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8f1y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爛柯棋緣》-第783章 白玉傳信讀書-398to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
不过不管自己师弟说些什么,道元子依然着眼于整个战场,至少目前看他此刻已经没有对手,这对于残存的妖魔都是巨大的威慑,不用动手就能定鼎这一次的战局,因为他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莫大的威能。
天启盟中有能力的妖魔绝对不少,在这一场遭遇战之前处于城中的也有很多,虽然真正厉害且头脑出众的一部分,如汪幽红和陆山君他们已经算是遁走,可这毕竟只是很少一部分,剩下依然有数以百计的妖魔被困。
这种时刻,老乞丐在思量着涂思烟的事情,手中取了一片对方法衣碎片,以神念感应细微变化,反正这里大局已定。
到了此时,乾元宗弟子和其他仙修之人也驾驭着仙光出现,同诸多已经损伤了元气的妖魔斗在一起,龙族也同样加入战局,并且龙族的主要攻击对象是妖族,尤其是天启盟中也有龙蛟之流的时候,就会被众蛟群起而攻。
在声声龙吟中,战局看似混乱,但上下风已然十分明显,道元子也难得心情好了不少,尤其是还在自己师弟面前显露了一把威风。
“这群藏头露尾之辈,今日定是将他们打痛打狠了!”
老乞丐看了一眼身边仙光熠熠的道元子,将手中几条碎布收入自己衣衫的破布口袋里。
“师兄,你是久不食人间烟火了,以天禹洲如今的情况……”
道元子看向老乞丐,等候这位起码百年未见的师弟的话,老乞丐顿了一下,心中想到了计缘。
“我有一位好友,同我一样喜欢游戏人间,不过我是纯粹游戏,而他却善于观察人间变化,如今天禹洲的情况,正如其人曾言的兵道之况,已然是四面烽火的态势,纵然这九尾狐妖涂思烟真的死于你雷法之下,接下来怕是直接由侦测袭扰转为大军压境了。”
道元子眉头紧皱,视线看向天地各方。
災難始終慢我十步
“你竟然认识那狐妖?听你话里话外的意思,像是觉得她还死不了?”
“老叫花子我确实认识她,而且和她还有过交手,当初的涂思烟不过是区区八尾妖狐,却已经手段不俗,更是能短暂借助外力获得九尾的力量,如今她的状态比起当初强了不止一筹,不可小觑。”
道元子点了点头。
“你那好友是计先生吧?”
“嗯。”
二者视线内的斗法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地步,残存的妖魔都在拼尽全力想要获得一线生机,只是抗衡的力量越来越微弱。
……
一场大水终有退去的时候,这一场大水对于原本安静生活的百姓来说是一场灾难,许多人浑身颤抖着清醒过来,发现原本的城池已经被毁,彻底沦为了一片废墟,许多人都躺在大水退去的废墟中不知死活。
寒风一阵阵袭来,将越来越多的人冻醒,身上湿透了,天气又如此冷,大部分人身上还有伤,家园也被毁了,这现实无疑太过残酷。
“嗬……嗬……我的客栈,客栈呢?”
原本客栈的掌柜从一堆碎木中醒来,距离自家客栈不知道有多远,也不清楚是不是在同一个街区,房屋都毁了,有的完全倒塌,有的破损严重,只有街道的石板还算完好。
“家人,家人呢?”
店掌柜有些浑噩又猛然惊醒,漫无目的地在街道上跑动起来,和他同样状态的人也不少,脸上都交织着茫然和惊慌。
汪幽红、牛霸天、陆山君和北木四人也从一片废墟中站立起来,只有他们四个,原本和他们在一起的另外两个妖怪并不在此,也不知道是在别处还是运气不好死了,不过显然在场四人没谁关心那些所谓同伴的死活。
迎宾楼客栈的招牌就在陆山君脚下不远处,他低头看着这张勉强还算完好的招牌,举目望向城中各处,少有完好的建筑,就连四面城墙也就残存一些城垛子,但怪就怪在本该全城损毁,如今居然有近半建筑没有坍塌。
“糟糕!”
老牛突然惊叫一声,引得另外三人高度警觉。
“怎么了?”
老牛咬牙切齿,望着城中某个方向。
“那梦春楼不知道怎么样了,毁了的话,楼里的那些姑娘不知道怎么样了?好不容易品着滋味啊!”
陆山君眉头一跳,当做没有听见,北木咧嘴笑笑。
“我看周围的凡人真正死亡的不多,那些女子都比较年轻,想来也是不会有大事的,只是这青楼应该是保不住了。”
汪幽红从地上拾起自己的桃枝,上头的花朵已经去了三分之一,甩了甩其上的水珠后冷笑着看向老牛。
“你该不会还想去看看吧?”
老牛咧了咧嘴,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没有说话,脚步也没动弹。
暴殷 SISIMO
周围声音越来越嘈杂,越来越多的百姓在寒冷中醒了过来,就如今的情况,若持续发展,怕是躲过了正邪交锋和大洪水的洗礼,依然有无数人要被冻死饿死。
不过天空太阳正好,在这已经入冬的寒冷中,居然散发出不同以往的热力,没过去多久,原本还都被冻得直哆嗦的百姓,忽然觉得没那么冷了,因为身上的衣服竟是在活动中干了,只是此刻心情焦急的人们大部分没留意到这一点。
“诸位乡亲,诸位乡亲……我们现在慌乱没有用,大家互帮互助,安排人手一起找家人,一起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滅世邪神
一个苍老但嘹亮的声音在城中响起,其中明显蕴含法力,使得周围听到声音的人下意识被吸引,陆山君远远瞧了一眼,就知道这人是土地公变的。
类似这样的人在城中还不止一两个,有土地有阴司鬼神,也有直接是仙修所化,在城中引导人们相互救助,也开始修缮起一些房屋,城中官员似乎是已经知道了什么内幕,对这些人言听计从。
而一条过城河中陆续飘来许多粮食,也引得城中之人各自组织起来打捞。
陆山君等人在天将入夜的时候悄悄离开了城池,他们远远看着此刻已经起了灯火,虽远不如往日繁华,但生息却已经在快速恢复中。
“呃,你们说,涂思烟真的死了吗?”
牛霸天忽然这么来了一句,离他最近的是少年模样的汪幽红,忍不住冷笑一声。
“怎么?你连她的身子你都敢惦记?”
老牛嘿嘿一笑。
“只是觉得这狐狸比较命硬,至于惦记身子,我老牛也不是饥不择食的主!”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先走。”
陆山君看了老牛一眼,见到后者露出意味深长的隐晦眼神,冷静地出声提醒众人,几人也没有什么异议,低空飞掠远离此地。
……
那座经历了洪水的城池之中,梦春楼的姑娘们当然也在洪灾中倒了霉,她们衣着穿得比较单薄,原本梦春楼完好的情况下,里头都有暖炉,现在一个个如花似玉的姑娘都被冻得发抖。
萌夫接嫁:草原女王到
而且这些姑娘都是青楼勾栏里的女子,平日里男人去梦春楼都是心肝心肝的叫,这会却没多少人真正在意她们,甚至还有人借机想要在散落在城中的姑娘们身上占便宜。
所幸青楼的东家也不愿意让这群摇钱树受到什么损害,派人四处在城中寻找,下了死力气寻找,算是将大多数姑娘找了回来,然后让他们蜷缩在几间还算完好的屋子里取暖。
一个梦春楼的当红花旦和自己姐妹依偎在一起,摩擦着自己略显冰凉的胳膊,然后伸手到胸口,捏住红线将埋入胸口的一块圆润的环形白玉拽出来,轻轻抚摸感受着白玉的温润。
“姐姐,这玉真好看。”
“嗯,这叫平安扣,没有精雕细琢,玉质却十分考究。”
“姐姐,这是谁送的啊,这么让姐姐难忘?”
这类东西一般都是客人送的,但大多装箱里,不是真的喜欢不太会带在身上。
听到边上姐妹调侃性的问话,女子脸上却微起红晕,送给她白玉的是一个看起来朴实如农人的结实汉子,却十分令人难忘。
“他,力气很大,也很温柔……”
正说着,女子忽然觉得手上微微一烫,不伤手却感受明显,下意识低头一看,却发现这白玉居然在微微发光,但边上的姐妹似乎无人可以看到,玉佩上浮现“勿惊”两字,然后眼前一花,手中的玉环居然不见了。
女子微微愣神,然后一按胸口,再四下看看,都没发现白玉,只留下一根红绳在脖子上。
“怎么了姐姐?”
“我……没什么……”
不知为何,女子心感安定,并没有声张。
城池中心的一个拄拐老人正在指挥着一队青壮搬运木板修缮房屋,忽然间感觉到了什么,低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手中多了一块圆环白玉,其上浮现出一圈细小文字。
‘乾元宗鲁念生亲启……’
“嘶……”
老人手一抖,赶紧攥住了手心的白玉,所有看了看没察觉到什么,对着面前的青壮道。
“呃,入夜了,老夫有些乏累,你们忙完这些快去吃饭,吃完休息明天继续,老夫年岁大撑不住了,先去休息一下。”
“哎。”“刘大爷您快去吧。”
“要我搀扶您吗?”
“不用不用,还没老得走不动呢!”
冥妻的秘密
老者拄着拐杖拐入小巷,然后在无人注视的时候黄光一闪消失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