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avyh精彩都市小说 歸一 線上看-第九百一十七章 神之俯視閲讀-ong3a

歸一
小說推薦歸一
对于吴中元来说眼前的这个村庄是真实存在的,但对于村庄上的村民甚至是村口的狗而言,他都是不存在的,因为他处于隐身状态,灵气修为不同,隐身的效果也不同,太元修为的隐身是一种近乎虚无的状态,不但看不见摸不着,甚至连狗都闻不到。
exo.重生.
吴中元是用俯视的心态来打量着身边的人和事的,俯视的本质是居高临下,是自认为对方不如自己,这一点与现代很多专家所提倡的谦虚低调是冲突的,与佛家提倡的众生平等也是冲突的,不过他追求的是真理和本质,而不是如何更好的融入群体,获取更多的利益。
我和昌瑉穿越了
俯视不同于盛气凌人,也不是目空一切,而是一种居高临下的包容和同情,如果父母能够用俯视心态来看待自己的子女,就不会因为他们做错事情而生气失望,毕竟他们还小。如果老师能够用俯视心态来对待自己的学生,就会体谅他们的年幼无知。如果名媛能够用俯视心态来看待市井村妇,就不会嘲笑她们的蓬头垢面,毕竟她们需要为生活奔波。
面具的肖像畫 失落之節操君
吴中元急于观察,却又不急于观察,不能单纯的为了观察而观察,那是为赋诗词强说愁,那是扭捏造作无病呻吟,遇到什么就看什么,有所感悟更好,没有也无所谓。
在农村,正月十五之前基本上是不工作的,这时候的人都在干什么?各个地方的习俗不一样,目前所在的这片区域正是相亲的高峰期,平日里大姑娘小伙子都出去打工去了,也碰不到一起,过年回来,都在父母媒人的撺掇下到处相亲。
相亲活动好像已经成了一种喜闻乐见的娱乐方式,每个人都很享受挑选他人所带来的优越感,不过大部分人都忽视了在挑选别人的同时,自己也在被对方挑选。
邪王醫妃:爺你別急嘛
首席太兇猛:獨寵甜心要翹家
随心所欲的感觉很好,吴中元优哉游哉的跟着一个小伙子走街串巷,河南的村子比北方大部分省份的村子都大,这个庄子至少也有两千多户人家,这个小伙子是出来相亲的,由媒婆领着,一上午看了好几个,不过都没成,要么是人家看不中他,要么是他看不上人家。
相亲时房间里只有男女两个人,二人能说几句悄悄话,吴中元可以“光明正大”的听,近距离的观察双方的表情和语气,多数时候都是女方提问,男方回答,问的多是在哪儿上班,家里有几个兄弟姐妹,以及其他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没有任何人会问男方有车吗,有房吗,有存款吗?因为这是一种极其愚蠢的谈话方式,只会出现在弱智的段子里,任何智商在线的人都不会问的这么直接,就算是爱慕虚荣的女人,也懂得婉转询问,直接问男方有车吗,有房吗,有存款吗,等同冲男方说我在找骂,你快点来骂我,除了喜欢意霪的脑残,谁会相信这种桥段。
很多事情的本质其实并不美丽,以相亲为例,起决定性作用的基本上还是外貌,容貌是第一位的,其次才是家境,其实以貌取人也不能算什么毛病,这基本上也在遵循物种繁衍的优胜劣汰,长的好看的,强壮的能够留下更多的后代,至于家境好的往往智商比较高,脑子比较活,故此也有较高几率留下更多后代。
他是远古时期的帝王,去过很多垣城,也见过很多女子,实事求是的讲还是现代美女比较多,当然远古时期也有好看的女子,但明显比现在少。
末日之門 喬良
吴中元跟的这个小伙子样貌平平,家境一般,也没上过什么学,目前在做的工作也不是什么太好的工作,而且对自身还缺乏清醒的认识,不漂亮的他还看不上,故此跑了一上午也没成功,回家的路上嘟嘟囔囔的骂人,说女方太现实。
吴中元抓着一把自女方炕头上顺来的炒花生,一边剥食一边暗暗发笑,女人现实有什么不对吗?萍水相逢,没有感情基础,没有情投意合,人家凭什么对你高看一眼,你又不是什么潜力股,一眼看到家的平庸,女方现实就对了,其实男人奋斗的动力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女人,女人越现实,男人越不敢懒惰平庸,越要拼搏努力,从这个角度上说,正是女人的现实迫使男人努力奋斗,进而推动了经济的发展。
这种想法自然是不能拿到大面儿上说的,不过事实的确是这样的,逆行推理,假如女人对房子和车子没有要求,也一分彩礼也不要,那男人就轻松多了,能蹲墙根儿晒太阳,谁愿意出去搬砖扛大包,要知道好逸恶劳跟贪生怕死一样,都是人的本能,勤劳和勇敢的本质其实是克服了这种自然属性的动物本能。
农村现在也有很多汽车,都是自外地开回来的,也没有太好的,多为十万左右的,偶尔也能见到几辆比较贵的,由于今天天气比较好,很多人都在院子外面刷车,搞的好像唯恐街坊邻居不知道他们买了新车一样。
也有三五成群凑在一起的年轻人,抽烟聊天,抽的大部分是中华,与王欣然抽的软中华不同,他们抽的大部分是硬中华,比软中华要便宜一些,不过也不是工薪阶层负担的起的,也只是逢年过节充充场面。
七界傳說
遊戲入夢 LV1李維
虚荣和攀比在现代词典里都属于贬义词,不过吴中元却持相反态度,在他看来虚荣和攀比都是促进社会发展的源动力,虚荣心的本质就是好面子,人如果不好面子,那是很可怕的一件事情,也不在乎别人怎么看自己了,也不追求更好的东西,三饱俩倒,吃饱不饿,那就完了,人还是得有点儿追求的,还是得顾及点儿面子的。
攀比亦是如此,你的车比我的好,我不服气,一定要努力赚钱换个更好的,你家的房子比我大,我也不服气,要努力赚钱盖个更大的,这其实都是良性竞争,都会在无形之中推动经济发展。
与适度的攀比和虚荣相比,褒义词无欲无求反倒更可怕,你是兔子我是鳖,你跑你的,反正我也跑不过你,我就在后面趴着吧,实则这种不思进取的人才是最应该受到谴责的。
相亲无果,年轻人沮丧的回家去了,吴中元也跟了过去,正好是吃午饭的时间,饭菜已经上桌了,由于今天已经是初五,大鱼大肉之前都做了,桌上大部分都是剩菜。
这家有五口人,夫妻加上俩儿子一个闺女,出门相亲的那个是大儿子。
我是漢獻帝 歸惜霜
这家人屋里的卫生搞的很一般,房中有股说不上来的气味,吴中元便没有自屋里久留,而是出门想往别处去,一瞥之下发现东墙根上有个鸡窝,鸡窝的石槽和水槽都是空的,想必是忙着过年,忘了喂了。
“妈,你快看。”小女儿惊恐的看着院子。
“看什么?”
皇的暗夜女仆
“你看咱的水舀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