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nfvy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ptt-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論道切磋看書-ncujx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小說推薦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袁紫衣最后还是不甘不愿的走了,至于周芷若的事,她没再提过,只是表示以后要搬到将军府来,对此周芷若毫不在意,倒是慕容复看着她的背影,眼神中多了几分暧昧之色。
家教xanxus霸史錄
周芷若见此脸色大为不悦,“你不会看上她了吧?”
慕容复收回目光,“怎么会,我只是觉得她有些意思。”
“哼,”周芷若撇撇嘴,“她可是我的对头,你别打歪主意。”
慕容复只是讪笑,也不接话。
就在这时,林朝英来了,在她身后不远还跟着阿萨辛。
驚世重生:主上養夫有道
鬥羅大陸外傳:唐門英雄傳
慕容复顿时一拍额头,显然将那天答应阿萨辛的事给忘了,不过派去查探的人已经回来过了,确实如阿萨辛所言,中原明教尚余一万多人,加上一万多波斯铁甲军,共三万人驻扎在山中。
“慕容兄,今日已到了约定之期限,不知慕容兄考虑的如何了?”阿萨辛身形几个闪烁已到得近前,嘴中含笑问道。
慕容复沉吟半晌,“好,我可以给你们提供粮草,在襄阳战事期间,明教大军必须听从慕容家调令,等襄阳战事结束,你们还要替我征战一年。”
“征战一年?”阿萨辛眉头皱了起来。
慕容复点头道,“不错,征战一年,这一年期间内,我会提供所有粮草、兵甲装备,一年过后,你们去留随意,但在这一年之内,明教必须奉我慕容家的号令为尊。”
牛氣沖天
阿萨辛当然不是愿意寄人篱下的人,沉默片刻,他忽的问道,“听说慕容兄的武学已经进步到一个非凡之境界,吾近日对阴阳之道亦有新的领会,不如你我论道一番如何?”
慕容复愣了愣,随即脸上闪过一丝恍然,朗声笑道,“看来二长老还对上次之事耿耿于怀啊,好,你我就切磋几招,点到为止,二长老跟我来吧。”
话音刚落,他长身而出,身形一个恍惚,人已在三丈之外。
妖妃愛爬墻:狐王,上榻玩
阿萨辛目中闪过一缕奇光,前方不远处凭空凝出一团黑影,原地的身影渐渐消散,他这轻功竟给人一种时空错离的感觉,当真是妙到毫巅。
林朝英望着一黑一白两道并驾齐驱的身影,目中隐现兴奋之色,她在第一天去监视阿萨辛的时候,就发现这个人武功深不可测完全不在她之下,一直都想出手试试,但她自持身份,人家不邀战,她也不好直接出手,不想今日竟能目睹他与慕容复对决,这样机会可不多。
于是急忙跟了上去,周芷若也想跟,但这三个人都很快,只是一晃眼就不见了,她也没办法。
“二长老的轻功无声无息,就连气息波动也没有,看来已将阴阳二气修炼到极致,不是一点点领会那么简单吧?”
“慕容兄过奖了,阴阳二气本是世间万法之根源,凡人穷尽一生之力,能窥得一二已是极限,岂敢妄称修炼到极致。”
“二长老过谦了,自从少林寺一别,至今不过数月而已,二长老的阴阳二气能有此突破,可见资质之绝顶,我看二长老也还年轻得很,再修炼个一两百年不是问题,到得那时定能突破到一个新的境界。”
“哈哈哈,人之一生,能活百年何其侥幸,我等修炼天地妙法得以久存,但能到二百龄也已是极限,怎的到了慕容兄口中,便好似超脱了寿元限制一般。”
……
慕容复与阿萨辛闲庭信步,谈笑风生,每跨出一步,都是数丈之远,熙熙攘攘的大街上竟无一人看到他们,若有人能看到,说不得也要感慨一句,真如神仙中人,好生潇洒。
不多时,二人出了襄阳城,寻到一处宽阔之地,均负手而立,慕容复做了个请的手势,“二长老请。”
“慕容兄请。”
话音刚落,二人同时出手,阿萨辛双手张开,分别上下划了个半圆,左手凝聚一团红光,右手凝了一团蓝光出来,随后在中间一合,胸前数尺的位置瞬间凝出一个数尺大的红蓝光团,滋滋滋的电丝跳动,光芒流转不定。
林朝英追过来时,正好看到这一幕,不禁檀口微张,目现惊色,她自然能感觉道,那红蓝光团一半炽热如火,一半阴寒如冰,这两种截然相反的劲气,竟然能够融合在一起,实在匪夷所思。
陰陽道士 五華神
慕容复早已领教过阿萨辛的阴阳二气,事实上他自己也修炼过阴阳二气,但都颇为浅薄,因为他的阴阳二气是从乾坤大挪移以及天山六阳掌中领悟出来的,平时最多只会用来制作生死符,真正对敌的时候却很少用。
不过现在他也想试试自己的阴阳二气,双手上下一摆,脸上青红光芒一闪而过,瞬息之间,身体变得一半青,一半红,交替流转,跟着双掌掌心分别凝出一个劲气球,同样是一个青,一个红。
他双手一合,劲气球变成一个,青红光芒闪烁不定。
二人所用的招式,居然颇有异曲同工之妙,林朝英都看呆了。
劍神帝國
劲气球凝聚出来,二人对视一眼,均是一笑,而后缓缓推出。
他们动作虽缓,但气势却如狂风暴雨,顷刻之间,二人中间的七八丈空间已然充斥着冷热两种劲气,空气被挤压得发出阵阵爆鸣声。
砰的一声大响,两个光球相撞,滋滋滋一阵难听刺耳的声音响起,一道灰白色光芒自中间扩散出去,所过之处,虚空震颤、模糊,仿佛被切成了两半。
看似平分秋色,但若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道灰白色光芒是朝慕容复一边倾斜的,说明他使出的阴阳之气落在了下风。
劲气消散,慕容复略微有点失望,而阿萨辛却是震惊,要知道他一身武学都是专修阴阳二气的,居然没能碾压对方的阴阳二气,这让他有点难以接受。
慕容复淡淡一笑,“二长老好修为,这阴阳二气果真玄妙无比。”
天價逼婚 玉米團子
阿萨辛也笑道,“吾曾说过,世间万事万物皆离不开阴与阳,阴阳二气当为万法之根源。”
慕容复撇撇嘴,客气一下你还当真了,当即一捏剑诀,双手连弹,顷刻间数十道五颜六色的剑气激射而出,在阳光映射下更添几分绚丽,灿烂。
以他如今的功力再施展六脉神剑,自然不可同日而语,直可用石破天惊来形容。
阿萨辛动也不动,浑身红蓝光芒流转,一层薄薄的灰色劲气笼罩全身,这气罩刚刚凝出,但听嗤嗤嗤一阵疾响,剑气已然攻至。
如果沒有遇見你 天藍海角
我的神棍老公 淳汐瀾
在这耀眼之极的六脉神剑面前,灰色气罩显得是那么的土,那么的薄弱,任何人见了恐怕都会觉得阿萨辛完了,林朝英就是这么想的,她自问如此威力的六脉神剑,她除了闪躲,是绝对无法硬抗的。
但令人吃惊的是,剑气打在气罩上,竟如泥牛入海,一丝波纹也不起,反而灰色气罩更亮了几分,变得几近透明。
慕容复脸色一黑,又是这乌龟壳,每次对上阿萨辛,都能看到这个乌龟壳,而且一次比一次厉害,这一次竟能化他的剑气为己用,他实在有些嫉妒,他也想有这么个厉害的罩子。
“我就不信了,你这壳能当我几次攻击!”心头一酸,慕容复身形陡然拔地而起,空中时双手一划,一道剑气瞬间拉长,一斩而下。
狭长的剑光仿若划破天地,只一闪便出现在阿萨辛面前,这一剑当真快到了极点,且凌厉到了极点。
阿萨辛开始动了,不过身形没动,只是手上动了,他双手一抬,掌心陡然窜出两团火焰,一红一蓝,周身气罩瞬间胀大,竟似主动去接剑光一样。
“噗”的一声轻响,剑光仿若无物的透过薄膜,眼看阿萨辛就要被一切两半,突然凭空窜出两道光芒,如同电丝一般打在剑光上,滋啦一声,剑光消弭于无形。
“好玄妙的阴阳二气。”落地后的慕容复,不禁为之动容,他方才发出的赫然是一道先天剑气,看着明明已经破了气罩的防御,实际上却没有破,难道那气罩也是一种类似先天剑气的功夫?
阿萨辛很满意自己这一招,却没有要解释的意思,只是微笑道,“慕容兄以为这一招如何?”
“还可以。”慕容复略不自然的笑笑,“二长老不会打算只守不攻吧?”
阿萨辛一点都不受他激,淡淡道,“武学之道,攻与守本就没甚么分别,守即是攻,攻即是守。”
慕容复暗自翻了个白眼,目光凝视着透明气罩,忽的眉头一皱,“二长老似乎能够随心所欲的操控阴阳二气?”
阿萨辛笑而不语。
慕容复心念转动,左脚陡然往左前方迈出一步,跟着右脚往右前方迈出,身形忽左忽右,几个闪烁到得阿萨辛面前,吼的一声,一招亢龙有悔拍出,他没有放出掌力,而是将手掌直接拍在气罩上。
阿萨辛脸色微变,掌心火焰跳动不定,气罩骤然一缩,接着又是一胀,似乎要将他弹出去。
慕容复当即来了个铁板桥,身形摇晃,双掌却不离气罩,嘴中恍然笑道,“果然,你这罩子的玄妙之处就在于能够操控对手之真元!”
操控对手的真元听起来好像天方夜谭,其实就是一种阴阳二气的妙用,因为所有的真元、劲气,分解开来都可以化为阴阳二气,乾坤大挪移第七层,便是操纵阴阳二气的功夫。
(书群号,四六三五八七七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