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fwkz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1255再鑄鼎 修改兩次-第691章 兩廣相伴-jzspw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1273年,8月28日,广南东路,肇庆府。
“轰轰轰……”
肇庆府治高要城前的郁水江面上,一艘江级驱逐舰对西方来客鸣响了礼炮。
虽然只是无危胁的空炮,但范文虎看在眼里却手脚发凉——该死的东海人,果然跳出来搞事了!
醫謀論
異界召喚之王
两广之间多山少地,唯有借助水路通行,肇庆便卡在水路要害处,堪称是广东的西大门,想要自广西进入珠江口富庶的广州一带,就必须经由此地过才行。虽然它辖内只有两个中县,但却是一个府级单位,重要性可见一斑。
对于这么一个重镇,贾似道自然不敢怠慢,派了亲信中的亲信范文虎过来收取。
可是与之前传檄而定的广西诸城不同,肇庆由广东经略使徐直谅控制,没那么容易就开门迎降。范文虎轻装出发,没带多少兵过来,只得顿足城下。
不过城中守臣倒也八面玲珑,没跟他真打起来,而是送来酒肉请他在城外暂驻,说是会通报广州请人来商议。范文虎也想探探广东方面的口风,于是就耐心等了下来。
到了今天,正巧是中秋节,广州那边果然派了一个叫梁雄飞的人过来与他会面。可是没想到,来的不光有梁雄飞,还有一艘东海冒烟炮船和一队东海兵!
城西的一处亭子中,范文虎面色铁青地看着梁雄飞,质问道:“梁君,你们都督府竟与东海逆贼勾结了起来!难道度庙的血仇都忘了吗?”
梁雄飞露出略带戏谑的笑容,回道:“这可真是过誉了。论勾结,谁比得上一手将东海国引入大宋藩属,又一路为其大行方便的贾党诸公呢?”
范文虎哑口无言,脸色更黑了,言语也不客气了:“这么说,你们广东是铁了心要投靠伪朝了?”
星河巫妖
梁雄飞往东北方一抱拳,貌似大义凛然地说道:“当今官家本就是正朔,徐经略及本官向来忠义,始终忠于朝廷,谈何投靠?”然后指向了西北方:“倒是如今蒙元撕破盟约,悍然进犯我襄樊,尔等食君之禄,非但不思虑报国,反倒在这等关头携皇子作乱,难道真就毫无羞耻之心吗?”
“哼,东海人拉出来的狗,谈何忠义?”既然话不投机,那范文虎也无须多说了,当即就要拂袖而去。反正他就这点兵,绝无可能拿下肇庆,说不定还有被东海兵扣下的风险,趁这个机会还是赶紧先溜吧。
“稍待!”这时梁雄飞却拦住了他,“范兄来一趟也不容易,有人还想与你一见,不妨暂且留步。”说完,他便转身朝后微微一揖。
范文虎看着东面东海兵的队列中走出两人,心中一惊。不过等他仔细看过去,发现这两人穿的不是标志性的军服而是东海风格的常服,应当不是来抓他的,略一迟疑,还是留在了亭中。
这两人是东海股东金盛司和他的秘书。金盛司之前长期在公安部任职,去年底来到广东,接替张正义主持广南工作组的工作。他刚上任没多久,就发生了震惊天下的临安事变,于是他们的身份一下子变成了“叛逆”,眨眼间又变了回来,处境可真是微妙。
这既是挑战,也是机遇。金盛司在这混乱的局势下把稳脉络,恩威并施,一边派遣战舰军队前往广州附近宣示武力,另一边又利用之前广南工作组建立的人脉给诸位大员送上礼物以示好,成功稳住了他们。后来《临安条约》签订,他就顺理成章地把徐直谅等人拉拢了过来。
虽然一前一后看上去没什么变化,但经此一变,东海人在广东的存在摆到了明面上来,招募人口建设据点不再遮遮掩掩,东海舰船在珠江诸水上肆意横行也没人敢管了。可以说,珠三角这块潜力无限的地域被纳入了东海国的势力范围内。
陸家閨秀 徐如笙
现在金盛司出现在肇庆,是因为前不久他刚好在广州做客,从徐直谅那里听说了广西来人的消息。本来这点小事不需他出马,派手下开船去示威一下就行了,但他听说来人居然是那个臭名昭著的范文虎,就起了兴趣,亲自赶来了。
从刚才开始他就在打量着亭子里的两个人。范文虎虽是武将,但皮肤白净,胡须修得整整齐齐,不像是常年日晒打熬的样子。听说他在军营中蓄养姬妾寻欢作乐,看来空穴来风未必无因。
金盛司走进亭子中,对两人行礼打了招呼。
問題女友戀上我
范文虎刚才对梁雄飞还能放几句狠话,见了这位真东海人反而色厉内荏起来,陪笑道:“金君自千里之外而来,我也自千里之外而来,今日中秋,你我同在这瘴疠之地相逢,也算是有缘了。”
金盛司对他的客气有些意外,但伸手不打笑脸人,也同样友善地回应了过去:“听说范君乃是贾相一臂,有如董之吕布、蜀之魏延,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
范文虎读书不多,对他的典故不明所以,只当是吹捧,笑呵呵地回道:“哪里,哪里,尽人事而已。”看得旁边的梁雄飞直尴尬,又不好点破。
契約首席太霸道
两人虚与委蛇了一会儿,金盛司咳嗽一声,便迈入了正题:“范兄,如今你们靖安朝几乎已经占据三路之地了,难道还不满足,非得闹得广东也不安生吗?”
范文虎还是笑着说道:“哪里,我等怎会滋扰广东父老,只是怕此地群龙无首会滋生乱匪,故来协理罢了。”说着他又一只眼瞥向梁雄飞,脸上略带嘲讽之意,“既然有金兄在,那我也放心了。如此这般我便不再叨扰,这便拔营回梧州去!”
金盛司心中暗笑,这范文虎在历史上确实是个没骨头的,但现在这个特点对他来说反倒是好事,应付起来可真是方便了。
“这就太好了,那这边我也会劝诫徐经略,不要放纵手下去广西滋事。嗯,但是寻常商旅还是要往来两广,届时还望范兄行个方便。”
“要的,要的。”范文虎心中大安,虽然没拿下肇庆,但得了这么一句示好的话,也算不虚此行了。于是各种恭维话顿时不要钱一样抛出来。
金盛司左耳进右耳出,心里却在不断盘算着今后的布局,突然起了一个鬼主意,坏笑着说道:“失之桑榆收之东隅,广东是无事了,可安南那边不还是盗匪叛逆横生吗?过去在临安天高皇帝远顾不上,可现在来了广西可都到鼻子底下了,这总不能再对付不了吧?”
范文虎一愣,开始思索他这番话背后的政治意义。
这是鼓动他们经营安南吗?倒也有道理,安南人多田肥,若能收服,所得的税赋兵员不亚于广东。只是这里面还有不少手尾。更关键的问题是,东海人过去和安南人关系不错,现在却怂恿朝廷去对付他们,难道是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吗?
但他现在也无心细想,既然得了好处,那还是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虽然这姓金的面色看着挺和善,但万一突然变脸怎么办?
所以他一抱拳,道:“那便谢过金兄好意了,我回去定当细细禀明丞相和官家,日后必定携礼回馈!”
金盛司倒也无意留他,这猪队友还是留在敌对阵营比较好,于是就给他送行了。
只不过几人还没从亭子里离开,江上的江级就朝岸边停靠了过来,然后有一人飞奔了过来,将一份文件交给了金盛司的秘书。
秘书看了一眼抬头,神情一凛,立刻过来向金盛司请示。金盛司见是高等级密电,也不敢轻慢,当即拉着他跑到偏僻处,两人拿出密码本一起译电,迅速把电文翻译了出来。
看着上面的内容,他不禁手上一抖:“什么,樊城的定期联络断了……竟然这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