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1qy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漢明 起點-第一千六百七十二章 亂的,就是規矩-dpe56

漢明
小說推薦漢明
姜伯礼到任之后,府中同僚、下属们也很给面子,也对,谁心里没点小九九?
能去得罪这个以“秀才”功名上任的知府老爷吗?
越是这种人,那是越得罪不得,因为他背后人的定是拔根汗毛,都比自己腿粗的主。
所以,姜伯礼很感恩,也很知足,知足,常乐嘛。
知足的姜伯礼遇到难事了。
衣衫褴褛的刘放找上门来,狮子大开口,一句话就要千石粮。
倒不是扬州府没这点粮,而是如今扬州的粮,那可是军粮,北伐军调动频繁,先不说正与敌交战的,单长江沿岸集结的第一军,就有二万多人,一天得多少粮?
能给你这个刚刚上任,屁股还没坐热的从七品守备?
刘放这厮还真有点本事,按理说,以这种火爆脾气,被姜伯礼婉言拒绝,肯定得拂袖而去啊,虽说他的烂衣服也甩不开袖。
可刘放
愣是死皮赖脸地软磨硬泡着,就差磕头喊“爷爷”了。
一天磨下来,刘放倒没感觉什么,反倒是姜伯礼感觉出些什么了。
他回到后堂仔细一想,觉得,不对啊。
区区一个从七品守备,竟能劳动吴王殿下亲自派人捎话来江都,在扬州府之下设立衡阳守备……难道,外面这货,际遇也是和自己一样,前半生倒霉、后半生一飞冲天的主?
这一想,姜伯礼仿佛撸顺了一切迷茫。
对啊,刘放本就是一当地泼皮,一朝鱼跃龙门,立下大功,这要是真被吴王殿下青眼相加……啧啧,前途不可限量啊!
再说了,吴王殿下如果没有深意,怎会亲自关注一个从七品守备的缺?
一想到吴王此举有深意,姜伯礼心头一惊……怎么着,也不能坏了殿下的大事啊!
黑道皇後
不就千石粮嘛,咱扬州府哪不能省这么一口?
于是,姜伯礼撩袍急出,到了刘放面前,二话不说,“二千石!”
刘放是真愣了,这世道变了?
讨价和还价掉了个了?
刘放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记错了,难道方才开口是要了一万石?
……。
都说乱世出英雄。
不是乱世的人,特别厉害、特别有能为。
而是乱世它不讲规矩。
重生小保
这要是在太平时期,能这么干?
一封急报,立马就去江对岸了。
可乱世嘛,没那么多规矩,乱,乱得就是规矩。
就象在太平世道,就算把皇帝老儿的命,救上个十次八次,也轮不到封王。
可眼下,吴争是王、李定国是王、郑森也是王,清廷更是封不少汉人为王,最出名的自然是吴三桂的平西王和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的“三顺王”。
姜伯礼或许是真猜到了一些吴争的心思,但他绝对没想到的是,这二千石粮,再一次成就了老刘的“伟业”。
乱世之中,有粮就有人,有人就有兵,有兵……一切皆可言!
江北各府县新附,民心未拢,横空出世的“刘一手”,用他最“朴实”的经历,为民众树了个典型。
百姓们心里在想啊,这样一个泼皮立了功,北伐军都能封官加爵,自己怎么说都比他象个好人,自然不会被北伐军视为敌。
“富贵险中求”这话还真成了江北民众此时最火热的闲聊语言了。
我要當院長
刘放在之后短短五天之内,还真召集起了上万人。
在江北大地上,上演了一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大戏。
……。
“好!没想到啊,钱翘恭还真有本事!好,好!这下终于有突破口了。”
吴争兴奋地一把将战报拍在案上,连赞了三声“好”。
一众僚属,也皆笑意上脸,一洗这段日子的忧郁。
新坝大捷啊!
全歼满蒙骑兵三千余众。
这个战绩放在华夏整个格局上,或许不怎么起眼,但,在如今三处战场僵持的情况下,这就是一个最佳的突破口。
三处僵持,一处突破,全盘棋都活了。
吴争激动地大声道:“宜将剩勇追余寇……令第一军全军北进,一举光复海州!”
重生洪荒之蚊道人
此时,再无人反对或者劝阻吴争稍安勿躁了。
其实谁都明白,大军北进,海州光复已经毫无悬念,那么,一鼓作气,兵锋直指青州,并非妄想。
也就是说,战火烧到青州,这下,该清廷着急了。
毕竟打烂的不是江南,而是敌人财税重地,相较而言,江南的压力自然没有原先大了。
可这时,宋安持密报匆匆而来。
扫了一眼在场诸公之后,他将密报递至吴争面前。
吴争随手打开,一看,脸色渐渐凝结起来。
张煌言率先按捺不住,问道:“发生了什么事,让王爷如此?”
吴争长吐一口气,将密报递给张煌言。
张煌言疑惑地接过,看了一遍,也是脸色凝重。
众人纷纷上前传阅。
张煌言突然大声道:“到了这个节骨眼上,打了得打,不打也得打……以我之见,那就打!”
熊汝霖微微叹了口气,并未发声。
而张国维,史是将手中密报放回到吴争面前的案上,亦是不表态。
只有一直端坐在右侧的莫执念,他并未看密报,可他从各人的脸色和张煌言的说词中,已经猜到了事情的真相。
莫执念轻叹了口气,起身向吴争一礼,颤巍巍地往外走去。
六年了,莫执念愈发地……显老了。
吴争脸色一变,但没有说话,也没有阻拦。
而张煌言急了,大声道:“莫老……您这是?!”
鬥破龍榻 月桐
莫执念闻声回头,怔了怔,而后苦笑道:“王爷与诸公要军议……老朽就是个商人,说不上话……只好去筹银子,为王爷分忧了。”
这话一出,众人相继愕然。
只有吴争急步上前,搀着莫执念的胳膊,温和地道:“莫老有心了……。”
莫执念带着一丝哽咽的语气道:“之前老朽一直劝阻王爷眼下对北用兵,并非是想阻止王爷北伐,只是想缓缓……再缓缓,给江南百姓休养生息的时间。可,眼下……。”
说到这,莫执念霍地昂首,提高了声调道:“已经顾不得了……王爷说,宜将剩勇追余寇……老朽赞同,清廷不是想战吗?不是想封锁物资南运吗?那就将战火烧到清廷京畿,看他们还能猖狂到何时?!”
说到这,莫执念抬手一拱道,“各司其职,诸公襄助王爷治军领军,老朽……去筹银。”
吴争轻轻地拍着莫执念的背,道:“莫老别激动……本王很放心,有莫老在,北伐军衣食无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