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azrc精品都市小說 數風流人物 線上看-戊字卷 第一百零九節 王子騰不簡單閲讀-6tr1y

數風流人物
小說推薦數風流人物
沈有容走了,但冯紫英却坐了下来。
他需要好好思考一下这个问题。
王子腾是个老狐狸,成功的从内阁和兵部乃至永隆帝那里弄到了近百万两银子,这大大超出了冯紫英的预计。
在他看来户部不应该一次性给予其他多银子,而应当分批次拨付,同时兵部和都察院都应当检视其进展情况才按节奏拨款。
但没想到这家伙一次性就弄走了近百万两银子,让其可以为所欲为,甚至主次颠倒,这无疑滋长了王子腾的胃口和底气。
農家悍女:嫁個獵戶寵上天 錦瑟長思
胃口撑大了还好说一些,但是若是野心也滋长起来,那就有些麻烦了。
但就目前来说,还不能确定其就真的有什么不切实际的想法了,每个总督都想尽可能在手中多抓住一些军队,这可以理解,也很正常。
所以冯紫英也不确定,即便是王子腾真的有某些想法,那么他抓住这些军队究竟会站在哪一边,一样难以预测。
这些老狐狸不到最后一刻,你永远无法确定他会做出什么选择,就像五军营大将陈继先一样,谁又能确定他最终会倒向哪一边?
但不管怎么样,王子腾现在的做法已经有些走偏了,过于痴迷于扩编登莱军,甚至忽略了整个水师体系建设,这已经触及了冯紫英的底线,自己花那么大精力搞出这么大开海之略才弄回来这样大一笔银子,可不是简单为了一支登莱军,水师舰队才是他关注的重点,而这样做同样也直接触及到了北地士人的敏感点。
本来开海之略就已经让江南受益巨大而北地所得无几,而对北地士人最大的一个交代就是登莱总督衙门是为支持辽东而设,其主要目的就是要沟通辽南——登莱,让水师成为一支强大的机动力量,可以在环渤海湾任何一处陆地登陆,以确保辽东镇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得到来自海上的支持。
但现在如果他们得知你王子腾如此只顾培植自家势力,而忽略了关键的辽南——登莱这一条运输线和乃至对整个环渤海湾的海上机动控制力,那么只怕王子腾很快就会成为弹劾对象,甚至他都未必能撑得下来。
異世迷情:傲嬌小爺笨跟班
冯紫英觉得自己还是小觑了王子腾,原来觉得这四大家族也就是那样,死老虎而已,或者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贾家如此,薛贾如此,史家如此,王家再好又能好得到哪里去?
逐鹿崇禎末年
但现在看来,王家其他人或许不行,但是王子腾还真有点儿能耐。
京营节度使到宣大总督,再到登莱总督,看上去他似乎和太上皇很紧,但是这登莱总督也就罢了,近百万两银子一下子拿走,即便是内阁和兵部同意,没有永隆帝的点头,那都不可能,而且为什么王子腾全力以赴打造登莱军无视水师建设的举动无人过问?
龙禁尉看不到,还是都察院没人了?
都说骑墙派不得好死,但是观风辨势果断下注却能以小博大,冯紫英真的有些看不穿王子腾玩的套路了,但他要承认,起码到现在,王子腾玩得很成功。
冯紫英不清楚太上皇和永隆帝怎么看待王子腾,但是王子腾能折腾出这么大动静,两边不可能看不到,还能玩得如此如鱼得水,风车斗转,就值得深思。
沈有容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迂腐人物,能找上自己,说明他也意识到了一些问题,这种为人举主,还要为其出头的感觉真的很特殊,起码冯紫英在今世还算是第一次遇上,前世中那种感觉又来了。
和王子腾之间还得要有几回交锋博弈才行,相互试探,自然也会相互拉拢,交易。
不过只要自己老爹在辽东安稳,那么冯紫英清楚自己再怎么折腾,也不会有大碍,大不了罚酒三杯,或者逐出京师而已。
自己年轻,还有的是机会来供自己试错容错。
冯紫英踏进花厅时,屋里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几位姑娘都是盈盈一福行礼。
冯紫英一样望去,莺莺燕燕,千娇百媚,前世有一句词儿怎么唱的,误入百花深处?不,不是误入,而是入而不误才对。
“诸位妹妹近来可好,这春假可还过得愉快?”冯紫英也是一礼,笑意盈面,无论是谁见到眼前这一幕,都得要眼花缭乱,目眩神迷。
蝙蝠傳奇
或温婉,或妖娆,或妩媚,或清泠,或英武,神为之夺。
“冯大哥,我等不像冯大哥那般忙于公务,自然心情是好的,不过冯大哥能百忙之中来见我们,我们心情就更好了。”湘云笑嘻嘻地道。
“云丫头这话是在敲打为兄么?为兄没你说的那么忙,只不过昨日是同学来了共谋一醉,今儿个起床晚了一些,正好遇到有点儿小事情需要处理。”
冯紫英没想到首先发难的是史湘云这丫头,一袭枣红比甲内罩湖丝丝绵褙子,斗篷被身旁的翠缕抱着,室内地龙很温暖,让丫头的脸也红扑扑的,只是胸前一对凸起已经隐隐有些规模了,毕竟是十五岁的丫头了。
冯紫英放眼望去,这丫头的身材果然要比黛玉和探春、惜春都要好不少,只是略逊于宝钗和迎春,毕竟这两丫头要比她大接近两岁。
不过无意间却看见了迎春背后的司棋,这丫头才真的是身材丰壮饱满,尤其是前胸,更胜于王熙凤,比尤二尤三都不遑多让,迎春身材也不差,但是和司棋比起来,就显得苗条许多了。
“嗯,我们方才都听得沈姐姐说了,说冯大哥昨日诗兴大发,当即赋词一首,技惊四座,我们都听了沈姐姐吟诵了,冯大哥果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探春也笑嘻嘻的来补刀,“我们都不明白冯大哥的粗通诗文是这个水准,这京师城里敢说自己精擅诗文就没几个了吧?”
“探丫头,你就来挤兑你冯大哥吧。”冯紫英看了一眼笑吟吟的沈宜修,“看来还是娘子泄露了我的秘密啊,我还觉得这个秘密可以保密下去呢,看三妹妹和诸位妹妹似笑非笑的表情,估计这密是保不了了,铁定要露馅儿,日后出去,不是都要我表演曹子建的本事?若是做不出,那不是浪得虚名就是江郎才尽,我这这小冯修撰的名声毁了,可得要落到几位妹妹身上来找赔偿了。”
冯紫英开玩笑的几句话瞬间就把几个姑娘都逗得笑了起来,气氛一下子就轻松起来。
“谁敢说他就能随时吟诗作赋了?还不都得要遇上灵感来了,或者有感触的时候才能水到渠成,而且冯大哥你本来心思也不在诗赋上,不过是表明你有这个本事,不屑于和他们计较而已,小妹不信这种情况下还敢来挑衅您。”探春不以为然地道。
“嗯,那倒也是,愚兄这一回借势宣扬一番,最好刊载《每日新闻》上,让大家都明白,要想来捋虎须没准儿就要鼻青脸肿,诸位妹妹说,对不对?”冯紫英笑呵呵地道。
“嗯,冯大哥,您这首《卜算子·咏梅》的确意境高雅,格调清隽,是一首难得的好词,您可还有其他类似的诗作么?”黛玉见探春和冯紫英谈得越爱亲热,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也主动插话。
“妹妹还不知道愚兄的本事?”冯紫英连连摇头,“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都是愚兄悬崖边无意看到的,哪里还能一而再再而三?”
见冯紫英仍然不肯承认自己吟诗作赋的本事,其他人都笑了起来。
一干人只要打开了话题,便能迅速寻找到更多的的借口。
“对了,听说荣国府后院儿都彻底大变了样,那园子修好了?”冯紫英对此事儿一直很感兴趣,好奇地问道。
侯門逃妃
三國兵鋒
大名鼎鼎地大观园终究还是修好了,虽然冯紫英尚未见过,但是那倪二却在冯紫英面前说过,果真是美轮美奂,极尽华丽,说他自个儿在里边转过一圈,从未见过这般美景。
估摸着这园子的确建得十分雅致漂亮,让冯紫英也向往无比。
“修好了,不过老爷还未曾为里边亭台楼阁命名,也就是这几日里的事儿吧。”探春应答道,见冯紫英似乎很好奇,探春又笑道:“没想到冯大哥也是一个喜欢园子的,若是真喜欢,冯大哥也可以在自家后花园里建一个便是。”
冯紫英笑了笑,却没有答话。
这园子可不是说建就能建的,不说银子的事儿,单单是这规模,若不是打着替贵妃省亲的幌子,谁敢这么招摇?
不过话说回来,这京师城里如此招摇的人也不少倒是真的。
正说间,金钏儿便来禀报,说午饭已经准备好了,二位太太姨太太也都已经等候诸位姑娘了。
这话一来,几位姑娘都紧张起来,纷纷示意自己身边的丫鬟替自己查看有无不妥之处,整理一番衣衫,方才前往。
这等场合她们也都是没有经历过,而且关键是各家心里都有些异样情绪,自然就更为重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