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ct6q非常不錯小說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第七百四十八章 《大聖》【大杯!】閲讀-m8p94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小說推薦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这怎么回答?
为什么在接引圣人的这个问题中,李长寿感受到了一丝丝的跃跃欲试、一丝丝的蠢蠢欲动?
大圣人不敢明着反天,暗戳戳表达下不满?
十年流光
可惜,想让他主动开口,没门,也没窗户。
李长寿沉吟一二,低声道:“老师,弟子愚钝,您觉得……弟子该不该解开天道设下的道境枷锁。
弟子全听老师吩咐,弟子也不想老师受此牵连。”
把球踢回给发球者。
接引圣人明显有些犹豫,显然是在【帮弟子】与【得罪天道】之间拿不准主意。
李长寿并不着急,只是静静等着;
接引圣人叹道:“不解开天道枷锁对你也有好处。”
李长寿:……
不敢就不敢嘛,他又不敢嘲笑圣人。。
草庐的气氛略有些沉闷,李长寿扮作虚菩提静静地坐在那,等待着接引圣人开口。
过了有小半日,东洲花果山都已打起来了,接引圣人方才开口,缓声道:
“菩提,如今这佛门,你如何看?”
李长寿斟酌一二,回道:“老师,弟子只觉这佛门有些浮华不实,毫无西方圣人大教之风采。
只是弟子有些不解,那日老师为何就拱手相让,若老师当时给弟子一句话语,哪怕一个眼神,弟子也会……”
接引圣人露出几分温和的笑意:“已是过去之事,不必多抱怨。”
‘虚菩提’叹道:“可老师,弟子着实有些不解。”
接引道:“那日元始道兄就在侧旁,文殊等早年送去阐教的弟子,如今心已不在西方教。
那日虽有些难堪,为师在文殊他们回返灵山时,就已知晓会发生这般事。
只是为师也没想到,最后会是截教多宝前来夺权。
佛门之教义,佛法之精义,俱是为师所定,此乃西方气运之根基,他们无法更改撼动ꓹ 只能在其中掺杂些阐教教义罢了。
你来说,为师到底是输了ꓹ 还是胜了?”
虚菩提思索一阵,回道:“老师自是胜了,只是胜的有些……不太体面。”
“体面与性命ꓹ 孰轻、孰重?”
接引道人身周道韵缓缓流转,暂时将身周那一份天道之力隔绝开。
接引目中流露出几分感慨ꓹ 缓声道:“洪荒天地的命脉,其实自上古就掌握在少数几个生灵手中。
晚一步步步皆晚ꓹ 错一步身死道消。
如今洪荒生灵哪知远古之凶险ꓹ 还当远古是那先天大能遍地走、人人如龙的岁月。
菩提,有些事你无法想象,也无法明了。
洪荒天地一直有一条既定的路,无数生灵尽皆被丝绳牵引,不允许离开这条路径。
那掌握天地命运的几人闹翻过两次,一次是在远古,为师与你师叔的老师身死道消ꓹ 祖龙始凤或陨落、或重伤。
一次发生在上古,曾陪伴盘古神开天辟地的奇特生灵ꓹ 最终也不过是灰烬都没留下。
唉……”
接引道人微微叹了口气:“这天地间并不存在所谓的真相ꓹ 菩提ꓹ 为师多希望你的解空大道是真正对的ꓹ 一切起于空寂、归于空寂。”
“老师,”李长寿缓声道ꓹ “道无对错ꓹ 也无真假ꓹ 空寂归一,非唯一路。”
接引道人用一种略带诧异的目光注视着面前的‘虚菩提’ꓹ 笑道:
“菩提,你自那人败出洪荒后,当真是走出了自身魔障。
能悟通这般道理,怪不得道境会有如此大的飞跃。
天道封锁你道境,未尝不是对你有了忌惮之意,能做到这一步的炼气士,自古而来不超过百个。”
李长寿:咋还以能被天道封锁道境为荣了?
出于尊重西方教企业文化的考量,李长寿还是老老实实低头应了声是。
“老师,弟子这道境……”
接引圣人并未多说,反倒是闭目凝神,一幅让李长寿自己领悟的优良表情。
李长寿摆出一副皱眉沉思状,心底却在计算,该如何让接引与天道对立,分散道祖注意力。
若他所料不错,接引在此时已被天道监察与禁锢。
这位圣人当真就如此甘心?
若说接引圣人心底没什么想法,那李长寿绝对不相信;且刚刚的交流也证明,接引圣人对天道和道祖颇为不满。
就差直接骂道祖得位不正,自远古开始暗中掌控洪荒,禁锢生灵……云云。
接引和他所代表的西方教,也没太多骨气,教义都是劝人隐忍,想靠他们去反天,那比期待道祖自己离开天地本源更不靠谱。
草庐中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这让李长寿想起了,自己曾在太清观中跟老师交流的情形。
不同的是,老师是因与大道相近,习惯了岁月流逝;
接引与虚菩提之间,只是单纯的尴尬。
终于,接引觉得这也不算什么事,抬手在面前画了个圆,以圣人之力,监察东胜神洲花果山之地。
星光閃耀 向日的葵淚了
“菩提,你这弟子不错,且看他接下来的路如何走吧。”
“是,老师。”
戀愛攻堅戰
‘虚菩提’答应一声,接引将云镜推向一旁,且缓缓展开,让草庐的一面墙壁都化作了‘屏幕’,显露出了花果山此刻大战刚收的画面。
天地间一片萧瑟。
花果山方圆数百里之内有数十处战场,此刻都已躺满了妖族尸身。
天兵在战死时,尸身都会化作光点,天兵元神归于天庭功德池之中,若是功德足够就可消耗功德重塑真身,若是功德不足重塑,就会被送去六道轮回转世为天人。
妖兵则没有这般待遇,通常是厉害些的大妖放一把只蚕食妖躯的妖火,让尘归尘、土归土,留下的法宝、战甲都归收拾战局的妖族势力所有。
借據新娘 彩糖籽
花果山山巅,此前倒下的两面大旗已经被再次竖了起来。
众妖王齐聚山腰之地,大多都在欢呼雀跃,庆祝今日再次打退天兵,却唯独不见孙悟空的身影。
接引道人手指划过,云镜内的画面如水墨晕开,变成了水帘洞内之景。
萬武醫仙
孙悟空那有些瘦弱的身形陷在石座中,水帘洞内空空荡荡,光线也有些昏暗。
凤翅紫金冠的翅羽跃过石椅靠背,猴子的面容隐藏在晦暗中,只有身上那锁子甲残留着微弱的金芒,金箍棒也未收起来,斜躺在他肩上。
“呼……”
猴子缓缓吐了口气,略微低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大王!”
有些尖细的嗓音在水帘洞外响起,却是猴子猴孙跑来,请孙悟空去吃庆功酒。
孙悟空摆摆手,淡然道:“今日与那哪吒大战,你家大王我有些乏了,让哥哥们庆祝便是,我且打坐调息,莫要让人入内。”
那几只猴精一愣,也不知自家大王这是怎么了,却也只能遵命,扭头迅速跑远。
水帘洞再次安静了下来,孙悟空自角落堆砌的水果堆中摄来一把香蕉,坐在那慢慢啃着。
灵山,草庐。
接引道人温声问:“菩提,你这弟子莫非已知他被天庭利用?”
‘虚菩提’苦笑了声,言道:“老师,悟空何止是聪慧,他能明人心、晓变化,此前或许是因在局中不懂,如今却早已看出了问题之所在。”
“哦?”
接引道人注视着云镜中孙悟空的身影,“那他,是否能寻到破局之法?”
“此局乃道祖定下,非他可解,”‘虚菩提’有些欲言又止。
接引道人微微颔首,目中略有些感慨。
在虚菩提来之前,他其实并未关注东洲战事,也不曾关注这本应与他西方教有莫大关联的补天石猴。
也就是因虚菩提在这,师徒二人找不到话题,才会想着窥探一眼猴子的情形。
这一看不要紧,却让接引陷入思索,似是寻找到了什么‘机缘’。
李长寿借着圣人开启的云镜术,好好的看了几眼孙悟空。
他能理解孙悟空身上的压力,也能感受到孙悟空现在的处境,有些担心孙悟空的性情会因此有所变化。
故,此刻‘虚菩提’目中的光芒,充满了师父对徒儿的关切。
接引道人将这一幕看在眼中,目中也有光芒闪烁,再次轻轻滑动指尖,云镜中画面再次变化。
这次,却呈现出了此刻花果山上空乌云内的一处情形。
接引道:“多看看吧,兴许能找到帮他的机会。”
“多谢老师,”李长寿低声道了句,“不过,道祖已严令弟子不得继续干预悟空之事,弟子也只能看看罢了……”
接引微微点头,并未多说。
画面中,却传出了一阵火焰炸裂的响动。
哪吒斜挎乾坤圈、脚踩风火轮,径直跃过众天将头顶,冲到了正与众将商议战事的李靖面前。
“父亲!为何要这般行军布阵?孩儿想不明白!”
李靖皱眉看了眼哪吒,缓声道:“莫要在军中横冲直撞,稍后且去自领雷鞭五记。”
“是……”
哪吒应了声,对周围天将抱拳赔礼,随后又向前两步,那双灵秀的面容带着少许怒意。
“父亲,这数十次大战,为何每次都放过那孙悟空?”
李靖答:“孙悟空勇武过人,斗法时颇为机警,又有不错的遁法。
若是能将他轻松拿下,为父早已动手,何须你来提醒?”
哪吒攥着拳,面对着面前的李靖,以及李靖身后那众多天将。
哪吒定声道:“父亲,明明孩儿一人就可镇压孙悟空,每次孩儿要动用煞气法身,父亲都要下令收兵!
父亲,为何能速战速决之事,非要让将士们白白流血!
若天庭要聚拢妖族,打杀妖族元气,那起兵封住五部洲四处天涯海角,大军镇压、自可格杀一应妖族!
又何必用这般阴谋诡计!”
“住口!”
李靖定声轻喝:“休要胡言乱语,不然军法天规处置!”
哪吒瞳孔中出现两团火焰:“父亲,孩儿这就去将那孙悟空捉来!”
“无本元帅之令,谁都不可轻易出阵!”
“父亲!”
哪吒攥紧火尖枪,脚下风火轮火焰高涨。
“退下,”李靖面容沉静,面容之上威严极盛,“此为军令。”
“哼,”哪吒甩身离开,自是颇为不忿。
李靖沉声道:“去两个将军看好哪吒,莫让他闯祸。”
“是!”
两名金仙境天将主动答应,转身追向了哪吒身侧。
待哪吒走远,李靖却舒了口气,言道:“继续禀告今日之战各部伤亡。”
众天将各自答应了声,先前开口禀告的将军继续说着今日大战的死伤。

李长寿看着天兵军阵中发生的这一幕,心底略感欣慰,‘虚菩提’假身的表情却是略有些纠结。
他确实感觉欣慰,既为哪吒那份没有变质的道心,对自身是非观的坚持;
也为李靖的沉着以及沉稳。
異界兌換狂人 獨寒
在哪吒的角度,在意的始终是天庭天兵死伤;
站在李靖的立场,既要考虑上面的命令,又要考虑众将士的心态,压力颇重,却必须抵住这个担子。
不过,凭他这个长安叔对哪吒的了解,哪吒接下来不闯祸,是绝对不正常的。
接引圣人将云镜暂时散去,目中也是颇多感慨。
李长寿问:“老师,您这是……”
“菩提,你来说,为师与你师叔此前一直忙碌于度人壮大西方教,是不是选错了路径。”
接引道人言道:“而今见那哪吒,方才突然醒悟,此前为师与你师叔收徒,都只是为了壮大西方教气运、巩固西方教根基,却忽略了传承之事。
悟空且不算,西方教三代弟子,竟无一中用。
阐教有杨戬、哪吒、雷震子,截教有火灵、余元等等,更是多不可数。
唯独咱们西方教……到后来为师甚至错信了鸿蒙凶兽,酿下今日之苦果。”
“老师,”李长寿只能顺着哄一句,“您与师叔,当年也是无法选择。”
“罢了,”接引道人摇摇头,“如今已无西方教,只剩这佛门。
菩提你智谋出众,可有相救悟空之法?”
“老师,并无办法,”李长寿忙道,“料想天道并不会真的伤悟空性命。”
接引掐指推算,很快就陷入沉思,似是在推演孙悟空身上的天机。
永恒輪回之島 雨夢雪2
——而今大劫散去,自是没了劫运干扰推算之道。
越推算,接引的眉头就皱的越深。
“奇怪,为何孙悟空的命数,与贫道此前推算有所不同?”
言罢,接引身周圣人道韵更为浓厚,左手手指颇为缓慢的掐弄,一股天道之力再次出现,不过却是出现在接引圣人体内。
显然,这是引动了鸿蒙紫气之力。
李长寿静静等着,心底其实有些在意。
按他推算,哪吒那小脾气一上来,此刻肯定已经杀向了花果山,那两名金仙境天将必然拉不住小哪吒。
他哪吒是谁?
肉身入封神榜,天庭有名的正神,元始天尊的徒孙,大阴阳师的弟子!
虽被自己亲爹训斥了,自家师父绝对会给自己撑腰,大不了就是不做正神,回山里逍遥快活,修行睡觉打兔兔。
甚至,李长寿怀疑,李靖这是在故意激怒哪吒。
仔细想想,这般可能性还真是挺大的。
李靖对哪吒颇为爱护,平日若是意见相左,都会苦口婆心的讲道理,而不会是一句冷冰冰的军令如山。
是了,李靖也不愿这般打下去,上面给他的命令又不可公然违抗。
让哪吒出手打乱天庭某权神的布置,尽早结束花果山之战,百利而无一害。
李长寿心里掐着点,这片刻说不定两者已经打上了,这几个呼吸说不定已经有一方负伤了。
可惜,他只能等待接引圣人出手点开云镜。
因接引圣人在凭借天道推算,说不定天道和道祖也在注视着他们,稳妥起见,他也没挪移心神去花果山观战。
理智一点,自己看到具体情形也帮不上什么。
终于……
接引圣人推算了半个时辰,面容露出几分释然,道了句:“放心,悟空有大机缘,与佛门兴盛息息相关,不会有太多麻烦。”
顺势抬手一点,打开了李长寿翘首以盼的云镜。
李长寿心底暗道果然,目中的忧虑却并非作假。

黄昏落日时,东海之滨的一处山林。
那里,大片森林化作灰烬,大地龟裂、山石崩碎。
一道黑气包裹的身影悬浮在空中,展开六只手臂,手握各类兵刃,对下方飞速打出狂风骤雨般的攻势。
流光轰砸之处,孙悟空举着金箍棒强行支撑,双脚已陷入大地的石层,身周被轰成了一个巨大的石坑。
“孙悟空!”
哪吒冷声喝骂:“你真当我赢不了你?”
孙悟空冷笑了声,此刻却在哪吒六臂法身与众多重宝的压制下,无法自地下反击。
这是纯粹的压制,宝物、法力上的压制。
孙悟空目中其实也有些狐疑。
他此前与哪吒大战了不少次,对哪吒斗法的路数早已是心知肚明,也见过哪吒施展六臂法身。
今日,孙悟空第一次见哪吒身周包裹如此浓郁的煞气,第一次看到哪吒瞳孔化作血红。
此刻哪吒打出的攻势,让他只能招架,无法寻机反手。
这才是这个小娃娃的真实实力?
果然,天庭不过是在利用他这个齐天大圣的招牌,吸引更多妖族前来,而后一网打尽。
果然,如同牛大哥暗中提醒自己的那般,这天地间没有什么正义,也没什么公平,妖族本就是天庭之敌,天庭就是要剿灭妖族主力。
果然,自己保不住花果山。
轰鸣声,剑啸声。
金箍棒在不断颤鸣,死死抵挡着哪吒轰来的众多法宝。
强横的力道不断朝四面八方散去,冲垮了周遭的土石,哪怕大地夹杂着那股奇异的力量,此刻也被他们斗法的余波冲垮。
那股力量,他曾经暗中问过几位兄长,是天道之力,负责护持这个天地。
天道。
在猴子的理解中,也就是天庭的道、天庭的法,天庭定下的规矩。
师父没有教他这些,大概就是这般吧。
此前不知天高,接触了些许天庭武将,就觉得天庭不过如此。
当天庭大军压境,孙悟空才想起,花果山上只有自己有与天庭一战之力,他的猴子猴孙们无法面对数目如此庞大的天兵。
那是他第一次感觉到压力。
一种当大王的压力。
天庭大军压境时,那些原本投奔来的老妖离去,他没觉得有什么。
花果山是自由的,想来就来,想走自然也可以走,他不会强迫其他妖族去做什么,也不会因此欠下什么人情。
过去的这几个月,他突然发现,如果能多几个盟友,或许花果山的处境会改善许多。
可,渐渐的,孙悟空发现一切并不如自己想的那般简单。
天庭实力深不可测,天兵战阵往往就如生灵磨盘,一旦发动就可抹杀成片成片的妖兵与妖族高手。
自己引以为傲的自身实力,在这般战阵下,恐怕也会被直接压制。
天庭一直只是让哪吒或者其他几名武将联手与他对阵,并未动用这般战阵。
而前几日一次醉酒,牛大哥喝醉了之后,传声说了几句让孙悟空有些闷闷不乐的话。
‘贤弟,你知哪吒在天庭之中实力排多少位?
这个数……最多前三十。
你还年轻,别被妖族利用,也别被天庭利用,天庭如果真的要抹杀你,都不必派兵,直接十方天罚,花果山顷刻覆灭。
你啊,是被当成了棋子,去算计妖族,让妖族更多高手来花果山陪葬,尤其是那群躲在地下不露头的上古老妖物。’
哪吒,前三十?
孙悟空抬头看向空中被煞气包裹的身影,举着的金箍棒在不断颤抖。
棋子、算计、上古老妖……花果山、陪葬……
自己的花果山,成了妖族埋骨之地。
那自己的猴子猴孙,也会粉身碎骨、化作灰烬?!
这就是天的力量吗?
当真是让他这妖王有些喘不过气。
孙悟空想了几夜,寻找着破局之法,想在天庭的围剿与妖族的捆绑中杀出一条缝隙。
他尝试去思考,试图去分析,想的越多、分析的越多,越发现,等待花果山的,只是一场惨烈的终点。
天庭在示敌以弱,妖族被所谓的胜仗冲昏了头脑。
花果山已是有越来越多的妖族部落,猴属的声音已微乎其微,且在历次大战中也或多或少有些损伤。
‘我或许,不是个好大王。’
孙悟空心底如此想着,目中金光略微有些黯淡,那高举的金箍棒也缓缓朝他面孔逼近。
哪吒的攻势越发凌厉,空中煞气滚滚,凝成了哪吒漆黑的虚影。
天暮色。
李长寿凝视着云镜中的这一幕,他近乎能感受到猴子内心的挣扎,却也知,这是猴子必须踏过去的心境关卡。
齐天大圣不是随便喊喊就能成的;
美猴王也不只是一个称呼,对这个被猴群捡到的石猴来说,更是一份责任。
只是,哪吒是不是火力太强了点?
没想到,当年准提圣人给殷夫人种下的煞气,最后竟成就了如今掌控煞气用作斗法的天庭小将。
手心手背都是肉,李长寿自都不忍看他们受伤。
接引圣人此刻含笑注视着面前的‘虚菩提’,抬手轻点,云镜所显画面一分为二。
左侧还是哪吒催其煞气法身,以宝压猴;右侧显露高空云上,李靖与众天兵天将。
此刻,众天将在空中施压,将想去驰援孙悟空的众妖王挡在地面上,给了妖族一方莫大的压力,随时都会爆发另一场大战。
李靖却只是注视着哪吒,关注哪吒煞气对道心的侵蚀,随时准备祭出手中宝塔。
一旁有天将低声言说,是否去助哪吒一臂之力,被李靖出声阻下。
“看着就是,”李靖道,“哪吒尚有余力。”
众天将不由面面相觑。
火影之黑客帝國 孤獨天涯人
海滨之处,天道之力已现出影踪,大地上铺陈了一层浅浅的方格。
孙悟空已是半边身子被打入大地之中,身周大坑波及数十里之地;
哪吒于空中屹立不动,扔来的法宝力道丝毫不减,频率甚至还在隐隐提升。
孙悟空掌心染血,金刚不坏的肉身,也被金箍棒传来的力道震毁。
‘贤弟,咱们就是几个金仙……’
牛大哥的嗓音似乎还在耳旁回响。
‘大罗在天庭都不算什么,大罗之上还有各种境界,你我就是几个被妖族推出来的挡箭牌。
咱们争个什么,乐呵乐呵就算了,找机会该走就走,该溜就溜。
飞出五部洲,洪荒大得很呢。’
走?
这个念头自孙悟空心底泛起,顿时有些一发而不可收拾。
他如何走?
各部妖王怕是不允,自己也带不走所有的猴子猴孙;花果山也是他的根,他自此地诞生,这里就是他的故土。
如何能走?
畏惧天庭?畏惧仙神?
是了,自己不知何时,道心已有了畏惧,对天庭这般势力的畏惧。
想要庇护猴子猴孙同样是借口,与他相近的那些家人,早已在自己求仙时,大半老死。
一切都不过是自己道心之中的惧怕,是道心之缝隙。
一切都是自己实力不足,才导致如今的困境。
凭什么!
这天地广阔,却没有他容身之地!
又凭什么!
这天庭主宰一切,给天庭点颜色,就被冠之以忤逆!
孙悟空咬紧牙关,重重地哼了一声,目中出现了一缕缕金色火光,掌心、虎口的鲜血在迸发金芒!
噹!
乾坤圈砸来,金箍棒向下一沉,却被孙悟空右手反握,拄在身前。
额头金光大作,空中砸来的流光毫不留情地砸向孙悟空面孔,却被孙悟空身周迸发的金光尽数挡飞!
不灭金魂!
一道虚影,数十丈高的虚影,如猿猴一般数十丈高的身影,出现在孙悟空身后,对着空中哪吒仰头嘶吼。
“虚张声势。”
哪吒握紧火尖枪、乾坤圈、混天绫、金砖、阴阳宝剑,背后浮现出魔尊本我之影,自空中飞扑而下。
魔焰滔天,却又有功德之力环绕!
孙悟空背后猿猴虚影攥起双拳,猛地砸地,孙悟空身影自大地深处窜天而起,那巨猿包裹他身形!
孙悟空双手紧握金箍棒砸向哪吒,巨猿攥起拳锋轰向魔尊之影。
‘大王,您什么时候才能长生不老啊?’
‘大王,咱们花果山这下也是五部洲扬名了!’
‘大王……大王……’
‘悟空。’
孙悟空双目被金光填满,浑身突然迸发出一股绝强的威压!
天高又如何,地厚又如何!
这天触手可及,这地尽在脚下!
天庭强盛?那他就打进天庭,把自己的旗帜插在凌霄宝殿!
他是齐天大圣,孙悟空!
看空中!
两道身影骤然相撞,道道波痕在空中朝四面八方席卷肆虐,那金色猿猴与漆黑魔影同时炸散,看的不少天将眼皮直跳!
一声轻喝、一声怒吼,随后便是兵器相撞之声。
天雷乱涌,天火漫漫。
轰鸣声中,哪吒身形朝着空中倒飞,低头喷一口鲜血,胸口出现一处凹痕。
孙悟空身形同样朝着大地跌落,额头出现了指甲盖大小的血洞,让他面容更显凶横。
这两者,近乎同时停下身形,各自向前扑杀!
妖族呐喊声噪杂刺耳,天将背后响起了隆隆的鼓声。
李靖更是攥紧腰间佩剑,随时准备向前打破场中均衡。
正此时!
年輕無限飛 摧花王子
“停手!二位快快停手!”
暮光中,一道身着白袍的身影出现在了哪吒与孙悟空大战边缘之地,高举手中旨意。
“玉帝陛下有旨,封美猴王孙悟空为齐天大圣,于天庭食俸!修齐天大圣府!”
“滚!”
哪吒和孙悟空近乎异口同声地对着那老神仙身影喝骂,让漫天仙神、妖族大小妖眼皮乱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