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x0l好看的都市言情 《紅樓春》-第六百零一章 二嬸嬸,今兒在哪住?分享-vzykq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
“爷,要不,我去一趟山东罢?”
眼看贾蔷对林如海那边十分担心,也不放心孙琴,毕竟太年轻了,李婧开口说道。
贾蔷闻言一怔,随即忙摆手道:“想甚么呢,你怎么能去?”
末世養狼 鬼醜
李婧如今都开始显怀了,让她挺着个大肚子,替他的老丈人奔波,贾蔷觉得他可能是有些渣,但还没渣到这个地步。
李婧却笑道:“爷放心,我这身子骨我自己清楚,断不会逞强的。且爷有甚么话要捎给林老爷,必是极要紧的,让夜枭传话,爷也未必放心,不如我走一遭。”
贾蔷摇头道:“你别意气用事,且不说你这身子眼下经不起奔波,更不敢动手打斗,果然出个意外,岂不悔恨终身?林妹妹是我的心上人,莫非你就不是?让你在外面奔波,是因为你生了一颗江湖心,不是我不心疼你。再者,你的模样怕是早在中车府、绣衣卫那边都挂上号了,你一出动,他们岂有发现不了的道理?到时候,反而更容易引起警觉。而且,我也没甚么话往山东传递,先生做事,还用我教?啧,你瞧瞧他老人家这一回,真是……出手不凡!”
李婧也感慨道:“原我也是看不起那些酸溜溜的书生的……当然,林老爷不同,林老爷在扬州时的做派就不同。按爷的话说,林老爷才是真儒,余者皆腐儒,伪儒。不过,我仍没想到,林老爷有这等魄力。那可是……捅破天的大事啊!了不得!”
即便只二人独处,李婧也决定不将那事挂于嘴边,要烂在肚子里。
贾蔷呵呵笑道:“不能只钦佩,还得做些甚么。先生冒奇险,连纸墨都不落,让人将此事传回京,绝不会是只为了让我们俩在这崇拜他老人家,此举必有深意。”
李婧不是个机敏的,想了好一阵也没想出甚么名堂来,迟疑道:“爷,咱们……咱们又能做甚么?”
贾蔷眼睛微微眯起,脑中急速转动着,缓缓道:“先生此计,最忧虑的是甚么?最忧虑的,肯定不是如何操弄。历朝历代,曲阜孔家就没人敢碰,便是当年异族南下,可汗做的最出格的事,也不过是往衍圣公府门匾上射了一箭,内里却丝毫无犯。
当然,这和孔家人会下跪磕头有关……但无论如何,也没人敢真正劫掠过孔家。所以,此事做起来并不难。打他个出其不意,一鼓作气的事。真正难的是,事成之后,天下震动,后续该如何洗脱干系。
毕竟,孔家若遭了难,整个山东官场从上到下都难保全。而先生此刻在山东却可以说是官位最高的一位,若是追究起来……难辞其咎!
你想想看,他老人家,是不是希望咱们能在京里做些甚么?”
李婧苦笑摇头道:“爷,您说该怎么做就是。我实在理不清这些,若是江湖事还成……”
贾蔷呵呵笑道:“朝堂和江湖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差别……我的意思是,想将先生从此事中摘出来,就要让京里人知道,先生在山东有多不容易!”
李婧闻言眼睛一亮,笑道:“爷是想,在京里大闹一场,将林老爷的困境宣扬开来?”
贾蔷竖起大拇指赞道:“都说一孕傻三年,你却是例外,如今愈发聪明了!没错!不止是宣扬,还得将难处往十倍百倍的宣扬!只将先生的处境,说成危在旦夕,朝不保夕,寸步难行,还是被奸臣所害!如此一来,回过头来,朝堂就没有治罪先生的道理!”
李婧笑道:“可是林老爷在山东还不至如此罢?”
贾蔷“啧”了声,道:“你也是糊涂!谁管真假啊?咱们在京城先将风向鼓噪起来,直接把山东那起子忘八顽意儿定成谋逆之贼,左右他们都逃不了抄家灭族的罪过!既然是谋逆之贼,还能放任钦差四处乱逛?钦差被软禁,那事后自然没他多大事。等到朝廷派兵马南下,锁拿了那批逆贼后,先生再寻机会去解了白莲教之祸患,让被白莲教迷惑的百姓,都回乡种田……
嘿!这一里一外,一反一正,先生不仅能将丢去的体面给挣了回来,还能得一天功!小婧,这应该才是先生在山东的路数!若非如此,他老人家何必将这些话传回来?来,咱们合计一下,到底该怎么兴风作浪!”
……
等贾蔷重返布政坊时,天色已暮。
宫里的老供奉还未走,贾母也还在。
中堂上已经点了灯,贾母坐主座出神,老供奉拿着几张方子在端详。
凤姐儿小声的在和宝钗说着甚么,看到贾蔷从外进来,凤姐儿和宝钗同时发觉,望了过去。
在鸳鸯提醒下,贾母回过神来,看着贾蔷皱眉问道:“怎这早晚才回来?”
天成戒 禦宇乘風
贾蔷道:“宫里留着问话,交代了八百遍,一定要照顾好姨娘,有半点闪失拿我是问……如何了?”
最后三个字,是恭敬的问向孙老供奉的。
老供奉须发皆白,面色却红扑扑的,一看就是长寿之命,倒也会说话,道:“其实本不必来,郡主开的这三份方子,一份比一份精妙,添一分多余,少一分则药效不足。再辅以玄晏先生的天机针法,已是万无一失。老夫前来,非但未出半分力,反倒偷师了不少,惭愧。”
贾蔷闻言,看了圈才发现黛玉和尹子瑜居然都不在,便问道:“人呢?”
凤姐儿笑道:“在姨娘房里呢,两人拿着纸笔说话,倒也聊的来!”
说着,丹凤眼里目光似笑非笑的看着贾蔷,分明有幸灾乐祸之意。
两头大,其实也不算甚么新鲜事。
虽然不多见,但也有不少。
当然,大多数都是两个地位平等的妾室之间,争奇斗艳。
黃粱一夢之皇子爭奪戰 米酒
但这种情况,反倒对爷们儿最好,女人会相互攀比着服侍伺候男人。
可若是两边都是妻……
妻不比妾,少有人能放得下脸来弄花样伺候,且这世道虽谈不上夫妻平等,但妻的地位,也不低。
若是两边斗起来,做丈夫的没点手段,就少不了要焦头烂额。
但有能为的男人,反而会利用一点小矛盾,巩固一家之主的地位!
其实最“可怕”的,反倒是二妻和睦一条心。
这种情况虽说万中无一,但也不能说没有。
两个妻子若是一条心,那是能给爷们儿定规矩的。
一点不夸张!
毕竟,一夫一妻过不和谐,通常都会说女人的问题,好妒之类的。
三國之袁家我做主
六福晉:庶出 醜公子
可一夫二妻,两个妻子都过不和谐,一起说你的不是,那就一定是男人的不是了。
还千万别小瞧这个不是,这个世道不是贾蔷前世,离八回婚该自觉荣耀的还是荣耀,无论男女。
这个世道,女子和离活下去艰难,男人也不会好到哪去,至少混仕途的,和离是个大问题。
正所谓先修身齐家,而后才能治国平天下。
连齐家都不能,还想平天下?
家里两个妻子都指责你不硬,衙门里朝堂上还想硬得起来?
再换个角度,一个妻子嫌弃某个妾室是狐媚子,那可能是好妒,会被人嘲讽为妒妇。
可两个妻子都指责某个妾室是狐媚子,那这个妾室即便被打死,外面也没人会说两个妻子有问题,只会指责男人偏宠狐媚子,不是东西……
只想想某个大头小头一起张牙舞爪欺负她的坏人,被一个宰相爱女,一个皇后嫡亲侄女儿联手治得死死的,她就开心!
不过,也没开心许久……
若果真被这两丫头治的死死的,那她……
贾蔷没搭理浮想联翩的凤姐儿,见孙老供奉要告辞,忙从袖兜里掏出五张百两银票来,唬了老头儿一跳。
他二年俸禄加起来,都么这么多。
颯女將與笑門神 蘇打
贾蔷却是不容老人拒绝,他也看出,这老头儿居然还是个妙人。
譬如他就没有把尹子瑜的功劳给贪了去……
煉欲 血淋淋
尹子瑜不愿领功,是因为不愿让黛玉欠她人情。
通常而言,太医看到相合的药方,总会添减几味可有可无的药,顺便将功劳分去一半。
否则,岂不在贵人面前显得他成了废物?
这孙老供奉却没有这样做,许是他人实诚,也许是活成了精,后者可能性更大些。
不然,何必等到这会儿再走?
不过想想也是,做人水准若达不到艺术境界,是很难在宫里活那么久的……
所以,哪怕为了结一份善缘,贾蔷也不能让他空手而归。
等送走了孙老供奉后,贾蔷对贾母道:“老太太也回家去歇息罢?”
贾母叹息一声,面现疲劳,倒没理会贾蔷的建议,而是转头看了看中堂的陈设。
远不似贾家那样奢贵华丽,但贾母是个识货的,知道厅堂上的陈设,皆是大有来历的家俬古董,并不便宜。
处处透着文人气息,这才是诗礼传家之族啊!
原本应该都要便宜了眼前这个重孙,可如今有了新的骨血,那许多事就两说了……
不过,看看这重孙没心没肺的样子,再想想他泼天的富贵家业,林家这份家当在旁人眼里算多的,在他跟前,还真未必看在眼里。
念及此,贾母哼了声,道:“今儿我就不走了,只玉儿一个丫头,如何能放心?如海不在家,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果真有个好歹,我也不好交代。”
贾蔷笑道:“没事,有我呢,今晚我留在这。”
“放屁!”
贾母气骂道:“你也该知道些避讳了,平日里她们婶子嫂子姑姑的不拿你当外人也则罢了,可如今林家也没个爷们儿在家,你就留在这里,梅姨娘还传出喜讯来,知道的自然知道,可不知道的,或是那起子心里下流肮脏龌龊的,不定要传甚么见不得人的闲话!你是不在意,让人家女人怎么活?”
贾蔷闻言,脸色有些精彩,没往凤姐儿那瞄,余光瞟了眼,发现这娘们儿面色如常,不由暗暗点了个赞,女人到底不凡,其实也能活的很好。
心魔 王珂
不过,事关恩师内宅清誉,老太太说的也在理。
他或许有些花心,但对于林如海,却尊如亲父,便点头道:“老太太教训的是,那今晚我就回去住。”
贾母难得占一回上风,一时间“诶”?腰不酸腿不痛,疲劳都飞了,点头道:“去罢,先送郡主回去罢,难为人家了,是个好的。”
贾蔷点头应下,转身出门,不过路过凤姐儿时,鬼使神差问了句:“二婶婶今儿在哪住,回不回?”
凤姐儿俏脸先是陡然涨红,随即竟又恢复了正常,变脸之快,唬了贾蔷一跳,凤姐儿似笑非笑的看着贾蔷,道:“你说呢?”
贾蔷感觉到背后隐隐被洪荒之力烘烤着,规矩道:“二婶婶当然留在这侍奉老太太!”
说罢,脚步飞快的离去。
等她走后,坐在主座上的贾母目光复杂的看着凤姐儿,凤姐儿竟似毫无所觉,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般,还对贾母笑道:“今儿沾沾林妹妹的光,住一住宰相府邸!”
见她如此,贾母心里就甚么都明白了。
女人到了这一步,心意是绝无可能转圜过来了。
罢了……
心中叹息一声后,贾母心中自我安慰……
左右要在贾家门儿里过一辈子,且这样过罢。
念及此,她站起身,道:“走,咱们也送一送郡主去。”
韓娛之韓國日記 木子雨愛兵
凤姐儿奇道:“方才怎不一起去?”
贾母冷笑一声,道:“我就看看这孽畜心里,到底慌不慌!本以为是个厉害的,如今看看,都口不择言了,可见心里也是慌的不成!让他先去领教领教,看看招惹那么些,到底是不是好事!”
说罢,拄着拐,在眼神更复杂的鸳鸯的搀扶下,往梅姨娘房走去。
凤姐儿在后面垂着眼帘,嘴角弯了弯,也未在意,笑着跟上了……
……
PS:最近爆发的有些狠了,这两天有些腰酸,所以想缓两天。请假呢,自然是不敢请的,顶多晚点更新。不是我自夸,从开书到现在,我体检排队抽血的时候,都在站着码字,这份敬业担当,大概是除了帅以外,我最大的优点了。说这些呢,无非就是想求个订阅,求张票票,嘿嘿嘿,你们懂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