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8y68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 線上看-第五百一十章 陰獸潮襲擊鑒賞-d07ls

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
小說推薦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
房间之内。
陈宣陷入十足的思考,脸色凝重,看着卷轴的第八页。
落款人居然是自己!
这开什么玩笑?
蜜愛首席:情深無防
“难道真的和巨魔说的一样,无数年前就有了一个我,而我只是无数年后的轮回再次出现的…”
陈宣打了个冷颤。
揭秘取經門
那这算什么?
谁才是真的?
还有,对方在这最后一页纸上留下字迹,是不是意味着对方也已经死了?
毕竟这太古手札是那些强者死前怨念所形成的东西,记载着他们死前最后一刻最深的怨念。
看得出来,无数年前的那个自己,怨念最深的就是祖地,所以,祖地也存在了秘密?
陈宣继续向着后面翻去。
后面页数上的字迹已经彻底看不清了,模模糊糊,像是侵过水一样。
在连续翻了七八页后,又有一页的字迹可以看的清楚。
不过这上面的字迹却不像是怨念,倒像是被人写出来的一样。
【进入七彩通道的都死了,从始至终都是一场阴谋,超脱是一个虚假的谎言,埋葬了无数人杰,我与他们有过约定,若是在七彩通道内看到了危险,就务必要想办法将消息传回,结果太上尊者去了,他的太上图裂了,在无数年后流入星空,玄天尊者去了,他的玄天图裂了,也流入了星空,天机尊者去了,他的天机图裂了,天魔尊者去了,他的天魔图裂了,死了,这些震古烁今,能改天换日的人都死了,只剩下我自己了,我决定要做些什么。】
一行血色的字迹,没有任何的落款。
不知道是什么人写下来的,言辞间,似乎有些麻木。
陈宣看到后,直接倒吸了一口冷气。
星耀韓娛 墨y離
太上图、玄天图、天机图、天魔图…这些祖地上流传已久,神秘莫测的古图居然是这种来历?
是无数年前的超级强者所留!
是为了给星空下的其他尊者报信?告诉他们,七彩通道存在凶险!
陈宣从头到脚一片冰凉。
既然七彩通道存在凶险,是一个阴谋,那为什么后世的至尊,还在谈及七彩通道,还在讲究超脱?
“难道太上尊者、玄天尊者他们的报信没有传入到众人的耳边?还是说,那个黑手蒙蔽了众人的感知?”
陈宣喃喃。
他更加相信是后者,那个黑手在有意将众人引入七彩通道!
甚至那个黑手还有可能在众多至尊中布下了奸细。
所以哪怕太上尊者、玄天尊者的报信传回,也会被那个黑手所破坏。
陈宣的心中波涛翻滚起来,忽然从袖子中将之前在祖地内得到的太上图、玄天图、天机图碎片取了出来。
这样的古图裂成了无数份,他到现在都没有集齐,看上去像是古老兽皮制造的一样,打不烂切不开,极其神秘。
【叮,检测到神秘物质,消耗两万点气数值,可以追究来历,是否追究?】
一道声音忽然在他脑海中响起。
陈宣一怔,立刻开口,“追究!”
刷!
气数值瞬间减少两万,变成十六万。
与此同时,手中的太上图、玄天图、天机图发光,弥漫着一阵阵沧桑古老的气息,像是复活了一样,忽然冲出大量的信息进入到了陈宣的脑海之中。
陈宣忍不住眼睛一闪。
果然和他猜得一样,这些神秘的古图,都是那些太古时期的至强者所留下的,又被成为大道图,记录着一个人的道,一个人的法,亘古不灭,永世长存。
哪怕是他们在七彩通道中被暗算了,身死道消了,这些大道图依然不灭。
“一般来说只有成为王级至尊,才能掌握自己的道,自己的法,而能将自己的道和法,凝结成永世不灭的图,这样的修为实在深不可测,绝对是王级至尊中的巅峰,是主宰级别的人!”
陈宣低语。
可叹这些至强者,一身战力都没有得到应有的发挥,全都无声无息的死掉了,而后世的至尊还以为他们超脱了,依然在前仆后继的进入七彩光道。
陈宣收了这些太上图、玄天图、天机图,继续向着手札的后面翻去。
手札往后的字迹再次模糊,看不清晰,连续翻了四五页,终于在最后一页的时候,又有了一行清晰地字迹。
“我进入了轮回,准备亲自寻找超脱的希望,我之前塑造了两个自己,都无比的真实,他们都以为自己是真的,都以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我瞒过了所有人的感知,我成功了。”
一行血色字迹极其突兀。
陈宣看得眼瞳一缩,迅速将手札往前翻去,再次翻到之前的那行血色话语的一页。
这两页的字迹一模一样,是同一个人所留下来的。
那位存在进入了轮回?
什么意思?他转世了?
“不可思议,这究竟是什么人…”
陈宣低语。
不过最让他感到不安的,还是前面的那几页。
那几页中都有自己的名字,是重名之人?还是说真的是另一个自己?
“算了,还是先提升自己的实力再说吧,实力不济,想再多也没用。”
陈宣暗道。
他收下太古手札,将内力提升卷轴和体力提升卷轴抓了过来,直接使用。
刷!刷!
两个卷轴展开,立刻化为了两道流光,进入到了陈宣的体内。
下一刻,陈宣的体内便直接汹涌起来,弥漫出了一股无比狂暴的气息,面板上的内力和体力再次发生改变。
内力:至尊九重天(距离九重天还差80%)
体力:王级至尊二重天(距离二重天还差40%)
气数值:二十四万。
不仅内力、体力全部提升一重,连带着气数值也直接暴增八万。
陈宣徐徐的吐了口浊气,感觉到心满意足,而后取出太上旗、化天塔,研究了起来。
这两样东西一个是太上尊者所留,一个是化天尊者所留,毫无疑问,都是真正的禁忌武器,一旦拿出去,说不定连主宰都能惊动。
“嗯,两样武器上有缺损?”
陈宣忽然眼睛一闪,注意到太上旗上缺失了一个角,化天塔上出现一个针头大小的漏洞。
他尝试着轻轻催动了一下太上旗,上面顿时弥漫出一层无比恐怖的气息,浩浩荡荡,如同洪荒巨兽复苏,让他脸色一变,赶忙停下。
“好在威能没有减弱。”
陈宣暗道。
接下来的日子,他就这样居住在了这片洪荒星域,一边辛苦修炼,一边从其他的至尊那里尽可能的打探消息。
就这样,时间迅速,转眼过去了一个多月。
陈宣除了得知到一些关于阴兽的消息外,还从其他的至尊口中打探出了不少关于【混沌海】的事情,在各个至尊的眼中,【混沌海】极其神秘,来历久远,在历次大灾之中都能幸存,幕后据说有活化石撑腰。
这位活化石,被称为【元】,代表着一切的原点与起点。
还有一些至尊传言,【元】曾经与始祖龙起过冲突。
但这种说法是真是假,却没有人能够弄的清楚。
陈宣深深地皱眉,对于【混沌海】的人更为警惕,自己身上不仅有混沌血,还有真龙血,这两种血液都是被【混沌海】极其敌视的存在。
若是被他们知道自己,那绝对要陷入巨大麻烦中。
时间一晃,又过去了半个月。
宇宙星空下不断爆发大战,每日都有大量的阴兽被灭杀,同样也有不少至尊开始死亡,无形的煞气笼罩着整个宇宙。
一片漆黑死寂的星域中,到处都是杂乱的石块、粉碎的星辰,大约有数十人在这里飞行,全都是【联盟】的成员,其中大部分在至尊五六重天,少数在七八重天。
俨然,这一群人都是第七小队的成员了。
为首之人赫然是陈宣。
“队长,咱们就这样天天在附近巡逻,什么时候能有出头之日?”
一个三头至尊有些抱怨,道,“据说其他小队现在都在与阴兽搏杀,杀的如火如荼,每一头阴兽的体内都有结晶,炼化之后可以得到极其巨大的好处,还有阴兽的骨骼,坚韧无比,是用来炼制禁制武器的绝佳材料,眼看着其他小队的至尊都在发财,咱们这样是不是太憋屈了。”
“是啊队长,要不咱们也主动请缨,去对付阴兽算了,实在不行,去寻找造化莲台也行。”
旁边一位至尊说道。
这段时间,他们也都憋得不行,一个个摩拳擦掌,想要大干一场。
和他们相邻的第六小队与第八小队,这段时间一个负责搜索莲台、一个负责猎杀阴兽,早就发了,其他各个小队也都在卖命表现,人人都得到了莫大机缘。
唯独他们这里,一直没有什么动静,天天就是巡逻巡逻,早就让他们按捺不住了。
“关于阴兽,你们了解了多少?”
陈宣问道。
“不多,都是从一些主宰口中传出的,乃是一千个文明时代结束才出现一次的怪物,旨在清除我们这些所有不安稳的力量。”
那位至尊开口。
村長外傳 枯木木
“还有那条七彩光道,据说这些阴兽都是守护着那条七彩光道才存在的,只要能找到它们的老巢,在它们的老巢中就可以找到七彩光道,那里就是超脱之路!”
妻子的救贖 沈野鹿鳴
另一位至尊说道。
“是吗?”
陈宣冷笑。
这七彩光道可不是什么超脱之道,一旦踏进去,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连太上尊者、玄天尊者他们都挂了,这些至尊怕是连塞牙缝都不够。
“走吧,咱们在这里继续巡逻一圈,照例回去就行了,至于对付阴兽,上面的命令不下来,谁也不准乱动,根据我得到的消息,那些阴兽绝非你们了解的那么简单,这场超脱极有可能会是一场阴谋。”
陈宣开口。
“什么,超脱是一场阴谋?”
“怎么会?”
这些至尊全部吃了一惊。
“这只是我得到的小道消息,信不信由你们,好了,不准在私下里议论,都继续巡逻。”
陈宣说道。
他带着众人,在这里继续巡视起来。
轰!
忽然,一股极其恐怖的威压从死寂黑暗的宇宙深处一下扩散了出来,如同潮水爆发,刹那淹没了大半个黑暗宇宙。
恐怖气息让陈宣一群人全都不由脸色一变,回头看去。
只见一颗无比璀璨的星球被人灌注了最为精纯的功力,从宇宙深处向着这片洪荒宇宙袭来,一路发出轰鸣,快到极致,想要毁掉这片区域,灭绝所有人。
同时,一个恐怖的声音从星空深处传来,浩荡着巨大的威压,响彻在了人的灵魂之中,“一群叛逆者,你们太狂了,这一次就将你们彻底清除,让这片宇宙重归原点!”
显然,这是一位恐怖莫测的存在,这颗星球就是被他打来的,蕴含了无尽功力,比数十颗太阳合在一起造成的光芒都要可怕。
但就在这时,这片洪荒宇宙的深处也传来一道声音,“哼!”
轰隆!
一只黑色的大手探出,铺天盖地,不知道有多大,刹那迎击了过去,手掌一拂,这颗巨大的星球当场调转方向,以更快的速度倒射了出去,落在远处黑暗深处,发出一阵阵恐怖轰鸣。
这只黑色的大手消散,出现了一位黑袍黑发,异常冷漠的男子,背负双手,气息惊人。
在这男子出现之后,他的身边相继浮现出了数十道恐怖的人影,每一个人身上都缭绕着朦胧光芒,看不清面孔,向着遥远的黑暗深处看去。
“阴兽潮出现了,一场正面厮杀在所难免!”
黑发黑袍的男子冰冷道。
在他身后更多的至尊冲了出来,各个小队全都在行动,各个杀气腾腾。
遥远的黑暗深处,出现一道恐怖的人影,快到看不清楚,只身躯一闪就将那个巨大的星球给震得粉碎,如同烟花一样炸开。
借助朦胧的光泽,几乎所有人都能看到,远处有一个诡异的七彩通道,通道的外面出现了无尽的阴兽,密密麻麻,也不知道有多少,一双双目光冰冷可怕,如同嗜血的王者。
看到那群阴兽的刹那,几乎所有的小队都脸色一变。
他们与阴兽打过交道,发现那无尽的阴兽潮根本不是普通的阴兽,而是身上生有血色鳞甲的阴兽王者,相当于至尊九重天的高手。
一般来说,哪怕只是寻常的阴兽都需要他们四五位至尊一同围杀,才能解决掉,但现在一下出现了无尽的阴兽王,甚至还夹杂了数百头阴兽皇,这瞬间让他们有一种窒息的恐怖感。
这根本无法抗衡!
连陈宣目光看过去的时候,都眼瞳一缩。
“糟糕,出大事了。”
弄不到这次联盟会瞬间崩溃,面对那无尽的阴兽潮,这边根本挡不住。
除非他们这边的主宰级强者够多!
这段时间,阴兽一直处在被动,还以为它们数量太少,现在看来,根本不是如此!
它们是在暗中集结!
轰隆!
忽然,远处传来可怕的轰鸣,整个黑暗的宇宙都动摇了起来,澎湃出极其恐怖的气息,如同黑色的潮水一样晃动。
那群恐怖的阴兽终于开始冲击了。
亿万阴兽王在向前冲杀,咆哮声惊天动地,血煞气息将黑暗宇宙都化为了暗红色。
无数的阴兽王的头顶之上,飞来了四五位人形强者。
他们的本体也都是阴兽,只不过修为绝强,震古烁今,这才能幻化成人形。
这已经是祖级阴兽的强者!
“一群叛逆者,今日彻底清除你们,灭!”
其中一位祖级阴兽,语气冰冷,飞来的时候,手掌忽然一划。
轰!
这片洪荒宇宙像是化为了一张画卷,开始迅速撕裂,沿途所过,一切的有形之质通通粉碎,一些至尊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便惨叫着身躯粉碎,神魂溃散,他们的身躯如同被定住了一样,无法动弹,只能等待着粉碎的到来。
“破!”
那位黑袍黑发的强者语气冷漠,双手忽然一划。
轰的一声,一层无比可怕的光芒扩散而出,撕裂的宇宙开始迅速恢复正常,那些被禁锢的至尊也统统恢复正常,各个惊骇无比,迅速逃开。
这位黑袍黑发的强者眼睛冰冷,立刻向着远处的阴兽群杀了过去。
在他行动后,又有四五位恐怖的主宰级高手一同冲了过去,光芒璀璨,划过不可思议的痕迹,瞬间消失不见。
可怕的大战瞬间爆发。
众多主宰级高手挡住了那些祖级阴兽,其他的古代至尊也都在行动。
“所有联盟的成员,都听着,现在你们面对的是无比可怕的怪物,在这群怪物守护的老巢之内就是超脱的通道所在,你们想要超脱只能将这些怪物全部灭杀,这个时刻,不是它们杀你,就是你们杀它,已经别无选择,全都跟我一起杀!”
一位长老王大吼,震动整个宇宙。
轰!
他很快也杀向了远处的那群恐怖阴兽。
“队长,我们怎么办?”
身穿黄金战甲的女子惊声道。
“走,突围,想办法突围!”
陈宣开口。
九星天辰
睜眼見到鬼
他立刻向着其中一个薄弱方向狂冲了过去,身边的一群至尊全都迅速跟了过去。
陈宣也完全没有想到这群阴兽居然说袭击就袭击。
“吼!”
恐怖的大吼声传来,地动山摇,煞气腾腾,一大群恐怖的阴兽王刹那扑了过来。
陈宣手掌一翻,太上旗在手,猛然一摇,轰隆一声,爆发出无比恐怖的光芒,刹那扫了出去,这七八头扑过来的阴兽王当场倒飞了出去,身躯崩裂,鲜血斑驳。
身边的一群至尊全都吓了一跳,不敢置信的看向陈宣。
好强的法宝!
陈宣也暗吃一惊,立刻猛力摇动太上旗,向着前方冲去。
这片黑暗的宇宙中顷刻间陷入大乱,成片成片的洪荒星球在炸碎,像是豆腐做的一样,咆哮声、厉喝声、惨叫声直接乱作一团。

纏上首席情夫
这几天一直不大舒服,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