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idhr优美都市异能 進化之超越星辰笔趣-01616 這一切的畸點(一)看書-cqplm

進化之超越星辰
小說推薦進化之超越星辰
第二天,东边才泛起一抹鱼肚白的时候薛佳念就来叫苏晚霞起床了。
见这位睡得正香,薛佳念真是服了气了。
“啪”一巴掌打在苏晚霞屁股上之后,薛佳念掀开被子丢在地上大喝一声:“起床啦!大懒虫!”
苏晚霞其实没有睡懒觉的习惯,只是昨晚跟薛佳念回来后观礼完毕又去喝了几杯,结果一不下心喝多了,回来后就一直难受,直到临近凌晨才睡着。
这一巴掌不轻不重,但却把苏晚霞吓了一跳,他腾地坐起来惊慌失措的问道:“怎么了?太阳掉井里了?”
薛佳念一愣:“什么太阳掉井里了?”
苏晚霞一看是薛佳念,再看自己光着上半身,赶紧抢回被子遮住身体道:“喂!你干嘛啊?怎么闯人家房间还掀人家被子啊,你到底有没有男朋友啊?你男朋友知道了不会介意啊?”
薛佳念秀美一皱:“嘿!什么你你你你的!没大没小的,叫姐姐!”
苏晚霞闻言立马露出轻蔑的笑容,然后……
“哎哟……”
苏晚霞又被薛佳念一记漂亮的过肩摔丢在地上了。
苏晚霞终于老实了。
吃早餐的时候,薛佳念对苏晚霞说道:“还记得昨晚咱们发现的水温问题吗?”
苏晚霞一边咬着馒头一边茫然的点头:“嗯,记得,怎么了?”
“坏事了。”
“啊?”苏晚霞皱眉看向薛佳念。
薛佳念拿出晶体板刚要放在苏晚霞面前又收回来盯住他道:“事先给你提个醒,画面很刺激,搞不好你会直接吐出来,你要不要先吃饭早饭再说?”
苏晚霞本来就因为宿醉难受的不行,现在没啥胃口,干脆把馒头放下了说道:“不用了,我也看过一些R级片,问题不大。”
薛佳念一挑眉:“那行吧,你先看着几张图,看完了……喂!你别在这吐啊!”
前一秒还说问题不大的某苏姓男子下一秒就因为看到了第一张图而当场呕吐。
据现场目击者回忆,当时该苏姓男子足足吐了三十分钟,感觉快要把胃都给吐出来……
……
换了衣服,却仍然感觉眼前有挥之不去阴影,想要呕吐的苏晚霞壮着胆子再次去查看那几张图。这一次他没有再当场呕吐,因为薛佳念已经对照片进行了适当的后处理,起码不再像之前那样恶心了。
“在昨晚咱们发现问题的那片水域发现的尸体有五具,无一例外都被人剥了皮,拆了骨,还在大脑上培植了一些真菌物质……法医鉴定报告过一会就送过来,不过听现场反馈说,估计死亡时间不会超过五个小时,也就意味着……可能咱们前脚刚走,就有人下去了,然后就……”薛佳念没有继续说下去,不过苏晚霞懂她的意思。
除了这些照片,苏晚霞还看到了一些水下探索影像,但感觉不像是苏家的设备记录的。
薛佳念瞥了一眼后说道:“这些影像资料都是从尸体附近漂浮的潜水装置上找到的,看来他们在水下曾被迫脱掉潜水装置,只是不知道到底遭遇了什么。”
影像资料都是第一视角的,而且基本只能听到水流和呼吸气泡上涌的声音,其他的……
“这些影像资料好像没什么价值啊。”苏晚霞皱眉道。
“所以啊,我一大早把你叫起来就是希望你来拿主意。”
“让我拿主意?那什么主意?”苏晚霞闻言一呆。
薛佳念没好气的说道:“喂!我可不是你们苏家的人,只是看在苏叔叔的面子上来友情协助你的,说到底这个事你才是主要人物,而且我问过苏叔叔的意见了,他也说让你来拿主意,你可不能在这个时候打退堂鼓哦。”
苏晚霞顿时语塞,但……
“额,我没那个意思,我就是想问……我要拿什么主意?”
“要不要派人下去调查啊,还能有什么?”薛佳念白了苏晚霞一眼。
苏晚霞闻言心底一颤。
是了。
线索明摆在这里的,苏晚霞不查是不可能的,但这几个身份不明的人员的死亡却让苏晚霞犹豫起来了。
见苏晚霞迟迟不说话,薛佳念淡淡的说道:“牺牲几乎是必然的,而且只是一个开始,以后像这样的事情只会增加不会减少,直到你真正打倒敌人取得胜利为止,所以……我给你一个建议,冲动的决定要尽可能减少,但必要的牺牲,不能拖泥带水,否则,你注定一事无成。”
说完薛佳念拍拍苏晚霞的肩膀:“你好好考虑一下吧,我待会再来找你。”
结果薛佳念刚一转身,苏晚霞就抓住她的手腕道:“不用考虑了,我同意继续查,不过我也要下去。”
洪荒古神
薛佳念闻言一惊:“你也要下去?!”
苏晚霞认真的点头:“嗯,既然事情是我揽下来的,我没道理自己坐镇指挥让别人以身犯险,所以我必须下去。”
薛佳念微微一怔,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喂!你是不是傻!让你做决定,又不是逼你御驾亲征,怎么搞得好像我是来劝你去走独木桥似的?”
苏晚霞却笑了:“我不傻,这是深思熟虑的答案。”
薛佳念闻言眉头紧皱,跟着沉声道:“不行,你不能去!”
苏晚霞一愣:“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总之这件事没得商量,你可以做决定,甚至也可以当怂包,什么事情都撒手不管,但你不能有危险。”薛佳念的语调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决。
苏晚霞的笑容消失了,他看住薛佳念道:“姐,是不是因为我是苏家的嫡长子,所以我的命就比别人的之前,所以我不能去?”
薛佳念立马回答道:“那只是一方面,我也不和你废话那些电视剧里说烂了的老台词,我就一句话,你指挥可以,下去不行。”
“为什么啊?”苏晚霞急了。
“没有为什么!哪来那么多为什么?你是不是觉得所有事情都可以天真的问一句为什么?老实呆着吧!”薛佳念好像真的生气了,一把将苏晚霞推坐回床上就转身离开了。
剩下还在被宿醉折磨的苏晚霞半晌都没回过神来。
……
等到苏晚霞换好衣服来到纳木错湖边的时候,苏家的雇佣的雇佣兵和专业水下探索人员已经出发了。
薛佳念站在湖边临时码头,离着七十米是警察的封锁线。
苏晚霞上前问道:“怎么?已经出发了?”
薛佳念看了他一眼没说话就径直返回湖畔的临时营地。
特工
在那里,苏家的技术人员已经搭建起一个微型的临时指挥平台,所有前往执行探索任务的人员都携带有生命体征监测仪和前置影像记录设备,这些数据都被实时的反馈在大屏幕上。
苏晚霞跟着薛佳念来到这边问道:“警察会允许我们进入那个区域吗?”
薛佳念没回头,只盯着营地里的大屏幕说道:“第一现场不在昨天的地方,而是岸边,纳木错这么大,总不能全都封锁起来吧?再者说了,还有几千待筛查的游客呢,等到他们有功夫顾及我们,我们也把该做的都做了。”
苏晚霞闻言咧咧嘴,心道:‘这也太不合规矩了……不会惹上麻烦吗?’
正想着呢,薛佳念忽而又笑了:“放心吧大个子,你们苏家家大业大,像这种事都不用找关系都能搞定,而且他们也希望我们介入,我们自然要公开的去探索咯。”
苏晚霞这才放下心来。
屏幕上,第一条小型探索船已经来到湖心。
船停稳后,苏家的人就开始准备入水了。苏晚霞看到这一幕不由得紧张起来,他皱眉道:“咱们是不是可以先放一些水下无人设备进去?”
薛佳念答道:“早就想到了,不过那些东西在水下似乎很容易受到来自不明干扰源的干扰,所以基本上指望不上。”
苏晚霞闻言又问道:“那岂不是证明很危险?”
薛佳念转头看向苏晚霞:“你懂不懂什么叫风险投资?”
苏晚霞立马会意。
危险越大,意味着回报也肯定越高,这几乎是等价的。
问题是这种高风险投资通常也有很大几率是人财两空,苏晚霞不是赌徒,也没买过股票,紧张也实属正常。
不过接下来的一个小时,苏晚霞慢慢地就放下心来了。
原因无他,因为水下探索进行的可以说是很顺利,非但没有遇到危险,而且很快就确定了在水下八十米处有一座建筑废墟,看起来应该是地下结构的外缘构造。
異界蒼穹傳說
唯一的问题就是坍塌对探索造成了很大的阻碍,而首批探索人员又没能找到可进入的入口,无奈只得返回水面。
第二批人员是在临近中午的时候下去的,而且这一次他们带上了一些特殊的装置用于解决坍塌造成的阻碍问题。
这些人根据废墟中碎石的大小及损毁程度划分为三个区域,然后逐一的展开清理。
清理工作开展的也很顺利,直到下午才出现一点小意外……
那就是探索人员在废墟中发现了更多的尸体……
这些尸体苏家没有直接移交给岸上的公安部门,而是先行委托己方的专业人员进行了尸检分析。由于纳木错属于内陆湖,水体盐分很大,再加上湖水很冷,所以尸体保存可以说非常完好。
初步认定,他们在这里至少被封存了三十年。
看到这一个结果,苏晚霞皱眉道:“就算有这些条件,尸体在水中难道不会被微生物分解吗?”
薛佳念瞥了他一眼道:“这我哪知道啊,你要是好奇的话,可以去找周教授去问问。”
苏晚霞立马住口了。
到了晚间,苏家的人才把发现尸体的事情告诉警方,同时把尸体移交给了他们。纳木错湖里连续发现尸体已经惊动了西藏地区的高层,拉萨市公安那边更是成立了一支三十五人的专案调查组进驻纳木错,同时纳木错旅游局这边也被要求立即停止游客接待。
苏家这边也收到消息,最多再给七天的时间,如果七天苏家查不出什么东西,就得立即撤出纳木错,并把在这里发现的一切都移交给公安部门,当然,如果期间查到了什么,也只能适当延期,同时发现的东西还要和公安部门共享。
对此薛佳念和苏晚霞肯定不会有意见,他们也乐得官方加入调查工作,因为这恰好是个把黑暗曝光晾晒的好机会。
第一天的工作已经持续到凌晨一点多才有短暂的修整。
苏家这边负责水下废墟清理的工作人员负责人来向薛佳念汇报,他总结了目前面临的三个问题。
“我们需要更大的打捞船只,还需要一些能交替下水的好手,最后就是水下能见度很低,这大大降低了清理工作的速度,所以还需要一台专业的水下尘埃收集设备。”负责人把难题出给了薛佳念。
薛佳念看都没看直接丢给苏晚霞:“喏,指挥官,该你出面解决问题了。”
苏晚霞有些惊讶,也有些茫然,不过他没有推回去,而是立即联系上了苏然和苏澈,很快三个问题都得到了相应的解决。
“专业的大型打捞船没有,那东西太大了,除非立即在纳木错建造一艘,否则没可能运过来,不过我们已经安排人员紧急改装一些游客观光船只供给打捞队,至于人手……纳木错的海拔很高,在这里潜水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挑战,所以我们只能说尽可能的去找,当然现在已经有二十人在来的路上……至于你说的那种水下尘埃收集设备,苏家已经委托星一重工托运一台过来,最迟明天中午就能抵达拉萨机场,估计晚上就能投入使用,所以现在就先克服一下,尽量加快进度。”苏晚霞把苏然和苏澈的话整理之后有模有样的说给了负责人听。
打捞队的负责人听完当然没有那么的高兴,不过也只能如此了。
目送负责人远去,苏晚霞感觉就像是刚打完一场胜仗一样瘫坐下来,他看向薛佳念道:“怎么样,有没有新的进展?”
薛佳念摇摇头:“没有,现在水下搅得一团糟,我估计清理工作结束前是没有啥进展了。”
苏晚霞点点头,然后望向夜色下的纳木错道:“希望咱们这次能一直顺顺利利的,我是真不希望看到有谁因为这件事受伤,甚至送命。”
薛佳念回头望向苏晚霞,她轻声一叹:“但愿如此。”
……
翌日清晨,在营地里睡着的苏晚霞被一阵枪声吵醒了。
他猛地睁开眼,结果就看到薛佳念拿着枪伏在他身旁警惕着四周。
苏晚霞吓了一跳,刚要问就被薛佳念捂住嘴道:“别出声,营地里进了坏东西。”
二次元王座
苏晚霞当时汗毛都立起来了,他大气都不敢出,老老实实的躺在睡袋里。晨光下,营地里除了刚才惊醒苏晚霞的枪声以外,再没了其他动静。
所有护卫人员都躲在掩体后边,只有一个负伤的普通工作人员还在原地强忍着痛苦一点点向不远处的一处凹地爬去。
苏晚霞眼睛乱看,只能勉强瞥见薄雾里似乎有个人的影子被晨光拖得很长……薛佳念也发现了他的踪迹,立即用手势指挥守卫们包围过去。
但就在这边执行合围抓捕的时候,远处闻讯赶来的公安人员突然鸣枪示警!
听到枪声,那薄雾中躲在一处岩石后的身影立马撒开腿就往远处逃窜。薛佳念见状,银牙一咬,立即起身用手枪进行远距离瞄准射击!
她连续开了三枪,三发由磁脉冲发射出去的子弹瞬间就追上了那逃走的身影,但可惜距离还是太远了,仅有一发子弹击中了那神秘人的肩膀。
只见那神秘人身体摇晃了一下后就继续狂奔,很快就跑的没了影。
纳木错湖畔没有太多的遮掩物,但放出的无人机确实没能再搜索到这个悄悄潜入营地欲行不轨之事的坏东西。
公安人员赶到现场的时候,薛佳念已经收起武器起身了。
“怎么回事?”负责纳木错抛尸案调查工作的是拉萨市公安局的刑警队大队长孙源勇,他看了眼薛佳念的武器后皱眉问道:“你也是赏金猎人?”
薛佳念压根就没打算理会这个吓跑了猎物的大队长,她转身就走,丢下刚起身的苏晚霞愣在原地。
孙源勇略有不悦,不过也没有立马发作,他问苏晚霞:“怎么样?刚才发生什么事情了?有没有人受伤?”
苏晚霞本打算敷衍两句,但当他注意到孙源勇身后一个民警的眼神的时候,他忽然又改变了想法:“额,有!我们这有人受伤了!赶紧打120!对!那谁!快!打120!”
孙源勇闻言一愣:“额?我们这有急救医生,用不着120的。”
苏晚霞也是一愣:“啊?是吗?哦!对哦!那,赶紧的,把人送过去,别耽搁了!”
两个苏家的手下立马就拿来担架把人抬走了。
而苏晚霞在原地傻站了一会后就冲孙源勇嘿嘿一笑,也走了。
孙源勇瞧着这位苏家公子哥不由冷笑:“富家公子哥?呵,跟个地主家的傻儿子似的。”
回到临时指挥中心,苏晚霞问薛佳念:“怎么样,找到那家伙了吗?”
“跑了。”薛佳念两手一摊。
“啊?真让他跑了啊?”
超級異能
“嗯,真是奇了怪了,他是怎么绕过警戒装置又凭空消失的呢?”薛佳念也觉得很纳闷。
苏晚霞问道:“会不会是那些尾巴故意来捣乱的?”
“难保,不过他们不趁着晚上搞事情,临近清晨的时候才现身,这也太说不过去了。”薛佳念说完在帐篷里坐下来,她稍稍思量一番后忽然想到了什么:“对了!这家伙……会不会是从湖底上来的?”
苏晚霞一愣:“什么?”
薛佳念已经起身往湖边去了。此时孙源勇也正带着人沿着湖岸向前地毯式搜索,像是在寻找什么。苏晚霞见状后立即凑到薛佳念身边道:“姐,我刚才在孙队长身后看到一个人眼神不太对劲,那感觉就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
薛佳念闻言回头看了苏晚霞一眼然后点了点头:“唔……那看来是了,他们无处不在,而且应该始终在盯着我们的一举一动。”
白富美的男保姆 趙狂人
豪門婚寵:冷少的替身前妻 東路西雪
苏晚霞皱眉道:“无处不在?姐……你该不会是想说,警察队伍里也有……”
苏晚霞的话没说完。
薛佳念就一耸肩:“你以为呢,难道苏叔叔没和说起过桑多卓玛那伙人是什么样的一群人吗?”
苏晚霞顿时感觉心思沉重起来。
“那……那这游戏怎么玩啊?他们手里全是王炸,我们就拿234凑对子,能赢吗?”苏晚霞哭丧着脸开始打退堂鼓了。
薛佳念回头看了他一眼:“得,你现在选择退出其实也还来得及,反正又没有真的查出什么东西来,你说对不对?”
苏晚霞却忽然又笑了:“那哪行啊,我也就这么一说。”
薛佳念闻言立马扬起小拳头就锤。
正嬉戏打闹着呢,忽然一个苏家的工作人员跑过来冲两人喊道:“薛小姐,苏少爷!找到入口了!”
苏晚霞和薛佳念闻言皆是一愣,但他们没有立即赶过去,而是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眼孙源勇那群人。
好在他们已经走远了,没听到这冒冒失失的工作人员的话。
两人这才赶忙往营地那边跑。
到营地的时候,第三批人员已经集结完毕了,看到苏晚霞,带队的保安队长上前说道:“少爷,您放心,我来打头阵,绝对马到成功!”
苏晚霞却是一愣,反问道:“你是?”
这保安队长笑容立马僵硬,并随后换做一张苦瓜脸道:“少爷!我是老皮球啊!小时后我还背过您去放风筝呢!”
苏晚霞还是愣了一会才猛然记起来。
“哦!!!是你啊!哎不对!你怎么瘦了这么多?”记忆中的胖子变成了肌肉男,这对苏晚霞来说落差实在有些大。
老皮球本名叫马奔来,到苏家后又得了个苏家给的名字叫苏运来。虽然两个名字听着都还不错,可马奔来年轻时是苏家后厨的切墩,不但油腻,而且肥胖。奈何他做的一手好菜,尤其是甜品十分受孩子们喜欢,所以也是苏晚霞这种苏家子弟小时后的玩伴之一。
马奔来哈哈一笑:“那总不能一辈子胖下去吧,现在瘦了,人也精神了,再加上我听说少爷您要回来了,那肯定要保持住好身材才能守在少爷您身边啊。”
苏晚霞却是一撇嘴:“得了吧,我还是喜欢小时后只会傻乐的胖皮球,不喜欢你现在这种肌肉男。”
马奔来闻言一怔,笑容不再:“啊?为什么。”
幻之武士
薛佳念这时候插了一句嘴:“估计是怕你帅过他呗,你难道不知道你们家少爷很小心眼吗?”
苏晚霞闻言顿时一脸阴云,而马奔来则哈哈大笑起来。
苏晚霞不高兴了:“笑什么啊!赶紧换好衣服准备下水了!”
成都,今夜你將誰遺忘 續寫春秋……
马奔来这才带人往岸边去。
等到一切准备就绪,苏家的第三批人开始下水的时候,孙源勇这边也得知找到入口的消息了。
他虽然没有安排人下水,却直接厚着脸皮搬了凳子来苏家这边的指挥中心坐下了。
苏晚霞和薛佳念也没多说什么,但看薛佳念的表情,苏晚霞就知道她是挺讨厌这种不请自来的“客人”的。
马奔来的变化的确很大。
当年胖的跟个球似的马大厨现在却成了浪里小白龙,不但下潜速度快,而且带队更有一手。在入口处重新确认一下队员后,马奔来便示意不远处的清理人员可以开启入口了。
末世之紅警無敵
只听闻一阵“咔咔”作响,这隐藏在纳木错水下八十多米处的神秘水下建筑终于向众人敞开大门。
进入排水区后,入口缓缓封闭。
马奔来将照明工具打开,众人环绕成一圈,一个个神经紧绷。
随着入口彻底封死,黑暗中一点红光闪烁,跟着排水开始。
……
排水过程用了大约十分钟的样子。
等到马奔来几人脚下已经只剩下几小滩水洼的时候,闪烁的红色灯光熄灭了,跟着脚下一阵颤抖,马奔来打开面罩道:“注意警戒,这下边可能很危险。”
十人的队伍立即脱下潜水装置,同时取出简易外骨骼穿戴上。
武装完毕后,马奔来当下一个穿过敞开的大门进入到这座极有可能是前国安处分哨的湖下建筑。
……
岸上,指挥中心也正式运转起来。
他们不单单要关注进入湖下神秘建筑设施内人员的身体状况数据,还要同步操控他们身上携带的各种采样装置对这座建筑本身进行细致的研究和分析。
进入通道后,马奔来就发现,这里的能源系统居然还在维持运转,只是灯光忽明忽暗,像是极不稳定。
指挥中心这边坐镇的也是一位苏家的老资历,他原名万东池,来到苏家后又得了一个苏家的名字,叫苏东坡,与大诗人同名的万东池确实也有着几分文人骚客的气质。
只不过万东池在苏家却不是搞学问的,而是一个书生模样的“将军”角色,通常负责苏家一些重要的活动的保安部署和全程调度工作。
这次苏晚霞来纳木错寻找国安处分哨旧址以及可能存在的“死海悲门”,苏澈便把万东池这根顶梁柱给派到了苏晚霞身边,让他来协助苏晚霞。
有万东池坐镇,苏晚霞和薛佳念他们基本就只需要看着就行了。
见灯光忽明忽暗,万东池稍作思量就对马奔来说道:“找到附近可能存在的能源输送节点,确认这座地下设施的能源系统是否已经处在崩溃边缘。”
马奔来立即照做,他把队伍分成两组,一组随他去找节点,另一组则把守出入口区域,并放出大量的探索型无人机来对整个地下设施进行结构采样和重绘。
在穿过一条长度约三十五米的弧形通道后,马奔来在一扇破损的安全门外发现了两具早已不知死去多少年的尸骸。
他们都穿着浅蓝色的制服,但制服上却没有任何标志,也没有编号,唯一能证明他们身份的晶体芯片也已经损坏,只能有马奔来带回看看能否修复了。
借助外骨骼的力量将破损的安全门撕开后,后方是一个类似大厅的结构。
里边满地都是文件材料,但由于时间隔得太久,这些东西只要稍稍一碰就变成了灰烬。好在马奔来早有准备,他从背上取下超级采样器开始对整个大厅进行扫描,尽可能的把这里的线索收集起来。
十三组2亿像素的超级采样镜头飞速的将信息采集并重构,很快万东池这边就收到了大量回传的宝贵数据。
孙源勇只淡淡的看了一眼,并没有多说一句话。
薛佳念有些意外,她原以为孙源勇肯定会说:“这些东西记得给警方备份一份。”
然而孙源勇只是旁观而已。
数据进入临时指挥平台的数据库后经平台的衍算核心初步筛查分析后形成了最初的调查报告,同时更多的数据副本被送上卫星然后再进入苏家的超级衍算中心进行深入的细致的分析。
万东池拿到最初的报告后看了一眼就递给了薛佳念并说道:“资料显示这些文件好像都是一家生物科技公司的研发备份档案,暂时还没有发现于国安处有关的东西。”
“生物科技公司?”薛佳念拿到报告后与苏晚霞凑在一起看起来。
孙源勇有些好奇,不过他没有起身,依然专注的看着屏幕上正在搜索能源输送节点的马奔来的动向。
采样工作进行了约莫八分钟,八分钟后,马奔来便带人进去了大厅,同时很快就找到了一处锁死的能源输送节点。
这种类似电力中继器的装置是保障能源供给平衡的中介支点,主要用于平衡整个设施能源的需求量。
马奔来取出随身携带的工具没费什么力气就把它打开了。
装置内部相当复杂,看编号确实属于一个世纪前的老物件,而且居然还是星一重工的产品。在与星一重工方面的工程师取得联系后,薛佳念很快就确认了这东西是什么型号,该怎么接入它的独立运载核心,并问清楚了该如何调取能源装置运行数据。
只不过这种型号的能源中介支点装置早就没人用了,所以马奔来携带的装备并不能顺利按照步骤完成关键数据提取工作。
看到这里,孙源勇才突然说道:“要不要再安排一组人把工具给他送过去?”
万东池却摆手道:“不用,马奔来身上带着另一样东西,有它在的话,只需要耗费一点时间就足够制造任何趁手的工具了。”
孙源勇眼睛一亮,问道:“世上还有这种东西?”
万东池没有细说。
只见马奔来取出一只魔方一样的装置,在贴近能源中介支点装置的数据记录器的时候,它便亮起光来。
很快薛佳念这边就能看到一块晶体屏幕上投影出这台支点装置数据记录器的构造和电流运行状态。孙源勇惊讶道:“真是大开眼界了,感情好现在科技都发展到这种程度了吗?”
薛佳念闻言淡淡的说道:“‘莫亚丝魔方’最早由英国艺术家、工程学家莫亚丝·塞勒设计,主要设计理念就是在一个极小空间内继承元器件纳米波扫描、独立衍算核心和3D铸造装置的万能匹配魔方……只可惜,莫亚丝的想法虽好,但这东西在实际制造生产过程中却无可避免成为一次性消耗品,所以高昂的造价最终没能让这东西在世界上大放异彩,所以苏队长不知道它也是很正常的,我相信,只要没听我解释过的,都不可能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
孙源勇闻言微微一笑,没有言语。
另一边,完成扫描后,马奔来就把魔方移开了,同时他说道:“完成3D匹配铸造可能需要一个小时,我带人去周围看看。”
万东池没有阻止他,不过也没有允许他往大厅连通的其他几个区域深入。
同步的,指挥平台这边的湖下神秘设施的构造图绘重铸已经基本完成了。
从重铸的图绘结构来看,这座地下设施像极了人一朵花,而且是垂直立体的。入口似乎花蕊探出的“触角”,深入内部之后会找到“花蕊”部分,也就是那座大厅。
大厅连通着七个类扇面区域,像极了花朵的七片花瓣。
同时,从这七个区域的中心位置又能继续向下。不过这种向下延伸的结构是漏斗状的,它们殊途同归,最终形成一个巨大的垂直向下的深井状的结构,目前探明的最深处距离湖面有七百米,而且还在不断增加。
衍算核心校准出的地下设施结构占地至少有两公顷,内部空间接近十七万立方。
看到这些数据后,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了。
这是何等的大手笔啊!
这么大的建筑,别说在地下了,就算是搬到地面上要建起来可能也需要很多年。
但它居然藏在纳木错这片咸水湖的水下……
马奔来收到万东池这边给出的重构反馈图后很快就确定了自己此时的所在位置,当时他就傻眼了。
“少爷,这地方要探索完,起码也得几个月啊。”马奔来说的是事实。
苏晚霞悄悄看了孙源勇一眼后轻声一叹:“是很大,不过没关系,咱们的重点可能就集中在某个区域里,所以完全不用担心时间的问题。”
马奔来了然。
而这时,马奔来这边的一个手下在大厅的角落里发现了一具临死前将自己塞进紧急工具间的尸体。
看样子,他当时是躲在里头的,只不过他没能活着出来,就这么被困死在了里头。但让,马奔来搞不懂的是,既然能进去,何苦出不来呢?
那些管道上和墙壁上都留有抓痕,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人被活埋了,在临死前疯狂反抗的举动。
种种令人费解的线索都在说明一件事,那就是这里肯定发生过什么特别可怕的事情。
好在这里现在还是有灯光的,整体看上去陈旧了一些,但总的来说没有那么的可怕。马奔来让人收集了这具尸骨的基因样本和身上重要的物件后就又折返回能源中介支点装置那。
恰好魔方已经完成3D铸造。
马奔来捡起魔方将其打开,一块只有火柴盒大小的小巧物件出现在了苏晚霞手上。
万东池见到那东西后立即指示马奔来如何操作。马奔来顺利的完成了记录数据采集……然后当时脸色一白……
“坏了!”老持稳重的万东池也慌了神。
薛佳念和苏晚霞均是不解。
孙源勇更是直接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万东池没说话,他对马奔来道:“再把数据采集一边,我这边帮你核对。”
马奔来脸色十分难看,但仍旧强作镇定的开始第二轮数据采集。
第二轮比较第一轮要慢一些,主要是采集的数据区间比之前大很多……等到采集完毕,万东池将收到的数据送进衍算核心。
不一会,报告出来了,同时衍算核心的交互屏幕上显示出橙黄色的警告!
薛佳念起身来到万东池身边,万东池把报告教给她:“薛小姐,我们得赶紧了。”
孙源勇不解的走近过来问道:“到底怎么了?”
他看向薛佳念手中的报告。
说是报告,其实就是一份整理过的数据。孙源勇只是刑警大队大队长,让他抓人查案可以,让他直接看这些数据那真是难为他了。
苏晚霞也一样,他也完全看不懂薛佳念手上的报告什么意思。
而薛佳念脸色阴沉,过了少许才沉声道:“数据显示……地下设施的能源供给架构已经非常不稳定,最近一年里更是连续出现闪点和短暂的能源过载,而这一现象出现后将预示两种结果……一种是能源核心彻底枯竭,地下设施完全封闭,很难再被正常开启……”
收到这薛佳念停下了。
苏晚霞点点头:“唔……那是挺危险的……不过应该不会这么巧吧?咱们让马奔来先上来,裹着干脆下去看看能源核心状态不就好了吗?”
薛佳念却说道:“那是以该设施的能源供给装置是以核裂变核心做能源供给主体的,换做是核聚变甚至是重子微曲变,都会是另一种比这可怕千倍万倍的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