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j1i2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芝加哥1990-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夢醒時刻分享-xj10q

芝加哥1990
小說推薦芝加哥1990
‘APLUS今日现身芝加哥当地法院,在苏醒两个月后,当地法庭已结束无限期休庭状态,又开始重新审理巴恩案。除此之外,去年针对他的一系列控告均已撤诉,侧面证明了APLUS的清白……’
‘他状态看起来还不错。’
‘是吗?仍然需要坐轮椅欸。’
穿越之愛情不失憶
两位新闻主播有点争议。
硅谷,森尼韦尔,迪莱正在家中看电视,“呸!戏精!”他对画面中亲吻十字架的宋亚啐了一口,换台。
“弗洛克夫人,弗洛克夫人!”
虽然又投奔了老东家,但艾西莉亚仍不方便跟着威尔以及戴安在巴恩案出风头,她羡慕嫉妒恨,也开始搞事,正巧在古德曼就医的新墨西哥州当地医院门口,被记者们‘逮住’。
“抱歉,我无可奉告。”不等记者继续提问,她闷骚地撩了撩头发说。
天路盡頭我為仙
“你和APLUS的前私人律师谈了些什么?”
“他真的偷了APLUS数千万米刀吗?”
“他在阿美利加音乐网站IPO过程中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
记者们七嘴八舌。
“无可奉告。”她拉开出租车。
“弗洛克夫人,伊利诺伊州州长先生支持你的事业吗?有传言说你们长期分居……”
“无稽之谈!”
这个问题她愿意答,正色予以驳斥,“我们感情很稳定,彼得很支持我的事业OK?我已经重返律所执业多年了,我们也很好的兼顾了工作和家庭……”
“弗洛克夫人!”
她钻进车里,扬长而去。
电视台开始播放下一条新闻,迪莱拿着遥控器,站在原地发愣。
‘下面是财经新闻,网景公司今日举行了盛大的上市两周年庆祝活动,在和微软的浏览器大战中,他们市占率有所降低,但中期财报显示公司运营状况良好,大客户内联网软件销售和服务收入成为新的增长点。马克安德森也宣布了领航员浏览器的重大降价促销消息……’
‘受此利好消息影响,网景股价再次向八十刀关口发起进攻,总裁巴克斯德继续强烈抨击竞争对手的不正当竞争行为,他呼吁司法部门加快微软垄断案的审理进程。’
新闻播报声逐渐又钻入耳中,他扭头看了眼桌上的台历,八月九日。
原本,自己今天应该身处纽约时代广场的纳斯达克交易所里,现在这个时间,正好刚刚敲完收盘钟,同样在接受财经媒体访问吧?
这两年他每每午夜梦回,总在幻想着这一天的到来,他甚至准备好了全套行头。
本来今天该是属于自己的阿美利加音乐网站时刻,就像两年前的网景时刻一样。
“真该死!”
他突然发狂一样将遥控器掷向电视机,从书桌底下拉出个纸箱,里面全是码得整整齐齐,找人定做好的棒球帽,白色,前端有阿美利加音乐网站的漂亮Logo。
“FXXK!”
现在全成了废品,他把帽子拿出来,在房间里到处乱丢。
‘铃铃铃……’座机突然响了。
“什么事!?”他没声好气拿起话筒。
“BOSS,你还不来公司吗?前A+音频的员工又在门口抗议,他们说拿不到合理报酬的话就要对我们发起集体诉讼了。”
阿美利加音乐网站的内部律师问道。
“关我什么事!?他们是被APLUS炒的,我也是!我已经不是那间公司的总裁了,有任何事就让他们找APLUS去!”迪莱吼。
“不是这样的,呃……他们中的不少人在和我们分拆前,负担了大量网站建设和管理工作,现在要求享有网站员工的同等待遇。”
律师提醒,“他们手里有证据,打上法庭,我们很可能被判定在两家公司分拆时对员工未来职业规划和转岗有欺诈误导行为……总之你还是回来一趟吧,德明信的人又来了。”
“这群该死的!”
在阿美利加音乐网站被分拆前,迪莱为了让新公司轻装上阵,把一些冗员随着债务一同留在了母公司A+音频,这样招股书上的数据会好看很多。
无论如何网站是他唯一的希望,该干的活还得干,他骂骂咧咧出门。
反正跑不掉,APLUS真想下黑手自己肯定也活不长,索性光棍一点,门口只有一位保镖兼司机,看到他出来,小跑着去拉开奔驰车门。
“去公司。”
驶离家中走没多远,他就发现了后面熟悉的尾随车辆,他知道对方背后是谁,“我找伊坎先生。”他拿出手机拨通一个电话。
“他没时间跟你说话,有什么事交给我就可以。”那头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回答,是卡尔伊坎的手下。
“我不会跑!也不会当内奸!”
他情绪再度到达一个临界点,“我劝你们不如去新墨西哥州,多和古德曼聊聊!”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迪莱。”对方从来不会在电话里露出把柄。
“代我警告伊坎先生,IPO无法如期上市他固然会赔钱,但被拿到参与进和APLUS私人律师的非法交易的确凿罪证,你们伊坎资本的名声就危险了。”
他早已不是以前那个键盘手了,眼界非常开阔,他知道卡尔伊坎惧怕什么,“现在还盯着我有什么用!?等你们的投资人打退堂鼓的时候……乔丹贝尔福特还有其他在证券业乱来的华尔街宵小,纽约的驴党检察官这四年抓了有几十个了吧?象党的纽约市长朱利安尼也对你们没好感,伊坎先生虽然影响力和资金盘子大,但也别以为你们就能一直立于不败之地!”
“呵呵,那让我们拭目以待,迪莱。”对方阴险的笑了笑,挂断电话。
“一群混蛋!”
迪莱等了等,后面跟踪的私家侦探没有任何放弃的迹象,他没办法,只好无视。
APLUS让A+音频公司再次进入破产程序后,阿美利加音乐网站只得将机房和办公空间搬离了租约很便宜的原A+音频公司总部楼,距离他的家有点远。
重生之工業首富
一路咒骂着,精神越来越紧绷,果然,新公司楼外聚着十来位举着牌子的A+音频公司前员工,人没预想得多,认出他的车后对这边怒视但没显示出什么暴力倾向,他稍微松了口气。
“你太贪心了,迪莱,这些问题本来都不该是问题。”
德明信的人早已等在会议室门外,看了眼窗外楼下的抗议人群,再指指这个新地方,“我们聊聊?”
“如果还是以前那些老生常谈,我想根本没有必要……我满足不了你们。”迪莱丢下句话,越过他们走向自己的办公室,因为新租的地方搬迁仓促,外面大厅就是员工们的工位,所有人看到自己都放下手里的活,迷茫地盯着。
暖婚寵嫁:名門小妻子 雪衣蓮心
“干你们自己的工作!”迪莱吼了一嗓子,员工们纷纷低头。
射雕之東邪小師妹
神奇寶貝莫寒 洛洛戾
藥尊逆襲:廢材貴女翻身記 蟹子
“呵呵……”
德明信的人跟了进来,“今天应该是IPO的日子,按照我们之前关于上市对赌协议……你已经违约了。”
總裁難纏,老婆從了吧 沁雨竹
“你们是苍蝇吗?总是嗡嗡嗡……老一套!”
迪莱怒斥,“这事我管不了,你们去和公司的大股东伊坎资本谈吧!”
“传言你实际拥有伊坎资本那两个专门基金的部分比例出资额,你是这间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德明信的人不依不饶,“在之前的所有会议中,你们双方都默认了这一点,不是吗?”
“你也知道是传言咯?律师!”
迪莱赶人,“要么继续支持我要么法庭见,你们自己选!现在,滚吧!”
公司内部律师应声进来。
“不是你,他们呢?”迪莱指的是协助IPO的当地知名律所律师。
“他们……呃……”内部律师吞吞吐吐。
“怎么了?”
“他们说继续为我们服务会有损律所声誉,刚刚发来通知,他们已经启动了协议退出程序。”内部律师呈上一份文件。
“哇喔……”德明信的人在旁边贱贱地感叹。
迪莱感觉眼前一黑,扶住老板桌试图保持镇定,“那他们会有很多钱拿不到。”
“他们说可以接受。”内部律师回答。
“该死的……”迪莱除了无能咒骂再无它法,他感觉被全世界背叛了。
那个还坐着轮椅的男人醒来后,这两个月里似乎除了一些常规手段没再对自己做什么更过分的事,但他的阴影笼罩下来,却又好像无处不在,压迫得人无法呼吸。
他就不该醒来!那是个大错误!
争吵、骂人、被骂,然后躲在反锁的办公室里盯着账上越来越少的现金数目发呆,这种生活迪莱已经过了快一个月,“滚吧!都滚!”他在一位前露易丝报道编辑,现任网站娱乐板块编辑的辞呈上签名,转头看向窗外,天色早已漆黑。
‘刀锋战士全球票房已经超过两亿米元,在法国宣传电影的女主哈莉贝瑞谈及APLUS时一脸关心甜蜜,她声称经常和APLUS通电话,互道衷肠,她希望APLUS早日康复回归……’
保镖兼司机赶紧把车载收音机换台。
结束一天的劳累,他精疲力尽的回到家中,发现地上被乱扔的帽子已经收拾好了,房间里又回复了整洁。
“没有你,我都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坚持下去……”
他瞬间放松了许多,就像回到了心灵的保护港,从后面搂住分分合合陪伴多年,正在擦桌子的女友,“我真的……”
獵心者 布卡布卡
‘啪!’
没想到女友回手就给了一个耳光,“这是什么!?”流着泪质问。
原来她没再擦桌子,而是看着桌上的一些照片哭泣,迪莱眼冒金星地探头看,差点当场昏过去,桌上铺满了自己和艾尔、大A在芝加哥脱舞酒吧以及派对里鬼混的画面。
“应酬而已……”他狡辩。
“那这些呢!?”又有几张照片被怼到了眼前,更加不堪入目,自己醉醺醺地搂着两个脱舞女郎,还是黑妞,互相坦诚相见。
照片下方有日期,是和女友复合后的。
“APLUS派他们挑拨离间而已,亲爱的,你知道那边玩得很开,我不这样会不合群……”
‘啪!’又挨了一耳光,“我高中就跟了你,迪莱!”女友崩溃大哭,拎起早已收拾好的行李。
“别走,别走,亲爱的……”
他拽住对方衣角哀求,“我以后不会了,我马上就会是亿万富翁,然后娶你。”
“你以为我跟你是为了钱!?”
女友奋力躲开拉扯,夺门而出,“别人都说我很蠢,否则你不会坚持把婚礼拖到公司上市之后,还骗我签婚前协议!”
“所以呢?!”
迪莱也崩溃了,毫无求生欲地对她的背影嚷嚷,“你原谅我,和我复合不然为了什么!?你还能找到我这么有前途的男人吗?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现在几岁了,和我一样大,三十多的女人……无数比你更年轻漂亮的女孩投怀送抱,如果我不爱你,早就……你看APLUS过的是什么生活!?那些女明星……”
‘啪!’
女友回来又给了他一个耳光,呜呜哭着钻进车里。
“别离开我!我刚才说的都是气话!”被打醒的迪莱又冲过去拍打车窗,挽留,“啊!”
他被发动的汽车带倒,滚到了大马路上。
“FXXK!FXXK!”
看着远去的后尾灯,他大骂着回到冷清的家中拨通艾尔的电话,“那些照片是什么时候拍的!?你出卖我!艾尔!”
“我不知道,大A说能找到,当时有个摄影师?还是DJ,拿着照相机,我也喝多了……”
艾尔解释。
“我说的不是这个!?有必要把照片寄给我女友吗!?”迪莱质问:“我没亏待过你,我只是和APLUS之间有些小问题!”
艾尔在电话那头沉默了。
妃王騰達
“回答我!艾尔!”
“你自找的,迪莱。”艾尔叹口气,挂断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