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nmva好看的玄幻小說 灰塔的黎明 線上看-第四百零九章 魚轟濫炸熱推-bozbu

灰塔的黎明
小說推薦灰塔的黎明
“他快要撑不住了!”船只的甲板上,薇娅对站在靠近船首位置的起司大声疾呼。灰袍没能立刻给予回应,因为他正手持斗笠忙不迭的防御那些从四面八方的水中跃出,直奔船上的乘客而来的鱼。
没错,就是鱼,只不过此鱼并非渔翁钓来烤的那种小鱼,而是一种头上长着如头盔般硬质凸起,通体漆黑,嘴里獠牙密布一看就带有很强攻击性的鱼类。它们正前赴后继的像一枚枚箭矢般从水中射出,带着极强的力道试图撞击船上的乘客。
而被薇娅和尤尼护在甲板中央,躺着无法动弹的斯卡,就是这些鱼类的第一个目标。那是一场毫无征兆的突袭,水面下的震动其实没有太影响到被幽灵水托着的船只,斯卡完全是出于好奇,将身体探出了船沿去看水中发生了什么。
一条从水面下暴起而出的硬头鱼就这么借着身上的保护色成功在万法之城的法师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撞进了他的怀里,当其他人赶过来帮忙的时候,它已经用利齿撕掉了大块的法袍,露出下面如耕地般被刮走的皮肉。
被咬的伤口倒在其次,主要是仅仅一次撞击,斯卡的右侧肋骨就已经发生了明显的骨折。而且断掉的肋骨很可能刺到了肺部或其他重要器官。这是要命的伤势,和被一名骑士用棱锤正面砸了一击别无二致。最可怕的是,仿佛是接到了什么信号,船只周围的水域中开始大量冒出这种凶猛鱼类。
船上的施法者们虽然本领不凡,然而最不擅长的就是打毫无准备的遭遇战。此时被困在水中,退无可退,避无可避,空旷的甲板上连掩体都没有,他们别说理解眼下一幕发生的原因,就是应付起鱼群来也是手忙脚乱。
好在,渔翁之前送给起司的蓑衣和斗笠起到了作用,这两种渔具看起来只能遮挡风雨,实际上却坚固异常,起司和尤尼各持一顶斗笠当做盾牌,光亮的表面沾上水后更加滑腻,竟能将撞过来的鱼通通偏折挡开。
媚寵 花羽容
斗笠可以做盾牌,蓑衣自然也能做铠甲,不知道渔翁在编制蓑衣的时候往里加了什么材料,看起来简陋柔软的草编外衣竟然起到了和软甲一般的效果。
起司并没有自己私藏这两件蓑衣,团队有其存在的意义和价值,因此除了将其中一件给尤尼防身之外,他把另一件蓑衣暂时给了在场几人中自保最为困难的洛洛。作为以舞蹈取悦金灵进而发挥魔法的施法者,她在狂乱的鱼群中根本没机会发挥自己的能力,放着不管恐怕还会带来骚乱。
这样的分配在起司看来是合理的,因为他并不偏向于这支队伍中的任何一人,硬要说的话,也只对自己的学徒有些照顾。可灰袍的想法是他的,别人怎么看是别人的事。
比如对着起司呼喊的薇娅,她虽然目光看向灰袍的背影,余光却带着几分恶毒的怨色瞥向洛洛。因为披着蓑衣而较为安全的舞女注意到了这点,但她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回应对方无声的指责,只能悄然中又靠近了起司几步,警告女法师自己是有靠山的。
中華龍將 千面妖王
總裁的迫嫁新娘
“混蛋混蛋混蛋!那个拉船的水鬼就不能做点什么吗?它就这么眼睁睁看着我们被这些该死的鱼撞死?”戴着尖帽子的老人怒骂着,他的手中举着一颗水晶球,球体里散发出令人目眩的光芒。正是利用了炫目之光对鱼类的误导和恐吓作用,他才能在鱼群的猛攻中安然无恙。
但这种安全不会是绝对的,只要冲出水面的鱼够多够密,他迟早也会被攻击到。故而他的气急败坏就显得情有可原,或许在他看来,这都是斯卡惹的祸。
“幽灵水的身体结构让其在同样的介质里几乎不会受到伤害,但与之相对的,它们也无法在水中发动攻击。”起司显然听到了老人的话,因此先对他说明起来,算是打消了船员们求助于船夫的想象。
可这不是什么好事,就像知道自己的处境多艰难无助于治疗同伴的伤势一样。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们似乎是闯入了这种硬头鱼的领地,它们冲击的频率越来越高,这样下去被攻破防线各个击破只是迟早的事。得想个法子。
“我们可以帮忙。”就在起司感到有些无奈的时候,双子中的男性突然靠近他说道。这对双胞胎从鱼群开始攻击后并没有施法,他们看起来是完全用肉身接住了每一条冲到自己身上的硬头鱼。
不过要是仔细观察的话,就能发现那些撞到了他们的鱼,头部的硬骨都出现了破裂的趋势,有的甚至从眼眶和嘴里流出一些看起来像是血液和内脏的东西。那感觉就像是这些活体攻城车一头撞到了龙脊山的万年坚冰上,只把自己撞了个头破血流。
灰袍用斗笠挥舞了一下,将靠近他的飞鱼打掉,接着在空中快速的画出一个符号,空气中的水雾高速凝结到符号的痕迹中,变成了一团漂浮在空中的水球,也是一面足以卸掉强大力道的盾牌。做完了这件事,起司才有机会回应对方,“你们有办法解决这些鱼?”
“距离。”男性源面无表情的说出这个词。而灰袍则立刻明白了他们的意思,这些鱼的冲击是有距离的,就和强弩的箭矢会在空中丧失自己的威力,之所以现在的情况这般狼狈,是因为船只就在水面上前进,从船只附近跃出的飞鱼可以用最快的速度和最大的力量来发起攻击。
虽然不清楚这对双子会用何种办法来延长鱼群和船员们的距离,但只要他们做到了这点,能把人肋骨撞断的攻城锤就能变成不痛不痒的轻拍。
女配綜穿記 棠眠
寶兒 留下
“需要什么条件?”既然双子现在还没有释放他们的法术,那就说明这个法术是需要条件的,这很合理,毕竟施法从来脱不开代价。
“越干燥越好,还有我们在施法时没法保护自己。”源很平静的说道,他的脸上看不出害怕或决心,似乎要不要展开这个魔法以及施法中的风险都无甚所谓。
“明白了,我会努力护你们周全。”起司点点头,短时间内保护船只不受侵扰,他还是有办法的。只是在不知道前路还要遭遇什么的情况下,灰袍不太愿意动用太多力量。毕竟谁知道幽灵水要把他们带去何方,而这些要命的鱼又会追到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