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z0od熱門連載小說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第七百五十章 玄雅之諫推薦-je3y7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小說推薦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齐天大圣?孙悟空?”
三千世界,某处天兵驻扎之地。
敖乙看着面前的玉符,听着几名将领的谈论,多少有些不解。
他此时还是少年面容,虽此前已长成了青年模样,但不知为什么,敖乙还是觉得自己保持这个形象较为舒服。
而今,敖乙也是五部洲之外天庭最有权势的元帅之一,帐下不只是有大批能征善战的武将,也有龙族众高手可随时驰援。
以龙宫的实力镇压三千世界,配合临仙殿和仙盟,自可让三千世界基本平稳。
听闻敖乙如此嘀咕,左右各有天将私语,说的都是孙悟空之事。
自有天将对此不屑一顾,说是‘老虎不在家,猴子称大王’;也有天将嗅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试着分析了一波上面的打算。。
敖乙道:“莫要多猜测这般无用之事。”
众天将低声应诺。
“不,”敖乙轻吟几声,“这齐天大圣的名号,当真是有些大了,天庭历来重视对神位的册封,这般不入天庭神位体系的名号,也不知具体是何用意。”
众天将嘿嘿一笑,讨论声比之前更为热切。
“哼!”
帐外传来一声轻哼,一股威压随之而来,众将同时起身抱拳。
有道身影自帐门而来,身着战甲,背后披着黑色斗篷,鹰钩鼻、目锐利,正是凤族高手金翅大鹏鸟。
他入了帐篷,径直走回敖乙下首的位置,坐在那一阵闷闷不乐。
众将不敢开口,敖乙关切地问了句:“金鹏元帅,这是怎么了?”
“莫提了!”
金翅大鹏鸟骂道:“这天庭为何要封一妖王做齐天大圣,天庭威名简直就是一句笑话!”
“金鹏元帅莫要着急,”敖乙温声道,“此事定有内情。”
金翅大鹏鸟面色稍缓。
说来也奇怪,原本坐在敖乙这个位置上的元帅,就是金翅大鹏鸟;因金翅大鹏鸟多次酒后失言,表达对天庭、对天道的不满ꓹ 被天庭降职。
按理说,金翅大鹏鸟对敖乙应有一份怨言ꓹ 天庭也有意借龙宫压一压金翅大鹏鸟,还让敖乙带来了不少本家高手入营。
可万不曾想到……就很和谐。
金翅大鹏鸟不只没为难敖乙,还对敖乙颇为温和ꓹ 主动替敖乙分担了不少累活。
也因敖乙的到来,金翅大鹏鸟平静了许多ꓹ 不再醉酒闹事,通明殿得到这些反馈ꓹ 也就没将大鹏鸟后续调离。
此刻ꓹ 金鹏坐在圈椅中,身形伸展开,缓缓输了口气。
位面大佬聊天群 覺醒的鹹魚王
“这齐天大圣之事,多少有些不爽快,但此事必然有对妖族的算计。
只是不知天庭何时换了行事风格,对妖族不再喊打喊杀,竟以诏安为主。”
敖乙笑道:“上面有上面的考量ꓹ 说不定是在对妖族讲个故事,忽悠妖族藏起来的那些老妖都聚起来ꓹ 而后一网打尽。
此前李靖元帅对花果山的围攻ꓹ 虽兵法巧妙ꓹ 但钓妖族的味道也太明显ꓹ 妖族真正的高手都躲在幕后不敢现身。
而今天庭突然来这一手,妖族怕也有些迷惑。
只需孙悟空在天庭平稳待一段时日ꓹ 天庭再放出消息ꓹ 给妖族大开方便之门ꓹ 那些老妖怕是第一个冲出来,生怕机会被后辈们抢去。
妖族ꓹ 确实就是这般。”
金鹏和其他几位天将略微思索,随后各自点头。
金鹏鸟纳闷道:“妖族岂会如此简单就上当?”
“这个……”
敖乙手一摊,苦笑道:“除了这般去给天庭解释,还能有什么合理的说法?
天庭这次诏安妖王,当真让人费解。
单说只是这般造成的人心浮动、仙神不宁,就非新增一个高手可抵的。
更别说,还是齐天大圣这般名号。”
金鹏额头挂满黑线,笑骂道:“我差些就信了你刚刚这套说辞!”
敖乙讪笑一二,手指敲打着桌面,也在静静思索。
一旁有武将小声道:“末将听闻,前些时日也有不少仙神对此事不满,要联名上奏,摘了那妖王齐天大圣的名号。
但这事不知为何,最后也是不了了之了。”
東方不敗之采草采到黑木崖
“据说,是被太白金星给压下来了。”
“说句不好听的,这位大人此次这般处置那美猴王孙悟空,总让人觉得,他们之间有什么说不清的关系。”
“慎言、慎言。”
“咳!”
敖乙清清嗓子,言道:“最近三千世界也无战事,各位将军还请各司其职,监看好那些不安分的仙道势力。
今日就先到这,各自回去歇息吧。”
众将起身对敖乙抱拳行礼,各自退下,走的时候还在嘀咕那太白金星与齐天大圣是不是有啥不可告人的秘密。
水滸豪傑傳
这里是三千世界,天道监察远不如五部洲之地,各位天将也没有太担心。
而且此事本来就是天庭处置不当,招来非议实属正常。
众将走后,金翅大鹏鸟叹了口气。
“怎了?”
敖乙问:“还没收获吗?”
“嗯,”金鹏微微摇头,“寻不到,不知该去何处寻找,心底那影子还是很淡。”
敖乙面容也有些灰暗,坐在圈椅中一言不发,少年面容带着少许迷茫。
小龙低声道:“为什么,我连影子都记不起……”
金鹏鼓励他道:“莫要多想了,此前有位高人指点我,时机一到自会想起来,我也是此前在追逐极速时,捕捉到了心底出现的那道身影。
他背对着我,坐在一处摇椅上,手中把玩着两枚玉符。
莫名就会觉得心安,只想等他开口吩咐一句,我身旁还有你和龙吉殿下的影子。”
“莫要说太多,”敖乙指了指帐顶。
金鹏撇嘴挑眉,倒是不以为意。
“齐天大圣,”敖乙叹道,“也不知那位太白金星到底要做什么,不总觉得,妖族距离大灾,已是不远。”
金鹏笑了笑,言道:“不如我回去一趟,去天庭掂量掂量那齐天大圣的分量,说不定还能赶上对妖族的剿灭之战。”
“诶,”敖乙忙道,“你我不宜擅离职守,回天庭需有通明殿调令,这是规矩,莫要给有心人发难的机会。”
“行吧,”金鹏答应一声,“军中若无事,我再去试试突破极速,说不定我突破之日,就是能找回丢失记忆之时。”
言罢,金鹏站起身来,对敖乙拱手行礼,转身离了这处大帐。
待金鹏走后,敖乙坐在书案后发了会儿楞,一直到背后出现乾坤波痕,现出两名龙首老者。
“殿下,”左侧老龙轻声道,“莫要多想了,恐为天道所忌。”
福晉有喜:爺,求不約
敖乙点头应了声,起身走去了帐篷角落的屏风,绕屏风便是一处软榻,他翻身侧躺,闭目凝神,却是连打坐的心情都无。
那两名保护敖乙的龙首老者对视一眼,各自无言。
他们家二殿下,着实太不容易了。
……
灵山,莲花池旁。
李长寿静静守在那金蝉旁,心底也没什么念头,偶尔还会掐指推算。
我在東京創造都市傳說 役滿
孙悟空第二次上天已经有些时日了,如今各处情形的走向,基本都在李长寿推算之中。
他这次上天,自是得了天庭重视,又是赐府邸、又是奖灵石,更给了孙悟空颇多好处,却只是让孙悟空做个‘空职’仙神,不参与任何正事。
对此,孙悟空也乐得悠闲,每天就是在天庭中走走转转,结识了不少无聊的仙神,也加入了几次天庭大佬组织的饭局。
比如财神爷搞的玄坛大会,或是月老主持的姻缘小课堂。
这猴子每天仙果吃着、仙酿喝着,时不时还能看些仙子之舞,颇有些乐不知花果山的味道。
異界啟示錄 極品石頭
而当孙悟空享乐时,花果山也是越来越热闹。
天道这次,做的略有些分了。
如果按照常理推断,花果山依然是颗‘雷’,天庭悬了一把把利剑在花果山附近,妖族高手们避之不及,如何会来此地汇聚?
重生之無能
但众妖族高手就是来了,还是带着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想着各自能否得天庭封赏。
真·想桃子吃。
妖族历来狡诈,更别说是此前躲了天庭追捕、天地大灵爆的那些教化老妖。
李长寿严重怀疑,天道直接对这些妖族高手出手,影响了他们心神,或者干脆就是控制着他们抵达花果山附近,准备被一波收割。
不然根本无法解释这般情形。
暂且不考虑妖族和人族的对立,妖族总体虽然差劲,但也是生灵。
若站在生灵立场去看待此事,不是天道又在滥用私权。
当然,李长寿也乐得见这些老妖被清理,故此时不只是稳住不动,甚至还把自己的计划向后稍微推迟了一丢丢。
花果山此时已成了妖族圣地。
老牌妖族高手出没,在花果山占下各自洞府;
妖族新秀群聚,于各处展露自身本领。
花果山猴精们也成了较为特殊的群体,各部势力对它们都是颇为关照,也是想借此跟齐天大圣孙悟空套套近乎。
连带着,南赡部洲都少了一些妖魔作乱,很多妖族开始约束一些不成器的小妖,让他们不可外出害人,免得影响了妖族大计。
哪般大计?
妄想归顺天庭、为天庭所用罢了。
‘道祖的这盘棋已是一潭死水,在死水里捞泥鳅罢了。’
心底正如此感慨,李长寿忽觉一缕熟悉的气息缠绕在自己身周,就听耳旁响起了轻笑。
“道友何时来了灵山?”
背后有少许金光闪耀,凝成了被金光包裹的多宝佛祖。
李长寿却并不回头,只是注视着面前的池水,看着池水中倒映出的多宝……金丝袈裟、满头卷发、大耳垂垂、宝相富态。
差点就笑出声。
咳,莫要想自己与多宝师兄的初识,莫要想与七情化身斗法时的多宝师兄的英姿。
淡定,淡定。
李长寿迅速平复了心境,却未开口作答,仿佛没听到多宝的话语。
多宝对此也不脑补,坐在莲台上缓缓向前,落在‘虚菩提’身侧,眼底带着少许笑意,温声道:
“道友可是来看望万世之佛?”
‘虚菩提’冷着脸,看了眼多宝,冷然道:“佛祖这是在与贫道说话?”
“自是,”多宝温声道,“菩提道友可还在怨我夺了你西方教之运?”
“哼!”
‘虚菩提’一扫衣袖,“佛祖莫非还想炫耀一番当年丰功伟绩。”
“何来炫耀一说,”多宝笑道,“道友道行似乎又有精进,但又似乎是被封了道境。
为天道做事,奖赏一般都不错吧。
羡慕不得,唉,羡慕不得。”
‘虚菩提’额头顿时蹦起青筋。
怎么都被太乙师兄给传染了?堂堂佛祖,名义上与道祖一个水平,搁这儿阴阳怪气啥呢。
李长寿故作恼怒,道:“佛祖似乎也是不由自身,被推到了如今这个位置,束缚于灵山之中。
只是不知,如今佛祖还剩几成宝物?”
多宝被戳到了痛处,瞪了眼面前虚菩提。
李长寿心念一动。
按道祖坚持的剧本,多宝稍后肯定还要去天庭降猴,倒是能帮上许多事。
可,此时的多宝师兄是否还可信?
李长寿心底略有些疑虑,也无法出言试探,更不能在天道和接引圣人眼皮底下,像跟老君接头那样,再跟多宝接头。
风险稍高,收益不足。
电光火石间划这些念头,李长寿又加了句:
“佛祖,如今已无西方教,佛门也有了大兴之相,你贵为大教教主,何必来挖苦我这般流苦之仙?”
多宝讪笑了声,念了句佛号。
“当心平气和一些,不必多说往遭遇,你我倒也有同病相怜之处。
菩提你可还记得天道禁忌?”
李长寿沉默一阵,答:“记得。”
“凭你道境,记得也正常,”多宝叹道,“还真是怀念他在天地间的日子,如今却只剩枯燥。
也不知,他与我云霄师妹得如何了。
当真是便宜了这家伙!”
李长寿提醒道:“那是我仇敌。”
“对啊,所以才跟你抱怨嘛,”多宝笑道,“都与他有关联,不正是你我唯一的关联?”
李长寿:……
“菩提你说,那家伙会回来吗?”
多宝眯眼笑着,“从天而降,杀回洪荒,那般潇洒快意。
不,那时候你就要惴惴不安,担心自己是否会被清算了。
唉,我也不知该如何面对他,跟他解释自己现如今的状况,稀里糊涂成了佛祖,还要去到处宣扬西方教教义。”
李长寿刚要出声讽刺几句,提醒多宝莫要如此‘放浪’,但他刚要说话,心底灵觉轻轻一跳,却是感受到多宝道人气息有所变化。
暴性蛇王
扭头就见,多宝微微皱眉,正掐指推算、注视着自己掌心。
很快,多宝收起此前那悠然的表情,一股威压自他身周涌出,抬头凝视天宫所在方向。
李长寿问:“佛祖这是怎么了?”
大陰倌 流浪的法
“与你无关,”多宝冷冷地道了句,掌心对面前莲花池摁压,开了一面云镜,其内却显露出了凌霄宝殿的情形。
宝殿之上,身着金甲的女仙站在文武群臣正中,直面那宝座上的玉皇大帝,以及玉皇大帝身旁的假太白。
女仙身段近乎完美,修身的战甲为她原本纤柔的曲线增加了几分力量感,简单扎起的马尾衬着她逼人的英气。
有琴玄雅。
此刻,她拱手低头,朗声说着这般话语:
“陛下,末将人微言轻,今日谏言有逾矩之嫌,自请受罚。
然,天庭册封齐天大圣之事,有失公允!
孙悟空无功德、无战功,本是天庭剿灭之敌,若只因他本领强横,天庭就给予这般封赏,今后三界强者岂非都要与天庭为敌、等天庭诏安?
这如何让那些为讨伐妖魔抛洒热血的天庭兵将甘心,又如何让折损在花果山的英魂甘心。
还请陛下收回成命!
天庭战将,宁与强敌死战,不与强敌同饮。”
有琴玄雅身侧,众武将大多低头抱拳,同为请命。
高台上,玉帝面色如常,一旁假太白却是面色冷峻。
灵山莲池旁,多宝凝视着这般情形,身周道韵涌动,已是做好了乾坤挪移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