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rn2妙趣橫生小說 我不可能這麼俗-第四章 何必在意!推薦-51y7n

我不可能這麼俗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這麼俗
翌日上午。
罗光旭拿着诗集样本过来,李政赫翻看了下,很满意。
封面如他要求的那样简洁淡雅,纯白的底色下右上角错落有致是‘花样年华’四个大字,字的左侧是一行竖体的小诗——《断章》。
無限之愛萌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翻开封面,是扉页和序言,李政赫扫了一眼,因为之前在邮件里已经看过,便没有多看,随手翻过。
诗集的第一首诗就是他广为人知的那首——《生如夏花》。
然后是《远和近》、《断章》、《当你》、《山高路远》、《茶的情诗》……
并不如朴孝敏所想,李政赫碍于IU林允儿等人不敢把为她们创作的情诗放进诗集,恰恰相反的是,得知李政赫要出诗集后,无论是IU还是林允儿,甚至是朴初珑,竟然都不介意这一点,当然前提是为她们创作的情诗要出现在诗集内。询问罗光旭,罗光旭也觉得没必要欲盖弥彰,本来就广为人知的事,刻意避过反而倒显得掩耳盗铃了。
李政赫其实也不在意。
上下两张皮,是非任人说。防人之口,甚于防川。他把那些诗放进诗集是一种说法,不放进诗集,又会是另一种说法,既然如此,又何必再去纠结。
看过诗集,又和罗光旭商讨下出版和宣传的事,罗光旭起身告辞,临离开前,似想起什么,又提起了另一件事。
總裁上司out
“对了政赫,你让我为你找房子的事已经有眉目了,本来上个月就找好了几家,你要出国旅游,我就没提,你看你这几天什么时候得闲抽空去看看?还有济州岛那边。济州岛那边建好的别墅倒有不少,不过济州岛的地皮并不贵,我倒建议你还不如自己买块地,按自己的想法建,也免得看不到中意的或后期再翻修。”
李政赫闻言想了下,看看罗光旭,笑着点点头:“麻烦光旭哥了,我……”
话没说完,一阵扑棱棱的声音突然从阳台传来,转头看去,小八扬了扬翅膀,越过阳台,飞进了客厅,视线看了看罗光旭,又看看李政赫,一道声音在李政赫脑海中响起。
“宿主,大新闻啊,你媳妇儿翻车了!”
李政赫听得一惊,看了眼小八,略微迟疑,又转头看向罗光旭,笑道:“光旭哥,麻烦你了。这事我记下了,过两天咱们一起去看看。”
蜀山劍妖
罗光旭点点头,也看了看小八,笑道:“你这只八哥倒是挺神秘的,神龙见首不见尾,轻易都见不到面。”又笑了笑,转向李政赫道,“那政赫,我就先离开了,你刚从国外回来,好好休息,过两天又该忙起来了。”
送罗光旭离开后,一回到客厅,李政赫就皱紧了眉头。
“怎么回事?你刚才说翻车什么意思?到底是谁?”
“还能有谁?你前两天不是刚见过,Irene,裴姐啊!”
“Irene?”
李政赫眉头微皱,泛起狐疑。
前两天刚听Irene说她们组合获得了一位冠军,正是形势一片大好的时候,没听说有什么负面新闻啊。
看向会员,李政赫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清楚!”
会员道:“还能是怎么回事,你媳妇儿耍大牌,骂了造型师,结果被造型师录音,人家气不过一下给爆出来了,这下人设崩塌,负面新闻全抖了出来,这车还不一下给翻了个斗朝天。噢,对了,忘了说了,不是这一个,是咱们原来世界的那个。”
“呃……我鈤!”
刚听到Irene耍大牌被爆了出来,李政赫还有些担心,毕竟跟Irene认识这么长时间,他也知道Irene的脾气不算太好,有些冷,又争强好胜,自尊心极强,一时气不过怒气上脑有很大可能。而韩国人又是出了名的喜欢小题大做,Red Velvet刚出道不久,还是一个新人组合,被爆出这种事,前途基本上已经毁了。
此刻听会员说是前世世界,李政赫忍不住就爆了句粗口。
天道仙蹤
“靠!你能不能先说重点?那个世界的事跟我有毛关系,都不是一个人,你用得着跑过来一惊一乍?”
会员叫屈道:“怎么没关系?防微杜渐啊!我好心好意过来提醒你,没想到宿主你这么狼心狗肺!”
李政赫无语了:“那个世界的Irene我连见都没见过,你就是跟我说了,我还能跑去跟这个Irene说,你以后注意了,小心造型师,你以后八成要载在造型师手里。”
会员失笑道:“宿主,这跟造型师有关吗?这跟Irene的性格有关吧。她要是不骂人家二十分钟,人家还能吃饱了撑的找她麻烦?当然了,具体的原因没人知道,现在也没爆出来,谁对谁错暂时还说不准。或许Irene那天遇到什么事心情不好也有可能。人谁都有心情不好发泄的时候,明星也是人,情有可原,真遇到事生气了一下爆发也在情理之中,能够理解。
不过我今天过来给你说这些,是想让你提醒下Irene,注意脾气,谨小慎微些,别轻易得罪人,也别再一点没防备再被人录音了。
当然了,最重要的,还是要礼貌周全,哪怕是装也要装到底啊。借用一句刘皇叔的话就是,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人设很重要。粉丝喜欢Idol,不就是喜欢他们表面的那一张皮嘛,只要那张皮没被扒下,谁管你内里是什么样啊。离得那么远,又没谁能真正看清楚。
就像宿主你,你那些女粉丝要是知道你这么渣,肯定心碎了一地。
混沌至尊訣
但没人知道,你照样是白马王子李政赫。”
“我鈤!”
李政赫忍不住又爆了一句粗口。
娛樂時代
扯什么淡呢,老子这样还不都是被你们逼的,再说正谈Irene,扯到老子身上干嘛?
至于Irene?
听完事情因果后,李政赫内心毫无波澜。
另一个世界是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是这个世界,都不在一个时空了,还扯到一起,这不没事找事吗?
虽说有因果联系,但就像是一对姐妹双胞胎,姐姐犯错,你还能再攀扯到妹妹身上?你这比文字狱还要文字狱!
不过会员的提醒也有必要,李政赫确实应该提醒下Irene。
Idol是粉丝一切美好的投射,容不得一点瑕疵,虽然大家都知道这很假,世界上根本不存在完美的人,但就像是梦想,虽然遥不可及,虽然不可触摸,但终归是美好的,终归能让人精神上获得愉悦,让人满足对‘美’的畅想。
在‘梦想’没有回归现实之前,还是让它多飞一会儿吧。
就像周星星说的,人如果没有梦想,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咸鱼能吃,是现实需求;梦想虚幻,是精神需求。而我们无论是看影视或是看小说,所追求的不也就是那一点点精神的需求吗?
又何必再在意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