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gmsy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蘇廚 ptt-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誰的首功閲讀-djyx4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谁的首功
苏油生气了,懒得再理这哪壶不开提哪壶的秃驴,转身对张象中见礼:“兄长别来无恙,久违多日今日得见,不胜之喜。”
张象中从袖中摸出一个精美的长方形皮盒:“你曾经说过的东西,给你带来了。”
“哦?是什么啊?”苏油将皮盒打开,发现里边竟然是三支笔。
至尊星辰訣 毒刺
笔杆是赛露络制作的,笔杆的前方,有一个金属的笔尖。
这是三支钢笔!
自从氯化铵能够通过侯氏制碱法大批量制备之后,其作用便一直在突飞猛进的扩展。
除了作为化肥,炸药的原材料之外,天师府着重研究其药用价值,还有在染色助剂,金属镀层、鞣革、制烛、黏合剂、精密铸造方面的作用。
在对铂的研究中,张象中发现,氯化铵可以大大降低熔炼所需的温度,并且可以对金属精制。
他甚至发明了一个名词——氯化冶金。
这对大宋贵金属冶炼技术的发展产生了巨大的推动作用。
氯化冶金就是通过添加氯化剂如氯气,氯化铵,食盐,氯化钙等原料,先让欲提取的金属转变成氯化物,为制取纯金属作准备,有效地实现各种金属的分离、富集、提取与精炼的方法。
在盐过剩的产区,可以大大降低提炼的成本。
中華龍將 敗將
如今的南海、杭州、上海务,已经开始使用这种方法炼铜,并且从日本进口的铜料当中,高效分离出金银。
而小天师则继续研究铂金属,到现在已经分离出了长期与铂共存,但是又属于不同金属成分的几种金属。
其过程堪称魔幻。
将铂族金属精矿或含铂族金属的阳极泥用王水溶解,贵金属均进入溶液。
用盐酸处理,然后加硫酸亚铁沉淀出金。
穿越之母豬爬上樹 顧小沫
加氯化铵,铂呈氯铂酸铵沉淀出。
煅烧氯铂酸铵可得含成色高达九九九以上的海绵铂。
分离铂后的滤液,加入过量的氢氧化铵,再用盐酸酸化,将沉淀在氢气中加热煅烧,可得纯度达九九七以上的另外一种海绵体金属——其实就是钯。
上述经王水处理后的不溶物,加上碳酸钠、传统矿物药材硼砂、密陀僧,与焦炭共熔,可以得到主要成分为铅的残余物,小天师称之为——贵铅。
用灰吹法除去大部分铅,再用硝酸溶解银,残留的铅、铑、铱、锇、钌就富集于残渣中。
将此残渣与硫酸氢钠熔融,一种铂族金属会转化为可溶性的硫酸盐,用水浸出。
再加氢氧化钠沉出,再用盐酸溶解,溶液提纯后,加入氯化铵,充分化合后提取沉淀,在氢气中煅烧,可得又一种海绵金属——其实就是铑。
一念成婚,歸田將軍腹黑妻 清清若水
之后还有一系列的方法,在硫酸氢钠熔融水浸之后的残渣,与过氧化钠和苛性钠一起熔融,用水浸出,向浸出液中通入氯气并蒸馏,得到两种铂族氧化物蒸汽。
用乙醇-盐酸溶液吸收,将吸收液再加热蒸馏,并用碱液吸收,在吸收液中加氯化铵,将其铵盐沉淀在氢气中煅烧——其实就是锇的提取过程。
在蒸出锇的残液中继续加氯化铵,可得钌的铵盐,再在氢气中煅烧,可得钌粉。
浸出钌和锇后的残渣主要为氧化铱,用王水溶解,加氯化铵沉出,经精制,在氢气中煅烧,可得铱粉。
到此为止,小天师一共从铂金里边细分出了五种稀有金属,当然不会再是原来那些名字,天师用依稀仿佛似五个字分别命名,不过将偏旁改成了金字旁,称之为铂族,表示它们都和铂相类似,非常珍贵。
光得到金属粉末也没啥用,熔炼也是巨大的难题。
三國之望子成龍
大规模熔炼成锭是不可能的,因为所需温度太高,天师用尽了方法,也只能将之处理成小珠附加在金属笔尖上。
钢笔尖除了这个难度之外,还有一个,就是开缝。
开缝用的是极薄的小圆锯钢片,要能够将小铱珠切开,对于加工精度具备极高的要求。
因为墨水要使用化学溶液墨水,才能不堵塞笔尖的细缝,但是这种墨水对普通金属有具备强烈腐蚀,因此直到现在,小天师才认为自己满足了这便宜弟弟的要求。
如今的蓝墨水是用鞣酸得到的鞣酸亚铁溶液,小天师的化工脑洞逆天,可理工脑洞不行,这几支钢笔还处于鹅毛笔的变体的阶段。
不过三支钢笔还是分了三种,一种粗尖,一种细尖,还有一种是能够表现出汉字优美的弯尖。
“墨水呢?”
张象中打开身边的箱子,取出了三瓶墨水:“蓝色的原料是鞣酸亚铁;红色的今后要靠明润想办法了,太贵,是产自天方天竺的胭脂虫;黑色最便宜,汽油焚烧收集的墨粉。”
“里边还调制了金合欢胶和香料等东西,明润你试试看。”
苏油打开自己的笔记本上,挑出汉字钢笔,蘸了墨水,唰唰唰写了一首诗:“丹匮洪炉出五金,何人举探究天心。幽微此道存难会,只向昆山尽处寻。”
欧阳发眼神一亮:“哦?此笔原来也能写出这样的好字!”
张象中笑吟吟地将诗收起来:“贤弟谬赞,愚兄就厚颜收起来了。”
苏油对欧阳发介绍了钢笔制作的难点,欧阳发听得脸都白了:“那这笔得多贵?算了我还是用毛笔吧……”
苏油笑道:“笔在其次,关键有了哥哥的氯法锻炼之术,河西遍地的金银,不愁无法取得了。”
欧阳发摇头笑道:“明润你好歹是我朝名臣,怎么如今满身铜臭?”
苏油问道:“世兄认为,此次平夏,谁的功绩最大?”
欧阳发拱手说道:“提甲四十万,八月出兵,腊月弥平我朝百年大敌,国势大张。此功自然是帅臣伟业。”
苏油摇头:“错了,四十万大军,日耗百万。若非陛下集聚二十年,充实封桩五十二,元丰库十五,总计一千两百万贯,苏油就算有张良之智,白起之谋,霸王之勇,举兵之日,依旧是败亡之时。”
“《兵法》有云:远输则百姓贫;近师者贵卖,贵卖则百姓财竭,财竭则急于丘役。力屈、财殚,中原、内虚于家,百姓之费,十去其七;公家之费,破军罢马,十去其六。”
“此战收二十六郡而不耗国用,陕西之外,百姓不兴转输,不动徭役,皆陛下之力。”
“故此功最伟者,所谓‘民之司命,国家安危之主’,陛下也。”
说到这个,欧阳发也不得不服,拱手道:“圣天子在上,宸函清明,的确是我朝洪福。”
苏油说道:“故为君者爱民如此,为臣者岂可不效力忠勤?陛下的花费,苏油总要在河西给他赚回来,不让河西成为大宋的包袱。”
欧阳发有些担心:“司马学士在我来前,谆谆告诫,要我转告明润,以安民为上。”
“河西之地要不是贫乏,也不会年年兴兵劫掠我朝。今虽天下大安,痼疾得去,但是这新的伤口,还需好生将养,不能让它溃烂啊。”
苏油哈哈大笑:“司马公说得有道理,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夏人工技粗鄙,空守宝山。”
“河西可不是贫乏,只是夏人不得其用而已。”
“我这几个月只抓金银,充实库本,用天师所创氯法冶金,便得金银数十万贯,铜百万贯,足以充实库本,投资工厂。”
“让学士放心,等到年后产能起来,河西,会给陛下和朝中诸公一次大大的惊喜。”
欧阳发点头:“明润之能我自是放心的,就在沙州看贤弟展布了。”
苏油站起来:“走吧,一起去见见河西诸儒的后人,便知河西不是学术的荒漠,沙州典籍的发掘整理,河西的教育事业,还要他们的大力襄助才行。”