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c0s小說 學魔養成系統 ptt-393 唔所欲唔!熱推-064go

學魔養成系統
小說推薦學魔養成系統
教学楼,一个个考场里,本来四散巡视的监考老师,好像在同一时刻被点开了什么开关,都快速聚到了讲台前。
安静的考场,骚动已在酝酿。
这样的骚动也早已超出了物院的范畴。
《Nature》双响炮,放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足以引发一场洞穿全部学科的骚动。
“疯了……李峥这次杀疯了……”
“二维硼烯和磷烯……咱们学校是水平不够做不出么?楚佑华那边的量子科技不是号称世界一流么?”
“鬼知道……但就算做不出,这作者里至少也得有一个物院的人吧?这种水平的项目不该是物院那边牵头合作么?”
“这要是社会上的人看到,会笑死我们物院的吧?”
“笑不笑倒无所谓,主要是今年物竞招生的时候……怕是要被菁华和中科虐死了……”
“太惨了……物院太惨了……”
……
“《Nature》都打做出‘魔角之年’这种封面了……这他妈明显蓄谋已久吧……”
“而且两篇论文都是纯华班……我这么说有点大,但我感觉这是我们在国际上……第一次扬眉吐气……”
“可这不是‘我们’啊,是菁华和中科……最大的风头全让他们捞了。”
“李峥和林逾静也是一作的。”
“可第一机构是他们的实验室啊!你想想,这些如果都交给我们物院来做,明年批给我们学校的预算整个都翻倍你信不信??”
“……这么说……李峥这个就算不看学术贡献,只看经费……都值个上百亿?”
希瑞傳
“而且其中至少70亿是物院的,现在全养活菁华和中科了,他们做梦都要笑死。”
“这么一看……钟平……头发都要掉光了吧……”
……
与老师之间的矜持不同,硕士生和博士生见面更加放浪一些。
我的老公是吸血鬼 贊美死亡
“我操!!!”
“我操!!!”
“你看了??”
“谁他妈还能不看!”
“李峥这是要把整个物院按在地上艹啊!!”
“不是要,这已经在艹了,艹ing,现在进行时。”
“这可是年度级的成果,搞不好能冲诺奖的……他就不怕被搞么……”
“搞?谁搞谁???我要是中科、菁华,现在就给他下教授聘书了好吗!5000万经费大抵,随便玩!!酒池肉林都可以,显微镜池林逾静林都可以!”
“你这么一说,都不是中科、菁华的事儿了……换MIT都坐不住吧……李峥毕竟什么头衔都还没有,这一个跨国聘书过来不爽死???”
“不过依他的性格……”
“一定是连回复都不会回复的。”
讲到这里,两位研究生都低下了头。
“操……”
“操……”
“好爽……”
“我也想试试不回复MIT的聘书……”
“不可能的……你就算游也要游过去的……”
“嗯……我爬,我这就爬。”
……
重生投資大
更加热烈的情况出现在校媒体上。
【炸了,炸了,又炸了!这次是Nature两连发!】
【三大名校联手开创魔角之年!】
【那个该死的帅男人他又回来了,和菁华和中科一起!】
但这些文章只是很简短的报喜,没有解释,也没法解释为什么里面没有蓟大的物院。
这种时候,评论区就有了极大的发挥空间。
“李峥跟物院不对付,成心恶心人的。”
“那边研究生学长说,物院研究资源都在楚佑华手里,那边下过口头命令不要跟李峥合作……”
“什么仇啊??”
“没听说么?楚佑华好像一直想收林逾静,李峥这能忍?吴数也跟过楚佑华,后来李峥就报复性地抢过来了。”
“等等,我们是在说学习上的‘收’和‘抢’,还是别的什么?”
“唉,这谁知道呢……”
“我这边听到的说法不一样,好像是物院挤走了李峥的老师。”
“我来总结一下——【物院灭师,佑华夺静,李峥冲冠一怒,合纵菁华,连横中科,入关分两路,Nature双连环!】”
毫无意外地,最后这套高度浓缩充满戏剧性的说法,只用了很短的时间就占据了各个文章的头条评论。
而正当大家聊得热火朝天的时候……
【该文章已被作者删除】
校内媒体,同时哑口噤声。
然而该转的早就已经转了出去。
这就导致很多群,很多人,都收到了一系列奇怪的信息。
【我操出大事儿了,太屌了!】
【快看,我转给你】
【转发:(该文章已被作者删除)】
校内媒体突然性的集体噤声,无疑向所有人释放了一个信号——
这件事比你们想像的还要严重,还要狗血。
嗨呀,一说这个可就更来劲了。
很多人本来对前沿物理并没有什么兴趣,对李峥这类话题也不感冒。
可看到自己关注的校媒体一溜“该文章已删除”,各种学生群工作群疯狂转发一堆【404】,这不来劲也得来劲了。
顿时,蓟大21世纪的校内文化的起源地,【蓟大佚名】BBS,流量暴增。
如果是其它社会媒体,一件事被封杀似乎已经习以为常,杀就杀吧。
但在这个画风神奇的古老BBS,配上蓟大的传统与玩梗的需求,全站前十的热帖很快就被玩坏了——
鐵娘
【全站热门】
【1:转发:(该Natuer和李峥已被物院删除)】
【2:转发:转发:(该Natuer和李峥已被物院删除)】
【3:转发:转发:转发:(该Natuer和李峥已被物院删除)】
……
【10:转发:转发:转发:转发:转发……】
清穿之坐享其成
这还不是最骚的。
这个队形保持了15分钟左右后,论坛管理员被迫出手了。
又是由于论坛系统比较老的关系,于是在短暂的一刻,出现了这样的魔幻场景——
【全站热门】
【1:转发:(该Natuer和李峥已被物院删除)】(已被管理员删除)
【2:转发:转发:(该Natuer和李峥已被物院删除)】(已被管理员删除)
【3:转发:转发:转发:(该Natuer和李峥已被物院删除)】(已被管理员删除)
……
【10:转发:转发:转发:转发:……】(已被管理员删除)
事情就是这样变幻莫测,短短的一小时内,某些老师成功地让一个小火的校内新闻,成为了烈日凌空一样的唯一焦点。
……
当闵建中、刘奇和楚佑华到达蓟大博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时候,已是焦头烂额。
之所以是这个阵容来找人,是因为隋淼和钟平要去稳住更重要的李峥。
他们焦头烂额,下属公司的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老总、副总、部门主任齐齐出迎,一路都在擦着汗疯狂解释。
公子公子
可即便走进了会议室,依旧是那几句车轱辘话。
“解其纷老师就来过一次……待了半天,说请病假就走了……”
“我们也在找他……”
“闵校长……再这样……就只能报警了……”
“他家呢???”闵建中揉着额头道,“有人去过他家么?档案里也有亲属的联系方式吧?”
刘奇这边正好放下电话:“有人去了,家里没人。”
一位文员也跟着跑了过来:“解老师档案里亲属栏只有母亲,只留了一个座机,联系不上。”
“这都什么?”闵建中愈发暴躁地瞪向刘奇和楚佑华,“你们到底怎么他们了,能把一个人逼成这样???”
二人只低头不语。
“唉……跟佑华倒是没什么关系,都坐吧。”闵建中又摇了摇头,回身拉来椅子狠狠坐下,“事情已经严重到这个份上了,刘奇你能不能说个实话?”
刘奇被逼至此,只好咬着牙道:“校长,解其纷的精神状况您也是清楚的……有的时候真不是我们做什么的问题……”
“嗯?”一旁的公司文员忙低头望向档案,“解老师有精神问题么?这里没写啊,来的那半天也很健谈……”
“你先下去……”老总赶紧推了推她。
“等等。”闵建中却想到了什么,抬手一拦,朝文员问道,“你跟他聊过是吧?”
“嗯……做入职的时候谈的还挺好的。”
闵建中忙起身道:“他有透露出什么吗?”
“他……他有一个母亲……经常需要照顾……”
“还有么?”
“他好像完全不关心工资……问都没问过。”文员绞尽脑汁过后摇了摇头,“要不我把跟他聊过的人都叫过来?”
“叫!早该叫!”
片刻后,两名男职员和文员一起站在了会议室里,搞得像是审讯一样,你一言我一语拼接着回忆。
“我问他抽不抽烟来着,他说戒三个多月了……”
“我想起来了,他说他有三个很棒的学生。”
“对对对,我还说来着,蓟大的学生不都是聪明绝顶嘛。”
“他怎么答的来着……”
“好像是说……聪明当然是聪明……但是他们更好的地方在于……”
“纯粹?”
“差不多吧,就是那种能拿知识当饭吃的感觉。”
男高材生闖入女高校 小郭醬
“但其中有一个不一样,他知道怎么对抗现实……”
“对,他说蓟大……原话啊,领导……他说有两个蓟大……”
“一个蓟大在佚名湖畔,教学楼宇……那么群为思想澎湃……因知识饥渴……”
“另一个蓟大,是副部级的单位,有高官与……”
“我我……不敢……我记不清了。”
“说。”闵建中只沉沉点头。
职员咽了口吐沫,这才敢继续说道。
“有高官和严密的体制,有无数的桂冠与门阀,逼得人只去想拜入谁门下……讨得谁……”
“我……我真想不起来了……”
“总之,他说他曾有机会成为后者,就是瞧不上而已……那样的话……就算被调来这里,怎么也能当个老总。”
“我们当时都笑他来着。”
“大概就是这样了……”
交代完毕,物院一行人沉吟许久。
公司老总擦着汗硬笑道:“是个……挺理想主义的人啊……”
“是……但理想久了,总会做出一些不合常理的事情。”刘奇冲闵建中躬身道,“校长,我又仔细看过了,两篇论文中并没有提及到半点有关解其纷的事情……这样看来,他本人在这个课题中并没有那么重要,也许只是李峥出于私交,想借这些成果和我们谈判……就是有点情绪化的那种……”
“我说你绕够了没有?”闵建中怒道,“我们搞物理的人,不该优先逻辑表达么?不该把事情先说清楚么?你是在搞悬疑还是文学创作??”
“………”刘奇半个字也说不出了。
楚佑华见状,忙拉起椅子朝闵建中凑了凑:“校长,您没见过李峥,刘奇的话对您来说可能有些唐突,他的意思是解其纷本人其实不用这么被重视,权当是满足李峥的情绪要求就好了。”
“对对对。”刘奇连连点头,“解其纷可能确实教过李峥一些……独特的技巧,李峥应该是很喜欢这样的人,包括与我们合作的时候点名要解其纷指导,目的也是为了帮他提升教职,包括今天说出解其纷不来他也不来这种要求,也不过是为了出口气罢了,仅此而已。”
“出口气?仅此而已?”闵建中干巴巴笑道,“一个人能悄悄和菁华、中科的顶级实验室合作完成顶级项目,并且坚持让解其纷出面,只是为了出口气?”
“不然……他两篇重量级论文,怎么连个解其纷的名字都没有?”刘奇紧张点头,“关键时刻,他分得还是很清楚的,第一作者这样的关键利益,他还是留给自己的,解其纷的事也不过是顺手出口气……”
正说着,办公区的两台电话同时响起。
那边两个人接听过后,快步跑了过来。
“赵总……这边有媒体的人找解其纷……”
“我这边说是科技部的……”
不解之间,更多的电话响起。
一半是媒体,一半是学术系统。
包括老总自己的电话也响了。
“什么?”老总瞠目结舌,“股票涨停了???市场疯狂买入??咱不都阴跌700多天了么??”
看着这样的景象,闵建中好像意识到了什么,颤颤取出了响了好久也没理的手机。
来电的是钟平。
“校长……”
“您先冷静一下……”
“情况比我们预想中最……最重大的……还要重大……”
“不是双响炮……是三连珠……”
“《魔角理论》……已发表。”
闵建中浑身可见地剧烈颤抖起来。
颤抖着站了起来。
他不会不知道这预示着什么。
如果这是真的。
那么这很可能预示着21世纪以来最伟大的物理理论出现了……
整个量子材料领域、凝聚态领域、超导领域都会随之腾飞。
这当然更是理论物理界的盛宴……一场等待了太久的盛宴……
不知过了多久,闵建中才再次听清电话里的声音。
“校长您在听么?”
闵建中扶着椅子坐下,努力了很久才说出来:“在………”
“那您先冷静一下……我还没说完……”
“第四篇??”闵建中“嗖”地再次站了起来。
“没……应该不会有第四篇了,至少今天不会有了……”
“那还有什么需要冷静的?”
“是作者序列……”钟平顿了很久才说道,“您扶好……不要摔手机……我们这里三个人已经摔了……我的屏现在也是碎的……”
闵建中忍无可忍骂道:“废什么话,有什么就说什么!”
“嗯……那……”钟平似乎也下了很大一番决心才说道,“《魔角理论》的第一作者是解其纷……这不是关键,关键是……论文上他的所属机构和通讯地址是——”
“蓟大博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嘭!!!
闵建中的手机脱手而出,狠狠砸在了墙上。
机身分离,四散飞溅。
“他!妈!的!!!”闵建中怒极四望,第一时间锁定了刘奇,疯了一样抓起了刘奇的领口,龇着牙拼命想要骂什么,却又不知该骂什么,“你……你……你们他妈的!!”
他非常清楚,他现在想揍的不是刘奇……
是李峥。
他更清楚的是。
他不敢。
……
与此同时。
《生物化学》的考试结束,正在收卷。
李峥能看到,钟平就守在教室门前,另一批物院领导守在后门。
但也只是守,没有进来。
“唔……”林逾静交了卷子,有些后怕的凑过来,“半个小时前楼道里就挤满人了……这次是不是……玩的太大了啊……信息公司这个机构名……”
“嘘……”李峥只闭目抬手,“你感受到了么……”
“什么……”
“他们都想杀了我,刚才至少有三个人砸手机了。”李峥极其舒适地笑道,“但他们不敢,原因只有一个——我们的学习,实在太他娘的好了。”
“这次……这次是真的……”林逾静偷瞥向外面几乎要跪着打电话的钟平,自己的身体也跟着舒爽地颤抖起来,“真的太为所欲为了啊!!!这个机构名纯粹就是……纯粹就是在为所欲为!!!”
“看,明明你也想为所欲为的。”李峥握着林逾静快乐震颤的小手道,“来,敢不敢现在做些更为所欲为的事?”
“好耶!”林逾静当即凑了过来。
“???”李峥瞪眼一躲。
“哈,你怕啦!!”
“我……我……”李峥余光扫着外面一群血瞪着自己的老师,终是羞愧低头。
妈的,静国太恐怖了。
竟然连为所欲为的境界都……
“好啦,你去吧,别晾着他们了。”林逾静一推李峥,乐呵呵地拿起手机道,“姥爷和你们院长躲在图书馆,等我信号才会出现。让老解回来教课就好啦,你也别让他们太难做。”
“咳……”李峥警惕地四望了一圈,沉声道,“他们人太多了,我怕顶不住。”
“你怕这个?”
“嗯,我最多压住院长这一级的,级别再高……”李峥拉着林逾静的胳膊,咽了口吐沫,“就比我妈还高了……我怕是顶不住。”
“那也别拉着我啊,我更怕好不好。”
“不,我更怕。”李峥撸了把林逾静的脸蛋,顶着额头,把林逾静的手按在了自己的心口,“从叛走五道口开始,我们从未怕过,但如果接下来只有我一个人,你能摸出我害怕的心跳么?”
“唔……”林逾静侧头避开了李峥帅逼的凝视,“都说了别突然这样……要铺垫一下的啊……”
“我不管,就是情绪到了。”李峥转而拉起林逾静的手,十指紧扣:“只要在一起就什么都不怕了,最后的为所欲为,咱们走。”
“唔所欲唔……”林逾静感受着指尖的调戏,再次瞥了眼门口的众人,“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