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j55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第728章 廢物到家了展示-hmgix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小說推薦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把两个异色烈人打发走了以后,陈牧继续和维族姑娘腻歪了一上午。
中午时候,陈牧甚至抽空在维族姑娘的办公室里盖了个戳,玩得挺野的。
重生之腹黑長成記 愛偷懶的魚
然后到了下午,他才领着张新年、小武他们,一起坐上那架货机,原机返回。
逆天絕戀:傾世鬼王妃 七月之沫
七八个小时以后,终于回到X市。
从X市又是马不停蹄,直接赶回加油站,等真正到了地儿,天上已经星罗密布,大半夜了。
没想到女医生居然没睡,就等着他们回来,陈牧搂着她一边往里走,她一边打着呵欠说:“异色烈那边邀请我们建立育苗基地的合同下午就收到了,我直接给张涓涓发了过去,她很快看完给我回复说没问题,可以签了。”
“知道了,我明天处理。”
微微一顿,陈牧笑道:“我这一次在异色烈给你买了很多小玩意儿,你要不要看看?”
女医生摇摇头:“不行了,今天太晚,我已经困得不行,要睡了。”
陈牧想了想,说道:“你等我,我洗个澡,然后一起睡。”
女医生大概因为熬夜熬得反应有点慢,转了个弯才想明白“一起睡”是什么意思,急急的就往自己房间走:“你别捣乱,我真的要睡觉了。”
说完,她“砰”的一声,就把门给关了。
陈牧洗了个澡出来,试着推了下门,没想到居然一推就开……
这可真是口嫌体正直的经典案例呢,光明正大的走了进去……
半个小时后——
陈牧抱着女医生,准备好好睡觉。
女医生却不困了,对他说:“我前两天去了一趟雅喀什村,看了看村子外头的果园,我发现明年果子收成的量可能会很大,你得想办法处理才行了。”
“没钱啊……”
從遮天開始簽到 雲中擒仙鶴
陈牧昏昏欲睡,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现在到处都要用钱,本来是准备要是手上宽裕点就弄个果品加工厂,可现在是顾不上了。”
陈牧真的有心弄加工厂,因为这是唯一能让“工”字进度条走起来的办法。
地图界面上面“士农工商”这四项,现在其他三项基本上都蓄满三四次进度条了,给陈牧换了好几颗“星”,只有这“工”字项一次都没成功蓄满,让陈牧感觉挺无奈的。
武動風暴 童年快樂
陈牧现在心心念念的就是想办法把“工”字项也蓄满了,看看能换来什么东西。
女医生想了想,觉得陈牧说得也没错,因为找了品汉理财处理奥赛集团的事情,现在账户上的钱都是贷来的,得省着点用。
“那就还像去年那样,找收购商来收购吧,虽然价钱可能买不高,总比烂在手里好。”
今年不同去年,收成增加,很有可能会被压价。
他们虽然和去年的那个收购商有交情,可人家毕竟也是做生意,总会想方设法的把收购成本压下来,这就造成了所谓的丰收伤农。
陈牧摆了摆手,说道:“放心,他们要是压价压太狠,那我们就不买,我有办法处理。”
“你有什么办法处理?”
女医生很好奇。
陈牧“唔唔”的应了两声,却什么也没说。
他手上现在已经积攒了两个“坐贾行商”,到时候不行就用上,不愁没有出路。
只是这事儿没办法给女医生明说,只能含糊其辞了。
女医生看见自家男人有点连眼睛都睁不开,也没继续问,只说另外一件要紧的事儿:“过几天就是牧雅公路的通车仪式,古丽大婶说让你有空就过去村子一趟,她有事要和你说。”
“唔,知道了!”
陈牧已经不想说话了,只嘟囔着应了一声。
七彩天使心
这几天在异色烈频繁盖戳,回到这里又交了公粮,他真心把自己压榨干净了,这时候只想好好睡一觉。
女医生捧着陈牧脑袋亲了一下,也这么抱着他睡了。
……
陈牧睡觉的时候,对于某些人,却才是夜生活的开始。
京城,某个会所。
云宗泽和他猪朋狗友们,正一人抱着一个女的,围坐在一栋别墅中喝酒作乐。
云宗泽把酒杯放下,看看差不多了,先打了个响指,让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过来,才开口说道:“上一次姓陈的那小子的事情你们还记得吧,怎么这么多天过去,你们一个个的都没动静了?”
其他几个人都没人敢说话,看着云宗泽一声不吭。
云宗泽微微皱眉,转头看向那天曾经朝着陈牧拍桌子的年轻人:“小狮,你说,那天你不是叫嚣着要给那小子厉害看看吗?怎么,不把这当回事儿了?”
那个叫做“小狮”的年轻人说:“泽哥,不是我不当回事儿,我已经私底下找人了,想着给那小子个教训,让他知道知道厉害……可我找的人听说了那小子以后,立即就缩了,让我也别乱来……咳,他说那小子在西北的名声大得很,不管是在公家还是在民间都能说得上话,动那小子就等于捅马蜂窝,不合适。”
听见小狮这么说,其他几个人也附和起来:“没错,泽哥,那小子在西北听说搞了好几个惠民的项目,受益的百姓很多,算得上是地头蛇了。”
“我听说从地方到中&央空调,支持那小子的人很多,可不容易对付。”
“一不小心就有可能闹出大事儿,投鼠忌器……”
听见这样的话儿,云宗泽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阴沉起来。
说了半天,这群没用的家伙还是怂了。
他自己因为有家里的约束,不能也不敢去找陈牧的麻烦,所以才想着鼓动手底下的这几个家伙下手。
可没想到忙活了大半天,却变成这样的结果。
一边听,一边回想那天陈牧嚣张的样子,云宗泽心里的火气越发的旺盛起来,终于忍不住重重的在桌面上拍了一记:“一个西北来的土老帽你们都对付不了,以后还在京城里横什么呀……啧,一个个的,真是废物到家了!”
说完,他直接站了起来,一个人走出了别墅的大门。
其他人看着云宗泽的背影,一时间都说不出话儿来,毕竟被人当众骂废物,还真有一股子怨气刺得他们心腹发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