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vrak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試圖慎重的DND冒險者 線上看-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還是打起來了-v0y8v

試圖慎重的DND冒險者
小說推薦試圖慎重的DND冒險者
肯主任虽然说并不是专业的杠精,但是因为本身对英雄王缺乏足够的认识。
依旧还是以魔术师那几乎可以说是不择手段的方式来说解释的话,加上这一把咒杀剑看上去似乎无论林云说什么都没有反应的样子,所以,肯主任就怀疑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了。
毕竟真要说的话。
因为实际上的话,魔术师虽然说都有属于自己的“优雅”,但是因为魔术基本上都有各自的概念,然后有一些看上去就装神弄鬼的感觉。
所以就会引起魔术师的质疑,进而分析出对方的能力,然后就会更加地质疑,这基本上就是一种职业习惯的感觉。
他们总是下意识地想要破解自己的敌人的魔术。
“你这是在质疑我的信誉吗?杂修。”果然,听到肯主任的话之后,金闪闪一下子就仿佛炸毛的猫一样,整只就炸毛了起来,怒火冲天的他怒视着看着那一只被肯主任派遣过来的使魔,然后只见他的背后直接出现一阵金色的波纹。
“看来,就如同刚刚的那一个杂修所说的那样,没有和英灵站在一起资格的你,就算是成为他的御主,也不会有丝毫的用处。”金闪闪带着不屑的语气说道。
然后只见一把看上去仿佛镰刀一样,但是却又有些微妙的不一样,看上去有些扭曲的感觉。
只见金闪闪握着这一把的镰刀,向着那一只使魔就扔了过去。
“哈。”虽然说不知道那一把镰刀的作用,但是,并不代表迪卢木多会无动于衷。
“实在是非常抱歉,大名鼎鼎的英雄王,不管如何,这都是我所承认的主君,我不能允许你这样污蔑我的主君。”
说着,只见迪卢木多直接就扔出了手中拿红色的长枪。
红色的长枪一下子就命中了那一把的镰刀,然后直接就将镰刀弹飞到其他的地方去了。
并没有任何的事情发生。
總統謀妻:婚不由你
不过,如果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
在那么一瞬间,本来在那镰刀上面的魔法灵光仿佛被消除了一样,消失不见了。
“哦,真是有趣,你这是要违背本王的话吗?杂修。”半眯着那仿佛蛇一样的瞳孔,金闪闪的语气之中充满怒气的感觉。
看着场中气氛开始变得严峻起来的样子,周围的人都非常自觉地离开这里了。。。。。。
这一边,卫宫士郎的尸体总算是勉强地恢复成能够看起来像是人那样的感觉。
这让阿尔托莉雅稍微松了一口气。
至于艾尔莎.西条,却是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松了一口气。
至于说卫宫切嗣,毕竟不是真正的儿子,然后此时的他甚至不知道卫宫士郎的存在,所以仅仅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但是却是没有任何的想法。
最重要的是,这家伙主要是对卫宫士郎为什么能够“恢复”而产生疑惑,和警惕的感觉。
毕竟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是不是也就意味着,他只能正面将阿尔托莉雅打败了,这才能够结束。
只是。。。。。。就莫德雷德刚刚的姿态。
他之前在看见传说中的亚瑟王居然是女性的时候已经非常惊讶了。
至于说莫德雷德?
因为莫德雷德是“私生子”,然后亚瑟王说不定就是因为莫德雷德事实上是女性,所以没有将王位传给她,说不定也是一个非常大的可能性。
白首不相離:霸愛冷情王爺 秋夜雨寒
但是,看到亚瑟王居然是女性,实在是让他惊讶。
然后,你确定你是叛逆的骑士????
阿尔托莉雅受到侮辱的第一时间,冒出来的居然是你,这已经让卫宫切嗣有些惊讶到爆炸的情况了。
然后就是之后的圆桌骑士团的自我检讨鬼畜场面。。。。。。
总之,对于莫德雷德能够将阿尔托莉雅干掉,卫宫切嗣实在是不抱太大的期望。
不过,让莫德雷德将卫宫士郎干掉,应该是没问题。
毕竟莫德雷德和他一样也算是不择手段的人。
只是现在,就比较困难而已。
至于现在,卫宫切嗣在听到林云的话之后,实在是不得不思考。
而且说真的,现在就圆桌骑士团这里就已经有3个Saber出现了,这实在是让卫宫切嗣疑惑,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明星從荒野開始
所以,就现在的情况来说的话,卫宫切嗣需要稍微明哲保身一下的战略,最少让自己能够尽可能地活到最后。
他能够为了“世界和平”而献出自己的生命,但是却不能接受因为他而造成什么破坏之类。
他的一生从某角度来说都是为了“正义”而做出选择。
“费奥纳骑士团,迪卢木多。”只见迪卢木多重新召唤回手中的那红色的长枪,然后做出了战斗的准备。
“你以为你是什么人啊?杂修。”很显然,并不是什么人,将自己的名字爆出来这样的礼仪,能够让金闪闪接受。
官場特工 風度猶存
又或者说,在他看来,迪卢木多属于不需要被他记住,甚至应该说完全就是污他耳朵的存在。
因为他讨厌愚忠的人,这会让他感觉这种人根本就没办法交流的感觉,当然对他愚忠的话,那么就不一样了。
毕竟按照金闪闪的说法,那就是王承认一切,王背负一切,既然你认为是我是你的王,那么就让我背负着你前行又如何,这是我作为王的骄傲。
简单来说,这家伙就是一只双标狗。
都市超品高手 九觀城
“可恶。”听着金闪闪这完全就是侮辱的话,就算是骑士精神的迪卢木多也是脸上一青一白的感觉,然后向着金闪闪的方向就冲了过去。
而就在这家伙冲过来的时候,只见在天空之中闪出一阵阵的金色的波纹,然后只见大量的武器向着下面就射了过去。
在场的众人都能够看到,那些武器上面都闪烁着闪耀的魔法光芒,不只有枪和剑。还有斧头。槌和矛都有。还有一些不知其用途和性质,奇形怪状的兵器。
所有的宝具都磨得像镜子一样明亮,而且滚动着庞大的魔力。每一个宝具都体现了毫不逊色的神秘感这些都是名副其实的宝具。
对英灵来说宝具就是自己的孩子,把那么重要的宝具像扔石子一样鲁莽地投出,这是十分草率的投掷。
尽管如此,还是破坏力巨大。路面被吹了起来,好像炸弹爆炸了一样,沥青则变成了粉尘四处飞溅,覆盖了所有的视野。
只是,那仅仅只是周围而已。
因为在那么一瞬间,如果仔细看的话,那么就能够看见。
只见迪卢木多快速地挥舞着手中那红色的长枪。
基本上那些宝具在撞击到他的长枪之后,就好像变成了普通的武器一般,然后就被他轻松地格挡开来,掉落到其他的方向之中。
当然,毕竟迪卢木多防守速度是有限的。
所以还是有好几个的宝具,他只能够通过自己矫健的身手躲开来。
这些爆开来的宝具,虽然说让他有些狼狈的感觉,但是最少,此时的迪卢木多已经快要冲到金闪闪的面前了。
林云并没有贸贸然地插手这场战斗。
因为林云很清楚,金闪闪的性格。
这家伙如果承认了林云是像是恩奇都那样的朋友的话,那么还稍微好一些。
但是如果不是的话,那么就不用想了。
贸贸然插手属于金闪闪的战斗,在他看来是侮辱,到那时候的话,完全就是看金闪闪的心情,一个不小心得罪死了的话,在这样的情况下会变得很麻烦,再说,也没必要。
只是,林云认为没必要,并不代表其他人认为没必要。
就比如说某个地狱骑士。
通过侦测灵光,这家伙能够看见金闪闪的身上那混乱的灵光,然后再加上这仅仅只是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行为,动不动就喊人杂修,怎么看都是反派的感觉。
醫妃沖天:無良醫女戲親王 不白
所以,虽然说不知道林云想要干什么。
但是地狱骑士却是认为自己应该做出属于自己的行动。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在昨天,金闪闪和恩奇都打招呼的方式,让他不说怀恨在心,但是最少知道,金闪闪如果将那一把螺旋剑拿出来的话,会非常麻烦。
所以,为了安全,还是和其他的从者一起,干掉这家伙,是最佳选项。
正好,作为一个专门搞混乱和邪恶的职业,地狱骑士对于金闪闪这样的混乱人士,可以说是最喜欢了。
“制裁混乱,天照。”只见地狱骑士挥舞着手中的正宗就冲了上去,几乎一瞬间,只见他的身上冒出了一团绿色的光芒,让他看起来似乎冲得更加快的样子。
那是。。。。魔晄?
林云有些惊异地看了一眼这家伙,据林云所知,也就只有萨菲罗斯拥有那么长的太刀,那是比起太刀兄的野太刀都远远要更加长的太刀。
然后,这家伙居然还会用魔晄,难道说,这家伙经历过最终幻想的世界?
毕竟仅仅只是太刀的话,还能够打造出来,但是这么长的太刀配合原谅色的能量,那么林云也只能下意识地想到魔晄的存在了。
那个世界人死后精神会进入一个名为“生命之流”的地方,生命之流环绕星球而流动从而形成新的生命,被神罗公司加工过的生命之流,便是魔晄。
狼之牙 赤面胡子
魔晄浸泡后体质会增强力量速度体力等强于常人,魔晄压缩凝固后便是魔石通过它可以使用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