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hbf6笔下生花的小說 神豪從吹牛納稅開始 八刃賢狼-第597章 設備,全是最先進的!熱推-ibitk

神豪從吹牛納稅開始
小說推薦神豪從吹牛納稅開始
整个厂房内部的色调是白色,这跟大部分的厂房是一样的。
非常特别的是,在厂房内部,无论是地板,还是天花板,还是墙壁,都是使用的看起来非常高档的材料。
这种材料乍一看没什么,但是只要观察仔细还是能觉察出不同凡响之处的,那就是完全不反光。
要知道这厂房是全封闭的,为了保证充足的照明,几乎是百分之八十的天花板区域都被做成了光源,也就是安装了大量高亮度的LED。
正常来讲,这样全白的工作环境,肯定会有反光存在的。
但在众人所及的范围内,却完全没有一丝反光的现象,这是特别奇特的感觉。
魏朝不禁惊讶地说道:“这材料是不是叫低光纳米板?”
陆辉:“没错,这是新型板材,我们也是跟国外的厂家定了很长的时间才运过来的。”
众人不禁惊愕万分。
極品修仙系統
低光纳米板属于新型的复合材料,国内的技术还不成熟,只能从国外订购。
而且这种材料的板材非常昂贵,是按照平方尺算钱的,一般的企业都只是小范围使用,比如用来装修实验室。
像光蓝电子这样,整个厂房都安装这种昂贵板材,还真是太少见了,连那些大厂都舍不得这么干。
关键还有一点,就算企业特别有钱,要订购这样规模的低光纳米板,也是一件很庞大的工程,没有接近一年的时间的订货期是绝对搞不定的。
反正光蓝电子也真是够土豪的。
萌萌鮮妻不準躲 端木海棠
不仅有钱,还有门路。
就连刚才还不以为然的焦大功都有种张大了嘴巴都说不出话来的感觉。
光蓝电子这压根就不像是缺钱,需要拉投资的样子啊。
还是说他们只是外强中干,要将门面功夫做到极致?以便更好地去骗投资?
焦大功看了一眼李天宇,发现这年轻的老板正在跟夏磊小声说着什么。
两人聊得相当投机的样子,
其实这所谓的低光纳米板确实很难搞,就算有钱,厂家发货也是限时限量的。
但那是对一般人来说很难搞,对李天宇来说却并没有什么难度。
陆辉只是跟李天宇提过这件事,如果芯片的话,需要更好的工作条件,厂房内部最好的装饰材料,就是当下的新型低光纳米板。
陆辉说这种材料板特别牛批,不仅功能强大,而且还特别耐用。
缺点有两个。
第一个,贵,极贵。
第二个,产量低。
陆辉当时也就是说一说,但李天宇可上了心,便对陆辉说道:“那个什么纳米板既然那么好,就搞来呗。”
陆辉:“搞?怎么搞?那个是需要提前大半年订购的,而且产量低,可能满足不了咱们安装在厂房的需求。”
李天宇一听,马上就拍了板儿:“行了,这个交给我办吧,你只要把具体的材料名称,出产企业,还有需要多少整理出来发给我就行了。”
陆辉震惊了,没想到李天宇说得这么干脆,就好像是下午就能去建材市场买回来似的。
这可不是什么三合板,更不是石膏板,可不是随买随有的。
但李天宇是老板,而且他说话一向靠谱,所以陆辉不免还是还是觉得有那么一丢丢的希望。
李天宇呢,现在当然不打无把握的仗,更不会说离谱的话。
他可是拥有吹牛纳税系统打底,连光刻机都搞到手了,那搞一些复合板材,那当然没什么问题了。
所以陆辉将低光纳米板的信息发过来后,李天宇就利用系统纳税购买了一大批,而且远远超出了陆辉所需要的数量。
大家都知道,装修这东西说不好的,没准就会估算错。
估多了倒无所谓,就怕估少了。
像这样的进口板材不容易买到,那就不如一次性订购多一些,免得到时候不够用了抓瞎。
所以最后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光蓝电子厂房里的低光纳米板泛了滥,该用的地方用上了,不该用的地方也用上了。
就算是这样,还富余出很多低光纳米板材出来,就用在了另一座新厂房里,奢侈极了。
夏磊:“李老弟,这厂房可是够气派的,好像那些大厂都不敢这么搞,这有点像是拿钱直接贴上去的。”
李天宇赶紧笑着谦虚了几句。
开什么玩笑,这可比拿钱直接贴上去要贵得多了。
这低光纳米板材确实贵得离谱,李天宇所要交的税款都快要达到六十万块软妹币了,不比一台几千万,甚至上亿块软妹币的机器便宜。
不过厂房装修也就是看看算了,关键还是要看机器设备本身。
此时,魏朝、焦大功等四人已经开始在看远处的机器设备了。
这座厂房可以容纳三条生产线,制造芯片的机器设备虽然比屏幕面板生产线的设备要规模大上一些,但是还是显得有些空旷。
现在那些机器设备只是刚刚安排好,并没有工人或者员工在生产线上忙碌,所以现在厂房内显得有些冷清。
众人远远看过去,那些机器设备都是崭新的,有一些设备上面甚至还罩着透明的塑料薄膜。
魏朝、焦大功、刘兴山、胡少明这四个芯片技术达人一时间都看直了眼。
就算没有离得很近,但有些设备也是可以辩认出来的。
穿越之混沌三寶 無心無愛
刘光山:“魏组长,焦组长,快看!那边是不是尼康的等离子蚀刻机?”
魏朝的语气中也透着惊愕:“确实是,看那边的配置和体积,好像是最新的型号……”
焦大功:“不、不可能吧,最新的型号现在要买过来很难的,会不会是旧的老型号机器?”
魏朝:“不可能,不可能,老型号的等离子刻蚀刻机体积要比那一台大一倍。”
焦大功一时语塞。
魏朝说的没错,焦大功也不可能不了解,刚才只不过是最后的挣扎罢了。
尼康等离子蚀刻机是仅此于阿斯麦光刻机的昂贵玩意儿,国际超一流芯片制造企业才会舍得买。
事实上跟阿斯麦的光刻机一样,尼康全年也就能生产二三十多台这样的机器。
换句话说,这也是需要提前至少一年预订的,否则就算是有钱,人家也发不了货。
此时,胡少明不禁发出了惊叹声,指着不远处说:“那是不是库雅德的离子单晶炉?居然有两台,也是最新的型号!”
众人越看越是心惊,越看看惊愕。
陆辉见状,便说道:“咱们去那边,一台接一台地去看吧。”
陆辉的话正合几位技术人员的心意,就连焦大功都有些激动了起来。
国内的芯片制造企业本身就不多,大多数都比较有钱,拥有一两台这样先进的机器也不出奇。
但如果将这么多国际最先进的机器集中到一家企业里,那就有点太牛批了。
仙絕 石三
恐怕就算非常专业的中芯国际也做不到,毕竟以中芯国际的技术水平也只是刚刚达到了十四纳米。
不过焦大功仍然觉得这家企业不可能攒出太牛批的芯片生产线,毕竟最核心的机器设备可是光刻机。
目前世界上也只有阿斯麦的光刻机是一支独秀可以进行高技术芯片的生产,其它品牌的光刻机都要差上不少,只能生产低调芯片。
换句话说,如果想要搭建先进的芯片制造生产线,阿斯麦的光刻机是绕不过去的坎儿。
但现在的国际环境比较复杂,别说最新型号的阿斯麦光刻机了,就算是以前的老型号,就进不到国内。
有钱都不行,有钱不卖你,你屁办法都没有。
所以唯一可能搞到阿斯麦光刻机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买二手的了。
盛世田園之天才小酒娘 鳳獄如歌
可是二手的也不好买啊。
货太少,就算有著名的大企业淘汰下来旧的光刻机,肯卖,那也得几个亿软妹币打底了。
反正焦大功怎么想,光蓝电子都不可能搞得到先进的阿斯麦光刻机。
此时,众人跟着陆辉已经来到了生产线的一端,开始一台机器一台机器地挨个查看。
说起芯片制造设备,那可真是不少,比如等离子刻蚀刻机、反应离子刻蚀系统、离子注入机、单晶炉、晶圆划片机等等。
四位技术人员越看越是心惊,越看越是激动。
先进,这些机器太先进了。
现在就算焦大功有意无意地想要表现对光蓝电子的轻蔑鄙视之意,都完全没办法做到。
此时此刻,夏磊并没有太过观察那些崭新的机器,而是仔细打量魏朝、焦大功、刘兴山、胡少明的表情。
夏磊毕竟不是专家,就算稍微懂一些芯片生产方面的知识,也没办法看出机器设备的具体情况,所以观察这些夏磊叫过来的专家才能看出结果。
而这四个人的表情,让夏磊觉得挺满意的。
不仅如此,还远远超出了预期。
当然,夏磊还是要问一问,确定一下自己的判断。
等李天宇去跟陆辉交待事情的时候,夏磊趁机跟四个技术人员交流了起来。
夏磊:“焦大功,魏朝,你们觉得这条生产线的设备怎么样?能不能生产出高标准的芯片?”
夏磊提的这个问题很有技巧,只是说“高标准”的芯片,这含义太模糊了。
主要是夏磊不清楚状况,也不好说得太细。
万一光蓝电子的这条生产线只能生产二十八纳米的芯片,他夏磊非要说十四纳米,甚至是七纳米,那要是让李天宇听到,得觉得多难堪呢!
让国内一家名不见经传,刚刚出了点名的中型企业去生产十四纳米,甚至七纳米的制程芯片,那不是难为人呢嘛!
夏磊也算是在商界摸爬滚打了很多年了,人前人后非常会来事儿,肯定不会做让李天宇尴尬的事情。
毕竟李天宇跟艾保权的关系太密切,与其保持良好的关系非常重要。
冰之無限 觀滄海
听到夏磊的问题后,魏朝马上应道:“夏总,现在看……光蓝电子太厉害了,这些设备全都是最项级的!”
夏磊怔了怔,他知道这些设备肯定不会太低调,没想到会被魏朝说得这么高端。
夏磊:“顶级的?国内顶级的?”
魏朝摇了摇头,脸上露出兴奋的神色:“是世界最顶级的,夏总,没有比这些设备再好的了!”
这次连夏磊都露出了惊愕的神色,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光蓝电子,不,李天宇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把这些先进的机器设备凑齐的呢?
虽说李天宇说自己已经准备了很长的时间了,但说实在的,夏磊压根就不相信。
很长时间是多长?一年?两年?还是三年,四年?
那时候李天宇才多大,他能预知未来,能看到现在的国际趋势?
夏磊不禁摇了摇头。
说不通,完全说不通嘛!
这时,焦大功却说道:“夏总,虽然现在看到的这些设备确实很先进,但是最重要的还没看到呢。”
夏磊当然明白焦大功所说的是什么了。
当然就是光刻系统了,可以说是芯片制造的核心设备。
这时,李天宇和陆辉交流完,走了过来。
夏磊笑着说道:“李老弟,我带来的这些小兄弟被你们光蓝电子的设备都给惊呆了。”
李天宇连忙谦虚地应道:“那可真是谢谢各位技术小哥儿的抬举了。”
魏朝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李总,这生产线绝对是国内,不对,是世界最顶级的,只不过我们想看看……”
看到魏朝欲言又止的样子,李天宇笑着说道:“是不是想看光刻机?”
魏朝点了点头。
焦大功:“李总,我们特别好奇,光蓝电子有没有拿到光刻机?”
李天宇点了点头:“自然拿到了,要不然也不会说把生产线已经搭完了。”
焦大功:“那是什么牌子的光刻机?”
李天宇笑了起来,他一时也难以回答,总不能说是“杂牌”的吧?
李天宇:“咱们过去看看就知道了,陆总应该已经安排好了。”
其实刚才李天宇刚才跟陆辉说的事情,也是关于光刻机的。
李天宇让陆辉安排几名经过培训的技术人员,去将光刻机启动起来。
这样做,也是方便让这些芯片技术专家查看各项参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