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hp2v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逢春 txt-第215章 跟在車後的少年-nf5hy

逢春
小說推薦逢春
冯橙要去长樱街给冯桃买生辰礼物。
冯桃生在六月,这也是她的名字与居所长夏居的由来。
从避暑的地方回来,不算宽敞的车厢越发让人感到闷热。这样的闷热让冯橙直打盹儿,靠着车壁脑袋一点一点。
突然一物从车窗帘飞进来,打在她肩头。
冯橙一个激灵醒过神来,看清“暗器”的真容,不由愣了。
竟然是一块碎金。
会用金子袭击她——冯橙立刻挑起车窗帘往外看。
马车已经驶过了清心茶馆。
“停车。”冯橙握着金子喊了一声。
逆水寒 溫瑞安
赶车的是小鱼,听到冯橙的喊声,一拉缰绳马车停下来。
冯橙跳下马车,交代小鱼:“把马车停那边去,我去茶馆看一看就回。”
小鱼点点头,赶着马车走了。
悄悄跟在后边的薛繁山慌忙躲到一棵树后,呆呆望着冯橙走进茶馆。
原来橙橙喜欢去清心茶馆喝茶。
比起那次见,橙橙好像胖了点儿……
冯橙大步流星上了茶馆二楼,走进雅室黑着脸把碎金拍在陆玄面前。
“陆玄,你怎么乱扔东西。”
陆玄被她的先发制人给弄愣了。
冯橙跟着永平长公主习武这么久是白练了吧,马车后边跟着条尾巴都不知道。
呵,说不定知道,舍不得揪出来。
他还没问冯橙呢,这丫头倒先发火了。
“扔金子怎么能叫乱扔东西。”睨着板着脸的少女,少年理气直壮道。
冯橙现在还觉得肩膀隐隐作痛,闻言瞪他一眼:“砸到我头上怎么办?”
陆玄错愕:“你白练了?”
要是连从窗子飞进去的一块碎金都躲不开,长公主竟然没把她逐出师门?
“我睡着了。”冯橙咬牙,一字字道。
这是朋友吗?别在恶人那里没吃亏,反倒让他把头砸破了。
陆玄呆了呆,下意识去检查她的脑袋。
都市遊戲霸王
冯橙拍开那只手,没好气道:“没砸到头,砸在肩膀上了。”
“疼吗?”
冯橙斜睨着他:“你说呢?”
算不上太疼,主要是生气。
任谁舒舒服服打着盹儿,被飞来的东西砸中不生气啊。
“抱歉。”陆玄尴尬摸了摸鼻子。
他实在没想到有人刚出家门口几步路就已经是睡着的状态了。
但是人家生气是应该的。
一想冯橙在马车里睡得正香,然后被飞来的东西砸中肩膀,他都生气了。
奈何东西是他扔的,没法生气。
合成之王
“以后不乱扔了。”少年只好干巴巴赔不是,心中有些后怕。
万一金子砸破冯橙的头,或者划破她的脸,那就糟了。
见他道歉,冯橙消了气:“找我有事吗?”
“你今日要去哪儿?”
以前陆玄找她都是开门见山说事,今日有些奇怪。
冯橙这般想着,随口道:“去长樱街逛逛,我三妹生辰快到了,去给她挑一个礼物。”
陆玄听了,微微扬眉:“还要专门去挑礼物?”
他生辰的时候可不见冯橙有什么表示,只有那次随手送了他一条串着金猫的红绳手链。
想着这些,陆玄下意识摸了摸手腕。
瀟瀟濁兮
衣袖把手腕遮住,也遮住了一直被他戴在手腕上的红绳。
“亲自挑的才有心意嘛。”冯橙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看着越发跑题的少年,“到底有什么事啊?”
“两个事。”陆玄觉得和冯橙的妹妹攀比这个不合适,说起找她的目的,“吴王那事儿,和你有关么?”
冯橙眨眨眼。
陆玄用手指叩了叩桌面:“别眨眼。”
無良女帝:反撲腹黑邪王
妻為大都督 蜀中布衣
不用想就知道与冯橙有关系,世上从来没有这么多巧合。
星光閃耀
冯橙本来就没打算隐瞒陆玄,闻言一笑:“稍微有丁点儿关系。”
听她说完来龙去脉,陆玄眼神沉沉:“你还躲在树上看着?”
冯橙忙摇头:“没看,我捂着眼呢,还把那只猫的眼睛也捂上了。”
非礼勿视,她还是知道的。
陆玄想想还是不快,皱眉道:“以后好奇心不要这么重。”
冯橙并不赞同:“若没有好奇心,就没有吴王的倒霉了。”
确定能自保的前提下,她要主动一些才可能改变预见的惨事,而不是幻想天上掉馅饼。
“苏贵妃与吴王若是找那些贵女问清楚,很可能怀疑到你头上。”
冯橙弯唇笑笑:“这个我想过,怀疑就怀疑吧,反正没有证据,要是什么都不做会更后悔。”
陆玄也笑了:“太子心情挺好的。”
小廝挑情
吴王的丑事一出,之前一名摇摆不定的大臣立刻站到了太子那边。
吴王欲争储君之位本就名不正言不顺,名声有瑕算是不小的打击。
職場心療:做自己的心理醫生
“总之还是小心一些,万一召你入宫,你就赶紧派人去告诉长公主。”
若是苏贵妃想为难冯橙,身为后宫之主的陆皇后当不了救兵,永平长公主可以。
“嗯。”冯橙点头,问起另一件事。
都市商王 大衛貝克漢
“你知道有人跟在你马车后面吗?”
冯橙一怔,茫然摇头:“我上车很快就睡了,谁跟在马车后边啊?”
陆玄沉默了。
突然觉得不提也罢。
“说说啊。”见他不语,冯橙拉长声音催促着。
少年眉头拧得更深,陷入了矛盾。
说的话,等于提醒了冯橙,那小子对她念念不忘。
不说的话,以后那小子继续跟踪怎么办?
纠结了一瞬,陆玄还是说了:“薛繁山。”
冯橙呆了呆。
她还以为吴王一方又鬼鬼祟祟要做坏事,没想到会是薛繁山。
想到薛繁山跟在她马车后边,冯橙坐不住了:“我去问问怎么回事。”
陆玄只犹豫了一瞬,对面的人就不见了。
他走到窗边,看着外边。
冯橙走出茶馆没有发现薛繁山的身影,装作毫不知情往马车停靠的地方走去。
一步,两步,三步……准备上车时她猛然回头,果然发现某棵树后探出一个脑袋。
见被冯橙发现,薛繁山扭头就跑。
“薛繁山!”冯橙喊了一声。
拔腿飞奔的少年猛然定住了身形。
冯橙快步走过去,站在他面前。
“橙橙——”薛繁山眼神躲闪不敢与她对视,一颗心紧张地怦怦跳。
“你为何跟在我马车后面?”冯橙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