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e7c1笔下生花的小說 重生南非當警察 起點-1215 命運的饋贈展示-pp9k4

重生南非當警察
小說推薦重生南非當警察
其实在环境污染这方面,法瓦尔特钢铁集团一直承受着巨大压力。
法瓦尔特到比勒陀利亚的直线距离尚且不足150公里,罗克和亨利选择在法瓦尔特设立钢铁厂水泥厂等重污染企业,一方面因为法瓦尔特是亨利的封地,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法瓦尔特距离比勒陀利亚和约翰内斯堡很近,更在比勒陀利亚到索尔兹伯里的交通线上,有利于交通运输。
罗克都没有想到南部非洲发展的这么快,法瓦尔特的污染,现在已经影响到比勒陀利亚,搬迁也是势在必行。
罗克给亨利两个选择,一个是鲸湾附近的亨蒂斯拜,一个是迪亚士州南部的伊丽莎白贝,两地都位于迪亚士州境内,大西洋沿岸,交通便利,远离核心城市群,污染的再严重都没人管。
也不能这么说,以前法瓦尔特不注重环保,一是成本受限,再一个是技术水平不达标。
现在法瓦尔特已经完成了原始积累,南部非洲对于污染治理的技术水平也在不断提高,新的工厂,同时也是一个新的契机,法瓦尔特如果想具备更大的竞争力,就要以更高的标准要求自己。
“也就是说不管怎么样,你就直接一脚把我提到大西洋——”亨利表情幽怨,就像是被始乱终弃的怨妇。
“别说的那么难听,我是为你好——”罗克真不是卸磨杀驴,而是为了可持续发展:“——咱们这些企业,其实都是有原罪的,法瓦尔特这些年累死了多少人,导致多少人感染严重疾病,你比我更清楚——”
老女再嫁:郎從天上來 瀟水依凝
有些话,罗克也不好说的太明白。
亨利也是个黑了心的鬼,为了追求利润,尽可能降低成本,就只能压榨为法瓦尔特工作的那些非洲人。
重生之最強高手 日暮客愁
罗克确实是不知道法瓦尔特这些年累死了多少非洲人,亨利也未必清楚。
大綱別囂張
不过罗克知道,法瓦尔特钢铁集团的矿场里,工人连最基础的防护保护都没有,身体受到的损害可想而知。
南部非洲为了将非洲人拒之门外,规定了五年工作时限。
这个规定法瓦尔特钢铁集团执行的最坚决,因为根本没有人能在法瓦尔特钢铁集团工作五年以上。
“洛克,你要这么说就没意思了——”亨利非常不满,这是要秋后算账吗?
“想多了亨利,我只是想告诉你,咱们总得做点什么,不能等到麻烦找上门才行动起来。”罗克没那么无情,他和亨利之间的关系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亨利坐在椅子上很不满的哼哼哼,对罗克的解释并不满意。
还算不错,亨利没有直接翻脸,那就还可以沟通。
罗克不废话,起身来到窗前推开窗户。
窗外灯火辉煌,清凉的晚风让人精神为之一振,隐隐约约有歌声传过来,孩子们在嬉闹,情侣在散步,商家在卖力招揽顾客,国防部大门口的卫兵正在换岗交接。
国泰民安!
“亨利,还记得咱们刚来到比勒陀利亚时,比勒陀利亚的样子吗?”罗克现在怀旧的时间越来越多,感觉自己的心态就跟阿德差不多。
现在罗克已经成了南部非洲保守派的代表,菲利普才是革新派的先锋。
“当然,永远不会忘记——”亨利来到罗克身边,看向窗外的繁华似锦,恍若隔世。
现在的比勒陀利亚,在城市建设这方面,实际上已经超过罗克记忆中的大多数城市。
真不是夸张,现在的比勒陀利亚没有城中村,没有贫民窟,地面上几乎看不到电线杆,整个城市里到处都是紫葳树,公园数量多的让人惊讶,尤其空气质量,真的不愧为“花园之城”。
截教小妖 碩鼠肥
“我记得我们以前讨论过这个问题,先解决有没有的问题,然后再解决好不好。”罗克还是很骄傲的,这个从废墟上建设起来的城市,已经成为南部非洲的一张名片。
罗克也不等亨利回答,自顾自继续说:“——现在就就到了解决好不好的时候,我刚才说我们这些企业都是有原罪的,现在没人敢向我们发难,不代表未来也没有,所有命运的馈赠,都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哇,洛克,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有哲理?”亨利的反应不太正常。
罗克也不知道斯蒂芬·茨威格现在有没有写出《断头王后》。
不过无所谓了,亨利这样的家伙,多半不会关注文学作品。
“我的意思是说,我们不能只留下伤疤一样的矿坑,味道刺鼻的废水,以及灰蒙蒙不见天日的空气——把工厂迁走,然后在法瓦尔特种点树,慢慢恢复环境,你也不想给亨利留下一个满目疮痍的法瓦尔特吧——”罗克无奈,难得引用一句经典名句,只可惜鸡同鸭讲。
罗克说的“亨利”,是亨利的大儿子“小亨利”,也是亨利爵位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别提那小子,我现在很想揍死他——”亨利表情难看,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亨利和蕾西婚后一共有四个孩子,小亨利是唯一的男孩,自然受尽宠爱。
罗克这边,盖文不成器还有阿尔文,大号练废了有小号。
亨利的选择却不多,小亨利要是不成器,亨利能做的只能是早早让小亨利结婚生子,然后把希望倾注在孙子身上。
那还得保证小亨利能生出足够多的儿子。
罗克郁闷的翻白眼,跟亨利聊天很痛苦,这家伙有个很特殊的能力,总是能很轻易的把话题带偏。
俗称“歪楼”。
“得了得了,迁就迁,别像老头子一样整天念念叨叨。”亨利也不是顽固不化,比勒陀利亚现在定位为旅游城市,对于环境的要求越来越高,菲利普估计也没少敲打亨利。
搞定了亨利,罗克回过头来还要把李砾和格林·艾尔西叫过来耳提面命一番,这俩分别是尼亚萨兰重工和尼亚萨兰汽车的总经理。
“情况就是这样,你们现在有了真正的竞争对手,不仅仅是罗德西亚汽车,美国福特也即将进入南部非洲,做好准备了吗?”罗克对李砾和格林·艾尔西还是寄托极大希望,尼亚萨兰汽车的起步并不晚,基础也很好,成本和技术上都有优势,如果这样还干不过福特,那实在是说不过去。
格林·艾尔西是来自法国的职业经理人,能力出众,思维敏捷,华盛顿汽车在美国的布局,就是格林·艾尔西一手策划的。
李砾从尼亚萨兰大学毕业后进入兰德银行工作,表现非常出色,一路从职员晋升为副总,今年初刚刚空降到尼亚萨兰重工担任总经理。
李砾也是罗克名下企业第一个担任总经理职位的华裔。
“没问题,不管是罗德西亚汽车,还是美国福特,都无法撼动尼亚萨兰汽车的地位。”格林·艾尔西有信心,以前尼亚萨兰汽车和尼亚萨兰重工是亲兄弟打架,现在终于要联合御敌。
“我们刚刚将一部分业务出售给南非公司,部分技术人员被南非公司高薪挖走,现在现金流倒是挺充足的——”李砾面对的困难更大一些,不过优势还是有,在越野汽车和皮卡这方面,尼亚萨兰重工积累了足够多的经验,手中也有足够多的专利,每年专利授权费用都能收入数百万。
别小看专利,南部非洲对于知识产权非常重视,如果发生侵权行为,情节如果比较严重,足以导致一家相当规模的企业破产。
exo之穿越時空找到你 蝶落依人
逢君正當時
即便是尼亚萨兰汽车和尼亚萨兰重工这种关系,尼亚萨兰汽车如果要使用尼亚萨兰重工的专利,也需要支付高昂专利费用获得专利授权。
重生之豪門貴婦
正是因为尼亚萨兰对专利的重视,才有了这些年来的技术井喷。
在尼亚萨兰大学,和尼亚萨兰科研机构,凭借某项专利一夜暴富司空见惯,很多大学教授或者科研人员,凭借一项专利就能一辈子衣食无忧,这也是越来越多科研人才移民南部非洲的重要原因之一。
“我警告你,别想挖我们集团的科研人员——”格林·艾尔西充满警惕,尼亚萨兰汽车和尼亚萨兰重工之间的人员流动本来就很频繁。
李砾笑笑不说话,法无禁止即可行,人员流动很正常,只要不泄露原单位机密就可以。
这方面尼亚萨兰企业早就已经达成共识,一个随便泄露原单位机密的科研人员,会被所有科研机构集体排斥。
想想就可以理解,如果一个尼亚萨兰汽车的科研人员跳槽到尼亚萨兰重工,结果把尼亚萨兰汽车某些尚未公开的技术泄露给尼亚萨兰重工,那么这名员工如果改变被福特挖走,那么也会把尼亚萨兰重工的技术泄露给福特。
更何况很多技术就算获得了也没用,要应用该支付的专利授权费用还是得支付,不想支付的话要小心了,南部非洲税务部门和布拉德办公室不是吃闲饭的。
“不会的——”李砾胸有成竹,尼亚萨兰重工起步较晚,技术上的积累不够,所以和尼亚萨兰大学有着更深入更紧密的合作。
有尼亚萨兰大学的上万师生,尼亚萨兰重工根本不需要去尼亚萨兰汽车挖人。
ps:关于南部非洲的人口,前面已经铺垫了很多了,世界大战后,大量欧洲移民来到南部非洲,所以南部非洲的人口上涨速度很快——再说人口比例,华裔比例不可能超过百分之八十五的,书中华裔的比例,大概就是百分之六十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