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5mht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神聖羅馬帝國 線上看-第二十九章、被動的妥協鑒賞-g6fu0

神聖羅馬帝國
小說推薦神聖羅馬帝國
随着劳务派遣的不断展开,失业浪潮得到了有效遏制,社会治安逐步好转,欧洲大陆的局势也渐渐趋于稳定。
事实再一次证明了:解决不了问题,解决制造问题的人也一样。
一切都向好的方面发展,这样的结果,除了野心家外,社会各界都很满意。
唯独日本人不满意。欧洲局势趋于稳定,打破了他们全部的幻想。指望西班牙爆炸,成为了泡影。
不光是西班牙炸不了,日本国内反倒是出现了爆炸的迹象。
“米骚运动”,已经从东京蔓延到了全国,上百万人参与到了这场“抢米”运动中。
尽管日本政府果断派兵镇压,控制住了局势,可血腥也阻挡不了饥饿。
只要不能解决民众们的肚子问题,“米骚运动”就不可能真正停下来。
日本政府不是没有为此做过努力,问题是欧陆联盟的经济封锁真的开始了。西班牙人狐假虎威,打着联盟的旗号四处缉拿“通日商船”。
修真極惡魔頭 時間的力量
为了震慑资本家,西班牙人甚至搞出了一个通敌黑名单。不管是哪国商船,只要被证实向日本政府运输物资,就要上黑名单。
这可不是一时之气,而是真的记在了小本本上。往后在海上行船的时候,遇不到西班牙海军就算了,遇上了那就等着上报纸吧!
海上风暴、海盗、魔鬼海失踪之谜,都可以安排上。这些套路,早在英西海上霸权争夺的时候,西班牙人就学会了。
虽说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就能够促使资本家冒着杀头的风险,触犯任何罪行;但日本政府也要给得起百分之三百的利润才行。
别的物资也就罢了,粮食可是大宗商品。真要是给了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就算是把粮食运了进来,日本民众也吃不起啊!
在这种背景下,继续拖延时间明显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尤其是距离欧陆联盟给出的最后撤军时间越来越近,伊藤博文的压力就更大了。
底线从来都是用来突破的。
宮心為上 粉筆琴
最初的时候,东京政府还想要在南洋地区留下几个小岛,也不枉南下了一场。
后来发现不行,日西仇恨结大了。就算是留下几个小岛,一旦日军主力撤出,也别想能够保得住。
割地做不到,日本政府又将目标放在了索要赔款上,即:赎买费。
遗憾的西班牙人也穷得叮当响,总不能指望他们借钱给日本人当赎买费吧?
纵使马德里政府愿意进行妥协,作为幕后金主的维也纳政府也不愿意借出这笔钱。
底线,只有一次和无数次的区别。只要突破了第一次,后面就能够持续突破。
到了现在,伊藤博文已经不奢望索要赔款了。只要西班牙人不捣乱,让他们把搜刮的财富顺利运回去就行了。
菲律宾群岛可是富庶地,日军在岛上搜刮的财富,或许填补不了战争的开销,但是填上一半的窟窿还是有希望的。
别的不敢保证,至少国内的粮食危机可以平安度过。至于搜刮一空之后,岛上的民众吃什么,那就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越是到关键时刻,谈判桌上的火药味就越重。每一次让步都伴随着大量的利益流失,这是日西两国都不愿意接受的。
至于参与调停的各国,虽然各自表明了立场,但是大家还是要面子的,调停者中有所倾向也就罢了,直接下场去参与撕逼,那就落了下乘。
日西战争牵扯到的各国利益不多,帮西班牙更多的是出于政治需要,想要大家出全力是不可能的。
一分钱一分货,西班牙能够拿出的利益,只够大家帮忙摇旗呐喊。
能够逼迫日本放弃菲律宾群岛,那都是维也纳政府从中斡旋的结果。想要获得更多的利益,那就只能由西班牙自己去争取了。
不列颠的态度也差不多,保住日本这个名义上的小弟不被干掉就行了,至于其它细节问题,那就和伦敦政府没关系了。
某种意义上来说,能够做到这一步,不列颠已经非常够意思了。
英国政府引日本南下是为了替法国人减轻压力,要对付的奥属南洋,可没有让日本人入侵菲律宾。
王三更妖孽的人生 水神種田
尽管造成既定事实后,英国政府默认了这一结果。但是自作主张就是自作主张,英国人虽然没说什么,但是心里不满肯定是有的。
某种意义上来说,日本政府的自作主张,也打乱了不列颠的战略部署。
若不是日军南下入侵菲律宾,西班牙也不会下定加入反法同盟的决心;没有西班牙加入,反法同盟的四面围攻战略也无法成功。
没有汇聚战略大势,拿破仑四世也不会绝望,更不会急匆匆的甩锅跑路。
拿破仑四世不跑,法兰西也不会那么快投降。
如果法国人选择死磕到底,纵使无法翻盘,那也能够拖上一年半载。
一年半载看似不长,却也能够做很多事了。要不是法国人投降的太快,英国政府也不至于战后陷入被动。
尽管这样的推论有些理想化,但还是有人忍不住这么想。至少伦敦的报纸上,没有少出现类似的报道。
……
伊藤博文严肃的说道:“如果贵国继续袭击我们的船队,那么我们将无法保证移交工作有序进行,由此导致的后果全部都要贵国自行承担。”
摊牌了。
王的徽章:皇家魔法學院 艾曉蕾
日本政府现在最大的筹码就是:日军占据了菲律宾群岛的大部分地区。
如果西班牙想要获得一个相对完整的菲律宾,就少不了日本人的配合。
破坏永远比建设容易,要是任由日军自由发挥,西班牙就算是夺回了菲律宾群岛,也是一片白地。
抛开基础设施不提,光日军手中的几十万西班牙裔人质,就足以令西班牙政府投鼠忌器。
欧陆各国在一边看着,日本人自然不敢直接玩儿屠杀。不敢亲自动手玩屠杀,不等于他们就没办法下黑手了。
借欧陆联盟的势可以压住日本人,却吓不倒长年生活在丛林中的土著部落。
无知者无畏,日本人只要挑拨忽悠一下,完全可以借土著的手玩儿大屠杀。
只要手脚干净一点儿,把自己从屠杀事件中摘出去,日本政府就可以全身而退。
说白了,还是欧陆联盟不愿意为了西班牙的利益发起战争,这不符合大家的利益。只要面子过得去,就不会有人深究。
这其中还有一个不能追究的深层次原因,那就是:在殖民地的问题上,各国的手脚都不怎么干净。
甭管死的人是土著、还是西班牙裔,对欧洲各国来说,都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以西班牙目前的情况,明显是经不起这样的折腾。真要是两百多年的苦心经营毁于一旦,想要重新恢复对菲律宾群岛的统治都非常困难。
一旦土著手中占满了西班牙裔的血,双方就再也没有缓和的余地。哪怕只是为了给国民一个交代,西班牙政府也必须要进行报复。
你来我往的杀戮下去,原本每年能够为西班牙政府贡献几百万神盾收入的菲律宾群岛,就变成了一个沉重的经济负担。
緝捕小甜心 惡魔的吻
不光是政府财政受不了,被断掉了财路的西班牙贵族老爷们,同样也受不了。
当然,真要是发生了大屠杀,日本政府也别想好过。
不光要和西班牙结成死仇,就连刚刚有所起色的国际形象,也会毁于一旦。“残暴”、“野蛮”的恶名,将令他们在政治上“孤独终老”。
包括现在的老大不列颠,也会毫不犹豫的抛弃他们。欧洲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会和他们交往,至少在短时间内是如此。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又是一场豪赌。伊藤博文以两国未来的国运做赌注,赌西班牙政府会让步。
“这不可能!”
“从来就没有强盗在自己家中抢东西,主人不能阻拦的道理。现在贵国运走的每一船货物,都我们的财富。
作为一个主权国家,伟大的西班牙绝对不能容忍国家主权如此被践踏,我们不会接受这种威胁。
同样,全世界的正义人士也不会容忍这种事情发生。”
从费德里科略微有些颤抖的声音中就可以听出来,此刻他的内心并不平静。
日本政府疯了,敢赌;可是西班牙政府却非常的正常,国内根本就不可能冒这么大的风险。
成長國:時光之書 卓別木小姐
至少作为既得利益者的贵族、资本家,都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底气不足的费德里科,只能继续扯欧陆联盟的虎皮。寄希望于联盟各国的干涉,杜绝日本人铤而走险的可能。
“阁下误会了,我只是在陈述事实,并没有威胁的意思。
我们的兵力有限,既要防范贵国的偷袭,又要分兵维持岛上的安全,实在是有些力有不及。
尤其是贵国海军不断袭击我们的商船,导致岛上的物价飙涨,社会秩序正在走向崩溃。
末代駙馬
至于掠夺贵国的财富,那完全是无稽之谈。我们只是运走自己的行李、物资,并没有动贵国的一分一毫。
贵国的袭击行为,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我军的撤离进度,和世界的和平稳定。
为了岛上民众的安全,为了两国的传统友谊,为了早日消除误会。出于人道主义考虑,我才提醒阁下的。”
进入了状态的伊藤博文,显然不是好对付的主。利用诡辩之术,将日本政府的责任摘得一干二净。
到了他口中,被国际社会确定的侵略战争,变成一次轻描淡写的误会;明目张胆的财富掠夺,变成响应欧陆联盟的撤军行动;赤裸裸的威胁,都能够变成两国的友谊。
这样的友谊,估计正常人都消受不起。然而,伊藤博文还是面不改色的说了出来。
英国代表克劳斯:“今天我们能够坐到这里,就是为了解决问题的。菲律宾战争的核心,实际上还是菲律宾群岛的归属。
誤入豪門:老婆,乖乖讓我愛
现在群岛归属问题已经达成一致,剩下的争议问题,都只是细节上的小事情。
为了能够更好的推进谈判进程,避免再次爆发冲突,我提议双方先签订一份全面停火协议。”
不得不承认,英镑的魅力就是大。即便是作为不列颠的领事,克劳斯还是为了“五十万斗米折了腰”。
脸皮厚,不等于能够解决问题。咄咄逼人的诡辩,固然能够在辩论中占据上风,但这里不是辩论大赛。
伊藤博文在压制西班牙代表气势的同时,也引发了欧洲各国代表的不满。
真要是发生了屠杀事件,我们确实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你不能说出来。即便只是暗示也不行,我们不要面子啊!
總統閣下誘嬌妻
“国家之间只有利益”,也并非一定正确。主导国家的政府是由人组成的,人除了理性还有感性。
真要是刺激了过了头,各国代表感性了一把,日本政府就完犊子了。从这方面来看,伊藤博文这个时候就是在玩儿火。
在这种背景下,克劳斯的发言就非常有价值了。明确的告诉了各国代表:我们已经做出让步了,菲律宾群岛归西班牙,你们可以回去交差了。
至于细节上的问题,那是日西两国自己的事情。又不影响你们的利益,给个面子别瞎掺合了。
再配合上,日本政府之前送出去的重礼,那就更有说服力了。
虽说是“吃了上家,吃下家”,但那也是要办事的。不求你们出面支持,关键时刻走走神总可以吧!
见费德里科投了求助的目光,钱德勒总督皱了皱眉头,缓缓说道:“签订停战条约没有问题。不过费德里科爵士提出日军涉嫌掠夺财富的问题,也不能不防。
我看不如限定每天通航的船舶数量,然后由大家派代表组成监督团,确保真的发生恶性财富掠夺事件。”
没有办法,西班牙人底气不足,不敢和日本人一样上赌桌。完全把希望寄托在神罗干涉上,钱德勒总督自然只能提出妥协方案了。
若不然,总不能神罗出面向西班牙做保,日本政府一定不敢鱼死网破吧?
国际政治就没有这么玩儿的。自己不努力争取,就别指望别人帮忙争取。
如果西班牙政府真要是有魄力,那就以岛上的数十万人命和菲律宾群岛变成废墟为代价,赌日本政府不敢动。
赢了是血赚,输了经济上吃亏,但战略上却赚了。
纵使菲律宾群岛废了,西班牙无非是经济上损失惨重,反正经济危机都爆发了,再糟糕也糟糕不到哪里去。
能够以此换取日本这个敌人被国际社会排斥,甚至有可能就此衰落下去,战略上西班牙怎么也不亏。
一个不妥协,敢于为捍卫自家利益拼命的国家,绝对能够令人高看三分。还能够震慑其他对西班牙殖民地有野心的国家。
很遗憾,西班牙人不敢赌。不管有多充分的理由,最终的结局都是一样。
短时间内,或许这种妥协对西班牙更有利;但是长期来看,这次妥协却是动摇了西班牙帝国的列强地位。
列强垫底,那也是列强。凭借列强的地位,西班牙才能够在国际活动中混得风生水起。
一旦丧失了列强地位,能不能维系殖民帝国都是一个未知数。不同于荷兰、葡萄牙,靠外交就能够维系殖民帝国,窥视西班牙殖民地的国家可不在欧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