和猪的差距要大得多。
不过,对于苏云的第二重环,他们便不能理解了。黄钟的第二重环便是混沌符文,这是仙界几百万年都未曾解开的奥秘,他们自然也是双眼一抹黑!
当然,苏云自己也是双眼一抹黑。
只是苏云还是比他们要好很多,苏云“认识”二十八个混沌符文,会读,会写,不知道啥意思。
其实,在第一重环和第二重环之间,应该还存在着一层环,这层环上应该烙印着旧神符文,用仙道符文来推导旧神符文,用旧神符文来推导混沌符文,如此一来便可以推导出由仙道符文到混沌符文的过程。
然而,通天阁对旧神符文的研究尚未结束,苏云还未来得及参研他们的研究结果。
因此芳烛志三人在看到黄钟第二层环时便直接懵圈,无法破解!
倘若他们知道这里的缘故,便会跳过第二层环,去看第三层剑道劫运,他们便会发现,他们能看懂部分剑道劫运的招式,但是想要领悟,还是困难重重!
因为剑道劫运是武仙人的绝学,而苏云又在武仙人的基础上再进一步,创造出劫破迷津这一招,用来破帝丰的剑道。
鬥羅之青玉流
武仙人虽然为人令人不齿,虽然修为境界也不如天君,但他的剑道立意极高,已经达到天君的层次,而苏云却将他的劫运剑道提升到帝君甚至接近帝丰的层次!
芳逐志他们想要在短时间内参透剑道的奥秘,便须得是剑道上的杰出天才,甚至比苏云还要杰出。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黄钟第四层他们可以理解,毕竟是至宝印法,但其中的紫府印法他们便会一筹莫展,因为他们的天劫中未曾出现过紫府。
而第五层的混沌神通则会让他们绝望!
第六层的诸帝印记,会让他们再度生出希望,而第七层的先天劫雷则会让他们彻底绝望!
“咣——”
钟声震荡,苏云气势如虹,杀出太一天都摩轮,与邪帝烙印本体一战!
伴随着一声钟响,邪帝烙印本体被震成齑粉!
苏云抬手轻轻一拍黄钟,钟声震荡,声音在钟内来回碰壁、回响,只见伴随着钟声,邪帝的烙印出现在黄钟第七层的烙印上,越来越清晰!
“邪帝绝,将来,我会亲自为你送上这口钟。”
裸愛成婚
苏云面带笑容,抬手接住飘来的道花,走向石应语。
远处,莹莹兴奋道:“仙相,士子能在相同境界击败邪帝了吗?”
仙相碧落心中难掩震惊,闻言摇头道:“苏殿的神通着实惊到了我,但想要在相同境界战胜帝绝,还早得很。他炼到第九重,形成九重道场,才有与帝绝一战之力。”
莹莹有些失望。
仙相碧落见状,道:“苏殿二十多岁的年纪,便有此等成就,以我之见比那些所谓的第一仙人出色了不知多少。他既然战胜了帝绝烙印,那么下面几重诸天的大帝烙印也难不倒他。这帝倏帝忽这两大帝真实战力未必便超越帝绝。”
莹莹松了口气。
呆萌甜心:遇見高冷校草
碧落道:“既然苏殿已经没有了危险,那么我也该回去见帝绝了。莹莹姑娘,告辞。”
莹莹依依不舍道:“仙相,相见时难别亦难,这次分别,你难道就没有什么东西想要送我的么?”
仙相碧落对他也颇为喜欢,在灵界中翻找一番,找到一枚戒指,镶嵌了五颗不知名的宝石,道:“这是当年我辅佐帝绝有功,帝绝赐给我的宝物,说是在太古禁区中寻到的宝物,便送给你当做手环罢。”
莹莹戴在手腕处,果然大小刚合适,她反复打量,爱不释手,喜不自胜。
仙相碧落离去,消失不见。
官路紅
“有了这手环,便可以试试第一圣皇传授我的召唤法门,遇到危险时直接召唤仙相碧落前来助阵了!”莹莹兴奋道。
喪命遊戲
她的身旁,温峤闻言身躯微震,瓮声瓮气道:“竟还有这种法门?”
莹莹连连点头,依旧反复打量手环,越看越喜。
“那个,莹莹姑娘,你前几天向我讨了块混沌海的石头,你也没有什么用,能不能还我?”温峤怯懦的说道。
莹莹警觉地摇头:“不见了,破石头丢掉了。”
温峤肩头火山剧烈喷涌,这老实人也不禁动怒,喝道:“你就是收藏起来,准备随时用那块石头召唤我,对不对?对不对?”
莹莹充耳不闻,池小遥不禁替她捏了把冷汗,担心这旧神暴怒起来,一拳把小书怪轰成碎片。
好在温峤对小书怪溺爱得很,尽管大发雷霆,却没有动手。
果然如仙相碧落所料,苏云成功渡过剩下两重诸天劫,芳逐志、石应语和师蔚然三人的天劫这才结束。
芳逐志和师蔚然松了口气,石应语却又惊又喜,激动得仰天流泪,喃喃道:“这次下界之主的位子,稳了!稳了!天可怜见,我果然是天底下第一等的气运,虽然受辱,但却修为实力大增!”
他忍不住放声大笑,声音如雷。
这次渡劫,他独得道花,各种领悟纷至沓来,那道花不仅可以提升他对大道的领悟,也同样提升他的修为,四十八重诸天劫下来,他的修为也提升了一大截!
此次四御天盛会,选出四位最强灵士,其实他们的修为实力差距微乎其微,但石应语这次提升巨大,已经稳稳胜过其他三人!
芳逐志和师蔚然羡慕非常,只能说石应语运气好。
这时,苏云的声音传来:“温峤道兄,我有些地方没有参悟透彻,你还能再度催动他们的劫数,让他们的天劫降临吗?”
寵妻撩歡:老公天黑請關燈 傾心明鏡
石应语闻言,立刻笑道:“资敌这种事情,请恕我不能从命。我不干了……”
苏云目光依旧看向温峤,突然抬起右手一拳轰来。
石应语爆喝:“来得好!我修为大进还未来得及试手……”
“咣——”
禦靈狂女
苏云这一拳轰出一口黄钟,洪亮的钟声响起,直接碾碎石应语的神通,崩散了他的元气,狂暴的风浪卷起石应语的头发,向后吹去。
石应语盯着来到自己面前的拳头,只觉这一拳如果打在自己的脸上,大概会把自己的脸打得贴在后脑勺上。
“我只是开个玩笑。苏师兄,你贵为圣皇,又是帝廷的主人,这点玩笑话也开不得吗?”石应语气定神闲道。
苏云收回拳头。
石应语松了口气,额头一滴汗珠顺着眼皮滚落下来,砸在脚背上。
他原本是个直来直去的少年,今天第一次学会了圆滑世故。
终于,第二场天劫开始。这次蹭天劫,苏云采得的道花则塞到师蔚然面前,师蔚然比石应语要适应,来者不拒。
当然,他服下道花之后也会向他们讲出自己的感悟。
婚謀已久
说来也怪,他的感悟与石应语的感悟多少有些不同之处,即便是芳逐志听了,也大有收获。
三人目光如炬,炯炯有神的定着苏云的一举一动,参研他的神通,期盼能够参悟出其中破绽,然而迎来的却是一次比一次深的绝望。
四十八重天劫过后,师蔚然修为实力突飞猛进,眼界见识更是大大提升。
天劫散去,芳逐志眼圈都红了,不住的看向苏云,露出期待之色。
苏云沉吟良久,踱步来去,芳逐志声音有些发抖,颤声道:“苏圣皇不再来一场天劫吗?我没事,我扛得住。”
————莹莹满脸期待:书友们不再来一张月票吗?我没事,我扛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