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pn27火熱都市言情 宋煦 起點-第三百四十五章 急了相伴-paoqe

宋煦
小說推薦宋煦
在章惇的压力下,唯一的不稳定因素,王存也下了保证书。
朝廷的风向在急速的转变,有务虚转向务实。
等一众人离开政事堂的时候,众人仿佛已经忘记了‘斩杀辽使’这件事,背着巨大压力,心事重重的离开皇宫。
天才寶寶二貨媽 洛沐
章惇与蔡卞,回转青瓦房。
青瓦房的门关起来,蔡卞当即冷着脸,对着章惇道:“我很不满意!”
罪惡之死城 今天沒太陽
章惇在椅子上坐下,少有的拿过两个茶杯,给蔡卞倒了一杯,道:“事所突然,来不及商议。”
蔡卞没有因为章惇罕见的解释而释怒,道:“外面都说我变法派会搅的天下大乱,你是怕他们找不到口实吗?长此以往下去,新法要面对多少压力,你章惇是宁折不弯,你就没有想过,国政不需要你刚直吗?”
秦始皇的千年絕寵
章惇拿起茶杯,轻轻喝了一口,润了润嗓子,道:“他们所谓的‘口实’,无非是他们无能,软弱的借口。如果消息传回辽国,辽国雷声大雨点小,那就可以放手对付李夏了。”
“不止是我,林希,李清臣,甚至是许将,日后都会对你抱有警惕,你这个宰执,还没有上位!”蔡卞对章惇十分恼怒,他的想法其实与王存相似,不急着试探辽国虚实,最要紧是要一面糊弄辽国,一面对付西夏,收拾完西夏,才是试探辽国的正确时机。
章惇放下茶杯,抬头看向他,双眸锐利,道:“你觉得,我们的时间很多?容得我们慢慢来,徐徐图之?你仔细看看我大宋上下,大宋四周,你以为我等重履朝廷,就一切如所愿了?蔡元度,你要再冷静一点。”
蔡卞听着章惇的话,神情细微的变化,眉头开始慢慢锁起。
他抓到了章惇话里的重点,大宋四周群狼环伺,没个安宁,这他知道,但‘大宋上下’四个字,就很值得玩味了,尤其是那个‘上’。
蔡卞心头怒火依旧,脑海却有些清明了,缓缓在章惇坐下,若有所思的喝了口茶,再次抬头看向章惇,道:“那日你在垂拱殿两个时辰,官家与你说了些什么?”
章惇却道:“接下来,我们行事要急一些,必须要用一些非常手段。在确保社稷稳固的前提下,所有‘新法’都要加快,尤其是明年,该复起的新法,要全面复起。出乱子不可怕,那些人想要乱,我们也需要,不乱怎么治?”
蔡卞眉头再次锁起来,章惇的这些想法,与传统理念大相径庭,与熙宁时期的变法态度也大为迥异。
但不得不承认,走到现在,他们的处境确实不好,比熙宁年间的王安石还要危险。
那个时候,再难再苦,他们还能全身而退,上到官家下到士绅,哪怕骂的再激烈,没几个人喊打喊杀。
现在,如果他们落败,怕是死无葬身之地。
‘所以,章惇急了吗?要在身败名裂之前,将事情做成?’
蔡卞心底想着,沉吟了许久,他道:“你说服我容易,说服其他人难。”
章惇道:“有些人必须要说服,有些人则只要听命行事即可,知道,想的太多,反而误事。”
蔡卞暗自摇了摇头,他有时候觉得章惇太过激进,独断专行,有时候又会想,如果他的老岳父也能这般,熙宁年间的事情是不是就会顺畅很多,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奧林匹斯精神病院 醉飲長歌
總裁,玩夠沒?
都市之少年仙尊
“对了,你要向皇家票号借钱?”蔡卞抛开这些,突然又问道。
章惇拿起茶杯喝了口茶,淡淡道:“皇家票号就是内库,无非是一个由头。”
大宋国库,分为户部的国库以及大内的皇帝内库,以往国库不足,都需要朝廷向内库‘借’,在章惇看来,无非就是披了层皮,更为合理而已。
蔡卞皱了皱眉,没多说,道:“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
章惇目光看向外面,变得分外犀利,道:“先帮各路巡抚站稳脚跟,铺好路线。”
这是重中之重。
蔡卞思索一阵,道:“具体名单已经在官家那里,过几日他们就会到京,到时候好好交代一番。”
章惇道:“最重要的还是权力,他们拥有足够的权力,才好做事情。”
蔡卞道:“官吏的任命,不过,是否操之过急?”
大宋朝廷对地方一直警惕非常,制衡的十分严厉,防备着唐末的藩镇割据。
章惇道:“事急从权,日后再收回来就是,你与吏部仔细商议一下,我去见几个人。”
章惇说着就站起来。
蔡卞没有多说,已经猜到章惇要干什么去。
斩杀辽使在朝野势必引起巨大动静,只怕现在外面已经波涛汹涌。
单凭那六个尚书,根本压不住。
“章子厚去只怕会火上浇油……”蔡卞自语,心里想着办法。
这时,外面确实热闹,不知道多少人心慌意乱。
鸿胪寺。
一人之力
这一次的夏使名叫嵬名柏。
他现在瑟瑟发抖,满脸的惨白,头上大滴大滴的冷汗落下。
黑夜進化
在他身前的桌上,放着耶律弘正的人头,血淋淋的,脸上还带着愤怒与惊恐。
这是辽国正史,宋朝说杀就杀了?他们是疯了吗?辽国势大,就不怕辽国开战,打到开封城来吗?
蔡攸好整以暇,神情阴测又诡异的道:“看的仔细一点,说不得是我找相似之人来骗你的。”
嵬名柏满脸恐惧,连连摇头。
他与耶律弘正在开封城碰头,见了不是一次两次,决然不会认错!
就是没认错心里才大骇,宋人疯了,杀他们大夏的使臣不算,连大辽的使臣也敢杀,这是要两面开战吗?
蔡攸很满意嵬名柏的反应,手里的匕首,缓缓放到嘴前,从左到右,一点一点拉过。
嵬名柏心胆俱寒,强撑着沉声道:“既然来了,就不会怕死,你杀我吧。”
蔡攸嘿嘿一笑,道:“我就喜欢硬骨头,尝尝我皇城司的手段。”
嵬名柏脸色骤变,瞪着蔡攸说不出话来。
嵬名阿山回去后,曾在朝堂上公然脱衣,让所有人看到了他身上的那些伤痕。
那些哪怕过去数月的伤痕,依旧触目惊心,令人震惊嵬名阿山在宋朝受到的可怕酷刑。
这让嵬名阿山在大庆府地位陡升,也令夏国上下十分愤怒,本来对于开战还有杂音,在嵬名阿山脱衣后,迅速被压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